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73章 元气大伤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元气大伤

“寒老鬼,你还有心情说这个,这小子的遁术是诡异,老夫都感到汗颜,如果不加把劲的话,就要让这小子从我们眼前溜走了,寒老鬼,难道你丢得起这个人?”阴风老怪闻言不由面露不耐之色的道。

“老鬼,这与老夫何干,又不是老夫对这小子起了志在必得之心,他溜不溜走与老夫无多大关系,有关系的应该是老鬼你,你可是以遁速见长的,在这大晋国的修真界可以说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啊!你都追不上老夫怎么能追的上,何来丢脸一说啊?”白衣老者寒斩隆闻言不由笑道。

“哼…老夫去也。”受那白衣老者寒斩隆的嘲讽,挤悦,那阴风老怪是怒哼一声,风遁术全力展开,向着那血光急追而去。

“哎…老鬼,你等等老夫!”白衣老者寒斩龙见阴风老怪是绝尘而去,冲着前方呼唤一声,接着整个人也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其速度并不比那阴风老怪慢多少。

因为修为相差过巨,孙浩然就是有那血光遁在手,那也难逃那阴风老怪等人的追杀。要知道他们两者间的修为是相差五六个境界的。就在孙浩然化身成血光瞬间远遁的时候,背后可是追来了一青一白的两道流光,离孙浩然也只不过是数十里远了,这点距离一直在那元婴真君的神识感应范围,孙浩然一直感应到背后有一股淡淡的气息附身自己背后,如果不瞬间远遁的话,这被掌控的感觉是怎么也摆脱不掉。

“噗!”后有追兵。如同附骨之蛆般,怎么甩都甩不掉。孙浩然是一咬牙,在次自体内喷出一大口精血,血光遁在此催动。渐渐变缓的速度是瞬间又化成一道血光自远处电射而去。

一连喷出了两大口精血,孙浩然的脸色是变的寡白,嘴唇有些发白,这连续两次催动血光遁,孙浩然体内的精血是直接消耗了一半还多。最多在可以催动一次血光遁了。体内的精血就要基本都耗尽了。

眼看就要追上孙浩然了,没想到孙浩然是陡然间的一次加速,是把那拉近的距离又甩出了数十里远。

三道流光划破天际,一追一逃,强横的气势自三人体内爆涌而出,三人是谁也没有收敛自身的气息。强横的威压弄的下方的生物是一阵鸡飞狗跳。好在这样的气势持续的时间很短。不足几秒钟就消失不见了,不然非得在这定元州中闹出诺大的风波不可。

“该死,都这样了,那股气息还没有消失,难道非的逼了让小爷拼命不可。”连续施展了两次血光遁,背后的气息并没有消失,只是变淡了不少。变的是若有若无,可是孙浩然的遁速一降了下来,背后的气息是又清晰了起来,孙浩然顿时不由怒骂道。

“不行,这次非的玩命不可了。”没有摆脱掉那背后的精神印记,孙浩然根本就不敢进入到那魔罐空间中。孙浩然是一咬牙,在次自体内逼出一大口精血化成精纯的法力催动那血光遁。顿时一道血光在次冲天而起,瞬间就远遁出数十里。而孙浩然是在也感应不到了那若有若无的精神印记。孙浩然这一次拼命。是直接就将背后之人甩出近两百里远。

遁光越来越弱,孙浩然精血催发的澎湃法力是即将耗尽了。孙浩然都没来得及打量一下四周。体内那残余的一点法力是瞬间催动那神秘小黑罐,那血色遁光是还在半空中就嘎然而止。一个黑色的小罐子是自虚空中坠落而下。只听“砰”的一声,那黑色的小罐子是掉到了下方密林中的大青石板上了。孙浩然他进入到了那魔罐空间中了。

盏茶的功夫后,孙浩然消失的那片密林上空有两道遁光是一飞而过,可是刚过去不足小半盏茶的功夫后,一道青色的遁光是又回到了那片密林的上空,一道枯瘦如竹的身影是静立于虚空之中,这突然出现的老者就是哪阴风老怪。这阴风老怪出现不久后,那白衣老者寒斩龙也出现在了这片密林的上空。

“寒老鬼,消失了,那小子消失不见了!”

“是啊!一点气息也没有,可是没道理啊!以那小子那金丹初期的修为就算靠秘法催动,也断然不可能远遁出这么远啊!此地离那水云城可是有一千多里之远了,以远远的出了定元州了。”白衣老者寒斩龙闻言不由皱眉道。

“寒兄,阴风兄,那小家话抓到了吗?”就在那寒斩龙和阴风老怪的谈话间,那紫瞳真君也赶来了,此人是比阴风老怪,寒斩龙修为弱,遁速又不见长,足足的晚了近盏茶的功夫才到。

“唉…别提了,让那小子给跑了。”阴风老怪闻言不由叹息道。这以遁术见长的阴风老怪竟然让孙浩然这一个金丹期的小辈逃走了,这次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什么?那小子逃了,这怎么可能。”那紫瞳真君闻言不由失声惊呼道,眼中尽是惊骇之色,两名元婴后期的大高手,而且一个还是以遁速见长,竟然将一金丹初期的小辈给追丢了,这怎么让他相信,这无疑是天方夜谈,可是这是事实,光看两名元婴后期大高手的表情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唉…这次可是丢脸丢大发了,这小子当真是诡异。”一旁的白衣老者寒斩龙闻言也不由叹息道。此次丢脸的不止是哪阴风老怪,他也跟着丢脸,堂堂元婴后期巅峰大圆满的修士,离化神只有一步之遥,竟然让一金丹初期的小辈自自己眼皮子低下溜走掉,这可是**裸的打脸啊!

“寒兄,阴风兄别气垒,这小子浑身上下透露着诡异,竟然能抵挡老夫的摄魂瞳术,单凭这一点,身上一定有着大秘密。不然也不会对我等如此的抗拒了,如果他没有点手段也不会逃跑了。可恨的是我们当时没有做好万全之策让这狡猾的小子给逃了。”紫瞳真君闻言不由狠声道。

“闲话少说,这小子施展了那诡异的遁术,消耗一定是非常恐怖的,如果他没有逃走的话,他一定还在附近,大家分头好好找找,以方圆三百里为线。仔细的搜索,别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一有发现立即示警,如果没有发现,搜索完了来此地集合。”那阴风老怪闻言不由道。

伴随着那阴风老怪的话音一落,那阴风老怪,紫瞳真君。寒斩龙三人是分做三个方向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

一进入到哪魔罐空间中。孙浩然整个人就因为力竭,加之元气大伤晕竭了过去,足足盏茶的功夫后才缓缓醒来。

此时的孙浩然,可以说是浑身没有一点血色,脸色是苍白的吓人,好似一张白纸一般。连续催动那血光遁,孙浩然的消耗是非常恐怖的。要是没有这神秘小黑罐的话,孙浩然只有连续催动四五次血光遁,才能拜脱追兵。可是如果那样的话,不等孙浩然脱困,孙浩然就会因为精血流尽而死。

这施展血光遁,消耗的不止是体内的精血和法力,还有那精神力,神念。此时的孙浩然可以说是用虚弱无力来形容,浑身上下如同脱力一般。使不出一点劲来,趴在那魔罐空间中是动都懒得动一下。

孙浩然躺在魔罐空间中足足的缓和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才恢复了一点活力。咬牙强撑着身体盘膝做定,服下一些恢复法力和固本培元的丹药,这才强打起精神来运功疗伤。

…………

经过一夜的不停的搜索,强大的神念在孙浩然所在的密林上空不停的扫荡,附近的妖兽都被那强大的神念惊的四散而逃。劳累了一夜,三名元婴真君的消耗都很大,可是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有,孙浩然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

“阴风老怪,都搜索了一夜了,只差将附近的土地给翻个地朝天了,这小子是一定不在附近了。”劳累了一夜的紫瞳真君,寒斩龙,阴风老怪三人是又重新聚集到了一起,那寒斩龙顿时不由道。

“怪事了,这家伙难道真的是飞了不成。”阴风老怪闻言不由皱眉道。

“阴风兄,寒兄,那小子应该是不会在此地了,如果他受伤了,而且还是元气大伤那种,根本就不能妄动体内的法力,如果他真的藏身于附近的话,就是他钻到了地下我们也能够找到他,可是方圆六百里的地界我们都搜索了一个遍,都没有那小子的影子,他一定是逃走了。在这只不过是浪费时间,不如我们先回水云城,他不是火焰谷的修士吗?我们就不信他不回火焰谷,他一定会去找他的同伴的,到时我们只要见机行事就可,大不了去到火焰谷要人不就成了。”那紫瞳真君闻言不由道。

“紫瞳说的有理,看来只能是如此了。”阴风老怪闻言不由点头赞同道。

随着那阴风老怪的话音一落,三人是瞬间就化成三道流光自原地消失不见,直到此刻,孙浩然的危机才算是解除了。

孙浩然的外部危机是解结了,可是孙浩然他又陷入到了一个新的危机,因为元气大伤,吃了那恢复法力和固本培元的丹药,孙浩然的情况并没有好转,脸色还是白的可怕,损失的精血可不是吃点丹药就可以恢复的。这必须得经过长时间的调养不可。

此时,孙浩然丹田里的金丹也因为元气大伤变的黯淡无光,而且还隐隐有溃散的迹象,不得于,孙浩然不得不耗费体内那残存的一点法力将丹田里的金丹给封印了起来,不让自己妄动体内的法力让金丹溃散。必需得尽快找到快速恢复元气的丹药。

“唉…这次这亏可是吃大发了。三名元婴真君的追杀啊!”封印了丹田里的金丹,此时的孙浩然可以说是与那普通人无异,在这魔罐空间中也不可以修炼,只能是静养,等待体内损失的元气尽复。而孙浩然要想恢复元气,要么是靠丹药,可是孙浩然将身上所有的储物袋都翻了一个敌朝天。可是都没有找到哪怕半粒恢复元气的丹药,固本培元的丹药到是有不少。可是都不是现在的孙浩然能够服用的。因为他体内根本就没多余的元气去固。要想快速恢复元气只能是吞噬吸收那妖兽体内的精血了。这是另一条捷径,也是对孙浩然最有效的,可是现在的孙浩然他根本就不敢出这魔罐空间啊!就在刚才,孙浩然的神念透过神秘小黑罐的反馈,三道强大的神念是不停的在头顶扫描而过,此时出去,无疑是去送死。

孙浩然呆在魔罐空间里。即不可以修炼,时间过的很是缓慢,在这三天里,孙浩然的伤势到是没有恶化,因为根本就没有受伤,只是大伤元气。在这三天里。孙浩然左右闲着无事就开始整理起最近一段时间的收获。将储物袋里的物品是分门归类,用得到的和用不到的都分类装好。

在这期间,孙浩然对那怒目金刚瞳虎修炼的金刚拔山诀和开山掌可是很好奇的。因为修炼了那霸道的吞噬魔功,孙浩然对那金刚拔山诀很感兴趣可是并没有修炼,只是修炼了那开山掌,这是法武双修可以修炼的掌法,就是不用体内的法力也能施展。而且威力还很不错。

在这三天里,孙浩然是一刻不停的修炼这开山掌,因为在这体内金丹被封的这段时间,这开山掌将能派上大用。以孙浩然的资质,三天的时间,这开山掌也能能自如的施展了。

“三天了,都过去三天了。那阴风真君,寒斩龙。紫瞳真君的强大神念是在也没有出现过,应该是走了吧。我也可以找恢复元气的地方了。在这魔罐空间里又不可以修炼,都快闷死了。”在魔罐空间里待了三天了。孙浩然感应到外面没有神念扫描了,顿时不由喃喃自语道。

孙浩然在魔罐空间里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将一些用得到的常用物品都收到一个空的储物袋里,这才出了魔罐空间。不怪孙浩然要如此的慎重,是因为孙浩然他不得不慎重,因为出了这魔罐空间,孙浩然的金丹被封,想要重回魔罐空间可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的。没有法力的催动,根本就不能自由的进入到这魔罐空间里。

一出那目罐空间,孙浩然就出现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褐色的灌木有半丈之高,那高耸的挺拔的古木是苍劲有力,苍劲有力的根须如同扎龙一般是狠狠的扎根以地下,这茂密的树林里,古树普遍都有半丈粗,一个人都合围不过来。很多参天的古木是枝繁叶茂,两三个人都合围不过来了。

现在的孙浩然元气大伤,体内的金丹被封,现在能发挥的实力也只是相当于一名炼气期的修士。在这深山密林中,孙浩然的神识也是大大的受到了限制,也就能探出个数百丈远,在远就有些吃力,如果硬要施为的话就会透支精神力了。在这不知名的密林中,孙浩然可不敢乱闯,现在只想找个有人的地方好好的了解一下此地的情况,这才好定计接下来该怎么走。

走在那繁茂的密林里,孙浩然显的是无精打彩的。一出那魔罐空间,孙浩然行出了数里远,附近可是一个活物都没有遇到,就是哪普通的野兽都没有遇到一只。没有野兽和低阶妖兽,孙想要恢复耗损的元气,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娘的,怪事了,怎么就没有一只野兽了。这倒地是怎么回事。”漫无目的的走在茂密的灌木从中,一只妖兽都没碰到,就是一只普通的野兽都没有遇到,孙浩然顿时就忍不住低声咒骂道。

其实,孙浩然他不知道的是,那阴风老怪,寒斩龙,紫瞳真君三名元婴期的大高手那强大的神念在附近不停的扫描,附近的妖兽是早就人去楼空,要不就是躲在自己的巢穴里不肯出来。在加之孙浩然现在他所在的这片区域是一片世俗凡人居住的区域,附近的野兽都被附近的居民捕捉一空了,孙浩然他那里能见得道啊!

骂归骂,可这路还是要走的。感受着前面的一片密林中天地灵气比较浓郁,天地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就会有低阶妖兽出没。感受到前面的异常,孙浩然是一脸欣喜的冲那密林里飞奔而去。

就在孙浩然向那天地元气浓郁的密林里奔去的时候,在那密林之中,这附近的猎户是外出打猎归来了,一行三人,两名**着上身的中年人以及一名身穿兽皮,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自密林中行出。

“咦,有情况!”因为孙浩然元气大伤,神念探测的距离有限,可是他的感知里还是不错的,听到远处密林里传来的脚步声,以为是有动静了,顿时轻咦一声,精神为之一震,足猛的一蹬地面,如同一只灵活的猿猴一般,很快的就蹿到一株古木上隐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