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181章 弃子(上)

第一百八十一章 弃子(上)

“‘金甲铁衣’,杨师兄,你这‘金甲铁衣’给了我,你怎么抵御那心魔剑宗的修士的攻击啊!”孙浩然闻言并没有接那青衣中年人杨子岳递来的‘金甲铁衣’,这‘金甲铁衣可是上品法衣,价值数万下品灵石,上品飞剑法器都难伤其分毫,是保命的最佳法宝。有这‘金甲铁衣’在手,在这混战场合就不用担心被人给乱剑给砍死了。

”孙师弟你就收下吧,如果你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能够活下来,我这上品‘金甲铁衣’就送给你了,这‘金甲铁衣’虽好,可是遇到这魔魂剑宗的修士是一点用也不起,这‘金甲铁衣’只能阻挡物理攻击,根本就抵挡不住心魔剑宗饲养的魔头攻击,穿着这‘金甲铁衣’做战反而会浪费体内的真气。”青衣中年人杨子岳闻言不由冲孙浩然笑着解释道。

“恩,那好,杨师兄,这‘金甲铁衣’我就收下了,等我伤养好了,这‘金甲铁衣’我简单的祭炼一番就可以上阵杀敌了。”孙浩然闻言道。

“好的,孙师弟,那我们就不打扰你恢复了,我们现在就组织突袭的人手去,这次我们一定要收复被占领的一号灵石矿脉。”青衣中年人杨子岳闻言道。青衣中年人杨子岳和马大牛一走,小胖子王浩拉了一把孙浩然,紧接着就冲其问道:“浩然,你好傻啊!那杨子岳也真是的,这么多筑基期的师兄不选择偏偏选择了你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这不是让你去送死去吗?”

“呵呵…王浩,你说的怎么这么难听了,你看我有那么傻吗?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会去送死去吗?”孙浩然闻言不由呵呵笑道。

“笑,有什么好笑的,浩然,你都大难临头了你还有心情笑,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炼气期修士不是筑基期修士你逞什么强啊!”小胖子王浩闻言有些无奈的冲孙浩然吼道。

“王浩,你就看着吧,这次我一定将那心魔剑宗的修士给杀个片甲不留。”孙浩然闻言是一本正经的道。

“浩然,不是我鄙视你,就你炼气后期的修为还将那心魔剑宗的筑基期炼气期的修士给杀个片甲不留,我看你是不是被刚才的心魔剑宗的修士给打傻了!你这去是送死去啊!”小胖子王浩闻言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哈哈哈,王浩,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我对这心魔剑宗的修士有一种克制的做用,不然之前我也不能斩杀那名筑基期的心魔剑宗修士了,还有其他五人也是我将其给重创的,不然你以为我们能这么快的收回这传送大厅的控制权。”孙浩然闻言不由哈哈哈大笑道。

小胖子王浩听得孙浩然的哈哈达笑声,顿时就想起之前与那心魔剑宗的修士交战的时候有一名筑基期的心魔剑宗修士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就被孙浩然给乱剑砍死了。接下来又有五人同时想起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那五名筑基期的心魔剑宗修士就被一众炼气期的仙剑门弟子给砍死了,这事透露着诡异,原来都是孙浩然做的,要知道那炼气期的仙剑门弟子一碰到哪筑基期的心魔剑宗弟子那绝对的是毫无还手之力,只有等着被宰的分。顿时小胖子王浩不由冲孙浩然问道:“浩然,说真的,你对那心魔剑宗的修士真的有克制之法?”

“嗯!王浩,你赶紧去恢复你体内耗损的真气吧!我对那心魔剑宗的修士绝对有克制之法,你因该听到那心魔剑宗的筑基期修士发出的惨叫声吧,那都是我干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此战我们必胜。”孙浩然闻言不由冲小胖子王浩点了点头笑道。

“好的,浩然,既然你对那心魔剑宗的修士真的有克制之法,那我就不打搅你去疗伤了。我也该去打坐恢复耗损的真气了,此战我们必胜。”小胖子王浩闻言顿时不由道。

小胖子王浩就在孙浩然的身旁坐定,孙浩然也服下了那杨子岳送他的‘培元丹’开始疗伤了。整个传送大厅里没有一个人闲着的,除了几名筑基期的弟子在传送大厅的出口处警戒外,其他人都在大厅里运攻打坐疗伤,因为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在等着他们了。时间在飞快的流逝着,转眼间顿饭功夫就这样的悄然而逝,有‘培元丹’之助,孙浩然体内的伤势以然痊愈,这‘培元丹’真的是疗伤圣药,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一粒‘培元丹’下肚,孙浩然胸口处的三个狰狞血洞以及手臂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疤了,用不了多久身上的血痂就会自动脱落了。而就在孙浩然他们一众人在疗伤的时候,那心魔剑宗的修士对那传送大厅处的守护禁制又发动了凶猛的攻击,打算一举拿下这传送大厅,破坏这里的传送阵,那他们就彻底的占据这座灵石矿脉了。面对心魔剑宗修士的狂轰乱炸,这传送大厅出口处的守护禁制是岌岌可危了,很多筑基期的弟子不得不运转体内真元输入到禁制中维持禁制的运转,以防被心魔剑宗的弟子将这禁制给破坏掉。

孙浩然一从入定中醒来顿时那青衣中年人杨子岳就一脸心急火燎的冲孙浩然说道:“孙师弟你可算醒来了,这传送大厅的禁制快守不住了,我们的反击才行,不然这禁制一破我们就得退回仙剑门了,彻底的失去这一号灵石矿脉的控制权了,到时想要收回来就难了。”

“杨师兄,你稍等片刻,我将‘金甲铁衣’简单的认主祭炼一下就可以行动了。”孙浩然闻言道。

“好的,孙师弟你可要快点啊!我们这的情况危机啊!在不行动的话,我们就很难成功突袭到对方了。”青衣中年人杨子岳闻言不由道。

孙浩然取出那上品法衣‘金甲铁衣’是当着那杨子岳的面滴了一滴血在那金光闪闪的战甲上,紧接着就用心神去祭炼,到时只要输入真气就能御使这‘金甲铁衣’抵挡敌人的攻击了。这上品‘金甲铁衣’只有尺许大,经过滴血认主,输入真气就能虽心意变大变小,不能像灵器战甲那样可以收入体内,用的时候浮现在身上,不用的时候隐于体内,这上品法衣‘金甲铁衣’只能经过体内真气催动穿在身上,不用的时候又收入到储物袋里保存,很是不方便。

这金甲铁衣只是一件战甲,只能护住周身要害,很是轻便,孙浩然穿在身上刚好合身,不大也不小,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逼人的英气,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是锋芒必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