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汉中大战一章阎圃荐庞德外传

汉中大战一章 阎圃荐庞德(外传)

却说,阎圃是直到数天之后才知道张鲁被杨松说动,已经答应与刘备结盟,并放赵云进入阳平关。

阎圃心里不禁是又气又急,杨松那人的品行还能够相信吗?肯定是收了益州的贿赂才会如此殷勤地替刘备说话的!他忍不住直骂杨松是“匹夫误国,贪财败国!”。

阎圃一时气愤不过,就要去找杨松理论。但是他也不是个笨人,走到家门口之后,也就开始冷静下来了。

他仔细一想,现在已经是事不可为,唯有想办法亡羊补牢方为上策。对方的主将赵云,曾在长坂坡曹操百万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如入无人之境。在这样的猛将面前,汉中诸将如何是他对手?何况刘备的另一员大将魏延,也已经引兵北上阳平关。

阎圃转身进入自己的书房冥思苦想半天之后,灵光一闪就有主意了。阎圃也不想再去找那狗屁杨松理论,而是直奔张鲁府中而去。

张鲁自从采用杨松的计策之后,内心里依然是非常不安,这几日来一直紧张得彻夜难眠。如今听说阎功曹急匆匆地前来求见,立刻让人请阎圃进来。

阎圃进来一看,张鲁面色憔悴,眼袋浮肿,精神显得很不好,就知道张鲁心里其实很不平静,心里不免有些伤感。他就劝道:“主公,虽然汉中军务紧要,可是您也要保重身体呀!”

张鲁摆摆手让阎圃不必再说这些,只是问道:“功曹这么早来见我,有何要事?”

“主公,您放赵云入阳平关,实乃自毁基业啊!您怎么不想想,刘备乃世之枭雄,刘璋是他的同宗兄弟,好意迎他入川,结果大好基业都被夺了去。何况您跟他非亲非故呢?”

张鲁脸色一寒,这些事情谁不知道,可是阎圃这样说出来,实在太让自己丢面子,便只是沉吟不语。

阎圃又说道:“如今赵云这只猛虎既然已经进入家门,想要将之驱逐出去,只怕是千难万难。二将军张卫又必然不是他的对手,这阳平关迟早要落入赵云之手!”

阳平关那是汉中最重要的门户,无论如何是不能丢了的。张鲁听到阎圃这样说,内心的紧张终于是再也掩盖不住,忙问阎圃是否有保全之策?

阎圃叹了口气,让张鲁千万不要急坏了身子,扶张鲁到座位坐下后,说道:“主公,赵云既为世之虎将,那么咱们需得派出一员可与之匹敌的大将,方能保得阳平关不失!”

张鲁心里豁然开朗,阎圃确实是言之有理。但是他马上意识到,汉中虽然兵马粮草颇多,怎奈并无良将,这可如何是好!

阎圃见张鲁先是欣喜,后又变得沉默,就说道:“主公莫急。我向主公保举一人,定能克制那赵云赵子龙!”

张鲁惊道:“什么人如此厉害?”

“当初马超马孟起前来投奔的时候,身边不是还带着一员大将庞德庞令明吗?这个人十分勇猛,武艺不下于赵云,主公可请他出山。”

张鲁这才恍然大悟。当初马超出兵葭萌关的时候,庞德因为罹患‘打摆子’(也就是疟疾),不能随军出征,所以就滞留在汉中。幸赖张鲁一直对其颇为照顾,才治好了他的病,他对张鲁一直都是心怀感激的。

但是,张鲁还是迟疑了,因为如今马超已经投降刘备,那么庞德这人是否可信呢?说道:“庞令明可是马超部下啊……”

阎圃见张鲁优柔寡断的毛病又发作了,劝道:“主公,庞德乃是有恩必报的真君子,绝对不会背弃主公的。那马超如今已经降了刘备,也就不再是庞德的主君。只要主公诚心相请,庞德必然乐意相投。”

张鲁这才放下心来,当即派人去将庞德找来。庞德知道张鲁的困难之后,二话不说便答应帮助张鲁去把守阳平关!

张鲁大喜,并承诺事成之后,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庞德。庞德知道,当初马超前来投奔汉中的时候,张鲁就想要将女儿许配给马超,不过后来被杨松给破坏了。庞德推辞道:“系师不必如此。您对庞德有再生之恩,某当以死相报!”

张鲁见庞德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汉,欣喜之余就赏赐了他不少财物。而庞德接下任务之后,也不再在汉中停留,立刻动身来到阳平关。

赵云听说张鲁派出一员猛将前来支援,心里有些不解。据他所知,汉中最厉害的武将非那杨任莫属。可如今杨任就在阳平关充任张卫副手,汉中哪里还有什么猛将?

赵云出去一看,就见一个身高八尺的虎背熊腰的黑皮大汉,生得是浓眉圆目,正昂首站在一匹白马旁边,那马上还挂着一张大弓和一壶雕翎箭。

此人看起来年纪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但是身上隐隐透出的气势却极为惊人,必定身怀不俗的武艺。

在赵云看庞德的同时,庞德也在看着赵云。他心里的感觉当然跟赵云不同。

他第一眼看到赵云的时候,不由得被赵云的英俊给震撼了一下,然后意识到,汉中军中并没有如此俊美的将军,那么此人必然属于益州军。据说刘备手下的大将赵云赵子龙不仅武艺超群,更是生得俊美绝伦,想必就是此人。

这时候,张卫和杨任都出来了,赵云就与他们一起上前迎接那位将军。双方介绍之后,赵云方才知道,这位新来的大将就是昔日马超手下猛将庞德庞令明。

他对庞德的大名早就闻名已久,只是一直还无缘相见,不想,今日却在这里碰面。而且庞德乃是马超昔日部下,要是能够乘机说服他归顺主公,那不是又为益州增添了一员虎将了吗?赵云大喜之下,当即吩咐手下大摆宴席迎接庞德。

席间赵云是频频向庞德敬酒,然后旁敲侧击道:“云听闻,庞将军一直追随马超将军身边。如今马将军已经归顺我家主公,不想却在这里遇到庞将军,这又是何故?”

庞德对赵云的印象极为不错,就将自己因为生病而滞留汉中的事情说了。

赵云点点头道:“这真是天意弄人啊!如今马孟起在我益州官拜平西将军,日后庞将军若想相见,云一定为你引路。”

赵云这句话说得实在含蓄,所以并未引起一旁张卫和杨任的怀疑。不过,庞德身为当事人,自然明白赵云有意要劝他归附,就故意装作没有听明白,将话题引到武艺上面。

赵云见庞德顾左右而言他,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但是一说到武艺之上,倒也提起他不小的兴趣。

这时就听张卫说道:“两位将军俱都是武艺高强之士,今日何不比较一番?”

赵云是有些不愿的,他的个性一向温和,不喜欢与人争胜。不过,庞德现在正想要找个理由,不再谈论归附于谁之事,张卫此言正中他下怀,就对赵云笑道:“子龙将军,德听闻你当年长坂坡在曹操百万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实在是佩服之至,今日请让庞某见识一番可好?”

杨任见赵云面露为难之色,便跟张卫和一众裨将在旁边鼓噪起来。赵云见此事难以推却,只得答应下来,两人装束盔甲完毕,来到校军场。庞德这才发现,赵云的马居然同他的一样都是白马!两人相顾一笑,似心有戚戚焉。

不过,两人的武器却差异巨大,赵云的武器人尽皆知,是一条虎胆亮银枪。而庞德的武器却非常特别,乃是一件奇门兵刃——一把象鼻刀(听书的时候听来的,呵呵……)。

此刀刀刃与一般大刀并无差别,却在刀尖部分忽然螺旋成一条尖刺,看起来甚为怪异。赵云虽然身经百战,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怪刀,立刻就留心起来。

这时候,便听庞德大喝一声,催动座下白马向赵云冲过来,赵云不再犹豫,也拨马而出。

就见两匹白马如同两道白色闪电一般,瞬间交错而过,校军场上传出一声清亮的响声。众人不禁全都屏息了,因为他们中根本无人看得清两人第一次交锋,究竟是如何出招的,就只看到两人的白马交错而过了。

可是庞德和赵云两人心里,却都有些颇不平静,都在暗自感叹对方的武艺果然是不同凡响。两人再度拨马回头冲向对方,然后杀在一处。

庞德一照面,就挥刀劈向赵云肩头。赵云美目中精光一闪,举枪格挡,当的一声,庞德的刀貌似砍了个结结实实。

但是其实赵云在枪上用了一道巧劲,让庞德的刀丝毫着力不得,如同劈在一条软索上面似的,感觉甚为难受。

庞德眉头微皱,知道赵云枪术神奇,也不再客气了,出刀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将一把大刀舞得是风雨不透。

赵云不断感觉到对方刀上传来的巨大压力,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久违的兴奋感。他跟着大喝一声,不再一味防守,展开自己那精妙绝伦的“白鸟朝凰枪法”,顿时是出枪如风,毫不退让地跟庞德对攻起来。

一旁观战的那些武将和士兵,有的看得是目瞪口呆,有的是高声喝彩起来。

赵云两人打过十余招之后,居然还是不分胜负。庞德心里不免有些焦急起来,心知自己要是再不出奇招的话,绝对难以攻破赵云的神枪。

他当即奋力劈出一刀,借着赵云格挡之机,象鼻刀却并不用力压制赵云的亮银枪,而是忽然向前捅出,螺旋刀尖一下子刺向赵云的右目,真是好毒辣的招式,中者一定是非死即伤!场外顿时爆出一阵惊呼。

赵云是何等样的人物,面对如此毒招,脸色依然轻松自如,双手奋力在自己的虎胆亮银枪上面一震,奇迹般的,枪身就从中间弯曲下去,象鼻刀的高度下降,并且偏移出去,刀尖直接刺到赵云脸颊边不到一寸远的地方,真是险之又险!

庞德见赵云居然以如此危险的方式避过自己的杀招,心下大骇,忽然掉转马头就要跑。可是赵云却并未追击,只是驻马停在原地。

庞德并未发觉赵云没有追击自己,在跑出四五十步远之后,挂起象鼻刀,一手抓起鞍桥上挂着的大弓,并扭头看向身后,一手摸向箭袋。但是他忽然呆住了,不仅是因为他发现赵云在原地没动,而且他还发现自己的箭袋不见了!

庞德掉转马头,发现他的箭袋已经挂在赵云的枪上。显然是自己刚才最后一击的时候,箭袋被赵云的亮银枪乘机给挑去了,直接让他扬名西凉的“穿云箭”无法施展!

庞德心里叹服赵云的枪术神奇,拱手认输道:“赵将军真乃神人也!我庞德输了!”

赵云微微一笑,连称不敢,然后收起箭袋将之还给庞德。场外诸人,见到双方都表现得如此有风度,真是既佩服又羡慕,顿时又响起一片喝彩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