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94章 偷生

第二百九十四章 偷生

“杨林,杨大少,你说我投靠了你杨家,我就背叛了火焰谷,你说我将会面对怎么样的惩罚了?而且你对我有成见,保不准我投靠你杨家后你会对我下什么阴手,到时我怎么死的恐怕我都不知道吧?要想我投靠你杨家,你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来啊?”你还别说,对于金丹后期强者张行远的提议,孙浩然还是有些心动的,在师门和小命间做一个选择,孙浩然他选择了小命为重。对于师门火焰谷,孙浩然没有什么归属感,也没有从火焰谷中得到什么好处了,要想忠于火焰谷,孙浩然这没入门几天的外门弟子还是做不到的,毕竟小命为上啊!顿时不由冲那杨林问道。

“孙浩然,我杨家在大晋国内是有名的修真大族,在大晋国虽说不是哪一手遮天的超级势力,可是要在火焰谷中保下你的小命还是能够做到的。火焰谷不可能为了你一个外门弟子与我杨家交恶的。你背叛师门,最多就是将你废除修为逐出师门。有我杨家暗中使力,并不会废除你的修为的,这只是我说的最坏的打算。因为你是外门弟子,如果你故意完成不了火焰谷的内门考核,火焰谷是会把你逐出门墙的,到时我在把你接入杨家就行了。在这只有我们四人在,只要我们不透露出你投靠我杨家的话,没有人知道你背叛师门的事的。对于你的生命安全这点根本就不用担心了,至于你和我之间的仇怨,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了,我们之间并没有杀父夺妻之恨,只是有一点小误会,我们说开了就是,这不正验证了一句古话,不打不相识嘛!我们都成为了朋友了,你说我还会在害你吗?你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杨林听得孙浩然的顾虑,顿时不是笑着解释道。

“嗯!背叛师门我到是不怕,我就怕你事后过河拆桥啊!要知道我可是费尽千心万苦才拜入火焰谷的啊!为的就是大树低下好乘凉,以后好修炼的。你也不可能空手套白狼,我入你杨家随便许诺我一通好处,骗了我的功法最后什么也不给我!”孙浩然闻言是点了点头道。

“孙浩然,你放心,只要我学会了你的那血光遁,我杨林在此发誓,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了。到时极品法宝我都可以做主赐你一件!”杨林见孙浩然意动,顿时不由趁热打铁的道。

“极品法宝,杨林你还真的肯下血本啊!说了这么多,都是些虚的,一点也不实在。”孙浩然闻言是不可至否的笑了笑道,这大馅饼是画的有点大了!光说不做这算什么事啊?

“怎么!孙浩然,你信不过我?只要我学会了你的血光遁,我杨林一定说到做到?”见孙浩然一副不信的神色,杨林连忙拍着胸脯向孙浩然保证道。

“杨林,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空口白话,谁都会说,你高高在上,功法给了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我这血光遁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够学的,到时你学不会来找我麻烦,我不是白口莫辩,任你打杀吗?”

“只要是修炼功法,怎么会修炼不了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不够诚意啊!那这样好了,你将功法用玉简复制一份给我,我先给你一件极品灵器做定金,等我继承了杨家的家主之位在赐你一件极品法宝。”杨林见孙浩然不信顿时不由道。

“这提议可以,如果我给了你修炼血光遁的玉简,你如果修炼不了,不能找我麻烦!”孙浩然闻言是皱眉思索了一下道。

“不行,谁知道你给我的法诀是真是假,你可不能拿假的来糊弄我,为什么你能修炼我就不可以修炼了,这一定是借口,你不想给我真的功法。如果我学不会那血光遁,这一切都是枉然。”杨林听明白了孙浩然话里的弦外之音,顿时不由道。

孙浩然为什么会愿意同意让出自己修炼的血光遁,因为孙浩然修炼的血光遁要那霸道的吞噬魔功为辅才能够修炼的。给了杨林修炼血光遁的运功路线练不练得成那就是他的事了,这就是孙浩然为什么要点明学不学的会这血光遁他不负责的主要原因。要保证那杨林学会那血光遁,那不就是孙浩然连他修炼的霸道吞噬魔功也要交出来吗?这可是孙浩然立足的根本,孙浩然是怎么也不愿意的。

“哼…孙浩然,你这是在耍我吗?如果我学不会你的血光遁要你何用。”好话说了半天,杨林发现自己被孙浩然给耍了,顿时不由脑羞成怒的冲孙浩然冷哼道。

“杨林,不是我不交,而是要修炼这血光遁必须是法武双修,你不是法武双修,我怎么能保证你学得会我的血光遁。”孙浩然被杨林这一吼,顿时不由面带不喻之色的道。

“孙浩然,要我信你也可以,交出你修炼的血光遁功法,我让张长老在你体内种下禁制,我确认了你所说的功法真的是法武双修才可以修炼的话,我在让张长老给你解开体内的禁制。”杨林闻言思索了一会道。

“在我体内种下禁制,你们会不会事后不给我解开啊?”孙浩然听得杨林的提议顿时不由皱眉道。在体内种下禁制,这不是将命交到对方的手上吗?这与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孙浩然,你放心,少主说到就会做到,在说你答应了少主的提议就要拜老夫为师,老夫在你体内种下禁制只不过是权益之计,之前我们还有矛盾在身,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开矛盾的。你在提防着我们,我们何尝不是在提防着你了。你拜老夫为师,老夫怎么会害自己的弟子了?只要验证了你所言不假,老夫会在第一时间解除你体内的禁制的。”一旁的张行远见孙浩然和杨林又要谈僵了,顿时不由道。

“前辈,你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我不答应的话,恐怕会死的很难堪的,而且还会被你们搜魂,那样我修炼的功法还不是照样保不住,蝼蚁都尚且偷生,何况是人了,前辈,在我体内种下禁制吧,我的小命也保住了,等我体内的真元恢复了,我就用玉简给你们复制血光遁修炼的功法。”张行远在说话间孙浩然就感受到了对面的张林将自己的气机锁定了,只要自己一回答不好,必定会引的对方雷霆震怒,到时等着自己的就是搜魂的歹毒法术,孙浩然不得不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