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31章 周胤被殴

第31章 周胤被殴

众人的车马走得并不快,那马车夫慢慢地就将马车赶到一条颇为热闹的街上。此时时间已经到下午,路上的行人自然变得多起来。

大家便开始转换话题,聊起东吴本土的风俗人情,刘禅将其中的重要处,都一一谨记在心里,将来也许用得着也不一定。

走了一段路后,前方的道路的人流变得极为拥堵,好像有很多人都不动了似的,使得这条本来很宽的道路,根本就难以通过。

刘禅见到这么多人觉得实在好奇,就走出车厢站在车上,往人流拥挤处看去。他发现前方五六丈之外,人群最为密集,似乎是在看热闹的样子。但是刘禅的个子还是矮了些,只是看到人最多的地方人群有些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刘禅就向车厢里面招招手,让诸葛融和顾通出来看看。诸葛融本来就喜欢热闹,就第一个出来。诸葛融的个子只比刘禅高出一点点而已,他自然也是看不到的。

可是他见到前方有热闹自然是不肯放过,便一把将顾通也给拉了出去。顾邵的年纪是三人中最大,身高也是最高,他微微一笑便向人群处看去。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顾通一双不大的眼睛忽然睁大,然后惊呼了一声,伸手指向人群叫道:“叔武,大事不妙!”

孙桓身形算是比较高大的,但是由于坐在马上,高度自然比站在马车上的刘禅低。刘禅都看不到的事情,孙桓在马上如何看得到?孙桓见顾通没来由的色变,便知道他不是在跟他开无聊的玩笑,连忙问他前方究竟发生了何事,让他如此焦急。

不想,顾通立刻跳下马车,一边使劲拨开人流,口中一个劲地喊道:“周胤,周胤那小子被人打了……”

刘禅虽然与顾通认识只不过大半天的时间,但是从他的行事和说话的风格来看,这绝对是个很淡然的男人。只是他现在不知道为何会为了一个叫做“周胤”的人,而变得如此失态呢?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大大出乎刘禅的意料之外。

只见一向顽劣不堪的诸葛融,脸色一下子也变得凝重起来,伸手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刘禅,差点将他推下车。赵风见状,连忙跳下马将刘禅护卫起来。然后,诸葛融二话不说便也跳下车,跟着顾通就往前面冲去。

孙桓的表现则更夸张。他立刻拉直马缰绳,坐骑在原地高高后立而起,吓得周围的人流全都四散奔逃。可是他的嘴里犹自高声喝喊道:“让开,让开,还不赶快给本都尉让开……”

经过孙桓这一番乱来之后,前方围堵的人群一下子就炸开了,却也为他们三人让开一条道路。这个孙桓决断倒是颇为果决。

然后,刘禅便见前方居然又是一幕青年人斗殴的景象!

只见三个身体强壮的年轻人,正在对一个倒地的年轻人拳打脚踢的。而那个被打的青年却只是抱着头,任由对方踢打,而且还不发出一丝惨叫。这样的情况,在刘禅看来未免有些离奇了些。

但是即使如此,那些围观的人群,也没有人上前阻止,全都默默地观看着而已,更别说这时候有什么官员出来阻止事态。

其实,刘禅大概也了解那些围观的人群的心态。从那几个打架的青年的衣着来看,都显得很华贵,分明又是一些世家豪族出身的纨绔子弟。

按照国人百姓欺软怕硬的性格来看,他们光看热闹而在一旁不幸灾乐祸或者叫好,已经算素质颇高的了。所以刘禅也懒得理会那些平民,可是心里却在暗叹,难道这这堂堂建业、东吴一国的都城之中,年轻人都是这么地不务正业的吗?怎么到处都有人喜欢打架呢?

这时候,孙桓的马首先冲到那几个打架的世家子弟前面,扬起马鞭高声喝道:“朱异,你TMD还不赶快给老子住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朱异?刘禅的心里一动。难道是那个东吴名将孙桓之子,属于吴郡四大望族之一的朱氏,后来颇为孙权所赏识的朱异?这下子好了,这些将来的名人一个个出现在自己面前了。他却并未想到,那个挨打的周胤家里的名头也许更大!

可是那三个打人的青年人此时正打得起劲,任凭孙桓在一旁高喝,居然还是不肯停下来。而且,他们似乎是故意要跟孙桓做对似的,反而将对方打得更加起劲了。因此,刘禅自然也不知道他们之中哪一个才是朱异。

孙桓见状,立刻催动坐骑向那三人冲,手里的马鞭就往那三人身上抽去。有两个人一时间躲闪不及,身上各自挨了一鞭子,立刻痛得大叫一声,终于是肯停手不再打人了。

而就在孙桓的马鞭抽向那第三个人的时候,那人却已经有了反应,身形立刻移开,非常轻易地躲过孙桓的马鞭,其武艺似乎还很高的样子。

而且让孙桓有些始料不及的是,那人躲过一鞭后,居然开始反击。他忽然抬腿,一脚踹向孙桓坐骑的头部,马儿如何躲避得开?而且其用出的力气甚大,马头立刻就偏向一边,身子一阵倾斜,将孙桓摔下马来!

孙桓的身体在地上滚了几滚,一身便服上顿时沾满土灰,一时间显得甚为狼狈。但是孙桓显然没有摔坏,立刻就从地上站起来,吐掉口中的土灰,脸色已经气得铁青。

此时,诸葛融和顾邵两人却都已经到了。诸葛融连忙问孙桓道:“你没事吧?”

孙桓点点头,让诸葛融和顾通赶快去将周胤扶走,他自己却走向那个将他踢下马的青年人,看来他们之间说不定要发生一场单挑了。

诸葛融和顾通两人见孙桓确实没事,就向那个周胤跑去,却被刚才那两个挨了孙桓鞭子的两个年轻人挡住去路。

诸葛融立刻喝道:“你们还快给本公子让开!不要仗着你们步家有点权势就敢胡作非为!”那两人却只是撇撇嘴,似乎并不将诸葛融的话当回事。

顾通见状,也对那两个姓步的年轻人喝道:“还不快给我滚开!难道不知道我是哪家的人吗?!”

其声势居然比诸葛融更加厉害,真不愧是出生正宗名门的子弟,平日里看起来淡然自处,可是一旦发威起来,确实是不容小觑的。何况顾家在江东的门第最高,较之朱氏一门还要高出一些的,威慑力确实比诸葛家要大上不少。

那两个姓步的年轻人,似乎真被顾通的声势所摄,居然乖乖地让出一条缝隙让两人过去。诸葛融和顾通不再理会他们,过去将那个挨打得颇为厉害的周胤扶起来。

周胤原本一直抱着脑袋的,所以大家都看不清他的伤势究竟如何。如今被扶起来之后,周胤终于露出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但是瑕不掩瑜,他其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子,只是如今脸上出现多出淤青,嘴角也被打破了。

可是,周胤见到诸葛融和顾通之后,也不顾身上的伤痛,拊掌笑道:“原来是你们两人!走,咱们再去酒楼喝几杯去……”然后脚底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有诸葛融和顾邵两人给扶着。

周胤的表现顿时让刘禅大跌眼镜,方才知道他原来是喝醉了,真是活该挨打。刘禅便吩咐马车夫赶快将马车赶过去,才用着微薄的医术,先为他检查了下身体,发现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而已,身体其实并无大碍。

与此同时,孙桓与朱异两人的表现却显得有些奇怪,两人各自怒目圆睁地盯着对方,拳头都攥得紧紧的,打斗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不一刻,其实就在周胤被诸葛融和顾通两人,扶上马车的那一瞬间,周胤的脱身似乎成了牵动两人的气机。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同时都各自出拳,各自击中对方的胸口,两人各自后退三步。

但是他们只是眉头一皱,再度挥拳冲向对方,脸上的神色,如同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一般。于是,场上一时间是拳脚交加,两人是打得如火如荼,看得那些围观的无聊人士也开始变得热血沸腾,吆喝的声音变得此起彼伏!

诸葛融和顾通很快将周胤安顿好,走出车厢观战。但是观其神色,都不再象先前见到周胤被打的时候那般焦急,反而是显得很轻松,似乎并不担心孙桓的打斗。而且诸葛融居然还有心思为刘禅作起了介绍。

原来,孙桓和朱异两人算得上是死对头,从来都是互不服气,现在一见面就如同仇人似的,所以两人从小至今也不知道单挑了多少次了。但是其实两人的武艺都差不多,即使打得头破血流,都难以分出胜负的。

刘禅的注意力一直被场上的打斗所吸引,听到诸葛融的话之后,便问赵风,两人还要打多久才能够分出胜负。赵风答道:“回公子,如诸葛公子所言,两人实力在伯仲之间。即使再过百招,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分出胜负的。”

诸葛融闻言,顿时得意地朝刘禅笑了一下。但是赵风的话,刘禅自然是有些不信的,因为孙桓的气势显然要比朱异强大,每一拳、每一脚都打得是虎虎生风。而那朱异却显得有些心虚,除了最开始的互击一拳,他现在几乎不再跟孙桓硬碰硬地打。因此,刘禅据此认定,那个朱异的武艺根本就不是孙桓的对手,他们说不定很快就会分出胜负的。

刘禅便将自己的看法说了。赵风听后,只是微微一笑道:“公子你有所不知。孙都尉的武艺走的是刚猛的路子,所以颇有气势,而朱异走的是阴柔的路子,气势上自然是输了许多。但是两人的武艺可谓是相生相克的,所以很难分出孰优孰劣。”

刘禅于武艺本就是个门外汉,听到赵风如此专业性的分析后,他根本想不出要如何反驳,最后自然是只有乖乖闭嘴受教的份了。于是,他的目光再度集中到两人的打斗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