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主

第406章 兄弟相见

第四百零六章 兄弟相见

雷霆宗的强援一到,虽说只不过是十数人,可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元婴期的修为,为首之人雷霆宇更是化神初期巅峰修为,要斩杀几名魔族士兵,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加之那雷霆之力对那魔族士兵有着莫大的克制作用,可以说是秒杀对手。只是几个回合,那剩余的六名魔族士兵就共赴黄泉了。

而那些不顾生死冲向那些魔族士兵的金丹期修士在听到头顶上空的怒喝声是一个个就都停下了脚步。入目所及,那六名魔族士兵可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电成了焦炭,这雷霆宗的修士战斗力竟然这样的强。

“徐仙子,你们没事吧!我们是不是来晚了?”那雷霆宗的雷霆宇率领门人将那六名魔族士兵斩杀殆尽,飞掠至那徐若云身前,顿时就冲其询问道。

“不晚,不晚,要是你们在晚来那么片刻的话那就真的是晚了。”徐若云闻言是有些苦涩的道。

“徐仙子,怎么这些魔头都穿着你们有情谷的服饰啊!还有就是怎么是这些金丹期修士在陪同你们做战,而且大多都不是你有情谷的门人弟子啊?”

“乱了,乱了,这事彻底的乱套了,那魔族按插在我有情谷的奸细在我们还没有赶回营地的时候就突然发难,杀死了好多的门人弟子。有情谷的高层都是哪魔界的魔族士兵附身,体内封印着魔族士兵的魔婴。不光我有情谷有魔族士兵附身,只要修为达到了元婴期,无论是散修还是家族修士,他们都是魔族的奸细。”听得那雷霆宗的雷霆宇的询问声,那徐若云那有些零乱的发色及溅到脸上的血泽都没来的急处理,而是一脸疑重的道。

听得那徐若云的回答,那雷霆宗的雷霆宇也博然变色,事情是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啊!进入天元山脉的元婴真君都被魔族给控制了,那岂不是要与数百元婴真君战斗。此刻进入这天元山脉,他雷霆宗的元婴真君也才不过十数人,而各大修仙宗门和世家都有元婴后期的真君坐镇,被控制的都是魔族的魔将,也就是说他雷霆宗要面对十数名魔将级的魔族高手。己方人员可以说是弱的让人兴不起反抗的念头来。

“唉…这计划永远是没有变化快,我们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喔!对了,就在刚才我们在赶来的路途中,我感受到了一股浩瀚博大的威压,那是属于灵宝的威压,是不是有化神期的高手催动灵宝对敌啊?”那雷霆宗的雷霆宇闻言不由叹息道,紧接着又想起了自己在路途中感受到了一股浩瀚博大的威压,顿时不由冲那徐若云问道。

“雷道友,你说的是孙浩然吧,唉…这次可还真亏了孙浩然了,要不是有孙浩然催动灵宝力斩两名高等魔族士兵,恐怕道友就在也见不到我等了,我有情谷就真的是要从这修真界除名了。”

“什么?孙浩然那小家伙能力斩两名高等魔族士兵,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是元婴后期巅峰大圆满修士?”听得那徐若云讲述孙浩然独自一人斩杀了两名高等魔族士兵,那雷霆宗的雷霆宇闻言不由失声惊呼道。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孙浩然他只是金丹后期巅峰的修士。此刻怎么能催动化神期修士才可以催动的灵宝啊!

“他只是金丹后期实力,为了催动那灵宝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了。”徐若云闻言不由嘘嘘道,如果没有孙浩然的话,他们一定是在劫难逃,就是她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都不可幸免。

“走,带我去看看这小子去。没有化神期的修为,催动那灵宝可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万不可留下什么后遗症,不然就真的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了,如果能继续成长下去,将来一定是名动一方的高手。”那雷霆宗的雷霆宇闻言不由道。

“还好,只是法力和精神力过度的透支,只要修养一阵子就好了。”看着孙浩然气息稳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重创被灵宝反噬成了白痴,那雷霆宗的雷霆宇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气,人族需要这样的年轻俊杰。

看过了孙浩然,孙浩然还在陷入昏迷之中,很多人都在忙着恢复耗损的法力和疗伤,四周的人群是一片的忙碌。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困难在等着他们了,只有自身的实力提升上去了才有生的希望,因为他们的敌人只强不弱,没有人会因为他们实力弱就心生同情之心,在面对那只知道杀戮的魔头那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雷道友,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敌强我弱,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现在出动的只是魔族士兵,下一次出动的就是魔将了,那可是想当于化神期的强大存在啊!”出了孙浩然所在的营帐,那徐若云顿时不由冲那雷霆宇问道。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很是严峻,敌强我弱,可是也不是没有战胜的可能。元婴期的修士都叛变了,可那些金丹期的修士还没有,还能为我们所用,这批人我们得将其给牢牢的抓在手心。如果在失去了各个门派家族之中的金丹期修士,我们就真的是孤掌难鸣了,等待着我们的就只是毁灭。”

“不好,我有情谷发生了元婴真君的叛变,那其他修仙宗门中的元婴真君也会跟着叛变大肆的屠杀门人!这事我们得阻止。”那徐若云,闻言,突然想起了有情谷这场内乱的原因,不由暗道不好道。

“这问题得解决,我们的尽快发动人手将这消息散发出去,让这天元山脉中的金丹期修士提防身边的元婴期修士。另外我们的组织高手主动出击击杀那元婴期的修士。只有铲除了这些元婴期的修士我们才能有喘息的机会,一旦让其联合起来就糟糕了。”雷霆宗的雷霆宇闻言不由道。

“雷道友,话是这么说,我们这点人手自保都有些困难,如何主动出击啊!”

“徐仙子,我的想法是这样的,等我们雷霆宗的修士一道,我配合门中的高手在此地建立一座防御大阵,金丹期的修士都留守于此,我会在此地留下一元婴后期巅峰大圆满的修士在此地做镇,我率领余下的元婴真君外出击杀进入天元山脉中的元婴真君。此处就当我们的一处大据点,以此为中心,收笼所有的金丹期修士然后向四周辐射而开。”雷霆宗的雷霆宇闻言不由道。

“目前看来只能是如此了。”徐若云闻言不由道。

大约小半顿饭的功夫后,雷霆宗的数十名后续成员也赶来了,带队的是一名元婴后期的真君,名叫雷震天,是紧次于雷霆宇的强大存在。这雷震天与孙浩然还有一面之缘了,他是率先进入天元仙府之人,尾随而后的大多是些金丹期的修士。那王浩也在其中。到目前为止,进入雷霆宗的所有修士都聚集到了此地了。这些雷霆宗的强者是一个个都非常彪悍的可怕,都是能越阶挑战的强大存在,筑基可战金丹真人,金丹真人可战元婴真君,元婴真君可战化身期强者。有了这批雷霆宗的修士加入,这营地的实力是爆涨,在也不用担心没有元婴期的真君坐镇了。

事情紧急,雷霆宗的后续修士一到,那雷霆宇就忙碌着在此地宿营,建立防御性阵法,大家伙都是有力的出力,各种物资是毫不吝啬的贡献了出来。不足一日的功夫,一座防御大阵就建成了,至于一些细小的防御攻击阵法加固就交给那些金丹期的阵法师了。整个营地都是处于一片繁忙的状态,没有一个闲人。

孙浩然自因为法力和精神透支昏迷后,直到第二天一早才悠悠的醒来。醒来了可是哪脑袋还是晕呼呼的,状态不是很好,也是孙浩然体质过人,意志力远超常人,不然他还得在这**躺个三四天的时间。

“孙浩然,你醒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孙浩然刚一醒来,那门帘就被掀开了,脸色有些苍白的聂诗诗就冲孙浩然说道。

“这个,醒来了,也没什么事可干,头痛的厉害,又不可以修炼,打算四处走走。”孙浩然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谢谢你!”

“没事,不用对我说谢谢,我们是朋友,何必分这么多了。”听的聂诗诗那客气的道谢声,孙浩然是咧开嘴笑了笑道。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我今生都不能在见到你了。”

“其实这事也怪我,当日我就因该提醒你们一下的,你们的师祖有古怪的,可是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有情谷的伤亡大吗?”

“孙浩然,你不用自责,其实这事你已经做的够好了,是你力挽狂澜救了大家,如果没有你的付出的话,我们这将有很多人要永远的沉眠于此,包括我自己,可叹就是我们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一身白色坠地长裙的聂诗诗闻言,看着孙浩然那自责的表情顿时不由柔声道。

“哦…对了,诗诗啊!我在昏迷的时候听闻雷霆宗的修士来援了,不知道他们其中有没有一个叫王浩的人啊!”孙浩然闻言,是话风一转的冲那聂诗诗突然问道。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雷霆宗的修士都在营地的右侧修炼,同时担负着整个营地的安全职责,我们都还没来得及与其交流了。”聂诗诗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那好,左右闲着无事,我们去看看雷霆宗的修士吧!顺便见见故人。”

随着孙浩然的话音一落,孙浩然和聂诗诗就向着那雷霆宗的营地行去。

雷霆宗的修士基本上一个个都性格豪爽,交得朋友也大多是性格豪爽之辈,离的老远都能听到一阵爽朗的哈哈大笑声。

“李大哥,你和我说说那孙浩然是怎么大展神威,以一己之力连斩两名高等魔族士兵,震慑住其他六名魔族士兵的,让其不敢越雷池一步。”

“王老弟,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也是你们雷霆宗的修士来的迟了,如果你们来的早,一定能看到孙浩然他催动灵宝秒杀元婴后期魔族士兵的无上英姿的。”

“啊!这,这不是孙道友吗?孙道友你也来了。”就在那面相粗旷的李姓中年人在说话间就见到孙浩然和聂诗诗联秧向雷霆宗的营地行来,顿时不由失声惊呼道。在说话间是一脸敬畏之色的看着孙浩然躬声道,这是发自内心的对孙浩然尊敬的。

“你就是孙浩然?”听得那李姓中年人的惊呼声,那一身天蓝色雷袍,身材魁梧的青年是一脸疑惑之色的看着孙浩然道。

“嘿嘿……你就是王浩啊!怎么?不认识我了?”见那王浩一脸疑惑之色的看着自己,孙浩然顿时不由冲其嘿嘿傻笑道,一幅憨态可居的模样,可是落在那王浩眼中,怎么看是怎么向他显摆。

“你是孙浩然啊!恐怕在这没人人不知道你的大名了。可是我们明显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我叫王浩啊!”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孙浩然闻言,眉头一挑的冲其问道。

“神经,虽然你很出名,可是我有必要要认识你吗?”听得孙浩然的疑惑声,那王浩是眉头一挑,面露不耐之色的冲孙浩然喝斥道。

“呦呦!我说小胖子,才几年不见就长脾气了,竟然不知道我是谁了?”

“是你,你是孙浩然,这怎么可能,你是孙浩然?你怎么可能是孙浩然?”听得那熟悉的口气,在加上小胖子这个称呼在他拜入雷霆宗的时候就没有人在叫他小胖子了,小胖子这称呼只有儿时的玩伴孙浩然会这么叫他,顿时是一脸惊奇的看着孙浩然,要想将孙浩然看透一般。

“怎么?小胖子了,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柳水镇,黑水林,秋水城,仙剑门,灵石矿脉……”眼见那王浩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孙浩然以为这王浩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顿时一个个熟悉的地名是自孙浩然嘴中嘣出。

“啊!”“砰!”“孙浩然,原来真是你小子啊!你小子是一定早就认出我来了,你怎么不来找我啊!”听得孙浩然说出一个个熟悉的地名,那柳水镇是他的出生之地,到黑水林里狩猎,在到仙剑门修行,这一路都有孙浩然的足迹,这眼前之人就是儿时的玩伴,惊呼一声,王浩那硕大的拳头是重重的锤在了孙浩然的胸口处,接着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咳咳咳……你小子轻点,还是如同以往一般的冒失,别忘了我有伤在身,你小子想勒死我啊!”

“啊!我怎么忘了,你有伤在身啊!我来看看有没有伤到哪!”听得孙浩然呼同,王浩是一脸关切之色的冲孙浩然问道。

“呵呵…逗你玩了!”听得那王浩的关切之言,孙浩然是呵呵一笑,松开了那王浩那紧抱着的壮硕身体。

“哦…对了,孙浩然,怎么才几年不见你就变的如此的强大了,你取得的成绩,足于让我等仰视了。之前听闻你斩那枯竹老魔和怒目金刚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了,没想到真的就是你小子,现在更是牛逼的不行了,竟然能斩杀元婴后期的真君了。”经过短暂的见面惊喜后,王浩是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一脸疑惑之色的冲孙浩然问道。

“唉……一言难尽啊!自仙剑门一别后,我是经历了很多,最后机缘巧合遇到了慕容晓蝶,知道仙剑门毁了,你拜入到雷霆宗,而我则拜入了火焰谷,这一路走的还算顺利,有几次奇遇才有今天这番成就。到是你小子也不赖吗?现在也是假丹巅峰大圆满之境了,可以准备度金丹雷劫了。”孙浩然闻言,对于自己一路的历程是简单几句就一笔带过,有很多事不能为外人道也。

“是啊!在外一个人独自漂泊真的是很不容易,你被逐出师门我可是为你担心了好一阵子,是师傅告诉我你没有被处死,只是被丢到了乱葬岗。可惜了,师傅在掩护我们撤走的时候自爆金丹了,这仇我一定要报。”一回忆起在仙剑门时的往事,那王浩是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

“唉…节哀吧!想开点,吴长老的仇我们会替他报的。”孙浩然闻言不由道。“浩然,我知道,现在我实力还很弱,还不是哪心魔剑宗的对手,等我凝结出元婴的时候我一定要血洗那心魔剑宗为师傅他老人家报仇的。”

“嗯…到时算上我一个,这吴长老对我可是有知遇之恩啊!”孙浩然闻言不由道。

“孙浩然,也算上我一个。”

“浩然,这位美丽的仙子是?”听的那聂诗诗也要加入为那吴长老报仇的事,王浩是一脸疑惑的冲孙浩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