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40章 斩草要除根(上)

吞天魔主

“噗哧!”

在那领头黑衣蒙面人惊骇欲绝的表情下,孙浩然的次元梭是猛的穿胸而过,噗哧的一声,飙射出一团凄艳的血花。{书友上传更新}也是哪领头的黑衣蒙面人闪身的快了,身体向下一缩,不然这次元梭就不是穿胸而过,而是直毁其丹田,一击就可以让其成为一个废人。

此时的那领头的黑衣蒙面人胸口处多了两个狰狞异常的血洞,以然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会被一假丹境的蝼蚁伤的这么重,差一点就要了他的老命了!

“风紧扯呼,大家快撤,点子扎手。”胸部受到了重创,身体机能坏死,此时的领头黑衣蒙面人全都是靠一声强横的法力压制着体内的伤势。只是几个照面的功夫就遭到了重创,周围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这让柳元丰是心里萌生了退意,如果在继续纠缠下去,真的就可能陨落在此,顿时不由冲身后的一众黑衣蒙面人大喝道。

“嘿嘿…现在才想着走,晚了,给小爷通通的都留下来吧!”一见对方点子扎手就想着撤退,孙浩然闻言是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弧度,嘿嘿冷笑一声。好不容易耗费了体内七成的真元将其给重创了,此时怎么容许对方全身而退了。

伴随着孙浩然的嘿嘿冷笑声一传进那领头的黑衣没蒙面人柳元丰耳中,孙浩然在这一刻是猛的催动那血影遁,手持极品灵器金蛟剑向那柳元丰是抖头劈砍而下。那脚是狠狠的踢向对方的后腰处。

“不!”只听一凄厉的惨嚎声突然在人群中响起。那领头黑衣蒙面人柳元丰挥臂去挡孙浩然含怒斩来的一剑,下品法宝水幕光华挡住了孙浩然的抖头一击,可是孙浩然那犀利的充满煞气得一脚,直接破开了那水幕光华的护罩。一脚就将其给踢入地下。

“家主,家主!”

孙浩然将那领头的黑衣蒙面人柳元丰击入地下,犹如死了一般,那随行而来的黑衣蒙面人顿时就发出一道道急切的呼唤声,纷纷舍去对手向那领头的黑色蒙面人柳元丰靠去。就是哪与君天佑在一起缠斗的金丹期黑衣蒙面人都一脸急切的想要摆脱掉君天佑向倒地不起的柳元丰靠去。

“杀!一个不留!”随着那领头的黑衣蒙面人柳元丰被击到在地,生死不知,那君天佑是大喝一声,拼着在次受伤是死死的缠住了那金丹境的黑衣蒙面人。而古鸣。古千幽,徐晃,藤厉等人更是欲血奋战,拼着自己受伤也要缠住对手不让其脱身。

一脚将那领头黑衣蒙面人柳元踹到底下。孙浩然的整个身子是猛的俯冲而下,运掌成爪,在那些黑衣蒙面人救援之前将其给抓在了手心里。这还没完,孙浩然背后的翼翅是一甩,那急扑而来的在四周掠阵的筑基期黑衣蒙面人就都被挑飞。大口的腥红血水自口中喷涌而出。只是随意的一击就让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等,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孙浩然一把抓住那毫无反抗的领头黑衣蒙面人柳元丰,将嘴角的黑色面巾一把扯去,顿时不由厉声喝问道。

“要杀要剐虚听尊便。要想本座吐露一点信息你是做梦,可叹我等消息错误。不然今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了!”看着孙浩然那恶狠狠的表情,体内法力被封的柳元丰是把勃子一横。一脸灰败的道。

“呵呵…想死,那小爷就成全你,也好让你们到了黄泉也好做个伴,路上显得不寂寞。”那柳元丰自知必死,顿时就想保住身后的势力不让其暴露,孙浩然也从中看到对方心里的死志了,也不与其废话,呵呵冷笑一声,举起手掌就向其脑门拍去。顿时那柳元丰就被拍了一个脑浆崩裂而死。孙浩然则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看着那犹如一坨稀泥软倒在地的尸体是一把抓破对方丹田,取出了一颗金灿灿的,核桃大小的金丹来。

“啊!贼子,你一定不得好死,杀了这小子为家主报仇。”看着那领头的黑衣蒙面人是瞬间就死于非命,来了个脑浆崩裂,其体内的金丹更是被对手给残忍的挖了出来。就是想元神离体都难。元神不能离体,想转世重修都做不到顿时不由怒吼道。

“就凭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真的是不知死活。”一击将那柳元丰给击杀,孙浩然那淡漠的眸子往四周一扫,听的对方的怒骂声,惊叫声,顿时语气转冷,一脸森寒的道。眼眸中的杀机是连闪。

孙浩然狠狠的一瞪眼,摄于孙浩然的威势,那些俯冲而下的身影是不自觉的一顿,孙浩然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血影遁快速的催动,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人群之中。此刻的孙浩然体内的真元不足全盛时期的一成,这越阶杀敌还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一进入人群中,只听“砰砰”声不绝于耳,孙浩然的每一次挥拳,都有一名黑衣蒙面人被轰飞,一些修为低的,更是被孙浩然给一拳轰的重伤吐血。

原本只是一个持平的战斗局面,可是因为有孙浩然的意外加入,而其他人有想将孙浩然给除之而后快,明明孙浩然阻杀强敌消耗太多,可是一遇到孙浩然,孙浩然则犹如猛虎冲入羊群中,一路催古拉朽,没有一人是孙浩然的一合之敌。孙浩然的加入,迅速的加快了一众黑衣蒙面人的败亡,凡是被孙浩然击中的筑基期修士都重伤不起,失去了战斗了!只有几名假丹境的修士还在与古鸣等人纠缠着。

“快,快,大家快撤!”看着那筑基期的族人都重伤倒地板起,如果在让孙浩然在人群中肆虐一回,那么他们是一个也别想生离此地,那正在与君天佑交战的金丹期黑衣蒙面人顿时不由有些无奈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