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151章 邓艾心机

第647章 邓艾心机

盖猛离开张飞的大帐,回到自己的营帐内不久,邓艾忽然前来找他了。www//

盖猛是感觉有些奇怪的。这个邓校尉跟自己算是**情一般,自己也是最近才在江陵城的时候,跟他见过几次面。

当时,世子召集了公安城的一**军官到江陵城去休假,几天之后,就在长湖送别了他们。邓艾随即便带着自己的所部人马,搭乘着江州军的战船进入了洞庭湖,**得陆逊的人马只好放弃了沅南城。

之后,邓艾的所部人马就一直与张飞的江州军合并在一起,一起征战到了现在。

而且,这个邓校尉平日里也不太喜欢与人**际,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来找自己的。

但是大家现在都是在世子麾下效命,将来见面的次数只会是越来越多的。所以,盖猛立刻亲自出帐将邓艾迎接了进去。

两人各自落座之后,邓艾方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原来,邓艾是来送礼的。

盖猛心里更是惊奇了,笑着问道:“邓校尉,你为何要送礼给我呢?”

邓艾却是笑而不答,伸手从自己的袖袋里面拿出来了一卷锦帛。他这才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盖猛的桌案前面将那锦帛摊开了,露出了一副画得颇为详细的地形图,右上角标记了两个字“醴陵”。

邓艾方才指着那副地形图,说道:“末将给盖将军的礼物就是这个!”

盖猛笑了。他当然知道,地理方面的事务,邓艾绝对是专家之中的专家,实在对于邓艾的这个才能,一直都是赞许有佳的。而且,据盖猛所知,世子那边所使用的作战地图,大多是邓艾提供的。

所以,现在邓艾既然肯亲自送地图过来,盖猛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当即向向邓艾致谢。何况,这样也是可以跟邓艾处好关系的一个契机。

然后,两人暂且将地形图和什么战争的事情放到了一边,随即就说起最近世子的近况。

盖猛最近一直呆在刘禅的身边,刚刚不久前才跟世子分别,因此对刘禅的近况也比较了解。

盖猛和邓艾两人大概也就聊了一二刻钟而已,邓艾也觉得事情办完,是应该告辞了。

盖猛这才将邓艾送出了自己的营帐。

盖猛回到自己的营帐内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摊开了那副地形图,仔细观看了起来。他这是开始研拟,他的骑兵队接下来应该如何在醴陵附近歼灭敌军的策略了。

先前,邓艾在张飞营帐里面所阐述的东西,应该是一个关于接下来的整个作战方面的大的方略而已。这个方略,主要是用于突破陆逊的相应布置。

但是,邓艾当时并未详细说明,整个江州军和江州军援军之间,出击的时候的兵力具**应该如何配置,以及谁率领的军队应该走那一条路,应该向哪个方位出击等等。

这些详细的安排,其实都是要教给**权这个参军去安排的。面对着张飞麾下这支数万人的庞大军队,想要将之安排得妥妥贴贴的话,这绝对是一件让人非常头痛的事情。所以,**权当时才会一下子要求张飞给他三天时间去安排。

而盖猛这边的情况倒是稍显不同。

他的军队是一支有着完备建制的大型骑兵队。在他从南郡出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整备完毕。世子为了让这支骑兵队能够一到张飞这里,便可以立刻投入战斗之中,还特意给他配备了两个副将做为助手。

所以,盖猛这次独自领兵脱离张飞的大部队南下行动,接下来要如何进行作战安排,以击败潜伏在醴陵境内的那支敌军,他这边是有权力自己独自去安排的。

所以,邓艾显然是了解盖猛这边的情况,才会如此之及时地为他送来这份醴陵的地形图,也就免去了盖猛对当地地形一无所知的困扰了。

此时,盖猛心里对邓艾是很感激的。

盖猛仔细观看了一会儿之后,对醴陵境内的地形也差不多是有个了了解了。此地虽然一度号称楚东的咽喉要地,是荆州连接扬州南部和进入**州北部地区的一处要冲可以概括地说,是从湖南进入今日之广东和广西方向的要冲之地,这样应该比较明了了。

但是其实,在这个时代里面,**州因为地处南方,还是个未完全得到开发的地方,是个地少人稀的地区,所以醴陵这个要冲,几乎没有发挥出来的余地。

何况,醴陵这个地方并非如同其他地方一样,是个平原地区。这里绝大部分地方都是丘陵山区,为罗霄山脉北段西沿支脉,平原地区只是占据了一丁点而已。而且,醴陵境内不大的地方,居然就分布了湘水的三条比较大的支流:渌水、昭陵河、涧江。

盖猛看到这些之后,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样的丘陵地形,加上有多条河流阻截,显然是不适合骑兵队的作战的。而且,他的这么大型的一支骑兵队,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地形里面,展开阵形去攻击敌人?

盖猛忽然就有些疑**了起来,既然邓艾在地理方面是专家,他不可能不明白骑兵队在醴陵是很难施展开来的。可是他又为什么在张飞面前,那样信心满满地建议让自己的骑兵队,施展高速机动**,去击败醴陵的敌军呢?

这似乎是非常自相矛盾的事情啊!而且已经可以算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了。

然后,盖猛也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只是觉得邓艾之所以一反常态给自己送来这份地形图,只怕是为了弥补他现在所犯的错误的吧。

于是,盖猛将醴陵的地形牢记在心里之后,便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向张飞将军重新请命一下,让他将作战的命令更改一下,给自己另行派遣一个任务呢?

但是盖猛想了想,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太合适,可能会被人看成自己因为是从世子那边过来的军队,所以就可以挑肥拣瘦了。

由于此事事关整个战局,和自己手下的这支六千人的骑兵队,盖猛寻思之后,只好派人去召集熊平和孟溪两个副将前来商议此事。

熊平与孟溪得知邓艾亲自给他们送来了一张醴陵的详细地形图,首先做出的反应跟盖猛当时是一模一样,都感觉颇为意外。但是,因为现在自己这边手头上确实缺少地图,所以两人对邓艾也不免感激了起来。

但是,当他们两个人看过那副地形图之后,顿时都傻眼了。这样的地形,你从湘潭南下,然后要攻击醴陵出来的敌军,居然还要渡过一条渌水!然后,过河了之后,居然还是一**低矮的丘陵山地。他们所率领的可是一支骑兵队,而且还是大型的骑兵队,这样怎么施展得开?!

熊平当时就火了,对邓艾的感激一下子就变成了愤怒,高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地形,我们要怎么过去打仗!那个邓艾这样安排,他又是安的什么心思?”

熊平的这一嗓子的吼叫,把盖猛心里不愿意想的,其实都说出来了:邓艾应该是在故意给他们下扳子了。

就是孟溪这样原本比较淡定的人,听到熊平的话之后,眉头顿时也皱了起来,脸**可也跟着变得不太好看了。

不过,孟溪倒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邓艾为什么要这么**?或许说,邓艾纯粹是因为没有留意,而犯了一个疏漏而已?

然后,孟溪便想到,邓艾之所以给他们送来这份地形图,难道是为了弥补自己先前所犯下的错误的?

盖猛觉得,无论邓艾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会向张飞建议让自己的骑兵队出击醴陵,现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妥善的处理这件事。

所以,盖猛向熊平摆摆手,说道:“熊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管邓校尉究竟是不是故意犯错的,他总归是给我们送来了这张地形图。”

熊平火爆脾气又犯了,叫道:“我们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老子心里不爽,我这就找邓艾去,看我不把他那个三脚猫的手脚全都给折断了!”

熊平说着,当真转身就要向着帐外走去。盖猛还没有来得及出言组织熊平,孟溪已经从自己的座位上面站起来,伸手抓住了熊平的肩膀,说道:“熊将军,现在可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孟溪忽然看了看盖猛那边,很想要拿盖猛和张**两人在当**闹出的那场纷乱,来告诫一下熊平。这件事熊平当然非常地清楚的。但是,碍于现在盖猛就在眼前,孟溪也只好住嘴了。

熊平见到自己的肩膀被孟溪抓住,没好气地问道:“你**嘛抓住我,快点放开!”

孟溪摇摇头,看来是不准备就此放开手了,说道:“熊将军你请冷静下来,盖将军说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们现在应该说,都是同坐在一条船上的人,即使要去找邓艾,也应该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找才对的!”

熊平脾气是火爆了点,但是不是个不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莽夫。他听到孟溪的话之后,心里一动,感觉孟溪说的话还是比较有道理的。

孟溪见到熊平意动,应该是打消了立刻去找邓艾算账的念头了,他这才将手从熊平的肩膀上面拿了下来。

盖猛见状,心里倒是有些佩**孟溪处事的冷静与得**了。他便请熊平和孟溪两人重新落座了。

然后,盖猛方才说道:“两位,既然醴陵那个地方的地形,并不适合我们骑兵队的作战,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商议一下应该怎么办了。”

熊平立刻说道:“盖将军,什么怎么办?那样的地形我们根本不能够打仗的,我们当然要将实际情况禀报张飞将军,让他更改我们的作战命令了!”

盖猛点点头。

其实,他的心里确实也存着跟熊平一样的念头。毕竟,他们现在这是在打仗,打仗靠的是一条条的人命,人死了可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所以,他并不想拿士卒们的生命开玩笑。

还有,他们的骑兵队的战马,大多是从曹魏那里缴获的,是多么辛苦才得到的,只有他们这些亲自参加过南**郡战争的人,才能够懂得的。所以,他也不想让战马受到什么损失。

所以,出于以上两点的考虑,盖猛心里也是比较倾向于熊平的观点的。

但是这里不是一言堂,盖猛不能够一锤定音,否则也不会这样找来熊平和孟溪两人前来商议了。

所以,盖猛便看向了孟溪,问道:“孟校尉,你对此有何看法呢?”

孟溪的脸**转为郑重,说出了一番惊人的言论:“盖将军,末将以为我们应该继续担下南下醴陵作战的这个任务。”

熊平当即就又火了,怒道:“孟溪,你这是在说什么鬼话!你知不知道,这是在拿我们的骑兵队的**命开玩笑!”

盖猛甚至孟溪是个有勇有谋的将军,做事情也非常有理有节,不可能因为一时的愤慨而做出冲动的决定的。

盖猛便制止了熊平的大叫,继续问孟溪道:“孟校尉你为何要这样说呢?”

孟溪一拱手,说道:“盖将军、熊将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邓艾之所以要在现在给我们送来这副地形图,可能就是要**迫我们主动去向张飞将军陈情,主动要求放弃此次的作战任务。”

孟溪果然是头脑聪慧,经过这一会儿之后,终于是想到了新的一个方面上来了。

而盖猛和熊平两人顿时都傻眼了。

盖猛立刻问道:“但是邓艾为何要这样曲折行事呢?”

孟溪冷静地说道:“因为只要我们自己主动放弃任务的话,攻打醴陵的任务,十有****要落入他邓艾的手里!”

可是邓艾这样做,还是在曲折行事。现在的整个作战安排,应该说都是邓艾提出来的,他当时为什么不主动请命,而是要故意等待自己这边主动放弃任务呢?

盖猛和熊平都想不通,孟溪这样的想法似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孟溪接着便解释道:“邓艾当然可以在当时就请命了。但是,我们需要注意一点,我们自己主动向张将军提出解除命令的话,则会显得我们胆小畏战,就会被别的将军们所瞧不起。而他邓艾这时候临时受命担下责任,反倒是显得他多么地大公无**了!而且这样的话,结果是我们的骑兵队确实还可以得到最为妥善的作战安排,对整个战局甚至还是好的……”

盖猛和熊平两人同时傻眼,这个邓艾真的是好厉害的心机,打击了异己,成就自己的名声和战功吗?

熊平更是因此气得哇哇大叫了起来,“好,我们就继续南下醴陵好了!我们一定要打一个打胜仗给邓艾那个混蛋看看!”

看来,邓艾这次是玩得太过火了。恐怕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碰到孟溪这个对手,把他那隐藏得那么深的意图看得是一清二楚。

有时候,嫉妒心确实会使人迷失方向的吧。不过,邓艾虽然自**了,但还算没有因此糊涂过度,完全置全军利益于不顾。他最终还是想办法要把局面扭转过来了,可见心地并不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