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81章 凶名远播

第三百八十一章 凶名远播

“什么?血衣圣手血屠,这人是血衣圣手血屠,那不是在大晋国境内成名近一甲子的合欢宗的血衣圣手血屠吗?传闻他可是在金丹初期的时候就越阶杀敌,斩杀了一名修真世家的金丹后期大修士,并将其一家给灭门,血染长袍,通红如血,这才得了这血衣圣手的名号,人称血手真人。我们赶紧走,这里不是我们能待的地方,忍下这口气,我们换个地方吧!”那阮天星闻言,脑海里浮现了一些关于那血衣圣手血屠的一些传说,顿时不由道。可是这阮天星的话是明显的有些晚了,就在他的话音刚一响起,那血衣圣手血屠的话以在其头顶炸响。

“啊!哥,你说这人就是大晋国境内的血衣圣手血屠,这可是血衣圣手血屠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这人就是我们加起来也不够他塞牙缝的啊。”人的名树的影,那血衣圣手血屠的一身血红色长袍一映入那阮玉灵的眼帘,那阮玉灵顿时不由失声惊叫道。好似见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这血袍人竟然将她吓成这样,可谓是花容失色俏脸惨白惨白的。

“你就是血衣圣手血屠?这地方小爷看中了,你可以滚了。”听得那血衣圣手血屠那嚣张的话,要拿自己立威,孙浩然的眉头不由一皱,一身血色长袍映入眼帘。此人很强很强,一身血袍,往那静静的一站,隐隐的给孙浩然一股血腥的压迫感,比之孙浩然之前斩杀的枯竹老魔,怒目金刚是强了不止一个档次。这是一个高手,一个很厉害。能给自己带来危险的绝顶高手,用元婴之下的第一人来形容也不为过,是一个劲敌。敌人越强,顿时就引起了孙浩然的争胜之心,眉头一挑,略带狂妄之色的冲那血衣圣手血屠挑衅道。

“孙兄,你疯了吗?这可是血衣圣手血屠啊!这可不是哪男霸天可以比拟的啊!我们犯不着触怒对方。不就是一个休息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不就可以了吗!”孙浩然那挑衅味十足的话一落,那血衣圣手血屠还没有开口,那阮天星不由一把拉住孙浩然一脸惊惧的道。

“这……这小子是不是得失心疯了!竟然敢如此的挑衅这血衣圣手血屠,活的不耐烦了。”

“好狂啊!不要以为能冲上那禁法法阵就以为自己是高手了,竟然敢挑衅血衣圣手血屠。”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敢挑衅于血衣圣手血屠。这是在找死。”

…………

孙浩然的这一番挑衅味十足的话,可以说是如平地响起一声惊雷,狂的没边没际了,竟然敢挑衅于这血衣圣手血屠,这不是与找死无异吗?更何况现在的孙浩然才是金丹初期的小修士,而那血衣圣手血屠可是成名半甲子的高手,在金丹初期的时候就斩杀过金丹后期的大修士。现在他可是金丹后期巅峰大圆满修士,离化婴只有一步之遥。就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见了血衣圣手血屠也不敢说这狂的没边的话,真的是出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啊!

“小子,你很狂,可是这并不是你骄傲的资本,你要为你狂妄的话付出应有的代价,那就是你的小命。准备好了吗!在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在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这是你死后唯一可以记住的影像了。”对于孙浩然那挑衅味十足的话,那血衣圣手血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爆怒。而是以一幅气死人不尝命的淡漠语气道。不,应该说,现在的孙浩然在他眼中以是一个死人了,对于死人而言,还用得着浪费表情吗?

“你们退后,保护好自己,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

“不,我们是一起的,如果没有你,我们兄妹俩是早就死了,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要死一起死,我们一定能战胜这血衣圣手血屠的。”听的孙浩然的劝解声,那阮氏兄妹是身子一挺,站到孙浩然身侧道。

“别急,一个个来,你们迟早是要死的,有什么好争的,这世界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竟然有人争着去送死。”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阮天星,阮玉灵,你们马上给我闪到一边去,这里不需要你们。”听得那血衣圣手血屠的嘲讽声,好似自己是赶着去送死一般,顿时不由大喝一声,冲那血衣圣手血屠狠狠的一瞪,接着就冲那阮氏兄妹喝斥道。

“可是…敌人太强了,我们……”

“闭嘴,赶紧闪一边去,这是命令。”孙浩然见那阮氏兄妹还要争辩,孙浩然是把眼狠狠的一瞪,一脸的煞气,冲那皱眉想要狡辩的阮天星和阮玉灵冷声喝斥道。

被孙浩然那凌厉的眼神一瞪,阮氏兄妹阮天星和阮玉灵是不自主的往后退去。其实不是孙浩然不想要他们帮忙,而是他们兄妹俩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高手,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如果不是同阶修士的话,一上场,那只有被秒杀的份。这也是为什么,高阶修士会视低阶修士为蝼蚁。如果让阮氏兄妹贸然参战的话,只是给孙浩然图添麻烦罢了。

“好了,不相干的人也走了,那个血什么圣什么手的屠夫,你可以来受死了。”一见那阮氏兄妹退到了一边,孙浩然是冲那血衣圣手血屠勾勾手指头道。十足的一幅嚣张跋扈的模样。

“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吗?那本座这就送你上路。”见孙浩然一脸欠揍的挑衅模样,那血衣圣手血屠是依然一幅云淡风清的模样。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很难在被对手的言语挑起怒火了,金丹初期的蝼蚁,随手杀之即可。

“次元斩!”

看着那血衣圣手血屠那云淡风清的样,浑然不将自己放在眼中,这家伙就是天生一幅欠扁的样。孙浩然也懒得浪费口水,突然是大喝一声。体内的法力是澎湃而出,一记次元斩就向那血衣圣手血屠高速斩去。

“灭绝手!”

面对孙浩然高速斩来的次元斩,那血衣圣手血屠甚至是提不起一点性趣来,金丹初期的蝼蚁,他都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体内的法力是澎湃而出,一个有体内精纯法力凝聚而出的巨大手掌就向孙浩然的次元斩拍去。

“砰!”

巨大的手掌与孙浩然的次元斩碰在一起,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如同实质的巨大手掌就接住了孙浩然高速斩下的次元斩,那巨大的手掌并没有孙浩然想像的那样一触即溃。

其实孙浩然的这一击也没有用尽全力,只不过是试探性的攻击,只是一击,他就试出了这血衣圣手血屠的强大,远不是哪怒目金刚等人能够比拟的。两者都是随手一击。孙浩然竟然不能奈何其分毫。

“小子。如果你就这点本事的话,你可以安心的上路了,如土鸡瓦狗,真的是不堪一击。”对于孙浩然的攻击,那血衣圣手血屠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只是比一般的金丹初期修士强点,就是强也不会强的太离谱。顿时不由道。

“哈哈…还金丹后期的大修士了,你也不过如此,在吃小爷全力一击试试!”

“开山掌!”

听得血衣圣手血屠的嘲讽声,孙浩然是畅快的哈哈大笑一声,一记开山掌就向那继续怒拍而下的巨大手掌拍去。

孙浩然的全力一击对上那巨大手掌,只听砰的一声,隐含雷霆之力的开山掌一碰到哪巨大手掌,那巨大手掌顿时一触即溃。化成虚无,而那巨大的掌印则是以雷霆万均之势向那血衣圣手血屠拍去。

“小子。还有两下子吗?可这还不够看,看我万化血手。”见自己的巨大手掌一触即溃。那血衣圣手血屠是冷笑一声,体内万化诀瞬间运转了开来,一个如同漩涡一般的血色巨手是向孙浩然的开山掌印去。

血色巨手一碰向孙浩然的开山掌,孙浩然的开山掌是瞬间就被那血色手掌给吞没消失不见。

“咦,好犀利的攻击。看我烈焰掌,炎爆!”开山掌轻易的被破,孙浩然是轻咦一声,一记烈焰掌是带着毁灭性的气势向那血色手掌怒拍而去。那巨型火鸦在一碰到哪巨大血色手掌时是猛的就爆炸了开来。

一连打出两记烈焰掌和一记炎爆,那巨大的血色巨手才化成虚无。血色巨手一破,孙浩然并没有停止攻击,一记记烈焰掌是猛的向那血衣圣手血屠拍去,孙浩然发现,他体内的火属性能量对这血衣圣手血屠的功法有一定的克制做用,体内的火系法力更是澎湃而出。

“小子,你是火焰谷修士?”一身万化诀被孙浩然的火系功法克制,顿时那血衣圣手血屠不由出言冲孙浩然问道。

“你说了?”孙浩然闻言,是眉头一挑,面带疑惑之色的冲其反问道,即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反而是一记炎爆在次在那血衣圣手血屠身边猛的爆炸了开来。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血炎爆!”对于孙浩然的回答,血衣圣手血屠很是不明白,今天是小靓了这小子,如果不拿出点本事来的话,根本就不能将孙浩然这蝼蚁给解决掉。

血炎爆,这是血衣圣手血屠的杀手锏,体内的血能是他杀敌炼化所得,用一丝就少一丝,威力之大足于秒杀金丹后期以下的所有修士,威力端是恐怖非常,与孙浩然的炎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孙浩然的炎爆可恢复,这血衣圣手血屠的血能不可恢复,那是靠杀敌积累的。

腥红的血色能量猛的爆炸了开来,孙浩然知道这股能量不可力敌,血影遁是瞬间催动,还是一如既往的很突兀的消失不见,避过了血衣圣手血屠的必杀一击。

一自那血炎爆的爆炸中心逃了开来,孙浩然不由分说,一记有雷霆之力凝聚出的巨大手掌就向那血衣圣手血屠背后拍去。

“好诡异的身法,差点就着了你的道了。”感觉到背后有异,血衣圣手血屠一击血手向孙浩然的烈焰掌拍去。化解了孙浩然的背后偷袭,顿时不由赞道。

“咦。好犀利的攻击,这里面怎么含有雷霆之力,你不是火焰谷的修士。”血衣圣手血屠的血手对上孙浩然的烈焰掌,自己那威力巨大的万化血手是一触即溃,顿时不由轻咦道。

“烈焰掌!”

“炎爆!”

“开山掌!”

对于那血衣圣手血屠的询问声,孙浩然并没有理会,你爱怎么猜测就怎么猜测去吧!回应他的则是一记记最凌厉最汹猛的攻击。

“这小子是什么来历。好生猛的攻击,竟然跟这血衣圣手血屠拼了个不相上下而不落丝毫下风。”

“这是那里冒出来的怪物啊!竟然这样的变态,他真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吗?”

“好凌厉的攻击,有点像是火焰谷的修士。”

“这身法好是诡异啊!有点类似于元影真君的瞬移,难道这人是元婴期的老怪物不成!此刻竟然是隐藏了修为与这血衣圣手血屠争斗。”

…………

孙浩然一爆发出远超常人的凌厉攻击,争斗了近盏茶的功夫。孙浩然并没有想像中的被血衣圣手血屠给秒杀当场。顿时引起了一阵阵惊呼声。

孙浩然一发威,那就是全力以付,此时可不能在藏拙了。如果不全力以付的话,根本就不是这血衣圣手血屠的对手。盛名底下无弱者,此刻的血衣圣手血屠是孙浩然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了。

血影遁是连连催动,以一种刁钻诡异的度对血衣圣手血屠展开了一阵猛攻,硬拼根本就拼不过这血衣圣手血屠。只能是以速度偷袭取胜。

“砰!砰!砰!砰!砰……”

孙浩然的速度是神秘非常,诡异寞测,让人防不胜防,就是以血衣圣手血屠那金丹后期巅峰大圆满的神识都不能捕捉到孙浩然的踪迹,只能是被动防御。孙浩然是打的爽了,可是体内的法力却是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消耗着。为了节省体内的法力,孙浩然不得不停止那刚猛霸道的烈焰掌,炎爆攻击。而是以那可以近身搏斗的开山掌对敌。那澎湃的足于开山裂地的刚猛掌力是猛的砸到哪血衣圣手血屠的背上,发出一阵砰砰声。这血衣圣手血屠有宝衣防身。孙浩然的刚猛掌力击在血衣圣手血屠身上,只见那腥红如血的血衣是猛的荡漾出一层血色波纹。孙浩然那刚猛霸道的掌力竟然轻易的被其给轻易的化解了。

“法宝级别的宝衣,这可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如果不动用那最后的杀手锏还真的收拾不了这家伙。”孙浩然刚猛霸道的攻击都被那血衣圣手血屠的宝衣给化解了,孙浩然的一身恐怖的近战功夫是得不到发挥,可以说是打的非常的憋屈,考虑着是不是要动用神秘小黑罐中的六阶雷翼雕,如果有此雕相助,孙浩然可是有八成的把握将其给斩杀的。“小子,争斗了这么久,本座手下不死无名之辈,报上名来,本座给你一个痛快。”争斗了这么久,血衣圣手血屠发现孙浩然这个对手是一个难啃的骨头,绝对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争斗了这么久竟然还有余力,自己竟然奈何不了对方,顿时心中的轻视之心一收,冲其问道。

“哈哈…是不是怕了啊!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孙浩然是也。”听得那血衣圣手血屠的询问声,孙浩然也知道这血衣圣手血屠对自己已经足够的重视,不似之前那般视若蝼蚁,顿时不由道。

“孙浩然,这名字好似在那听过。”听得孙浩然自报家门,血衣圣手血屠将攻击一停,立于虚空之中,顿时不由皱眉道。孙浩然这名字好似在那里听到过。突然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最近风头正颈的修士也是叫孙浩然顿时不由道:“是你,你是斩枯竹老魔,怒目金刚的孙浩然。”

“正是小爷!”孙浩然闻言,脸上闪现一抹傲然之色的道。

“孙浩然,这小子是孙浩然,最近名动大晋国修真界的孙浩然,以金丹初期的修为竟然接连斩杀了枯竹老魔和怒目金刚。”

“原来是孙浩然,这小子竟然是孙浩然,怪不得了,怪不得竟然这样强。”

“他就是孙浩然,他就是最近名动大晋国的孙浩然,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竟然这样的强,而且还这么年轻。”

“好小子,这人就是孙浩然,真的是后生可畏啊!年纪轻轻竟然能与这血衣圣手血屠拼个不相上下,真的是盛名底下无修士,真的是一个凶人啊!”

…………

随着孙浩然的名字一再人群中响起,顿时使得围观看热闹的人是惊呼连连,对于孙浩然的强大也是见怪不怪,不在是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孙浩然,能斩杀枯竹老魔和怒目金刚这样的大修士能不狂能不傲吗?一个个看向孙浩然的眼神可是带着一抹敬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