仙王不朽

第80章 碾压

第八十章 碾压

秦穆眼神冷冽,如同两把天刀坠落凡尘,一阵寒风刮起,冷意肆虐。

“你,你敢!”张远帆强定心神,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恐惧,怒斥道:“医师当接济天下,救助世人,你也配!”

这一刻的张远帆似乎站在了仁义的顶端,气势汹汹,不过怎么看都有点色厉内荏。

他现在有些后悔,怎么心中一怒就独自一人前来踢馆,如果对方出手自己绝对没有活路,一想到这里气势更是弱了几分。

秦穆长笑,全身霞光闪烁,将整个医馆都淹没了,黑发飞舞,如同仙王下界,神威凛凛。

“什么是杀戮?杀一人而救百人那叫杀?世人皆愚昧,那我便以杀戮唤醒他们有何不对。”

秦穆冷笑,不屑道:“世上哪个绝顶的医师手上不是沾满了鲜血,只有你这种庸医才会如此认为,简直是个笑话。”

“我以菩萨心肠行那修罗手段有何不可,谁有怨尽可像我道来!”

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秦穆朗声说道,一时间风云变幻,虚空雷霆炸响。

“噗!”

张远帆全身颤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面如金纸,踉踉跄跄后退,如果不是有护卫搀扶立即便要摔倒在地。

数息时间过后方才缓了过来,只见他一脸羞愤道:“敢破我向道之心,你实在是该死,我要跟你决斗!”

“像你这样的人我反掌便可镇压,你拿什么和我斗。”秦穆嗤笑,根本没有将前者放在心上,浑不在意道。

“哈哈,就算有了传承你也只是个草莽,自称药师却不知药师间独有的战斗,野路子出家也敢和正统为敌!”张远帆大笑,脸上全是嘲讽之色。

秦穆一怔,不过却没有表露出来,脑子不停地思索,筛选着关于药师的一切信息,片刻过后方才恍然。

原来药师间都会有独有的比拼方式,那就是药灵间的强弱对比。

神药有灵,服用了大量宝药后自然会残留一些灵气,也就是之前秦穆体内的神秘气流,这些药灵也是药师们用来治疗大家的关键之物。

“不知张公子药灵能否踏入品阶,成就那医师之位?”秦穆出声,眼里带着浓浓的狐疑。

张远帆面色一滞,闪过一丝羞红,随即便被压了下去,只见他冷哼道:“就算尚未入流,碾压你还是不成问题。”

秦穆长笑,“我倒是可以和你比斗,但却不知张公子是否带够了彩头。”说罢便直接从案台上拿了两个玉盒道:“这里有两株三百年的宝药,我愿用它来当做彩头,不知张公子带来的能否和这两件相称?”

张远帆一怔,显然来时匆忙,根本没有想到这茬,不过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回去拿,暗暗下了个决定。

氤氲的光芒闪过,一个玉盒出现在张远帆的手上,只见他一脸冷笑地说道:“这是一株五百年药龄的宝药,足以抵过你手上的两株,当做彩头绰绰有余。”

秦穆挥手示意古风收下,开口道:“既然张公子这般盛情我就却之不恭了,在下先行谢过了。”

张远帆哈哈一笑,冷声道:“如果秦医师真有这般能耐我送给你也不是不可以,怕就怕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连人都要离开了。”

说完一股诡异的气息从他身上传出,只见张远帆手一挥,一团数百丈大小的白色云海直接凝聚在头顶,成了一顶浩大的华盖,气势不凡。

“秦穆,我五岁开始练习家中药典,这些年虽不能说小有成就,但我自觉镇压你还只是反手之事。”张远帆怒吼,双手划过一道符文,云海一阵翻滚,一只庞大的九头蛇直接显化而出,呼啸着向前镇压开来。

“好厉害,这个张远帆竟然能将药灵有形化,恐怕距离入阶不远了吧。”远处所有人都在感慨,议论不止。

“如果他能成功入阶,那么张家就能拥有两位黄品药师了,影响力就要再次扩大,可以称得上一方豪强了,或许都会有超越藏海境的人慕名而来。”众人闻言尽皆点头,艳羡不已。

“哼,药师五品,分为天地玄黄,还有传说当中的圣品,看似简单,实际哪有这么容易成就的。”

“对,如果没有机缘,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品阶,一时的光辉有何用。”几个人冷哼道,不过脸上却是嫉妒之色。

“话也不是这么说,张远帆在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成就实属不易,若想再进一步没个十年估计是难以成功了,在同龄人当中他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了。”

“十年时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指不定就陨落了。”这几人还是不忿,挖苦道,醋意冲天。

众人摇头,便不再搭理了。

“这就是你的手段?”秦穆面无表情地看着九头大蛇冷冷开口,似乎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任由外界巨浪滔天,我自怡然不动。

“哼,就算这等手段你也无法击破,我已经快要凝聚药星成功入阶,远超于你,给我镇压!”张远帆冷喝,十指弹动,符文漫天,九头大蛇猛地咆哮一声,天地轰鸣,如同雷霆般般隆隆作响。

“坐井观天!”秦穆出声,一根手指点出,漫天的符文直接坠落,虚空摇晃,一个巨大的黑洞显化而出,将头大蛇都吞入,眨眼间便消失在虚空当中。

“哼!”

张远帆冷哼一声,一头朱雀横空击来,红色的火焰如同大雨一般落下,带着尖锐的鸣叫声划破长空,半边天穹都被染成了红色的火海。

“米粒之光!”

秦穆扬手,一柄天刀从天而降,直接将朱雀劈开,残躯落下,重新化成了药灵,不少人顿时觉得浑身舒泰,甚至有些人连瓶颈都松动了几分。

“给我去死!”张远帆大惊失色,脸上一片苍白,头顶的云海如同沸腾了一般,一道滔天巨浪直接碾压过去,天穹颤抖,似乎要崩裂了一般。

药灵天刀横劈,璀璨的刀芒横亘天穹,摧枯拉朽般直接将巨浪劈成两半后余势不减,朝着前方呼啸而去。

张远帆身体摇晃,一脸的难以置信,根本难以相信这个结果,顿时便一口鲜血吐出,摔倒在了地上,当即失去了反抗能力。

天刀坠落,直接横在了前者的脖子上,锋芒吞吐,一道红线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