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不朽

第303章 迷香阁

第三百零三章 迷香阁

神血对秦穆很重要,这是他能够在短时间内站稳脚跟的关键,不容有失。

苏玉娘吃吃一笑,道:“原来秦兄弟要的是神血,这你可就问对了,青越国皇宫当中的确是有神血,但是有皇家老祖,甚至是上代国主坐阵,可不容易得手的哦。”

蛮荒界战乱不断,资源自然稀缺,一瓶神血已经可以算是很珍稀之物了,就算是中等帝国也不多见,反而是小小的青越国竟然有这种神物,自然会惹来不少有心之人的窥视,作为主人的青越皇室自然不会看着神血沦落他人之手,可以说神血所在就是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没有之一,就连国主所在的皇宫也是如此。

“我要确切知道皇宫中强者的数量,你可知道多少?”秦穆岔开话题,继续询问,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利。

“皇宫中强者的数量可不好知道啊。”苏玉娘刚想多言几句但是看到秦穆满脸的不悦只能心中暗骂一声不解风情继续开口道:“皇宫里一共有上代国主三人,都是转魂巅峰的强者,还有两位转魂巅峰的供奉,最后的就是得到一些造化的这代国主,刚踏入灵台境不久,但是实力很是强大。俨然就是青越国第一人。”

苏玉娘紧紧看着秦穆,但是随后便失望了,后者的眼中一片平静,丝毫没有反应,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穆此时却有些疑惑,不过转眼便释然了,蛮荒界战乱不断,动荡不止,杀戮遍野,强者的陨落极其频繁,虽然青越国是一个国度,但是强者的数量也没那么多,否则青越国主成就天心也不会要到举国同庆的地步。

“我也不想多说,我这次就是为了神血而来,我要问你的是这瓶神血到底在什么地方。”秦穆也不是很相信一个国家只有这点强者,肯定还有些隐藏着的,不过应该没有太多,但是也足以定鼎乾坤了。

“青越皇室会一直改变神血的所在地,因此地点我们无从准确得知,前段时间是出现在太和殿当中,不过太和殿属于整个国家高层议事的地方,你要去的话要做好心理准备。”苏玉娘罕见没有开玩笑,一本正经说道。

秦穆摆手,表示自己明白,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这次青越国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其中肯定有什么大事,我需要知道更多的消息。”

只见他右手一挥,一株两千年份的宝药出现在苏玉娘的面前,闪烁着宝辉,不能直视。

“两千年宝药足以买下这些消息了,希望苏阁主不要隐瞒。”秦穆意有所指,开口道,眼中出现一抹戏谑的光芒。

“秦兄弟不要说笑了,奴家怎么可能是迷香阁的阁主。”苏玉娘掩嘴吃吃一笑,否认道。

秦穆并没有多说,摇头道:“总阁自然是不可能,但是分阁就说不定了,我现在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只问你两千年宝药够还是不够。”

苏玉娘也是识趣之人,两千年宝药虽然秦穆不是很在意,但是她可不这么认为,蛮荒界穷山恶水,对于资源的要求很大,两千年宝药就算是她也不能无视。

“这株宝药虽然年份够了,但是药力不强,只是二流而已,奴家就卖小兄弟一个面子,勉强够了。”苏玉娘一笑,伸手将宝药取走,接着开口道。

秦穆轻笑,并没有点破,开始仔细聆听。

“三天后不仅是庆祝青越国主踏入天心的日子,也是他退位,宣布储君的日子,而更为神奇的是他竟然对储君的基本条件是能够联合各大势力,谁邀请的供奉越强,谁就是下一任的国主,真是胆包天,殊不知引狼入室,到最后不可收拾。”苏玉娘冷冷一笑,似乎对这个国主不是很有好感,可能之前两人之间还有不和谐。

秦穆思索,没有在意苏玉娘最后的话,青越国主既然能够坐稳一国之主,而且还踏入了天心境,自然不会像她说的那么不堪,否则也不会安稳坐了这么久的国主之位,而这一次既然青越国主敢这么大张旗鼓肯定是有自己的依仗,或许到时候不是诸多势力震慑他,而是他震慑这次前来的所有势力了。

秦穆越想越觉得正是如此,或许这一次青越国主真的得到了了不起的传承从而成就天心,指不定还可能得到了这个传承的支持,这样说来情况就更加变幻莫测了。

青越国的情况在他的眼中显现了不小的谜团,就好像一层阴霾一般,自己这次恐怕真的是来错了,事关各大宗派,国度,他的力量已经不够了,但是浑水摸鱼,要的就是混乱,这也给了他更多的机会。

想到这里秦穆便再次购买了青越国十八皇子以及三大公主还有青越城当中知名年轻俊杰的消息后便离开了,苏玉娘还很给面子,执意要亲自送秦穆出去,后者也没有拒绝,消息的重要性秦穆自然清楚所以对于苏玉娘的示好他还是很受用的。

“阁主,为何你对这个秦穆这么重视,还要亲自作陪。”等到秦穆离开后,苏玉娘的身后走出了一个老者,白发须眉,气势浑厚,俨然已经是转魂境的强者,而且是转魂境当中了不得的强者。

老者很强大,也很强势,就算苏玉娘是阁主他也没有丝毫的顾忌,因为苏玉娘只是青越分阁的阁主,而他却来自总阁,地位天差地别。

苏玉娘眉宇间出现一股不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总阁的人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个鼻孔朝天,她早就已经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她也不可能凭借着一介女流成为一大分阁阁主。

“秦穆虽然只有藏海境,但是的确非同凡响,有龙虎之资,鲲鹏之志,不是寻常的势力传人能够比拟的,单单是这一点,他就已经可以比得上现在青越城中的大半青年俊杰,而且我还怀疑他应该是藏海境的领袖这一层次,战力远远不止表现的那么简单。”

苏玉娘头头是道,十分自信,她对自己看人的本领很是相信,虽然和秦穆只是短短一段时间的接触,但是已经可以感应到他的不同一般,这样的少年俊杰绝对不会出自普通的小势力。

老者冷哼,很显然对这种说法不赞成,“领袖只是属于传说这个级别的,当世只有几人可以这么称呼,秦穆何德何能,而且现在的青年俊杰当中已经有很多天心境强者,一个藏海境的再强也不可能是天心巅峰的对手,开玩笑。”

青越国帝都聚集了太多的人,一些中等势力的传人也都来到了这里,天心境的也有,只不过天心境很难成就,主体依然还是藏海境的。

苏玉娘摇头,不置可否,只见她轻声道:“强者是不能够用表面的实力来衡量的,我有预感,如果我们轻视了秦穆,很有可能会错过一个绝佳的机会,以后一定会后悔。”

老者冷笑,并不言语,但是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杀意,“苏阁主既然这么看着此人,那么如果这个秦穆真的值得投资,倒可以让他作为我们青越分阁两个月后的总阁大比的代表,只不过只能有一人才能前往,老夫倒要看看他跟我看重的人相比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

苏玉娘一笑,她的城府极深,早就已经看出了这个老者对秦穆的杀意,但是也没有点破,一个势力就有一个势力的规矩,就算老者是总阁的人也是如此,这也是对她秦穆的一种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