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57章 震撼

第二百五十七章 震撼

“砰!砰!砰!砰!砰……”

那年涛虽然有真元护体,孙浩然的铁拳都被他以巧妙的劲道化去,让孙浩然是无处受力。要想分出胜负得那年涛体内的真元耗尽了才可以。可孙浩然他要立威自然就不愿意浪费时间了,得给对方足够的雷霆打击,以后自己修炼才不会被对方骚扰。只听砰砰的闷响声突然响起,孙浩然将真元运转到拳头上,那力道顿时就成倍的增长。一拳快似一拳,隐约间有风雷之声。

一力降十快,孙浩然的攻击凶猛,夹杂着雷霆万斤之势,刚才还与孙浩然相持平的年涛顿时就被孙浩然打了节节败退。犹如一个人型沙包被孙浩然是打的晕头转相,不变东南西北。

“吼!”

那年涛是直接被孙浩然狂虐,打得是毫无换手之力,孙浩然一旦近身,那年涛是怎么也摆脱不了,只能被动防御,催动体内的真元形成护罩全力抵御,而他打在孙浩然身上则是给孙浩然挠痒痒。只听那年涛是突然狂吼一声,不得不祭出一件盾牌法器全力防御,如果在被孙浩然这样狂揍下去,他非得被揍了骨头散架不可。

“轰!”那年涛祭出一个灰白色的玄铁盾,孙浩然是嘴角浮现一抹嘲讽之色,他现在的一身蛮力随手发出的一击可是相当于一名筑基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对上这筑基初期的年涛还真的是不是一个等级的。要不是孙浩然他控制着力道,这年涛是早就毙命了。他可不像孙浩然这个变态,一身钢筋铁骨的。就在那年涛祭出那玄铁盾时,孙浩然是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那玄铁盾上,只听轰的一声,那手持玄铁盾的年涛是被孙浩然给一脚踢飞。

孙浩然那凶猛的一脚狠狠的踢在那玄铁盾上,那年涛只觉得一股巨力狠狠的击在胸口处,一口鲜血自嘴角溢出,有玄铁盾守护,这年涛都被击伤了。

年涛重伤倒地,溅起一地的沙石灰尘,挣扎了几次才爬了起来,脸色灰败,嘴角有血迹不断的溢出,孙浩然那一脚可太狠了,竟然将他给击伤,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孙浩然他是什么怪物,竟然有这等蛮力,简直就是一个人型凶器。

“体修,这小子是体修,怪不得这样的强,不把众人放在眼中。”

“不对,这小子不是体修是法武双修,不然他不可能拜入这火焰谷的。”

“法武双修,这小子竟然是法武双修,怪不得这样狂,虽然只是炼气期的修为,凭借他那强健的体魄,对上筑基期的修士竟然没有丝毫的败相,还击败了这筑基初期的年涛。真的是不可思议。”

“哼…不就是一个野蛮人,空有一身蛮力,只要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什么都不是。要是小爷我,一定将他打的满地找牙。”

…………

那年涛被孙浩然一脚踢飞失去了战力,顿时围观的人群就如炸锅了般的议论了开来。这孙浩然给了他们太多的惊奇了。

“谁还不服,大可让小爷来称称你有几斤几量,如果在没有人来挑战,这九零八四号炼功石室就是小爷的了。”见那年涛和郭嘉是一脸仇视的盯着自己,半天不敢上前,孙浩然见状顿时不由历喝一声,眼中满是冷酷之色。

哪年涛在看向孙浩然是眼中充满了畏惧,这孙浩然是正面将其给击败的,他可不信息对方是炼气期的法武双修,这小子恐怕还有隐藏的实力没有展现出来了。至于那开始就被孙浩然给一拳打飞的郭嘉,此时正一脸怨毒的盯着孙浩然,如果那郭嘉的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孙浩然早就被他那怨毒的眼神给杀死不下数十次了,他可不相信孙浩然的实力是强过他的,这一定是孙浩然偷袭的,如果自己准备充足的话,这小子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一定可以将其给打的满地找牙的。

“哼…就让我聂言来会会你,不就是法武双修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在绝对实力面前你狗屁都不是。”听得孙浩然那挑衅味十足的话,那围观人群中顿时就有人坐不住了,在加之猜出孙浩然是法武双修,众人自觉有了应对之策,只要不让孙浩然近身,相击败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聂言,筑基中期的修为,在人群中那是手屈一指的强者,剑眉入鬓,刀削的脸庞,风神如玉,一脸的英气,白衣飘飘,比孙浩然还帅上几分。年方二十就是筑基中期的修为,站在人群中那绝对是鹤立鸡群,傲视同辈的强势人物。此时这聂言一站出身来,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就空出一片场地供聂言和孙浩然战斗。

“哼…筑基中期修为,傲视同辈,可是你还是不够看!既然要来称称小爷有几斤几两那么就如你所愿。”一见那聂言站出身来,孙浩然并没有太多畏惧之色,筑基中期修为他还没将对方放在眼中,就是筑基后期的林放他都斩杀过,何况这聂言也才不过筑基中期,顿时不由语气轻蔑的冷哼道。“哼!狂妄!就让我来教训一下你这狂妄的小子,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得罪的。”听得孙浩然那轻蔑的语气,那聂言也是妒火中烧,冷哼一声。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柄火红色的飞剑就电射而出,手一挥,顿时就自那火属性的飞剑中电射出一条丈许长,碗口粗,散发着炙热火焰的火蛇。

“雕虫小计,也敢拿出来现丑!”面对那凶涌而来的火蛇,孙浩然面带不屑之色的冷笑一声,手一扬,体内的火灵之力是猛的催动,不在掩藏自己的修为,筑基中期的修为在这一刻是猛的爆发了开来。只要震慑住了这同是筑基中期的聂言,我看还有什么宵小还敢来打他的主意。

孙浩然那筑基中期的修为是猛的爆发开来,强大的气势犹如浪潮一般的向四周扩散而去,围观的人群都有些受不了孙浩然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势,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是筑基中期的修为。”那郭嘉离的孙浩然最近,他是首先被孙浩然的气势迫退,苍白的脸颊上布满了不信之色,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一定是错觉,看向孙浩然的眼神是带有一抹深深的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