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393章 斩杨林

第三百九十三章 斩杨林

“这位道友,你是在和在下开玩笑啊?我杨某人可从没有得罪过你啊!这玩笑是一点也不好笑。听的孙浩然那畅快的哈哈大笑声,那杨林以为孙浩然在和他开玩笑了,顿时不由道。

“去你娘的,谁有心思给你小子开玩笑,杨林,本座在问你一句,你可准备好了,今天本座就是来斩你的。”孙浩然闻言,把脸一板,冲其喝斥道。

“你,你是来闹事的,你这是执意要与我杨家过不去了?”见孙浩然不似是开玩笑,这明摆着就是来找麻烦的,那杨林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孙浩然脚下的雷翼雕,顿时不由把脸一板,反过来冲孙浩然质问道。

这孙浩然是来找他的麻烦,他可不敢应承,单凭孙浩然的修为那就高他两个境界,在加上他脚下的七阶雷翼雕,就是元婴初期的真君对上他也不见的是其对手,自己对上他那不是送死吗?只能将整个家族都带上,以家族的大义,这才能压住对方。

“这位道友,在下杨家的大长老杨忠,与你雷霆宗的风雷真君楚风还有些交情,还请你看在风雷真君的面子上与小侄的恩怨就此揭过,事后老夫定有重谢。”孙浩然的一句,杨林你可准备好了,我是来斩你的,那杨忠闻声就知道孙浩然这是来找麻烦的,顿时不由排众而出道。

“老东西,滚一边去,本座不是来找你的,赶紧闪一边去,今天本座直斩杨林一人,要是惹火了本座,连你们一起都灭了。”对于杨家的众人,孙浩然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巴不得对方都死完死绝了,管你是不是元婴真君,丝毫不给面子的就是一通狠斥,这到有些像雷霆宗的修士的那一股子火爆脾气。

“小子。就算是你是雷霆宗的修士,你也不能这么狂吧!与我等为敌,你当真老夫就不敢灭了你不成?”被孙浩然当众一顿喝斥。那杨忠顿时是异常的尴尬,一金丹期的蝼蚁竟然敢这么和他说话,那干枯的老脸是涨的通红。

“这就是雷霆宗的修士吗?怎么这般的狂,都狂的没边了。那可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啊!就算你有七阶的雷翼雕在,可是想战胜那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下是有好戏看了,有雷霆宗的修士横插一杠,这洞府的归属是又要徒增变数了”

“有雷霆宗的修士加入,这水是越来越浑了。刚好让我们浑水摸鱼。有八阶的独眼金刚猿守护,这洞府之中是一定有不少好东西。”

…………

随着孙浩然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修士可以说是乐开了花了,孙浩然明显是来找麻烦的。有雷霆宗这样的超级大宗门加入,这水是越来越浑,背后抽冷刀子下黑手的事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干了。一时之间,各种议论声和交头接耳声是在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响起,谁都想进入这修士的洞府中。

“师伯。这雷霆宗的修士与杨家对上了。我们该怎么办,这洞府是聂师妹发现的,现在聂师妹的伤还没有痊愈了。杨家一家就够我们受的了,在加上一个强势无比的雷霆宗,难道我们真的是就要与这洞中机缘失之交臂了吗?”有情谷的修士群中的一白衣中年人看着孙浩然与杨家的杨忠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一脸担忧的冲身旁的一中年美妇道。

这中年美妇一身白衣。体态雍容华贵,鹅蛋脸。体态丰盈,发髻高高挽起。一根白玉簪子穿插其中,唇红齿白,此刻是黛眉微微簇起,对于眼前的局势很是不容乐观。此女就是有情谷的许若云,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她以是这有情谷中除了云太上长老的最高战力,可是与杨家这样的大世家相比,明显的是又要弱上一线,谷中并没有化神期的大修士坐镇。)

“白梧锋,这雷霆宗的修士是典型的护犊子,我们招惹不起,得罪这乾州城的杨家也是看在这洞府中的传承对我有情谷有利,加之这杨家没有出动那化神期的强者,我们可以搏上一搏。如果能让云师伯突破至化神期,我有情谷也不惧这乾州城杨家。可是现在又有雷霆宗的修士加入,金丹后期就能获得雷翼雕这样的七阶灵宠,这肯定是雷霆宗中的大人物子嗣,这样的人我有情谷是得罪不起的。这洞府中的传承,我们应该不要报太大的希望,静观其变吧!”中年美妇许若云闻言不由皱眉道。

“唉…我不甘心啊!真的是不甘心,即将到手的传承就要拱手让人了。可惜了那聂诗诗为了这洞中的传承被杨家的贼人给打成了重伤,此刻是元气大伤,在这天元山脉中是待不下去了。”白衣中年人白梧锋闻言不由一脸叹息的道。

“杨林,你可准备好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今天就做一个了断吧!”孙浩然环顾四周,众人的议论声是尽收眼底,什么雷霆宗,他可没有承认他是雷霆宗的修士,别人爱怎么误会他就误会去吧!感觉时机也到了,有情谷那边的两名元婴真君也运功完成了,顿时不由冲那杨家阵营中的杨林大喝道。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盛,要来搅局分上一杯羹你就直说,不要用这卑劣的借口,我杨谋人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了!”杨林闻言不由硬着头皮的道。

“贪生怕死的鼠辈,你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得罪过本座,那是因为你得罪过的人太多了,你数都数不清。不过你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到了阴曹地府本座一定会告诉你的,免得你死了还做一个糊涂鬼。”孙浩然闻言不由冷笑道。

“小子你这是执意要与我杨家过不去了!”

“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是了,杨家本座迟早是要杀上门去的。”孙浩然闻言是满不在乎的道。今天斩杨林只不过是先收回一点利息,至于杨家堡,早晚有一天他会杀上门的。

“小子,要战那就战吧!雷霆宗,我杨家还不惧。杨茂胜,你去解决了这小子,这有情谷的修士就交给老夫了,早点拿下这洞府。免得夜长梦多。”就在孙浩然说话间,一道电光自远处电射而来,原来是杨家的那名元婴中期的强者赶来了。那杨忠也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在确认了雷霆宗的修士硬要与其为敌,而且还没有半点调和的可能,那杀了就是了。反正进入这仙府之人是各安天命。

随着那锦衣老者杨忠的话音一落,那自远处电射而来的元婴真君杨茂胜是调息都来不急调息就领命向孙浩然所在的高空中飞掠而去。

“师伯。我们该怎么办,这杨家与雷霆宗的修士是要打起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如果雷霆宗的修士一死,势必会引得雷霆宗雷霆震怒的,我们是不是来个做山观虎斗啊!”一见那杨家的元婴真君向孙浩然飞掠而去。那白衣中年人白梧锋顿时不由道。他的意思就是现在退去,让杨家与雷霆宗打生打死去。

“梧锋,听你之言,就是要放弃此地的传承了。”

“是的师伯,就算我们能获的这洞府的归属权,可是您老别忘了这洞府外还有一头八阶的独眼金刚猿在啊!以我们目前的能力看,想要获得这洞府的传承就的云师祖亲自出马啊!可是师祖她正处于闭关的紧要期,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不得惊动她老人家。更何况对于此处的传承我们可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获得啊!”白衣中年人白梧锋闻言不由道。

“唉…看来只能是如此了。我们不得不放弃此地的传承了!”白衣中年美妇闻言不由一脸惋惜的道。

“有情谷的诸位道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老杂毛就交给本座了,驱逐出这杨家的贼子,这洞府中的传承就是你们有情谷的了。”就在那中年美妇许若云考虑着要不要退出这场分争的时候,孙浩然顿时就冲下方的有情谷阵营大喝道。

“师伯,我没听错吧。这雷霆宗的修士竟然要要与我们联手驱逐这杨家修士。我们该怎么办?”听得孙浩然的大喝声,那白衣中年人白梧风锋闻言不由一脸吃惊的道。这雷霆宗的修士竟然选择与人联手对敌。

“白梧锋。我们这次拼了,有这雷霆宗的修士加入我们的胜算将大增。就算只获得这洞府中一半的传承也是好事,总比我们空手而归要好,那聂诗诗的努力也没有白废,就是之前得罪那杨家的事也可以忽略不记,有这雷霆宗做后盾我们还怕啥啊!”听的那白梧锋的询问声,那白衣中年美妇许若云是脸上闪过一抹狠色道。

随着孙的话音一落,孙浩然并没有与有情谷的修士在语言上多做纠缠,催使着那雷翼雕迎向了那杨家的元婴真君杨茂胜。

“雷霆掌!”

为了迷惑敌人,孙浩然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招牌攻击对敌,烈焰掌和开山掌,而是全有体内的雷霆之力凝聚出的雷霆掌,这是烈焰掌的翻版,因为是全有雷霆之力组成,叫烈焰掌有些不合适仪,叫雷霆掌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随着孙浩然与那杨茂胜一战斗了开来,那有情谷的修士也没有闲着,兵对兵,将对将的与杨家的修士战斗到了一起。

“小子,你那里逃,给我回来。”孙浩然的一记雷霆掌打出,被那杨茂胜躲开,孙浩然此行的目地不是与这元婴期的修士战斗,而是为了斩杀那杨林,顺便帮帮那有情谷的修士,一招没建功就闪人,而是向着下方的金丹修士群中冲去,那杨茂胜见状顿时不由怒斥道。

“去你大爷的,想跟本座打,你还不够格了,先打赢了本座的雷翼雕在说吧!”听得那杨茂胜的怒斥声,孙浩然是转声回了一记,给那雷翼雕下了一个命令,那就是拖住这杨茂胜不要来纠缠自己,接着就是催动那血影遁很是突兀的出现在那杨家金丹修士的阵营中。

“啾!”

只听一道嘹亮的雕鸣声在附近空间炸响,那雷翼雕巨翅狂扇,与那杨茂胜是战斗在了一起。粗如婴儿手臂的银色电弧是向那杨茂胜狂劈而去,一时之间那元婴中期的杨茂胜竟然被那雷翼雕给拖住了,半天是拖不开身。

“啊!小子,你不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你是元婴期的真君。”孙浩然催动那血影遁很突兀的就出现在那杨家的金丹修士阵营中,而那杨家的所有元婴真君都与有情谷的修士战斗在一起,一个个根本就拖不开身,那杨忠见状顿时不由怒吼道。瞬移。这是瞬移啊!元婴真君才能施展的瞬移啊!没想到道这小子竟然隐藏了修为扮猪吃虎,怪不得那么的狂。

如果孙浩然他是元婴真君的话,这仗还怎么打啊!对方比自己一方可是多出了一名元婴真君。杨茂胜又被那雷翼雕给拖住了,一时根本就拖不开身,这样的强援是有变成了没有,这局面是又回到之前那个不上不下的局面。而又有孙浩然这个变数在。这胜利的天平是又向那有情谷一方偏移了。如果不解决了一名有情谷的元婴真君,这洞府中的传承就要与他杨家无缘了。这就使得那杨忠阵前爆发,澎湃的法力自体内暴涌而出,各种大招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向那中年美妇许若云轰去。那中年美妇许若云是被打的节节败退。

“杨林,拿命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这孙浩然对那杨林是真的动了杀心,冲入修士群中,别的不找,端端的找上了那杨林,一声大喝,一记雷霆掌就向那杨林拍去。

“贼人,休要伤我家少主。”眼看孙浩然的攻击就要得手了,那在杨林身侧的一名杨家金丹后期的强者是怒斥一声。舍去自己的对手。突然向孙浩然的雷霆掌飞扑而去,使得那杨林躲过了孙浩然的必杀一击。

“你这雷霆宗的老匹夫,枉你还是元婴期的真君了,竟然对我这金丹期的小辈出手,你是羞也不羞。”只听“砰!”的一声,那杨家的那名金丹后期的大修士被孙浩然的一击雷霆一击给打成了一团血雾。溅的那杨林是满脸的血雾,那杨林顿时是壮着胆子冲孙浩然怒斥道。元婴期的真君执意要杀他这金丹初期的修士还真的没多大困难。那杨家的金丹后期大修士就是被孙浩然给一招秒杀当场的,如果没有元婴真君救援。他一定是在劫难逃,家族里的元婴真君又被有情谷的修士拖延住了,根本就救援不及,于是就试图用语言挤悦对方,使得孙浩然自持身份不与他一个小辈记较。

如果是普通的元婴真君被杨林这一番话挤悦,他一定会自持身份放了这杨林的,可是他遇到的是孙浩然,而且与孙浩然是仇深似海,在说了孙浩然根本就不是什么元婴真君,自然是将杨林的话直接选择了无视。

“小子,享受一下你人生中的最后时光吧!今天你非死不可。”

“雷霆掌!”

孙浩然看着那杨林那惊恐的表情,竟然忘记了逃跑,顿时不由大喝道。在说话间是一记雷霆掌就向那杨林拍去。

“不要啊!大长老快救我啊!”听得孙浩然的大喝声,那杨林也看出了孙浩然对自己是心存必杀之心,此时不跑更待何是,顿时惊呼一声就向那杨忠求救道。

“小子,尔敢!”听得那杨林的大喝声,那杨忠闻言是怒喝一声,突然就舍去了那中年人美妇许若云向孙浩然所在的方向瞬移而去。

这杨林是杨家的少主,未来杨家的继承者,如果在他手里死了,那杨家老祖的怒火他可不愿意去承受,就是不要了此次的传承,这杨林也不容有失。此时的杨忠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也要阻止孙浩然斩杀那杨林,那瞬移可以说是全力催动。对于那中年美妇许若云的阻击是不屑一股,全力赶去救援那杨林。

“老鬼,晚了,今天这杨林他是必须死。”眼见那杨忠向自己冲来,孙浩然是嘿嘿的冷笑一声,一血影遁是瞬间就催动,怕那杨林是不死,一记开山掌是朝那杨林拍去。

“砰!”正如孙浩然想的那样,一记雷霆掌不见得能斩杀那杨林,只听砰的一声,那雷霆掌在杨林的身上爆炸了开来,并没有孙浩然想像的那样爆成了一团血雾,而是被其身上荡起的一层光晕给挡下了。接下了孙浩然的雷霆一击,那杨林身前的护身法宝也变的暗淡无光,被那股巨力是轰了如同一颗人肉炮弹倒飞出去。那杨林还没明白是怎么回是,接着孙浩然的一记开山掌顺着杨林的头顶劈下。

“砰!砰!砰!砰!砰……”

“丫的,我就不信我破不开你的身体防御。”一记开山掌并没有破除那杨林的法宝防御,孙浩然是运转开那开山掌对着杨林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很劈,只听砰砰声不断,孙浩然是一连劈出十数掌,就是哪元婴后期大修士杨忠来到了背后都不顾,一股子狠劲,势必要将这杨林给斩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