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299章 杨家家主杨鼎天

第二百九十九章 杨家家主杨鼎天

“杨公子,我孙某人说的句句属实,绝没有半句妄言,这血光遁的修炼之法我没有更改过丝毫。”孙浩然见杨林深沉的眼眸一直紧盯着自己,孙浩然见状顿时不由有些苦涩的道。

修炼的功法都给人了,还被人质疑,真的是还有没有天理啊!也是为了要保命了,不然这血光遁的修炼方法怎么会落到他手里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在这世界,一切都是以实力为重,只有实力强了才有一定的话语权。

说实话,孙浩然还真没有在这血光遁的修炼之法上动过手脚了,因为根本就不用他动手脚,这血光遁除他之外没有人能够修炼。要想运转这血光顿,除了要知道他的行功路线外,还要就是拥有那宽阔任性十足的筋脉,还要有那霸道的吞吐魔功为辅,这才可以修。而这杨林他根本就不具备孙浩然的条件,如果冒然修炼的话,绝对会爆体而亡的,这是为什么那杨林看了这血光遁的修炼功法会如此的恼怒了,如果杨林按照此方法修炼的话,那绝对会爆体而亡。

“好,我就姑且信你一次,我去找族中的长辈验证一番,如果这功法正如你所言的话,我修炼不成那也就认命了,如果我发现你在这修炼法诀上动过手脚的话,那你也别怪我翻脸无情了。”杨林看了一眼孙浩然那郑重的表情,不似做作,顿时不由道。

伴随着杨林的话音一落,杨林并没有在屋里久待,意味深长的看了孙浩然一眼,紧接着就和那张行远两人是抽身离开了,看那样子是想找人验证一下孙浩然复制的血光遁修炼功法的真伪了。

目送那杨林和张行远离开,孙浩然并没有在大厅里多做停留,抽身向那厢房里行去。孙浩然想趁这段时间将那极品灵器金蛟剑给炼化了。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对小爷,那天你要是栽到小爷手里,小爷今日所受之辱定当十倍奉还。”回到厢房,孙浩然将房门关上,孙浩然想到在客厅里的谈话,顿时不由一脸恼怒的道。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那张行远是没有收孙浩然为徒的打算了,而那杨林对自己修炼的功法持有怀疑的态度,如果没办法确定那血光遁的真伪的话,那么等着孙浩然的就是搜魂的酷刑了。

“唉…还是实力不足啊!要是我也是哪元婴境的强者,此刻那会受这等鸟气啊!”孙浩然此刻的拳头是捏的紧紧的,刚毅的脸颊闪过一抹无奈之色,顿时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床榻之上。

现在的孙浩然最渴望的就是提升实力,面对假丹境的修士他还有一战之力,可是一对上金丹期的强者他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现在的孙浩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器,现在有了一件极品攻击性灵器金蛟剑,那就的赶紧将其炼化,将自己给武装起来。

孙浩然盘膝坐在床榻之上,将那极品灵器金蛟剑取出,一滴精血自体内逼出滴到了手中的金蛟剑上。

那金蛟剑吸收了孙浩然的精血,顿时金光大放,一只通体金光闪烁的怒蛟虚影自那精品灵器金蛟剑中冲出,浮现孙浩然头顶,一股浩瀚的威压充斥于屋中。孙浩然双手连点,体内那澎湃的真元是爆涌而出扑向那处于迷糊状的怒蛟虚影。要想炼化这金蛟剑,只有收服了这怒蛟器灵,孙浩然就能对这金蛟剑如臂指挥了。

澎湃的真元喷涌而出,那怒蛟虚影顿时不由对孙浩然怒目而视,紧接着就呼啸着挥动巨爪向孙浩然扑去,这怒蛟器灵还懂得反抗。

“劣畜而敢!”面对那怒扑而来的怒蛟虚影,孙浩然是怒斥一声,大手一挥,斗大的拳头就砸向那怒扑而来的怒蛟虚影。

孙浩然双拳连挥,瞬间是轰出上百拳,对着那怒蛟虚影是一阵猛打,神念包裹着一团类似于血雾的能量向那怒蛟虚影涌去。这红色的能量血雾是孙浩然之前逼出的精血所化。也是孙浩然修为实在是有些低了,才筑基后期,这极品灵器的器灵是金丹期实力的怒蛟蛟魂被强行封印到剑身之中的,要想祭炼这金蛟剑必须在这怒蛟魂魄中打下灵魂印记,这才算是真正的掌控住了这金蛟剑,不会受器灵反噬。

至于那高一级的法宝就不似这般了,法宝是从内部诞生出的器灵的,交流起来比较方便,而且威力还其大。不像这灵器是将强大的妖兽魂魄给封印进去的。

经过连翻的争斗,孙浩然体内的真元是爆涌而出,在加上怒蛟魂魄受飞剑所制,是被孙浩然打的节节败退,魂力耗损严重。最后在一声哀鸣声中被孙浩然在魂魄中打下了一个灵魂印记。祭炼这极品灵器金蛟剑总算是成功了。

祭炼成功,孙浩然是手一招,那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的怒蛟魂魄就回到孙浩然手中的金蛟剑剑中。有精血为引,孙浩然是张嘴一吸,那金蛟剑顿时就化作一道金光射入孙浩然的口中进入到孙浩然体内开始温养了起来。也只有这极品灵器才可以收入到体内温养。随着温养的时间越长,其威力就越大。

收拾了那怒蛟器灵,孙浩然体内的真元是几近耗尽,神念也耗损严重。等孙浩然将状态恢复至巅峰状态时,天以黑了。那杨林也没有来找孙浩然,孙浩然到也乐的轻松自在,开始在厢房里独自修炼了起来。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是悄然而过,而孙浩然在碧落院中一住下就在也没有出现过,整天都在修炼中度过,除了修炼外,孙浩然还尝试着破除体内的禁制,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要想破出自己体内的神禁,除非孙浩然的实力超过施术者外,就是将施术者给斩杀,那么体内的禁制就不攻自破了。可是要斩杀金丹后期的张行远对于现在的孙浩然而言,那无疑是比登天还难。

“孙公子在吗?,我家少爷有请。”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孙浩然刚从修炼中醒来,那绝美女婢雨霏就出现在孙浩然的厢房门外呼喊道。

“知道了。”孙浩然闻言是轻应了一声,在屋里简单的洗漱一番,紧接着就推门而出。

“孙浩然,你跟我来,我父亲大人他要见见你。”孙浩然刚行至那大厅中,那杨林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冲孙浩然说到。

“杨公子,不知家父找在下有什么事啊?”看杨林那一幅心急火燎的模样,孙浩然顿时不由试探性的问道。

“好消息啊!这是商量你拜张长老为师的事啊!还有就是问一些你修炼血光遁的事。”杨林见孙浩然面带疑惑之色,顿时不由笑着解释道。

“嗯!那就有劳杨公子前面带路了。”孙浩然闻言不由冲杨林是客气的拱了拱手道。而孙浩然则在心里嘀咕道:“这杨林的父亲杨鼎天是杨家的当代家主,实力高达元婴中期,他找自己干什么?商量拜张行远为师恐怕是假,盘问自己修炼的血光遁到是真的。不知道去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