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90章 八爪铊鳗

吞天魔主

此时的孙浩然真的是有些朦了,这也太牛叉了吧!一滴心血,也就是一滴精血,就能使得自己突破金丹中期的瓶颈,这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要来的快啊!

吞下那滴水怪的心血,孙浩然直觉得整个身体都快要被那爆炸性的能够给撑爆了,孙浩然是来不及感受突破的快感,就不得不运转体内的霸道吞噬魔功化解那恐怖的狂暴之力。

这水怪还真的不是有一般的强悍啊!心脏被扎了个洞,也没有任何的反映。这也难怪,这心脏他太大了,如同一座肉山一般,扑嗵扑嗵的,如同打鼓一般的心跳声是强而有力。那被次元梭扎伤的伤口,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愈合了,伤口处有一层透明的薄膜,在没有腥红的心血流出,真的不愧是怪物之名,恢复力比孙浩然还要变态。

吞服了一滴这水怪的心血,孙浩然是盘膝而坐开始炼化,一股股黝黑的杂质是从孙浩然体内排泄而出。这次比以往突破要少一些,在周身的细小毛孔外只有薄薄的一层黑灰色杂质,显然是体内的杂质排泄的差不多了。如果此时的孙浩然内视的话,他一定能够发现他的骨质是变的晶莹剔透了,几乎是看不到一点杂质,骨骼里的杂质在刚才突破的时候是都排出来了。可以说现在的孙浩然不光是突破到了金丹中期,跟着他的炼体术也小有所成,真的是一身铜皮铁骨。普通的飞剑法宝是难伤其分毫。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调息。体内那狂暴的能量总算是平复了,如果在不平复的话,他体内的细小筋脉都要被撑爆了。在这水怪的腹中待的时间越久,孙浩然就越感觉这水怪的强大,这水怪已经是超出了孙浩然的认知了。在他的记忆中,就是传闻中的仙兽也恐怕就是如此这般了,强大的变态强大的离谱。

平息了体内那水怪精血所化的狂暴能量,孙浩然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继续运转体内的霸道吞噬魔功巩固现有的境界。孙浩然知道,这就是自己进入这天元仙府的机缘所在。这机会把握好了实力一定能够爆涨的,到时就是金丹化婴成就真正的元婴真君也是不无可能。到时就让那个美丽的误会成为真正的现实。

有那霸道的吞噬魔功在身,此地又有取之不尽的能量,孙浩然的修为得于快速的巩固着。孙浩然只是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巩固了现在的境界。现在的孙浩然可是实打实的金丹中期的修士了。如果此时在遇到元婴期的真君的话。孙浩然在也不是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角色了,就是争斗几个回合也不在话下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一滴就能让我突破金丹初期的瓶颈,如果来上个十滴八滴的不是就能突破金丹中期瓶颈成为金丹后期的大修士了,到时就可以尝试着碎丹化婴了吗?”巩固了金丹中期境界的孙浩然在了解了这水怪的心血的秒用后,双眼放射着金光的盯着那巨大的心脏喃喃自语道。一时之间孙浩然竟然有些想入菲菲的了。因为那巨大的心脏扑嗵扑嗵的跳动声是如同打鼓一般,孙浩然的喃喃自语声都被其压下了,巨大的空间里只有一个心脏跳动的声音。

打定主意要多收取一些水怪的心血,孙浩然是停止了运功吞噬这心房中的力量,祭出那次元梭狠狠的扎向那巨大的心脏。

随着孙浩然的修为大涨进阶到金丹中期,那法宝次元缩也发挥出了他应有的威力。很是犀利,几乎是不用孙浩然全力催动就能刺破那牢不可破的水怪心脏。可是因为这巨大水怪的恢复力太强了,孙浩然是刚扎破心脏,不足一息的功夫那伤口就快速的愈合。这就使得孙浩然要时刻搅动插入其心房中的次元梭,那蕴含巨大能量的心血才可能流了出来便于孙浩然的收集。

每一滴精血都有婴儿般拳头大,滴答滴答的自伤口中流淌而下,孙浩然是取出一个装酒的白玉瓶来盛装。如果是普通的瓶子,只要几滴精血就能装满了。可是这装酒的玉瓶不同,他是一酒道大家精心找人炼制的,内部有芥子须弥空间。如同储物袋一可以装很多的酒。此时竟然被孙浩然用来装精血。

那水怪栖身的湖泊中。因为孙浩然在抽取这水怪的精血。因为这水怪太过巨大,少了一滴是不痛不痒的,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是如果失去了十滴八滴,乃至更多。这水怪终于是感觉到了疼痛。因为疼痛,那巨大的身躯是不停的翻滚了起来。那湖泊顿时就掀起了涛天巨浪,那水怪的八只巨大触手在湖水中不停地搅动,巨大的头颅是自湖水中探出头来,庞大如山岳般的身躯在快速的拔高着,这次这水怪是彻底的苏醒了。整个湖面都为之沸腾,比之蛟龙还要粗壮可怕的触手自湖岸的泥土中跃出,在虚空中乱舞,巨大的触手比那丈许粗的参天古木还要高大,直插苍穹。

大地在颤抖,湖泊四周的泥土沙石被掀开,裂开出一条条如同沟壑的巨大裂缝来。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生物都被这巨大的水怪给惊动。附近的修士都感受到了此地的异常,快速的向此地飞掠而来。可是当他们看到哪如同八根擎天之柱一般的巨大触手搅动风云时,一个个不由骇人色变,这是什么怪物啊!竟然是如此巨大,庞大的身躯如同山岳高不可攀,巨大的触手有数千丈之长,让人是看了骇然失色。

“这!这是什么怪物?怎么如此之巨大?”

“这是八爪铊鳗,型似山,触手似蛟龙,是远古凶物。这,这怎么可能,这天元山脉中竟然有此等凶物。这可是超越了仙人的强大存在啊!”

“快。大家快闪开,这八爪铊鳗是要发怒了,不知道是那个该色的家伙触怒了这等远古凶物,我们快撤离此地,不然大家都要死。”

…………

随着那水怪的发怒,引的大地震荡,方圆数百里都成了一片废墟,四周闻讯而来的高阶修士顿时不由发出一阵阵惊呼声。特别是其中在场修为最高的雷姓中年人和陆姓中年人见到这巨型水怪更是道出了其来历,这就是远古时期的凶物八爪铊鳗,这可是超越了仙人的强大存在。在这一届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一个个更是如作鸟兽散,在知道了此等凶猛,是在也没有人愿意留了下来。

这些闻讯而来的修士修为最低都是元婴初期的修为。最高的是元婴后期巅峰大圆满,离化神期只有一步之遥,此刻在认出这水怪是八爪铊鳗时也是调头就跑,这凶物在上古时期都是赫赫有名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可是事实难料,虽然有了他们的提醒,可是还是有少部分的元婴真君不明白这上古凶物八爪铊鳗的厉害,因为好奇,靠的有点近了,被那巨大的触手给卷中。此时的八爪铊鳗因为孙浩然在体内做怪。将怒火是发泄到这些元婴真君身上。如同巨蟒般的巨大触手缠住对手用力以搅,那被卷中的元婴真君立马就爆成了一团血雾。元婴刚一离体,还没来的急逃跑,那巨大的触手顶端却如真正的蟒蛇一般张开口,一股吸力吸向那离体的元婴。

八爪铊鳗的触手如同章鱼一般有十六只细小的触手,就像是人的手掌一般,那修士的元婴被吸附到触手上,然后是轻轻的一握,那修士的元婴就化成精纯的能量消失于天地间。秒杀,这是绝对的秒杀。秒杀的对象还是哪元婴真君。实力真的是深不可测,虽说被卷中之人都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但从他的被卷中是毫无还手之力就可窥其一,真的是强大的变态。四周闻讯而来的修士一个个是纷纷一轰而散,在也没有人敢停留在此地。此地就是哪名附其实的大凶之地。虽说那七八阶的强大妖兽就恐怖了,这怪物比那妖兽还要恐怖万分。七八阶。甚至是九阶的妖兽很厉害,可是并没有一战之力,就是逃跑都有一定的希望,可是面对这八爪铊鳗,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不愧有远古凶兽之名。

其实这八爪铊鳗也不是这般的恐怖,而是因为它以为自己遭到了攻击这才发怒的,平时他都处于沉眠状态,意识不是很清醒,都是凭借本能行事,感应道有猎物闯入自己的领地就会本能的进食。之前孙浩然和李镇龙的战斗就是因为打斗激烈引起了他本能的进食欲望才会被吞入腹中的,而这次,他则是遭到攻击,处于清醒状态这才会大肆攻击眼前的生物的。

随着那些修士的突然离去,八爪铊鳗在经过一轮胡乱的发泄后,那方圆十数里的湖泊以经是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满地的淤泥,以及那**在外的八爪铊?鳗的庞大身躯。这湖泊就是这八爪铊鳗沉眠于地下的时候使得此地的地势凹陷了下去形成的,这八爪铊鳗的身躯是远比这湖泊还要大,附近的芦苇荡都是其?身躯覆盖的范围,初步估计,这八爪铊鳗最少都有方圆百里大,因为在这百里内只有一些长势低矮的古木和高大的灌木丛。那古木的树龄远没有周边的参天古木大,显然是这八爪铊鳗迁移到这不久,?很多树木才在他身上的泥土上生根发芽不久,还没有?成长为参天古木。

经过一阵肆虐,附近是彻底的变成了一片废墟,入目所及,没有一棵完整的古木,可是哪八爪铊鳗还没有找到身体疼痛的根源。而且是越来越痛,身体也变的虚弱了起来,这是因为精血流失过多的症状。这八爪铊鳗虽说是远古时期的凶兽,可也不全然是哪种毫无灵智的凶兽,经过一轮发泄,?身上的疼痛并没有减少,这使得他也察觉到问题是出在体内。顿时就停了闹腾,那庞大如山岳的身躯是快速的沉沦下去,无尽的泥土被巨力挤压凹陷下去,更多地方是凸起堆满淤泥,地下水自地底冒出。不到顿饭的功夫是一个方圆十数里的巨大湖泊是在次跃然于人眼前。

这巨大的水怪八爪铊鳗不在闹腾了。这下可苦了孙浩然了,因为之前那八爪铊鳗的一阵激烈活动,那八爪铊鳗的心血是蹭蹭的直流,大半个时辰,那有芥子须弥空间的酒瓶就装了一大半,有数千滴之多了。可是当这八爪铊鳗一静了下来,那有些干瘪的心房顿时就涌现一股淡青色的能量,孙浩然插入心脏上的次元梭是直接被崩飞了出来。那伤口是瞬间就愈合了。孙浩然见状,是不由分说,全力催动那次元梭在次向那心脏扎去。这次那八爪铊鳗有了防备了,就是孙浩然将那次元梭催动到极致都不能扎破那心脏,就根本不用说是抽取他的心血了。

“见鬼,这大家伙是一定有防备了。现在根本就不能在抽取他的心血了。”孙浩然不知道试验了多少次,在这八爪铊鳗有防备的情况下,孙浩然他根本就破不开对方的心脏防御,就是能破开了,在这八爪铊鳗那变态的恢复力下是很快的就愈合,一滴心血也逼不出来。

“不行,既然破不开,抽取不了心血那我就运功吞噬的了。”收取不了这八爪铊鳗的心血,孙浩然也没有跟其较劲,而是直接运转体内的霸道吞噬魔功吸收。只是这速度太慢了。可是随着孙浩然的修为大涨,那吞噬的速度是一定会加快的,顿时不由道。

孙浩然不在抽取那八爪铊鳗体内的精血,那八爪铊鳗是又安静了下来了。孙浩然运转体内的霸道吞噬魔功,吞噬吸收能量的速度是比之前快了一倍,免强能超越这八爪铊鳗的恢复速度,如果突破到金丹后期的话,他的速吞噬度将会更快。到时还真的就能将这八爪铊鳗给吞噬吸收了。

出于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孙浩然是心安理德的运功蚕食这八爪铊鳗体内的精纯能量。因为能量消失的速度还在那八爪铊鳗的承受范围内,这八爪铊鳗到没怎么闹腾。附近的空间是也安静了不少,在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暴烈的情绪。

此刻孙浩然就像是这八爪铊鳗体内的一只寄生虫,他在吸收八爪铊鳗体内的能量。起初的几天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可是通过这两天的吞噬吸收,孙浩然金丹中期的修为被孙浩然巩固了三次。很凝实了,吞噬吸收的速度比较慢。当孙浩然停止了继续巩固修为。因为在巩固了下去是没多大的用,于是就开始改为提升自己的修为。孙浩然天赋本就不佳,刚入门修行的时候被人唾弃,这是修炼中的废材杂灵根,一次突破需要同阶修士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能量。此次为了突破至金丹后期所需要的能量更是恐怖。随着孙浩然的修为达到金丹中期巅峰,其吞的速度是又暴增了一倍。大量的能量流失,使得那八爪铊鳗的恢复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刚进入到?沉眠状态的八爪铊鳗不得不苏醒,这体内的祸害是不除去,他就别想休息。

这八爪铊鳗因为体积太过庞大,如同一座肉山一般,体内的地方有很多地方睡的时间久了坏死了。这次孙经过前一阵子的闹腾丢失了不少精血,那可是他数千年积累下来的精华,最后便宜了孙浩然。此时又有能量丢失,这使得他的生命是受到了威胁,顿时一狠心,准备彻查身体里的隐患。

只见那八爪铊鳗的脑海里荡漾出一层淡青色的神光,此神光是无影无形,就像是修士在运功疗伤一般。此神光一出,孙浩然所在的心房位置,那巨大的心脏是激烈的跳动了起来,一股奇异的能量随着那神光的出现在心房位置,一股强悍的力量自心脏的位置荡漾了开来。这次孙浩然可就遭殃了,那淡青色的神光就像是一个扫把一般在心脏发出的强大推力下是将盘坐在心脏位置中的孙浩然是当垃圾一般的推搡而出。

因为那股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出现的时候有太过突兀了,吞噬了这么几天的孙浩然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惯了,根本就不防这心脏位置有此等巨变,被那强横的力量扫到了一条细小的管道之中,这管道很细,也只有数尺宽,孙浩然是被挤压做一团。随着那巨大的心脏没咚咚咚的跳动一次,孙浩然就会深入到哪细小管道一分。

“该死,这是怎么会是,这水怪还真的是逆天了,在体内还会攻击人。”被那巨力给打入一细小的管道中,孙浩然是想活动一下都感觉是困难无比,顿时不由咒骂道。孙浩然咒骂归咒骂,可是这眼前的困境还是要解决,他不知道这细小的管道会通向那里,顿时伸出手掌猛的抠住那附有黏着**的管道内壁,希望能减缓落下的速度,那样也可以乘机寻找解决的办法。

令孙浩然感到失望的是,此时的孙浩然就像是一团垃圾,那八爪铊鳗发现了,怎么还可能让他留在体力,那得加大力量将其给排出体外啊!这样才有利他的健康。孙浩然抠住那管道的内壁,在其中是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抓痕,可竟然不能减缓下坠的速度,始终是保持着一个均速的装态向下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