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69章 岳霆你个白痴!

第二百六十九章 岳霆你个白痴!

有孙浩然加入,那古千幽,保国平对付那雄性烈焰狂鹰就比较容易多了!孙浩然的控魂法盘是一个大杀器,攻击犀利,在加上那保国平的器灵三足金乌压制,古千幽居中侧应,只是片刻功夫那烈焰狂鹰就伤痕累累,金红色的血液满天飘洒,火红似火的羽毛横飞,背部多次遭到重创。

雄性的烈焰狂鹰遭到重创发出的怒鸣声引得那雌性烈焰狂鹰陷入到了狂暴之中,那雌性烈焰狂鹰爆发出无以轮比的战斗力,犹如钢铁一般的铁翅将那岳霆给扫飞,利爪一扬,就想将落地的岳霆给分尸,那岳霆见状是心头大骸,如果被那金色的利爪给抓个实在的话,就是不死也得重创,顿时不由不顾脸面的向古千幽求救道:“古师妹,保师兄救我!”

“废物,保师兄你继续牵制这烈焰狂鹰,我去救岳霆这个废物去。”听得那岳霆的求救声,那保国平见古千幽不为所动巴不得那岳霆死于那雌性烈焰狂鹰之手,准备前去救援,那古千幽见状顿时不由阻止道。

伴随着那古千幽的话音一落,顿时那古千幽就抽身而退,向那低矮山崖上快速的飞掠而去。而孙浩然和保国平则继续与那雄性烈焰狂鹰缠斗。

有那古千幽的救援,那岳霆的危机也解了。那古千幽并没有回援,而是与岳霆一起去对付那雌性的烈焰狂鹰和那小一号的幼鹰。

如果没有那岳霆的求救声,孙浩然,保国平,古千幽他们三人只要在加把劲就能将那雄性烈焰狂鹰给生擒了。那古千幽对那岳霆可谓是恨的牙痒痒的,也是需要这岳霆继续对敌了,不然她是早就发作了!那还会与他继续并肩做战了。古千幽虽然很恨岳霆,可是还是不得于,必须两人连手将那雌性烈焰狂鹰给重创,那样才有利于生擒那雄性烈焰狂鹰,让它不能够前去救援,古千幽是打的很卖力,一根火红色的丝带是迎风便长,有那岳霆主攻,只要将这雌性烈焰狂鹰给捆住那么岳霆就可以将其给重创,只要这雌鹰失去战斗力,那么接下来生擒那凶性烈焰狂鹰就比较容易了!

战局一时是陷入了僵局,雄性烈焰狂鹰攻击凶猛,伴侣受伤,它是凶性大发,战斗力是成倍的爆发,孙浩然和保国平都有些压制不住了。孙浩然都将那守护之盾拿出来护身了。可是还是被那雄性烈焰狂鹰给一爪打飞,那犹如钢铁一般的羽翅对孙浩然是劈头盖脸一阵狂扇,打得孙浩然是晕头转向的。

“古师姐,你还不赶紧拿下那雌性烈焰狂鹰,我快坚持不住了!”孙浩然被那雄性烈焰狂鹰给扇飞,那雄性烈焰狂鹰是不顾那三足金乌的攻击,孙浩然顿时不由向那古千幽催促道。已经战斗了大半个时辰,如果在不快速解决战斗的话,引的其它的烈焰狂鹰前来就遭了。听得孙浩然的催促声,古千幽纤手一抖,红色的丝带法器是直袭那雌性烈焰狂鹰,那红色的丝带法其击中那雌性烈焰狂鹰的背部,紧接着就是一卷,将那雌性烈焰狂鹰给缠绕住。岳霆的火鸦型法器是飞射而出砸向那雌性烈焰狂鹰,直将其给砸的晕头转向向地面坠落而去,那幼鹰见母鹰受创是历啸一声,就向岳霆这罪魁祸首俯冲而去。

“找死!”见那幼鹰向自己俯冲而来,那岳霆是怒喝一声,手一挥,一柄火属性飞剑法器就带起冲天的火焰向那幼鹰斩去。

“不可!”一见那岳霆向那幼鹰是痛下杀手,那古千幽见状顿时不由骄斥道,以图阻止那岳霆的全力一击。

可惜了!古千幽的提醒有些慢了。而那幼鹰之前又有伤在身,那幼鹰也没有机会闪躲,利爪一抓那剑光,将其给迫开,可是哪羽翅在侧飞的时候被那剑光给斩中,羽翅倾斜,哀鸣一声顿时就向下方的红樟树林里坠落而去。

幼鹰的哀鸣声一响,那即将落地的雌性烈焰狂鹰是身型狂振撕开那红色的丝带法器,自地面是俯冲而上拼了命的向那幼鹰飞掠而去。雌性的烈焰狂鹰一爆怒,那雄性的烈焰狂鹰也跟着疯狂了起来,他们为的就是保护幼仔的,世界上什么最伟大,那就是父爱于母爱最伟大,不光是人类,就是在妖兽界他也是存在的,为了后代,那怕是死他们也甘愿。岳霆的举动,无疑是彻底的激怒了那雄性烈焰狂鹰和雌性烈焰狂鹰。

两只成年的烈焰狂鹰一爆发,孙浩然和保国平,古千幽根本就挡不住,他们对他们的攻击是视若未见,直朝那幼鹰坠落的红樟林里飞掠而去。那雄性烈焰狂鹰被孙浩然的控魂法盘击出一道尺许长的伤口,可是他浑不在意,撒下满天的金红色血水笔直的俯冲而下,嘶鸣着怒吼着。巨大的鹰眸好似能喷出火来一般,此时它很想将眼前的敌人给撕成碎片,可是它没有这样做,他的小宝宝还在等着他前去救援了!

“岳霆,你个白痴,你为什么要攻击那幼鹰!”眼看就要将那雄性烈焰狂鹰给困住了,可是因为那岳霆出死手攻击那幼鹰,他的举动是彻底的激怒了两头成年的烈焰狂鹰,并且胜利的汇合到了一起,拦都拦不住,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功亏于溃,那孙浩然是在也忍不住了,顿时不由冲那岳霆怒骂道。

“你…你…孙浩然你找死,竟敢骂我,你想死不成。”听得孙浩然那毫不掩饰的怒骂声,那岳霆是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孙浩然这外门弟子竟然敢骂自己这内门的精英弟子,而去还是当着自己心爱的女子的面这样毫不留情的怒骂自己心里也是无名火起。双眸犹如能喷的出火来的死死的盯着孙浩然,英俊的脸变的有些扭曲,孙浩然要是回答不好的话就准备将其给生撕了。

“岳霆,你难道不是一个白痴,为什么你要做出那重创那幼鹰的举动,难道你不知道这烈焰狂鹰是护犊子的吗?如果不是要逐一击破,我们会分开来对付它们吗?只要这幼鹰不受伤,那烈焰狂鹰就不会拼死向我们攻击,只要那雄鹰的体力一耗尽我们就能将其给生擒,现在你这个白痴当着烈焰狂鹰的面将那幼鹰给击杀了,你说他会不发狂?现在就是我们将其给生擒了,那烈焰狂鹰会被它的杀子仇人给训化吗?你这个白痴,害的我们之前的努力是全功尽弃。真的是人头猪脑的白痴。”眼见那岳霆是双眸犹如喷的出火来一般,孙浩然是浑不在意,冲其是一口一个白痴的怒骂道,根本就不将那岳霆当回事。因为岳霆的失误,之前的生擒计划是破产了,就是想将那烈焰狂鹰给击杀都没有一点可能了,你说孙浩然他嫣能不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