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56章 立威(下)

第二百五十六章 立威(下)

“小子你这是干什么?赶紧站一边去,这炼功石室是你先挑选的吗?”

“呸!垃圾一般的货色也想在地字峰修炼,真的是不自量力,与你在一起修炼某家都感到耻辱!”

“小子,叫你了!你没听见吗?叫你赶紧停下,给大爷我停下。”

“大家伙,这小子不停话,大家先揍他丫的,把这垃圾给摆平了,我们在按实力分配修炼用的石室。”

…………

孙浩然自做主张向着那最好的炼功石室九零八四号石室行去,那是众多空着的石室中最好的炼功石室,孙浩然的举动顿时就引得了众人的怒目而视,各种喝斥声,怒骂声是在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响起,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给孙浩然点教训。

人多嘴杂,谁也不愿意做那出头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孙浩然自身边走过。既然打算立威,孙浩然自然就不怕得罪对方了,只要谁敢率先出手,那么他将要面对的就是孙浩然的雷霆一击。

在火焰谷是不禁止打斗的,打斗时损坏的东西只要按原价赔偿即可,只要不弄出人命,宗门里是不会追究的。大多数挑战比试都是在无人区私底下解决的,就算战败了也不太丢脸。

在火焰谷是凭实力说话的,实力高,获得的修炼环境就越好。有好的修炼环境,实力只会是越来越高,而差的只会是越来越差,最后通不过门内的考核,最后只能被迁散回家。所以在火焰谷修炼要做的就是占领一处好的炼功石室。

“小子,你咋死啊!大爷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炼气期的垃圾也想挑选好的炼功石室,你可以去死了,这火焰谷也真是的,炼气期的垃圾什么时候也可以进入到这地字峰上修炼了?”能在入门前就筑基成功了,那都是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各个又都眼高于顶,自然就有人看不惯孙浩然,眼看孙浩然就要进入那九零八四号炼功石室的时候,终于是有人看不惯,准备出手给孙浩然一点教训。

说话之人是一个小年轻,二十多岁,名为郭嘉,鹰勾鼻,眼睛炯炯有神,一声白色秀花长衫,身材英俊而又挺拔,此时正一脸不屑的怒视着孙浩然。对孙浩然那擅自做主,不经过商量就想占据最好的炼功石室是非常的不满。

枪打出头鸟,有人出来试试孙浩然的水,这样的事自然没有人管。很多人是早就巴不得郭嘉出手教训孙浩然了。更有甚者是早就幻想着孙浩然是被这郭嘉给打的满地找牙了,叫你狂,叫你狂,没本事还摆普,不将大伙放在眼里,揍死活该。

有些实力高绝之人也看出了孙浩然的不同行常,对于那郭嘉的挑衅,孙浩然他是视而不见,直接将那郭嘉给无视,踏步向那九零八四号炼功石室行去。他们在孙浩然眼中仿佛看到哪郭嘉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个个不由都簇起了眉头。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无视你郭嘉小爷,今天看来是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的了。”见孙浩然根本就不理自己,那郭嘉的面子顿时就有些挂不住了。快步上前伸手抓向孙浩然就想与他理论,你小子怎么能将我给无视了,好待我也是筑基初期的高手啊!

“砰!”

见那郭嘉吵吵嚷嚷的想摆开架势与孙浩然理论,大有一言不合就准备大大出手的意思。可孙浩然可不这么认为,就在那郭嘉探出手掌向孙浩然的肩头探去想拦住孙浩然的刹那,孙浩然是陡然间转过身,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孙浩然的铁拳就以雷霆万斤之势砸在那郭嘉的胸口处,那郭嘉突然遭到孙浩然的袭击,整个人是如同一颗炮弹倒飞而出。

“咳…咳…小子,你卑鄙,竟然偷袭!”郭嘉被孙浩然一拳给轰飞,狠狠的撞在对面的红色的岩壁上,虽然有真元护体可还是遭到了重创,内腑受伤,猛的一阵咳嗽,腥红的血水自嘴角溢出,对孙浩然是恼怒到了极点。

“卑鄙,这小子太无耻了竟然偷袭!”见那郭嘉被孙浩然给一拳轰飞,顿时就有人坐不住了,开始替你是郭嘉打抱不平,冲孙浩然是怒斥道。

“哼…卑鄙,小爷是卑鄙,有不服的大可上来以小爷一较高下啊!手下败将,蝼蚁一样的角色也敢言勇。”听得对方的嘲讽和怒吼声,孙浩然是冷哼一声,一脸淡漠的扫向围观的群众,眼神凌厉如剑,让对方竟然不敢与其直视,很多围观的群众都羞愧的底下了他们那高贵的头颅。

偷袭,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偷袭他有用吗?一只大象他会在乎一只蚂蚁的偷袭吗?

“小子,就让我年涛来试试你小子有几斤几两,竟然敢这样狂。”孙浩然的冷哼声一落,对方的人群中顿时就如炸锅了以般,吵吵嚷嚷的,一名叫年涛的魁梧青年是突然排众而出,怒斥一声,准备出手好好的教训一下孙浩然。

这年涛也不简单,他认为孙浩然只是空有一身蛮力,最多是炼过几手才出其不意的将那郭嘉给打伤的。众所周知,法修的身体都比较弱,比不上武修,有一身强健的体魄。而他小时候是炼过几手,长的五大三粗的,壮的跟个牛似的,他可不怕孙浩然偷袭,加之脾气火爆,于是就排众而出想要教训一下孙浩然。

“哼…又来一个不知死活的,看招。”一见那年涛是排众而出,孙浩然是冷哼一声,这年涛也只不过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大喝一声,整个人是闪电般的向前蹿出,举起拳头就向那年涛砸去。

一见孙浩然说动手就动手,围观的人群顿时就不由向后退去,给孙浩然和年涛的战斗让出空间来。

对于孙浩然的大喝声,那年涛也不敢大意,体内的真元是澎湃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个真元护罩,见孙浩然只是举起拳头向自己砸来,也就没有祭出自己的法器,做出一个起手势,准备用世俗界的武术好好的教训一下孙浩然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孙浩然一冲至那年涛身前,举起拳头就向那年涛打去,那年涛儿时也炼得一身好武艺,真元灌住到全身,是见招拆招,劲气四射,飞杀走石,两人是斗的昏天黑地的。

“吼!”年涛的招式比较精妙,孙浩然的招式则比较粗糙,靠的是一身的蛮力,年涛都是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化解孙浩然的狂暴力量攻击。孙浩然见久攻不下,这是立威,不是平常的切磋,顿时就怒吼一声,体内的真元灌注到拳头上,准备给这年涛来点狠的,好杀杀他的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