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不朽

第450章 贝鲁

第四百五十章 贝鲁

“殿,殿下,你能够看到那个禁锢我的东西?你叫它封印对吗?!”

出人意料,贝鲁全身颤抖,很是激动,因为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过去,但是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个秘密都让他快要疯狂了,也正是这股滔天的恨意让贝鲁成功从统领成为将军,再从将军成为大帅。

秦穆虽然意外为什么贝鲁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只以为后者是被禁锢太久了才是如此,于是也不十分在意道:“的确,我把它称作是封印,也是奇怪,这个封印并没有那么强大的破坏性,不过却将你的前途都给封锁住了,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你极有可能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不过你也真的是令我惊讶,竟然能够冲破这个封印,让它发生了松动,我也不想欺骗你,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收你成为我追随者的缘由,你的意志让我很是欣喜。”

贝鲁完全没有在意秦穆在说些什么,他现在简直是要癫狂了,不过他也算是理智,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有些期期艾艾道:“殿下,不知道我体内的东西,也就是你所说的封印能不能破开?”

现在的贝鲁是迷惘的,如果能够破开封印,他就完全可以成为真正的天之骄子,一路前行,只要有了时间的积淀他相信自己的成就不会弱于君上这个层次,可是如果秦穆破不开就只能最多保留在了大帅这个层次。

贝鲁不希望这样,他心中的火焰正被点燃,原先他以为自己只能就这样下去了,然后成为一个大帅,统领着百万大军,虽然不算好,但是也已经不算差了,但是秦穆寥寥几句话就让他的心中升起了无数的火焰,希望能够征战天下。所以到了现在他却有些忐忑了。

秦穆一笑,也看出了贝鲁的心态,不过破开这些低等的封印的确不难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不过看到贝鲁这个样子也没有可以去逗他的想法了。直接道:“我的确能够破开,如果你想现在就能解开。”

或许秦穆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的重要性,正如他自己所说举手之劳而已,但是听在贝鲁的耳朵里就像是天籁一般,更多的还是惊喜,整个人都在激动地颤抖,热泪盈眶。

要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汉子眼中流出眼泪是何等的难以置信,贝鲁心中的激荡可想而知。

“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体内的封印并不强,但是针对性很强。难道你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将你的天赋都给封住了?”秦穆总算后知后觉察觉到了贝鲁现在的状态不对,仔细一想也的确是如此。

哪有人会这么巧体内出现了一个封印,将所有的天赋前途都给封住,让一个人碌碌无为一生。原先秦穆还认为是一个仇人,苦大仇深才这样,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这一句话秦穆动用了大攻杀术,虽然比不上佛门的那些狮吼功这种震慑之音,但是将贝鲁从波动的心境当中拉出来确实不难。

“殿下,是我过激了。”贝鲁足足花了半刻钟的时间才完全调整过来,秦穆也没有多说。安安稳稳地站了半刻钟,这个态度却让贝鲁更加的感激,恨不得为秦穆肝脑涂地,抛弃一切。

“殿下,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是处于娜迦帝国当中。再具体一点就是西北方向萨摩王的领地,贝蒂君上的手下,至于第三大帅我就不多说了。”

贝鲁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这样说道,秦穆也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地聆听,反正他也不急,知道更多的消息也是不错。

“我们娜迦帝国其实并不强,但是也有几千亿的臣民,萨摩王的实力很强,是一方诸侯,八大王侯之首,听说实力跟帝主也相差不大,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王,而在萨摩王手下的贝蒂君上也是相当强大的人,百年前的君上排名当中他在第五,现在应该要更上一层楼了,总共萨摩王的手下大概也有十五名君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

贝鲁提到贝蒂君上的时候隐隐有些杀气被秦穆敏锐地感应到了,不过他还是没有多说,秦穆知道现在的情况下贝鲁需要的是一个聆听者,想要当一个合格的掌控者不仅要懂得强势镇压,更多的还是要跟自己的手下关系密切,只有这样下面的人才会一心一意跟着你走,秦穆虽然是第一次成为别人的殿下,但是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或许殿下已经猜到了,贝蒂君上有恶魔的称呼,就是因为他生性善妒,只要是遇到比他天赋强的人一律抓走,折磨到死,也就是这样的行径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的恶魔,但是也因为他的实力强大,所以萨摩王也并没有出手干涉这件事,贝蒂反而认为这是对他的默许,更加变本加厉,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折磨死,其中包括我。”

贝鲁一笑,说不出的苦涩,“殿下应该在疑惑为什么我却没有死,原因就因为我是贝蒂的弟弟,他不杀我的也并不是因为亲情,而是他要我亲眼看着他一步步走上巅峰,为此他将我彻底禁锢了起来,把我软禁,干什么都要人一起,不过趁着一次机会,我逃了出来。”

说到这里,贝鲁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璀璨的亮光,好像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一样,“那一次真的是幸运,我成功逃了出来,可是我不甘心就这样离开,所以我依旧还在贝蒂的领地当中,然后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长起来,一直到了现在,最后靠着这一份怨恨让我从将军这个等级当中走了出来,成为了大帅,但是我也知道自己到了极限,还好遇到了殿下。”

贝鲁很感激秦穆,如果没有秦穆他极有可能就这样过完了一生,再也不能复仇,但是秦穆却能将这一切都给破坏了,而且破坏的好,贝鲁重新焕发了斗志。

秦穆叹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这也没有办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你是生灵,你有了智慧,就会有私心,就会发生一系列事情,不过现在秦穆的心中却是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贝蒂极有肯能是故意放走贝鲁的。

这一点的可能性非常大,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贝鲁被人禁锢住天赋最多也只能算是有统领战力的人,但是贝蒂那时候已经是君上了,手下强者无数,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小的统领逃走,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甚至是阴谋,秦穆不会认为贝蒂是良心发现,念及亲情,在那样的人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亲情的概念,根本不可能会如此,既然这样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这时候秦穆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冷笑,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接触到这个号称是恶魔的贝蒂君上,或许这一次还是生死相搏。

既然有了这个想法,秦穆也是故意叫贝鲁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将自己恢复到巅峰再破开封印,在这之前不要出门,贝鲁自然是欣然答应,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自然不会差这一丝半会儿,在秦穆说了之后他便主动离去了,陷入了潜修当中。

“君上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我倒想看看,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这个比亚可是不简单啊。”

等到贝鲁离去之后,秦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淡淡出声,一只大手直接探了出去,轰入了时空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