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18章 上门挑衅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上门挑衅

对于这魔焰的威力,孙浩然是深有体会,如果用弄焰诀将这魔焰释放出来,就是金丹期的强者他都有信心一战,不是孙浩然他狂妄,主要是这魔焰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还没凝聚成功百分之一就能够击破极品防御灵器的护体神光的。要知道,能随意击破极品防御灵器的护体之光,最起码的金丹期的强者才可以做到。

渐渐的,孙浩然脸上的狂喜之色自脸上一闪而没,能战金丹期的强者不算什么,因为他的敌人修为远不止金丹修为,而且势力庞大,要想报仇,只有强大强大在强大,只有变强了才不会被人踩在脚下。才获得这么一点成就,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还的勤加修炼才行。

“杨家,你给我等着,你当初怎么对待小爷的,小爷定当百倍偿还。”孙浩然将对乾州城杨家的仇恨是深深的埋在了心底,紧接着就抽身而起,修炼了这么多天,也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

孙浩然的魔焰修炼了小成,指望大成还得需要海量的魔气和精纯的火灵之气,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现在孙浩然打算到地子峰的后山修炼一下那血光遁中分化出的血影遁。

在与郑成廉的那一战中,孙浩然发现了这血影遁对他当日的取胜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如果不是他的血影遁神鬼难测,出现的速度太过诡异,有点类似于元婴期强者的瞬移,让人防不胜防,他的近战本领根本就发挥不了。特别是哪郑成廉有那极品防御灵器,如果近不了身,孙浩然他的魔焰在怎么厉害也不能破开对方极品灵器的守护之光的。

当天的一战,孙浩然在运转那血影遁的时候可是有好多次距离都没把握住,都是瞬移的有些远了,或者是离目标还有一点距离,可最后都被他那灵活巧妙的身法给弥补了。达不到预想的效果,只是免强凑合着用。现在孙浩然要做的就是修炼那血影遁的精准度,不管是在逃命上还是战斗中,都要将他的功效发挥到最大。

火焰谷,地字峰的后山,还是以如既往的那般辽阔,山势迭澜起伏,植被茂盛,灌木丛深。

孙浩然找了一片繁茂的树林,神念扫描了一下四周,见四周没有人窥视,这才修炼起了他的血影遁。

不是孙浩然小心,而是孙浩然修炼的这血影遁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假丹境的修为就掌握了类似于元婴期的强者才会的瞬移,如果这事传出去的话,整个大晋国的修真界都会跟着疯狂的。到时孙浩然真的有可能成为整个修真界的公敌的,保不准那火焰谷的高阶修士都会忍不住对他出手的。像杨家堡的事他可不想在重来一次,一切小心为上。

血影遁他是从血光遁中演化出来的身法,他与血光遁最大的不同是血光遁要靠体内的精血催动。而这演化出的血影遁只要体内的真元就可以催动。血光遁最大的区别最多只能连续施展三次,每施展一次都得消耗体内三分之一的精血,遁出的速度与修为由直接的关系。如果过了三次还强行催动的话就会因为体内精血耗尽而亡。

反观这血影遁,他就没有这么多的限制了!他不需要精血催动,只要有充足的真元,他就可以无限制的使用下去。而且随着真元的输出控制,孙浩然他能够对移动的距离进行精准操控。这样对于逃命没什么用,可是用于做战那就能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是突然出现在敌人的背后的话,在加上孙浩然那恐怖的近战能力,那么他的对手就危险了!

现在孙浩然要做的就是练习这血影遁的精准度。只要意念一动,想瞬移到哪就瞬移到哪。这考虑的就不是对体内真元的操控了!就是对神念的操控也要达到一种非常精准的地步,瞬移的距离才不会出现误差。

既然以确定了要练习的目标,那么接下来就是勤加练习了!熟能生巧,练习的多了总会找到一定的规律的。

在那茂密的树林里,只见一道黑影自树梢是一闪而没,紧接着就出现在另一棵树梢的没端。如此往复着。偶尔还能听到一阵轰鸣声,那道黑影是轰然间撞到哪粗壮的树木上。几乎是每两三个闪烁间都会撞到一棵粗壮的古木上。在猛力的撞击下那粗壮的古木因为用力过猛是拦腰被生生撞断了!

孙浩然这样不知疲倦的练习着,以他假丹境的修为都有些吃不消,几乎是每催动一次血影遁,体内的真元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耗着。因为力度控制不准,体内的真元输入的太多,孙浩然他就会撞到目标上。可是输入的真元少了,离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凭借着孙浩然那灵活如猿猴的身法到是能一跃到目标树木上,可这都不是孙浩然想要的结果。

这样的反复练习,到让孙浩然想到了在仙剑门的沁香园练习御剑飞行的场景,那时孙浩然因为掌握不了平衡老是撞到拦路的树枝上。

在这茂密的树林里,粗壮的古木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杂乱无章,孙浩然梅时每刻都会撞到哪拦路的粗壮古木上。一天下来,被孙浩然撞断的古木没有百根,也有七八十根吧,每次回到练功石室,孙浩然都会弄了个筋疲力尽,灰头土脸的。可是孙浩然并没有放松,而是开始强打起精神开始吸收石室中的精纯火灵之气。

日复一日,孙浩然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每天一大清早,天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孙浩然就来到地字峰后山的密林中,开始了新的一天的修炼。半个月的时间下来,孙浩然每天撞断的粗壮古木是越来越少了!孙浩然对真元的输出控制和对神念的操控是越发的精准了!几乎每一次确定目标,十次都有三次能精准目标,没有一丝的偏差。半个月就去的这样的成绩,孙浩然他足以自傲了。

今天一早,孙浩然一如既往的天刚一亮就往地字锋的后山赶去,可是刚一出石室,一身穿天蓝色长衫,身材魁梧的青年就拦住了孙浩然的去路,通过观察,这魁梧青年好似一大早就在他的石室门口等着他的了。

此青年约摸二十出头,浓眉大眼,嘴唇微厚,身材魁梧,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双手抱肩,一脸挑衅的冲孙浩然说道:“你就是孙浩然,听说你打败了那郑疯子?这个月我正准备挑战他改换一下名次,没想到被你这无名小子给捷足先登了!都是因为你,害的我白等了一个月,今天你是别想从我手中溜走,你必须得跟我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