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48章 血光遁

第二百四十八章 血光遁

失去了全身的精血和精气,这火蟒虽然还保持着原型,可是它的一身鳞甲也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只是比普通的野兽强一点,介于一阶妖兽之间,孙浩然徒手就能将其给撕裂,用于换取灵石,最多也只能换几十枚灵石,而且还很麻烦。

看着那只剩下空壳的火蟒身躯,孙浩然是摇了摇头,手一扬,一团散发着炙热的火球自指尖电射而出,袭向那火蟒,顿时那火蟒的尸体就燃起了熊熊烈火。盏茶功夫后,这火蟒的尸体是变成了一堆灰烬,风一吹,顿时就随风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火蟒的尸体是被孙浩然吞噬吸收而耗尽能量的,孙浩然不愿意有人知道他的秘密,那么这火蟒的尸体就只能是毁灭了。

夜幕降临,孙浩然的危机也解除了,那阴魂不散追杀他的林放也死了,孙浩然是彻底的没有后顾之忧了。孙浩然取出一张传音符,通知那慕容晓蝶和魏英兰两女,他现在以进入到了火焰山脉,约好在那里见面,孙浩然就捏碎了那传音符,只见一道流光自漆黑的夜空一闪而出,孙浩然的消息是送出了。

意外进阶,孙浩然在一块巨石上盘膝而坐,朦胧的月华照耀在孙浩然那黑色的长衫上,与虚空中的星辰遥相互应,他开始思索起自己的得失了。

一条四阶顶峰的火蟒就可以让他从筑基初期进阶到筑基中期。如果在来上这么几头四阶顶峰的妖兽他是不是就可以进阶到筑基后期了。可是这神秘的小黑罐不像自己修炼的霸道吞噬魔功那样可以如臂指挥。这神秘的小黑罐一入丹田就像泥牛入海,好似根本就不存在的,无论他怎么召唤都不能从丹田里取出来,就更别说用它对敌了,也是今天自己生命受到危险了,不然它是不会爆发给自己解围的。

“哦!对了,既然今天这神秘小黑罐发飙了,出手助自己对付那四阶顶峰的火蟒,是不是我现在也可以催动它了,就算催动不了,也应该能将其召出体外吧!”一想到这神秘的小黑罐今天替自己解围,孙浩然是心念一动就想将其给召出体来。

孙浩然将神念侵入到丹田之中,神念包裹着那神秘的小黑罐,心神合一,想象着将这神秘小黑罐取出体来。孙浩然的神念犹如泄闸了的洪水涌向那神秘的小黑罐,令孙浩然感到惊喜的是这犹如恒古不动的神秘小黑罐竟然悸动了一下。

有这发现这让孙浩然他是欣喜若狂,这神秘的小黑罐悸动了一下,那就是说明这神秘小黑罐能从自己体内取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神秘小黑罐的跳动是越来越明显了,海量的神念涌入到哪神秘的小黑罐之中,那神秘小黑罐开始轻颤,好似要破体而出了一般。

筑基中期的神念他不是无穷无尽的,随着海量的神念涌入道那神秘的小黑罐之中,孙浩然想要将其给招出,可是令孙浩然感到无耐的是,神念都耗尽了,那神秘小黑罐也没有破体而出。因为神念耗尽了,孙浩然反而觉得是头痛欲裂,整个身子是蜷缩做了一团,脑袋好似要爆炸了一般。孙浩然连忙停止了召唤那神秘的小黑罐,双手抱头,在巨大的石板上不停的翻滚着,用于缓解神念透支产生的巨痛。

这疼痛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没有了神念的支持,孙浩然丹田里的神秘小黑罐起初有了一点松动,紧接着又恢复了那恒古不变的状态。

盏茶的功夫后,孙浩然因神念耗尽产生的头痛也恢复了,虽然没能将那神秘小黑罐召唤出来,那是因为孙浩然的修为不足,神念不够强大,根本就撼动不了那神秘小黑罐。而孙浩然将神念耗尽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就在头痛恢复了,孙浩然的脑海里则多出了一则修炼的法诀,明为‘血光遁’。

“‘血光遁’,这是神秘小黑罐里反射出来的修炼法诀,这一定不是凡品。观其名‘血光遁’这是一种遁术,是一种逃命用的法术。”孙浩然用心将脑海里浮现出的‘血光遁’修炼法诀记好,手托着下腭顿时不由喃喃自语道。

‘血光遁’,孙浩然猜的不错,这是一门遁术,修炼到高级,只要精血充足能够瞬间遁出千里。其速度与光速比肩,顾称其为血光遁。

这血光遁的遁速是快,是逃命的不而法门,遁速之快直让人砸舌,唯一遗憾的就是大伤元气,不到危机关头不易轻易使用,每施展一次,体内的精血都要消耗三分之一,要静养数月才能够恢复。

这神秘的小黑罐仿佛是知道孙浩然没有一门用以危急关头逃命的法术才送上这门血光遁的法术。如果孙浩然学会了这门血光遁,像这次遇到这四阶顶峰的火蟒就算是打不过,在陷入必死的结局时就可以用其逃命跑路了,只是事后会虚弱一阵子。

这血光遁送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孙浩然恢复了一下就开始迫不及待的修炼起来了,这可是保命的不二法门,比一些威力巨大的大杀器还管用不少。

这血光遁,孙浩然经过一夜的琢磨总算是将其给基本掌握了,除了记得运功的路线外,那就是要靠体内的精血催动。这精血可是修士体内最精华的存在,不像真元一样耗尽了可以通过丹药和灵石快速的恢复,这精血耗尽了,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除非一些专门补充精气的天材地宝,这些天材地宝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没有精血催动,这血光遁孙浩然他也能够施展,而且威力还不弱,可惜耗费的真元比较多每施展一次都要耗费体内三分之一的真元。每一次施展,孙浩然都能够在一个呼吸的功夫遁出十数里远,这跟他体内的真元纯厚度有关,体内的真元越是纯厚遁出的距离就越远。

有人会说,这血光遁的速度也不怎么样吗,每一次施展也才遁出个十数里远,而且还耗费体内三分之一的真元。就是一些筑基期修士修士御剑飞行,耗费体内三分之一的真元都可以遁出近百里远,这个距离可不是差的一星半点,是十倍的距离差距啊!其实不然,这其中有时间限制,如果一名筑基期修士飞出一百里远他最少的需要小半个时辰,这还是全力御剑飞行了。而施展血光遁的话,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可以遁出十数里,十个呼吸的功夫就能遁出百里,所用的时间还不足小半盏茶功夫了。用于脱险那是最好不过的逃命法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