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三百零三章 大闹杨家堡上

三百零三章 大闹杨家堡(上)

“轰!”

杨鼎天哪布满浑厚法力的一脚是猛地踢向孙浩然的丹田,并没有杨鼎天想象的那样孙浩然的丹田被踢爆。而是一股黑色的能量自孙浩然的丹田里荡漾而出。在轰的一声爆鸣声中,孙浩然的整个身体被黑色的能量所包裹着,澎湃的能量自孙浩然的丹田涌出。

在这已刻,无尽的黑暗能量冲斥在孙浩然的身体里,一股爆炸毁灭性的能量自孙浩然的体内传出。孙浩然那被破坏了不成人样的骨骼是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鸣声。损坏了的骨骼在快速的愈合着。孙浩然通体黑气缭绕,那自孙浩然头顶天灵盖处传来的吞噬之力被杨鼎天哪一脚是彻底的引爆了。澎湃的法力犹如泻闸了的洪水向孙浩然爆涌而去,那杨鼎天是止都止不住,杨鼎天的脸色是唰的一下变的惨白无比,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体内的法力就消失了九成之多。

“快,快,快宰了这小子。”体内的法力流失严重,那杨鼎天是满脸惊骇的冲那陷入呆滞的杨林和张行远大喝道。

听得那杨鼎天的大喝之声,陷入呆滞中的杨林和张行远是立马就反应过来,祭出自己的法器是劈头盖脸的就向孙浩然劈去。

凌厉的飞剑是带起一道音爆之声划破空间兜头向孙浩然的头顶周身要害斩去,发生在孙浩然身上的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令的他们都不敢近身,只能在一旁是发动远程攻击。

凌厉的剑气纵横,呼啸着斩向孙浩然,只见孙浩然身上是荡起一道黑光,很轻易的就接下了张行远和杨林那看似石破天惊的凌厉攻击。

就在杨林和张行远动手的刹那,孙浩然体内的吞噬之力是突然爆增,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杨鼎天体内那澎湃的法力就被孙浩然吞噬一空,这还没完,令的杨鼎天震惊莫名的是,体内的纯厚法力被孙浩然这个大胃王吞噬一空,这么多的能量要是灌入到一名金丹期强者体内,绝对能将对方给活活撑爆,可是孙浩然却没有一点事。随着那法力的消失,他隐隐的感觉道自己的道基在跟着消失,自孙浩然天灵盖传来的吞噬之力是丝毫减弱的意思都没有。

杨林,张行远对孙浩然是久攻不下,可以说他们那看似凶猛的攻击就像是在给孙浩然挠痒痒一般,凌厉的攻击将这杨家爆的书房里的桌椅是都震成了粉末,屋顶是直接的掀出了一个大窟窿,冲天的劲气四射,顿时就引的杨家堡一众高手的注意,一道道浑厚的强大气息带着一道道咻咻的破风声自杨家堡的各个角落电射而来。

“啊!”

只听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自杨鼎天的口中发出,在杨鼎天哪惊骇欲绝的眼神中,他的修为是直接降了一层,自元婴中期下降到了元婴初期。如果在让孙浩然这无底洞吞噬下去,那么他的修为很可能直接掉到金丹期的。

鹤发童颜的杨鼎天修为掉了一层,那原本犹如婴儿般的肌肤是瞬间就变的苍老无比,一抹抹皱纹是跃然于脸上,一下子,杨鼎天是苍老了数十岁,在也没有了之前的老态龙钟,有的只是惊骇欲绝。瞳孔是睁的老大,没有人能承受的了这恐怖的吞噬之力。

“快,快,快将我的手臂斩断,快!”这杨鼎天他也是一个狠辣之人,此时的张行远和杨林根本就不能将孙浩然给斩杀,而他又摆脱不了孙浩然的吞噬之力,于是就想到了断臂自救,斩断自己的手臂就能摆脱那股恐怖的吞噬之力了。不然用不了多久,他的修为就会在次从元婴初期掉到金丹后期巅峰的。顿时就满脸惊骇的命令那杨林和张行远快速的斩断自己的手臂以图自救。而他则根本就摆脱不了那骨吞噬之力,一妄动体内的法力那就是加快孙浩然的吞噬之力。

“噗哧!”

伴随着那杨鼎天的大喝声一落,只听噗哧的一声,腥红的血水飞溅,一道凌厉的剑气破空斩在杨鼎天的左臂上,杨鼎天一个踉跄是后退数步,总算是摆脱掉那股恐怖的吞噬之力了!

“好霸道的吞噬之力啊!在这小子是什么体质啊?”此时的孙浩然眼中红芒连闪,凶悍的气息是扑面而来,此时的孙浩然气势爆涨,直接是越过了筑基期,达到了金丹期。而那粘在孙浩然天灵盖上的独臂在杨鼎天,杨林,张行远的注视下是瞬间就化成了一节骨臂,不到一息间就化成了飞消散于天地之间。那杨鼎天见状顿时不由一脸骇然的道。

而那张行远则是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液,心里是一阵后怕,当日幸亏没有对孙浩然施展搜魂的法术,不然当时的他肯定会被吸了连渣都不剩。

“家主,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外敌入侵。”一摆脱掉那股恐怖的吸力,几道破风声是突然响起,几名身穿灰袍的老者就出现在破败不堪的书房外,来人顿时就冲那杨鼎天问道。

这突然出现的几道强悍气息是一点也不比那杨鼎天弱,这几名灰袍老者都是杨家的元婴期强者。而杨家的执法队则在远处观望,有元婴期的长老出面还轮不到他的出面,而他们则迅速的将周围的空间给封锁了起来。

“诸位长老供奉有劳了。并不是外敌入侵,而是处理这小子处了一点意外。”脸色苍白的杨鼎天将断臂的血止住,紧接着就有些虚弱的冲那几名灰袍老者点了点头道。

“家主,这小子好像处于一种悦变当中,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吓的有些脸色苍白的张行远看着孙浩然被一团黑色能量笼罩着,强大的气息在节节攀升,一下子就过了金丹初期,顿时不由道。

“这小子不能为我杨家所用,而他修炼的功法我们也得不到了,那么就让他毁灭吧!”杨鼎天闻言,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黑气缭绕的孙浩然,顿时不由一脸狰狞的道。都是这小子,害的自己从元婴中期掉到元婴初期,而且还断了一臂,就是等以后实力恢复了,战力也是大打折扣。

一得到杨鼎天的命令,那张行远体内的真元是爆涌而出,金色的飞剑是怒斩向处于悦变中的孙浩然。

“轰!轰!轰……”

轰轰的爆鸣声不断,毁灭性的劲气四射,张行远那金丹后期实力的全力一击竟然不能伤其分毫。孙浩然受张行远的猛烈攻击,身体挺拔如松,犹如一道魔神一般矗立在那,狂暴的能量在其身上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