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65章 诱敌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诱敌

只见那擎天大殿外的传送阵是猛的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华,那紧随孙浩然和古千幽而来的岳霆刚一踏入那传送大阵中,孙浩然他的一行四人就从火焰谷中消失。

孙浩然他们坐的是单向定点传送阵,是直接传送到火焰山脉的外域鹰鸠岭。

火焰山脉有内域和外域之分。火焰山脉的内域凶险异常,就是金丹期强者也不敢在内域里乱闯。而之前孙浩然途经的红枫林,那是火焰山脉的外域都不算是,只有在向前进近前里的路程才算是火焰山脉的外域。而孙浩然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鹰鸠岭,它是介于火焰山脉的外域和内域之间。

在这鹰鸠岭中有他们此行的主要目标,火焰灵芝。这火焰灵芝是炼制火灵丹必不可少的主药。火灵丹做为火焰山谷闻名暇耳的丹药,他除了可以粹炼体内的火灵之力,还有一定的机率促使体内的火灵之力异变,在筑基期就可以拥有金丹期强者才可以拥有的丹火。只是这丹火比金丹修士体内的三昧真火弱一点,是炼丹大师不可缺少的一种丹火。而火焰谷的金丹期修士十之二三都是炼丹大师。大晋国有三分之一的丹药都是出子火焰谷,火焰谷的修士最是擅长炼丹的。

火焰谷每年都会派出不少的内门弟子到这火焰谷中采集炼制火灵丹的主要材料火焰灵芝。这火焰灵芝火焰谷也有大规模的栽种,可是药效没有野生的好,故此才会派内门弟子来这鹰鸠岭采摘这火焰灵芝。除了能得到药效超好的火焰灵芝外,这火焰谷的内门弟子还能得到很好的历练。

要知道,这火焰山脉的鹰鸠岭里的火焰灵芝可是有烈焰狂鹰守护的。而这火焰谷鹰鸠岭里的烈焰狂鹰刚孵化的小烈焰狂鹰都有四阶妖兽的实力,一般都是五阶,相当于金丹期的强者。至于那烈焰狂鹰的皇者它们可是六七阶的强大存在。单对单的话筑基期修士遇到成年的烈焰狂鹰只有一个死字。要想从这烈焰狂鹰的守护中摘的那火焰灵芝只有合作才有成功的希望。

孙浩然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紧接着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小山头上,而古千幽等人还在自己身测,只是脑袋还在晕眩当中,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过来,还在处于短暂的晕眩中。毕竟这火焰谷的擎天殿到这鹰鸠岭足有数千里之遥的,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到了。

“大家小心戒备,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这鹰鸠岭中常有中高级的妖兽出现,我们大家要万分小心,却莫分散了。”第二个恢复过来的,是哪进入假丹境的保国平。他一从远距离传送的晕眩中一恢复过来,那半眯的小眼睛就警惕的盯着四周,然后就冲身测的众人提醒道。

第三个恢复过来的不是哪眼高于顶自以为是高手的岳霆,而是哪有小魔女之称的小魔女古千幽。古千幽一从晕眩中醒来就警惕的盯着四周,满脸的戒备之色,少了以往的嘻嘻哈哈,显然知道这鹰鸠岭的危险。

“大家小心,大家快潜伏至对面的山崖下将状态调整至巅峰在开始寻找我们此行所需要的目标。”待那岳霆自晕眩中恢复过来,一幅大姐大派头的古千幽就开始发号施令道。

随着那古千幽的话音一落,那保国平强大的神念一释放开来,开始查探四周有没有什么危险,紧接着就率先向山下行去。路上布满了红色的荆棘灌木,很快就来到哪古千幽所说的山崖下。

有那保国平护法,孙浩然,古千幽,岳霆就开始打坐恢复,将状态调整至巅峰。

小半柱香的功夫后,孙浩然他们一行四人都将状态调整至巅峰状态了,紧接着就自那山崖下走出。火焰谷,鹰鸠岭,危机重重,虽说没有常见的毒虫鼠蚁,可是却有很多大型的火属性妖兽出没。那岳霆对孙浩然很是不对眼,可是进入到这鹰鸠岭并没有出言为难孙浩然。只是偶尔会比较怨恶的撇上孙浩然一眼。凭借孙浩然那超强的感应,孙浩然都似有所查,总是躲着那岳霆,不给他接近自己的机会。

“古师妹,前面就是鹰鸠岭的鹰鸠山了,在往前行的话就会被空中红樟树的烈焰狂鹰给发现了。”翻过一座红褐色的山脉,一片火红似火的红樟古木就印入眼帘,在这十数丈高的红樟树的古木上空中有一只展翅达两丈之巨的烈焰狂鹰盘旋于这鹰鸠山中,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前。那保国平在一株火樟古木前停下,冲孙浩然等人做了一个禁声的手示,紧接着就冲众人轻声道。

“嗯…竟然目标出现了,大家是否想一个方法取得那烈焰狂鹰巢穴下的火焰灵芝。然后再想办法捕捉一只成年的烈焰狂鹰。”一见大家停了下来,那古千幽扫视了一眼孙浩然等人,紧接着就柔声道。

“千幽师妹,还有什么办法,照老规矩,我们三人中出动两人引走这鹰鸠山红樟树林中的成年烈焰狂鹰,另外两人开始采集这烈焰狂鹰守护的火焰灵芝。事成之后我们在设法伏击一只成年的烈焰狂鹰,将其生擒给千幽师妹做坐骑。”那岳霆闻言是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孙浩然紧接着就道。

“岳霆,那你说,由谁负责去引出那成功的烈焰狂鹰啊?”古千幽闻言是似笑非笑的冲那岳霆问道。

“千幽师妹,引出这成年的烈焰狂鹰当然是由这保师兄和孙师弟了。”岳霆闻言是不加思索的道。

那保国平闻言,并没有吱声,来这鹰鸠岭的任务他就知道了,必须由他牵制一只烈焰狂鹰,而且还必须是最厉害的雄鹰。没想到这岳霆竟然这样卑鄙,竟然要筑基中期的孙浩然引那雌鹰,这不是让孙浩然他去送死吗?于是就状若无意的扫了一眼孙浩然看他有什么反应,可是令他感到诧异的是,孙浩然是古井无波,看不出丝毫的恼怒,好似此事与他无关一般。

“岳霆,不是告诉你不要叫我千幽吗?千幽是你叫的吗?你在这样叫小心本小姐跟你翻脸,你要孙浩然去引那烈焰狂鹰,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亏你小子说得出口来。”古千幽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孙浩然顿时就冲那岳霆喝斥道。

“千幽,你这是什么话啊!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这孙浩然很厉害的吗?训化那烈焰狂鹰都靠他吗?引一只烈焰狂鹰有这么难吗?我们这小组不需要废物,难道要我去引诱这烈焰狂鹰去,要知道我是战斗型的修士,不擅长飞行,怎么去引诱这烈焰狂鹰啊?等会伏击那烈焰狂鹰还的靠我和主攻了。”听得那古千幽的喝斥声,岳霆并没有动怒,而是冲古千幽,据理力争,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实则他是怕的要死,去引诱那烈焰狂鹰,那就是要独自去面对那烈焰狂鹰,他可没有那么傻的,一稍不注意就有陨落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