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72章 元婴真君的追杀

第三百七十二章 元婴真君的追杀

“这怒目金刚童虎还真的是一个难缠的角色啊!体内的法力是直接消耗了九成之多,新炼化的雷霆之力是几近耗尽才将此獠诛杀于此。就是不知道那紫瞳老魔找自己有什么事。该不会是他知道那魔髓钻还在自己身上不成。”以雷霆之力击杀了那怒目金刚童虎,孙浩然并没有半点轻松之感,这也彰显着他又有新的麻烦上身了,而这次遇到的麻烦将会是空前的难缠,顿时不由喃喃自语道。

解结了怒目金刚童虎,孙浩然在地上搜索了一番,将那散落在地的储物袋一收,那四散而开的断尸残臂又重新聚集到一起,运转体内那霸道的吞噬魔功将其吞噬吸收,确认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了,这才飞身而起,向着那楠泽湖快速的飞掠而去。

不得不说,孙浩然有了这霸道的吞噬魔功他就是不一样,原本经历了一翻大战,体内的法力是几近耗尽,可是在打扫战场毁尸灭迹的时候,运转体内那霸道的吞噬魔功将那尸体一吞噬吸收,那耗尽的法力是又恢复至巅峰状态,整个人是神清气爽,直接省去了运功打坐恢复耗损法力的时间了。

展开那丈许大的烈焰翅,在孙浩然体内那澎湃的法力催动下,孙浩然的身影是快速的缩小着,只是片刻功夫就化成一个芝麻绿豆大的一个小点。

水云城,德天楼!

德天楼内,天宇殿中,这里的装饰远没有大厅里的豪华。家具摆设古香古色透露着一股岁月的味道。而此时,名震一方的三名元婴真君却齐聚于此。此三名元婴真君是水云宗的寒斩龙。德天楼的阴风真君,以及紫瞳真君。三大修真界的顶级高手此时是有说有笑的聊着,突然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那紫瞳真君手中高举的酒杯是砰的化成了一堆碎片。

“紫瞳,怎么了?难道是对老夫子前的那翻话有意见!”座于紫瞳真君对面的白衣老者寒斩龙见状陡然间冲那紫瞳真君问道。

“寒兄,阴风兄,那怒目金刚童虎死了?”

“什么?童虎死了。谁能杀的了那童虎。是哪名真君对他下的手!”座于主位的阴风真君闻言不由皱眉问道。

“阴风兄,不可能是元婴真君出的手。”

“既然不是元婴真君出的手,这童虎断然不能轻易的陨落,以童虎那拔山金刚诀,可以说是在同阶中无敌,很少有人能胜得了他的。”阴风老怪闻言不由皱眉道。

“阴风兄。寒兄。这童虎应该是死于孙浩然之手,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水云宗的修士出手群攻致死的。”紫瞳真君闻言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那对面的寒斩龙道。

“紫瞳老魔,你话到是给老夫说清楚,此事怎么又跟我水云宗扯上关系了。要是你今天不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就永远都不要离开了。”白衣老者寒斩龙闻言不由语气一寒的道,眼中是杀机必露。

“寒兄,何必动怒。那怒目金刚童虎是老夫派去请孙浩然的,此时出了事你说能与他脱了干系吗?”

“紫瞳,老夫不是说了不追究此事了,怎么你又去找他们的麻烦去了?”阴风老怪闻言也是语气陡然间转冷的冲那紫瞳真君喝斥道。

“阴风兄,你这话就说的太不地道了,老夫找他就是为了向他验证一件事,那魔髓钻还在不在这小子身上,现在这童虎出事了。老夫留在他身上的精神印记也消失了,你说那魔髓钻会被那枯竹小儿给抢走吗?要知道。单那枯竹老魔可不是怒目金刚童虎的对手啊!”紫瞳老魔闻言,并没有狡辩。而是将自己的怀疑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唉…你怎么不早说啊!早说老夫之前就应该将这小子给留下来了。”阴风老怪闻言不由叹息道。

“阴风兄,可是现在也不晚啊!之前只不过是猜测,现在是得到了证实了,那童虎刚死,我们现在赶去还来的急。”紫瞳真君闻言道。在他想来,以他们三名元婴境的高手,擒个金丹期的修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吗!

“紫瞳,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阴风老怪闻言是催促一声,接着就化成一股阴风自屋里消失不见。而那紫瞳真君和寒斩龙闻言也是相视一笑,两人是很有默契的一同自屋里消失不见。

…………

孙浩然一斩杀了那怒目金刚童虎,遁速是全力展开,向着水云宗的山门快速飞掠而去,脚下波光鳞鳞的蔚蓝湖水在孙浩然的脚下快速的消失着,离那天秀峰是越来越近了。此时能看到天秀峰的轮廓了。

此时的君天佑,李小山,寒梦婷,古千幽,古鸣,藤厉,徐晃,白剑锋八人以站在那挺拔的天秀峰上了。八人迎风而立,立于那水云宗的大阵之外,每个人都心思不一的看着那波光鳞鳞的湖面。都过去大半个时辰了,孙浩然还没有赶到这天秀峰,君天佑等人都不觉得心头一沉,只有那白剑锋是一脸幸灾乐祸的可恶嘴脸,在场的一行人中,就属他最是巴不得孙浩然永远都不要回来。最好是死在那怒目金刚童虎手了,这样才能销他心头之恨。

元婴真君的速度是非常的恐怖的,一个瞬移就能遁出数里远,几个闪烁间,紫瞳真君,阴风老怪,寒斩龙就出了水云城了。当那紫瞳真君赶到了那怒目金刚童虎消失的地方时,孙浩然刚好飞出十数里远,以进入到了楠泽湖中。

“这有激烈的打斗痕迹,还有着浓郁的雷霆之力,有点类似于雷火,难道是雷霆宗的修士将童虎给击杀于此的。要说在同阶中能远胜童虎的人,恐怕只有那雷霆宗中的那群变态了。”一来到了事发之地,那阴风老怪扫了一下四周。看着那满目创伤的大地,顿时不由道。

“要真的是雷霆宗的那群变态。这事情就有些棘手了,在这雷霆宗的修士为什么要击杀童虎了?”紫瞳真君闻言不由皱眉道。

“现在童虎也死了,与之最后接触的肯定只有那孙浩然,现在我们找到孙浩然那小子问一问不就知道了。”担心寒梦婷等人的寒斩龙闻言不由道。

“孙浩然此刻一定去了水云宗了,寒兄,此次我们可要到你那水云宗叨扰一番了。”阴风老怪和紫瞳真君闻言不由道。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我担心小梦婷他们与雷霆宗的变态扯上关系了,要是发生冲突就不好了。”寒斩龙闻言道。在说话间就向着楠泽湖中的天秀峰瞬移而去。

“咦,怎么是你小子,小梦婷和李小山了?”白衣老者寒斩龙没有瞬移出多远就遇到了正在全力赶路的孙浩然,顿时不由轻咦道。

“前辈,李师兄他们回水云宗了,晚辈有点事要处理所以就落在最后了。”刚杀了那怒目金刚童虎。这元婴真君就赶来了。孙浩然是心头一惊,顿时躬身垂立道,一脸的恭敬之色。

“孙浩然,你有没有见到哪童虎啊?”孙浩然的话音一落,两道身影是很突兀的就出现在孙浩然身前,那紧随寒斩龙而来的紫瞳真君顿时不由冲孙浩然问道。

“晚辈之前是见过那童虎道友。不知前辈如此一问,是出什么事了吗?”孙浩然闻言道。

“说。那童虎是怎么死的?”紫瞳老魔闻言不由突然冲孙浩然喝斥道。

“童虎死了,我怎么知道?童虎死了?”听得那紫瞳真君的喝问声,孙浩然不由一脸惊奇的道。

“小子,别再这装疯卖傻,你不是见过童虎了吗?你怎么会不知道童虎是怎么死的。难道童虎是被你所杀?”紫瞳真君闻言不由冲孙浩然继续发难道。

“完了,完了,难道他们知道什么了。这三个老鬼怎么现在就追来了,要是与君天佑他们汇合到一起在追来也不迟啊!现在是麻烦了!”孙浩然闻言。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紧接着就佯装镇定的道:“前辈你说的是什么话啊!我怎么可能杀的了那童虎了,他可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啊!”

“小子。你明显在说谎,看着老祖的眼睛,如果不是你杀的你掩饰什么?你见过那童虎,这童虎一定就是你杀的,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紫瞳真君闻言,那紫色的双瞳盯着孙浩然道。

“前辈,我冤枉啊!我真的没杀那童虎啊!就是我想杀我也没有那个实力啊!”孙浩然闻言不由叫屈道。

“阴风兄,寒兄,麻烦你们将这小子给定住,老夫要对他施展瞳术,让他的谎言无所遁行。”紫瞳真君闻言并没有理会孙浩然,而是冲一旁的寒斩龙和阴风老怪道。

“寒前辈,你就这么看着这老魔伤害你们水云宗的盟友吗。”孙浩然见那紫瞳真君要对自己施展瞳术,这下遭了,自己的秘密一定是保不住了。顿时不由冲那白衣老者寒斩龙道。

“小家伙,没事的,这紫瞳真君的瞳术对人不会有伤害的,只是事后会虚弱一阵子,不是哪魔道功法中的搜魂,你事后是不会有什么损伤的,权当是睡了一觉。”那白衣老者寒斩龙闻言,并没有帮孙浩然,反而是劝说起了孙浩然来。

“狗屁,什么没负做用,被他施展了瞳术,自己是一点秘密也没有,那神秘小黑罐是铁定保不住了!”孙浩然闻言不由在心里怒骂道。紧接着就道:“三位前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千里别把人给逼急了,如果逼急了,就是兔子他还咬人了!”

“小家伙,听你这么说,你是不准备让老祖施展瞳术了?”紫瞳真君闻言不由笑道。

“哼…我可不想变成白痴!”孙浩然闻言不由冷哼道。

“寒兄,阴风兄,看见了吧,这小子心里一定有鬼,不然他是不会不让老夫施展瞳术的,谁都知道老夫的瞳术是不会伤及神魂的,只是催眠被施术者的。事后什么事也不会有。而这小家伙竟然拒绝了,此事八九不离十的与他有关。寒兄你还要在阻止在下吗?”紫瞳真君见孙浩然拒绝是丝毫不动怒的道。

“这事你和阴风老怪看着办吧,只要不伤及他的性命,我是不会过问的。”白衣老者寒斩龙闻言不由道。

“好!”“小子,只要你不反抗是一点事也没有,很快的就过去了,全当是睡了一觉。”紫瞳真君闻言冲白衣老者寒斩龙轻应了一声,接着那有着无穷魔力的紫色双瞳就盯向孙浩然。有些邪恶的道。

这紫瞳真君的话音一落,在孙浩然的脑海中无疑不是响起了一声炸雷。在乾州城的时候,孙浩然就遭遇到了杨家堡的修士阻拦,要求搜魂探寻那血影遁的秘密,孙浩然当时只不过是筑基修为,本身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此时的情景与当时何其的相似。是杨家家主亲自施展搜魂的歹毒法术,因为阴差阳错,孙浩然腹中的神秘小黑罐救了他一命,并且是大闹了一场杨家,将神秘小黑罐中积蓄的能量都挥霍一空了,此时有两名元婴真君坐镇,施展的不是搜魂。用的而是一种诡异的瞳术,孙浩然如果不反抗的话,只能是任人宰割了。

看着对方那一幅幅淡漠的眼神,视人如蝼蚁一般的淡漠眸子,在这修真界还真的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管你这要求是否合理,那怕是有交情,只要触及到自己的利益。也是说翻脸就翻脸。

“慢着,我有话说。”看着那一幅幅可恶的嘴脸。孙浩然突然是出言阻止道。

“小家伙,你想好了。要老实交代了吗?老夫现在告诉你,不用了,因为老夫根本就不相信你的鬼话,老夫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在老夫的双瞳下,一切谎言都无所遁行。”紫瞳老魔闻言,那蕴含魔力的双瞳盯着孙浩然是一脸戏虐的道。

“你大爷的,三个老东西,小爷不陪你们玩了。”就在那紫瞳真君说话间,孙浩然是暗中就将那血光遁给运转了开来,一口精血自体内喷涌而出,全力催动那血光遁,怒骂一声,整个人顿时就化成一道血光自三大元婴高手中消失不见。

“啊!气死老夫了,竟然骂老夫,活的不耐烦了。”

“不好,那小家伙不见了!”

“天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小子的气息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伴随着孙浩然的怒骂声一落,三名元婴真君的三道惊呼声是在附近空间响起,因为他们惊骇的发现,孙浩然的气息是瞬间就远遁出数十里远,那遁速,比他们的瞬移还要快。

“快,快追,这小子身上有鬼,童虎一定是他杀的,那魔髓钻还在他身上。”经过短暂的惊呼过后,那阴风老怪是瞬间就惊醒,紧接着就冲那寒斩龙和紫瞳真君催促道。

随着那阴风老怪的话音一落,三人顿时就展开遁速向着天际的那抹即将消失的红光追去。

被三名元婴真君追杀,孙浩然不得不拼命,用体内的精血激发那血光遁,那遁速,比孙浩然想象中的还要快上几分,其速度,根本就不是哪血光遁缩影的血影遁能比的。以孙浩然那强健的体魄,在那血光遁高速飞驰的遁速下,身体是被那凛冽的罡风吹的生疼,怪不得了,在修炼这血光遁时得有一强健的体魄,不然在这高速移动中产生的罡风就能让其在空中爆成一团血雾。

这次,孙浩然是不得不拼命,如果不拼命的话,那么自己的己就小命不保,因为他遇到的可是元婴后期的高人啊!而且是一来就俩。光用那血影遁的话,恐怕还没遁出十数里就被追上了,要知道,元婴真君可是都会瞬移的,其遁速,比孙浩然的血影遁慢不了多少,特别是哪阴风老怪的瞬移,是比孙浩然的血影遁要强出数倍。为了不伤元气的话施展那血影遁,恐怕孙浩然刚遁出数里远,第二次血影遁还没展开就被那阴风老怪给追上了。

如果此时的孙浩然进入到魔罐空间中,孙浩然也不会安全的,凭他消失的轨迹,只要在附近仔细搜索,那阴风老鬼等人一定会发现异常的。那时孙浩然除非一倍子躲在魔罐空间中不出来,不然只要他一出来就什么秘密都暴露了出来。为了不冒险,孙浩然只能是拼着大伤元气也要先逃离此地了。在说了那神秘小黑罐也需要能量催动,孙浩然根本就不可能在里面待一辈子不出来,等能量一耗尽了,自然孙浩然就得出来,还有孙浩然他修炼也是需要能量的。

“阴风老鬼,这小子的遁速好快啊!这样的遁速,就是你全力飞行也不过如此吧!”两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追杀孙浩然,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飞出数十里,那紫瞳老魔也被甩在了身后,那白衣老者顿时不由冲那阴风老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