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4章 赵灵儿

第二十四章 赵灵儿

秋水城,赵氏酒楼!

赵氏酒楼,是秋水城第的大家族赵家的旗下酒楼。这赵氏酒楼装饰华丽,在秋水城中的众多酒楼都排的上号,秋水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以进赵氏酒楼为荣。

灰衣老者老梁头与孙浩然他们约好了在赵氏商会对面的赵氏酒楼见面,不是他们有多富有,要在这赵氏酒楼里消费。如果在这赵氏酒楼里消费,他们的全部家档在这赵氏酒楼只够他们消费个几次。他们约好了来这赵氏酒楼见面,而是老梁头将收够来的腌肉卖于赵氏酒楼,赵氏酒楼破例会为他们摆上一桌免费的酒席以做感谢。

孙浩然,王浩他们俩一出了赵氏商会,就见到了在赵氏酒楼门口等他们的魁梧中年人王飞。王飞一见到孙浩然和王浩就冲他们招手道:“浩然,王浩,我们在这,赶紧过来吧!”孙浩然,王浩闻言就快步向前行去,一行至魁梧中年人王飞面前,王浩就冲其问道:“王叔,梁伯他们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啊?”“呵呵,王浩,你们的师虎兽皮毛卖了吧!老梁他在酒楼里和钱管事忙着张罗赠送我们的两桌酒席了,我是特意在这等你们的。”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王叔!这赵氏酒楼这么华丽,在这里面消费一定很贵吧!”王浩闻言,半眯着的小三角眼在四周打量了一番,见进出酒楼的人是衣着华丽,与自己等人是天壤之别,不由冲其问道。

“呵呵,王浩,以我们的身价和身份是不够格来这赵氏酒楼里消费的,随便在这里随便点几个小菜,点上一壶酒就要数两纹银,要是在包间里就更贵贵了。我们也是沾了老梁他的光,这才能来这赵氏酒楼里用餐了。”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王叔,你既然将这赵氏酒楼说的这么好,赶紧带我们进去见识一下。这赵氏酒楼从外面看到是气派,装饰精美,可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和外面一样啊!”一旁的孙浩然看着那‘赵氏酒楼’四个流金大字很是气派异常,顿时就不由冲魁梧中年人王飞催促道。“嗯,你看,我只顾着和你们说话,老梁他们还在等我们了。走,我带你们去找老梁他们去。”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伴随着魁梧中年人王飞的话音一落,孙浩然,王浩三人就向赵氏酒楼的大堂行去。

一进赵氏酒楼,王浩,孙浩然就如刘姥姥进入了大观园,好奇的不得了,左瞧瞧又看看,只差动手去对那些装饰精美的花瓶屏风摸摸了。

赵氏酒楼占地数十亩,气派非常,共三层,孙浩然他们进入的是大厅,地面都是由名贵的红木制成,华丽异常,大厅里摆放着一盏盏做功精美的铜灯,画着山水,鱼虫走兽的屏风将一张张餐桌隔开,甚是温馨异常。

“哇!好美,就像是传说中的宫殿般,真的是太美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华丽建筑的王浩,一进入赵氏酒楼,顿时就忍不住惊呼道。“王飞,浩然,王浩,赶紧过来,我们在这里,要开席了。”因为老梁头他们就在大厅门口的左前方,孙浩然,王浩,王飞他们一进入赵氏酒楼的大厅,老梁头就冲他们三人喊道。

此时以近黄昏,赵氏酒楼早以是高棚满坐,不断的有人进出于赵氏酒楼。孙浩然,王浩,王飞闻言,连忙向老梁头他们一行人所在的方向走去。“来,来,来,大家快坐下,要开席了!”孙浩然他们三人一行至桌前,灰衣老者老梁头就招呼他们三人入席道。“王浩,你们的狮虎兽兽皮可卖了?想必一定卖了一个大价钱,回头你们兄弟俩可要请客啊!”孙浩然,王浩,王飞他们三人刚一坐下,王浩身旁的一位长象有点粗狂的随行护卫就冲王浩乐呵呵的道。

“呵呵!李叔,我们那狮虎兽皮毛是卖了,可是才卖的二十五两纹银,肯定不够大家伙吃一顿酒席的。我看只有下次了!”王浩闻言,有些尴尬的呵呵笑道。

“什么?才卖的二十五两纹银,不是跟你们说了那狮虎兽的皮毛最低值五六十两纹银的吗?怎么才卖的二十五两纹银,王浩,你快和我们说说是咋回事!”一旁的灰衣老者老梁头闻言,有些不可致信的冲王浩说道。

王浩闻言,连忙口沫飞溅,活灵活现的将当时的情况给讲了一遍。

“唉!我说你们兄弟俩怎么这样傻啊!你们明明是被人给宰了!这秋水城又不是只有赵氏商会一家收购皮毛的,他给的家格太低,你们大可不必卖给他,你可以卖给其他家啊,比如慕容家族,韩家这些大家族啊!这下可好,白白忙和一场,现在少赚二三十两纹银,这几乎是你们一家大半年的收入啦!”听的王好那绘声绘色的讲抒,灰衣老者老梁头有些惋惜的道。那表情真的是很铁不成钢啊!

“我操,这赵氏商会还真他娘的黑,看我们兄弟俩好欺负,黑了我们这么多的白花花银子,真不是个东西,下次说什么也不将好东西卖给这帮杂碎了。”王浩闻言,忍不住怒骂道。

“你,你们凭什么骂我们赵氏商会啊!”伴随着王浩的怒骂声一落,只听一道好似黄莺出谷的甜美声音略显嗔怒的传入了,王浩,孙浩然等人的耳中。

转身一看,一个长的古灵精怪,扎着一个马尾辫,两颗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煞是迷人。肌肤似雪,犹如羊脂美玉,肌肤白里透红,水嫩嫩的,好似能拧的出水来般,一身粉红色的罗裙,一看就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富家千金小姐。这一靠近,一股淡淡的茉莉香位就传入众人鼻尖,孙浩然,王浩等人不由自主的耸动了一下鼻梁,一脸的享受,这香味实在是太好闻了,真可谓是香风阵阵啊!

“小姐,你怎么跑这了,还和一群贱民站在一起!”不等孙浩然等人答话,一个长着一张阴阳脸,身传蓝色丝制锦衣,手掐兰花指的阴柔中年男子就冲那古灵精怪的绝美少女自顾自的说道,完全没将孙浩然等人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