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2章 魔变(下)

第三十二章 魔变(下) 求收藏

海量的能量自孙浩然背后的大树中涌出,涌入到孙浩然的体内,树属木,蕴含了无尽的生之气。这些能量一涌入道孙浩然的体内,孙浩然都能清晰的感应的到。而他腹部,背部的狰狞伤口在孙浩然的注视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没有结疤的两道近尺许长的伤口在孙浩然的注视下在快速的蠕动,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有了结疤的迹象。

孙浩然的神秘小黑罐在发飙,孙浩然他不知道的是,才几个呼吸的功夫,他靠着的帐篷外的那棵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十数丈高的大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调零,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那绿叶就变成了黄叶,又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那枯萎的黄叶就随着晚间的微风四处飘扬。渐渐的,孙浩然他那绵软的四肢又恢复了活力,感觉混身都充满了劲。

“呵呵呵!这小黑罐还真是神奇,竟然能听的懂自己说话,还真是神妙,知道自己需要疗伤,就散发出神秘的能量帮自己,这可真是一个好宝贝。”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又恢复了活力,孙浩然忍不住咧开嘴呵呵的笑道。

盏茶功夫后,的到了木之生气的滋润,孙浩然身上的伤都开始结疤了,麻痒麻痒的,虽然有沙布隔着,孙浩然他也知道是伤口在长肉,离伤势痊愈也只不过是几天的功夫。而孙浩然背后的那棵大树中的木之生气在盏茶的功夫内是彻底的枯萎了,在也没有一死生气涌出涌入到孙浩然的体内。

孙浩然感受着身上的伤口麻痒麻痒的,对背后没有精纯的能量涌出也不是很在意,还以为是自己的伤口快好了,手中的神秘小黑罐停止了散发出神秘的能量帮自己了。孙浩然是这么认为,可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那神秘的小黑罐借助孙浩然吸收了那大树的生之气就打破了小黑罐中存储的那一级妖兽黑风豹的精元。

这神秘小黑罐中的能量分很多种,一种是供世俗凡人强身建体的能量,这样的能量是那一级妖兽黑风豹体内的精血骨肉所化,而现在被那木之生气打破的精元则是那一级妖受体内的丹元所化,这能量就是那妖兽力量的源泉。这股能量一被打破,没有足够多的生之气来平横,顿时就有如泄闸了的洪水向孙浩然的手心暴涌而来。

神秘小黑罐里的能量一被打破,只见孙浩然手中的神秘小黑罐突然散发出一阵阵精纯的黑雾,此黑雾顺着孙浩然的手掌向身体里涌去,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孙浩然的全身就都被黑雾给笼罩住了。

“啊!,好痛!”海量的黑色能量一涌入到孙浩然体内,孙浩然只觉的身体涨涨的,开始还能忍受,可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孙浩然就觉的身体快要暴炸了,经脉涨痛,顿时就不由痛呼道,对笼罩自己身体的黑雾都视而不见。

“王叔,你听,好像是隔壁的浩然喊痛!”在隔壁的帐篷里整享受着那魁梧中年人王飞给他上药的王浩听的孙浩然的痛呼声,不由冲帐篷里的魁梧中年人王飞喊道。

“王浩,刚上上药后,那伤口是很痛的,浩然他这时喊痛是很正常的,特别是他腹背都有伤,动一下,迁扯到了伤口自然是很痛了!”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可是,王叔,怎么我刚才给浩然上药时碰了他的伤口很多次,怎么都不见他叫啊!怎么他现在竟然喊痛,不会出什么事吧?”王浩闻言,不由皱着眉头道.

“呵呵,王浩,这可能就是你多疑了,浩然在你面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他怎么可能在你面前势弱轻言喊痛了,就是在痛都得忍着,你现在走了,只有他一个人在,痛了自然就好意思喊出来了!”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就在晚点过去吧,免的弄的他尴尬,痛了要忍着,不好意思喊出来!”王浩闻言,一脸慌然大悟的模样道。

“嗯,你说的不错,王浩你就晚点过去吧,等浩然舒服点了在过去,现在我们就和其他人在这帐篷里挤挤,反正我们的伤不是很重!”魁梧中年人王飞闻言道。

孙浩然所在的帐篷!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除了开始的时候孙浩然惨叫了一句,紧接着孙浩然就被那海量的精纯能量给撑了痛晕了过去,除了还有心跳声外,身体也变的滚烫无比,腥红的血液自身体毛孔中溢出,可惜有那浓稠的黑雾包裹着根本就看不清楚。

大约小半盏茶的功夫,那神秘的小黑罐也停止了溢出能量黑雾,充斥着整个帐篷中的能量黑雾都开始往孙浩然的体内涌去。渐渐的孙浩然的身体开始清晰可见,身体周围在也没有了那能量黑雾,可是这时的孙浩然也不是以前的孙浩然了,身上长满了黑色的棕毛,而那脸则有一丝豹子的型像,豹言,豹鼻,猫口,耳朵也不是人类的耳多,介于人耳与豹耳之间,上面长满了黑色的棕毛。简直就是一个人型怪物,还好那王浩没进来,不然王浩看到孙浩然这鬼样子,他一定会吓一大跳的。

因为那神秘小黑罐曾经吸收了一只袭击孙浩然的一级妖兽黑风豹,此时大量的黑风豹丹元涌入到孙浩然体内,孙浩然他被魔化了。

夜静悄悄的,隔壁帐篷里的柳水镇随行护卫还在各自的帐篷里私聊着,没有人进入到孙浩然呆的帐篷中。就这样,大约又过顿饭功夫,神秘小黑罐中涌入到孙浩然体内的狂暴能量渐渐的平息了,孙浩然他渐渐的醒来了。

孙浩然睁开犹如婴儿般沉睡的眸子,看了一下四周,适应了一下那桔黄色的灯光,突然感觉身上不那么痛了,身上的伤口也不在麻痒麻痒的了。孙浩然心头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身上的伤以然痊愈了。

“啊!”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孙浩然抬手就要揭开身上的沙布看看自己身上的伤是不是好了,可是入眼的是一只长满了黑毛的怪手,一看到那不似人类的怪爪,孙浩然顿时就忍不住失声惊叫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孙浩然那一声惨叫凄厉至极,惊叫声中对未知事物产生了浓浓的恐惧,凄厉的惨叫声犹如一个炸雷划破漆黑的夜空,随行的一众柳水镇护卫顿时就被惊动了。

“浩然你怎么了呀?浩然你怎么了?”一听的孙好然那充满惊恐的惊叫声,隔壁的王浩闻言,连忙关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