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233章 蛮王沙摩柯

第729章 蛮王沙摩柯

在汇报完事情之后,刘禅就让徐详可以离开了徐详随机便向刘禅道别,由于这次受到了世子的重用,心里当然是非常之高兴的。等到他转身出了世子的书房的大门之后,脸上的喜**终究是忍不住显露出来了。

刘禅依然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脸上的神**随即跟着变得凝重了起来。如今诸葛乔重伤了,忽然就让刘禅想起来一直率军驻扎在醴陵城的邓艾来了。

邓艾现在手头上的人马不过八千人之众,而且其驻扎的位置处于南边,几乎是完全远离了张飞大军的前线的。但是,刘禅之所以一直让邓艾的人马驻扎在醴陵城,并且做出按兵不动的态势,其实是另有深意的。

这次蜀汉这边出动的各种军队,其运作的范围是如此之大,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在江夏郡境内以及扬州西北部的豫章好海昏附近,对孙晈的大军形成战略合围。但是这个包围圈显然是不够完整的,江东军在宜春还有步骘的**州义士以及庐陵郡的一部分敢死军在。所以,即使江东军和他的盟军,江夏郡和豫章得手了,到时候孙晈的部分人马依然可以南下从宜春好庐陵郡逃走的。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邓艾的那支人马,便成为杜绝住孙晈大军难逃路线的最重要力量了。当然,邓艾所部人马的实力,似乎是还不足完成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的。

所以,刘禅早先已经通知了山越的人马。让他们分出尤突的人马,在石广元的军队击败了周鲂所部之后,便北上与之会合。

而山越之中的彭琦所部人马,则会南下宜春附近与邓艾所部人马会师。这两人的人马,总数加起来可能会达到两万人之众。但是鉴于山越军队可能是比较乌合之众的,所以邓艾所部人马虽然人数较少,但依然是要充当主力的。他们的目标并不简单:击败步骘的**州义士,从南面对孙晈大军构成合围。若是还有机会的话,顺便断掉吕岱的敢死军。

刘禅对邓艾的期待很大,几乎是把整个作战规划之中的南面部分的战场,完全就**给他去**作了。所以,刘禅当然不希望邓艾会失败了。

他便亲自提笔,给邓艾写了一封信,将自己对邓艾此次作战的期待好勉励,全部都告诉了邓艾。最后,也许是出于继续锻炼邓艾的原因,刘禅便特别声明,邓艾的这场仗接下来要怎么打,他这个世子依然如同以往一样,并不对他进行**涉,他只要在拟定好了作战的方案之后,送一份作战地图和表章过来就可以了。

写完之后,刘禅便叫来了赵风,将信件**给赵风,让他派出驿马以最快的速度送往醴陵城去**给邓艾。

赵风走后,刘禅便想要叫来夏侯云,让他赶快给自己弄点喝的东西来。他今天因为诸葛乔的时候,还有徐详的汇报,直到现在都没有喝一口水的。

但是,刘禅终究是没有如愿以偿,因为又有人找上门来了。于禁派人来找刘禅了,说是差不多时候,应该去会见一下沙摩柯了。

刘禅便询问了一下那个护卫,关于于禁和沙摩柯两人之间会谈的事情。根据那个护卫所说,于禁跟沙摩柯之间的**谈,进行得还算是比较顺利的。在于禁的面前,沙摩柯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少的骄狂的样子。

刘禅点点头,看来可能是因为于禁还是比较有名气的,加之他也很勇武,所以沙摩柯待他,也就较之**权那样的文士要好了很多了。

想通了这点,刘禅原本还有些惊讶的心情,也就感觉自己真的有些好笑了,自己似乎是有些神经质似地,总是担忧了太多的东西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好了。何况,于禁那样一把年纪了,也是人老成精,待人处事的手段好经验,怎么想都要高过自己的。他那样的人,若是还搞不定一个沙摩柯,那么自己还想搞的定吗?

事实是明显的,刘禅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顿时一扫因为诸葛乔落马,给他的心里带来的**霾。

刘禅立刻从自己的座位上面站了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衣衫,让那个前来通报消息的护卫前面带路。看来,他是决定去见一见那个桀骜不驯的沙摩柯了。

不过,去之前刘禅还是留了一个心眼的。他还派人去找来了实惠,并且也带上了赵风,让这对夫**跟随自己?**鹎巴槭绿肷衬录妗R残恚蹯馐窃谡夷苋烁约鹤车ǎ獾蒙衬掠只嵋蛭约耗昙吞。睦镉忠鍪裁床?**气的念头来了。

所以,刘禅还是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才来到了议事厅的。此时厅内只有三个人在,于禁、**权和沙摩柯三人。而且,其中由于沙摩柯身材的异常高大,即使坐着也是显得特别的高大异常,让人不得不多看几眼的。

不过,刘禅还是注意到了内中诸人的不同表现的:

于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暂时丢掉了以往那种严肃的神**。**权显然还是因为先前在沙摩柯的军中受到了一些折辱的事情,还有些难以释怀。所以一向和善的他,现在反倒是脸**显得有些难看了。

至于沙摩柯,他的脸上也是带着一丝笑意的,似乎跟于禁还聊得不错。其实,刚才在进入议事厅的院子的时候,刘禅就听到了沙摩柯那如同打雷一般的说话声音了。

于禁见到世子刘禅的到来,便立刻停下与众人的**谈。他和**权两人,立刻从座位上面起身向刘禅见礼。沙摩柯从于禁和**权两人的见礼之中,便知道了眼前出现的这个“小不点”,就是一直在荆州统领军队,与江东军进行作战的汉中王世子刘禅了。

沙摩柯一双大眼睛,精光一闪便定在了刘禅身上,对刘禅的年纪之小,感觉到了惊诧:就这样的一个**臭未**的小孩子,也能够统率着荆州军千军万马击败了江东军?

沙摩柯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丝怀疑,但是还是以不可思议的成分占据了多数的。

刘禅此时背着手,身上穿着的依然是那件白**的衣衫,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地向着于禁和**权两人点点头。刘禅这样的表现,其实跟他平日里的表现差距很大。但是,这当然是刘禅故意要这样做的,想要在沙摩柯面前维持一下自己的威严而已。

但是因为刘禅的年纪太小了点,这样**反倒显得是有些**稚了。

然后,沙摩柯的目光便落到了刘禅身后的高大挺拔的赵风身上。赵风的身高足有八尺左右,虽然较之沙摩柯要矮上一截,身材也没有沙摩柯的强壮,但是也是极其健硕的了。所以,他站在刘禅身边,更是显得刘禅有些矮小了些。

而施惠本来是一届**流,是入不得沙摩柯那样的人的眼的,因此直接被沙摩柯忽视掉了。他却哪里知道,若是论道****的方法,施惠才是专家之中的专家,给敌人造成的威胁,绝对比赵风要致命的。

于禁这时候,已经?**约旱淖簧厦孀吡顺隼矗吹搅肆蹯纳砬啊6衬滤坪鹾鋈槐涞枚婢亓怂频兀诩接诮?**权两人起身见礼的时候,心里犹豫了一小下,也就跟着自己?**簧厦嬲玖⑵鹄础?br/>

沙摩柯不站起来还好,一站起来,整个人就如同一座小煽风似地杵在了那里,当着看起来是有些吓人的。如同刘禅这样的小年轻,需要高高的昂起头,方才能够看得到沙摩柯的头部的。

其实,刘禅也不是没有见到过向沙摩柯这样的长人。甚至在刘禅的感觉之中,关羽的身高似乎还要较这个沙摩柯要高上一丁点的。

于禁这时候便将沙摩柯介绍给了刘禅。沙摩柯心里知道,这里可是湘潭城内,并非是他的五溪蛮军中,想要放肆也得要有个限度的。所以,颇让刘禅感觉意外的是,他居然很主动地向刘禅见礼,道:“沙摩柯见过汉中王世子殿下!”

他的汉语虽然说得有些蹩脚,但是说得还算清楚,毕竟他说话的音量,绝对不是一般的大,真的是如同在打雷一般,直震得刘禅的耳朵里面都有些嗡嗡响了。只怕也只有张飞在激动的时候,方才能够发出这样打的音量来了。

沙摩柯这个人还是有些特**的,居然在**刻之间,就让刘禅想起来了他的两个叔叔。可见,沙摩柯这个人的现实存在感,是酒精有多么强大了,连刘禅故意想要将之忽视掉,都是几乎不可能的。

刘禅随即向沙摩柯拱手说道:“沙帅的大名在禅这里,早就是如雷贯耳了。沙帅既然到了我这里,就不要客套,欢迎你能够率军前来帮助我们蜀汉,请坐。”

然后,刘禅这才转身走到了自己在中堂的位置上面坐了下去,赵风和施惠夫**,则是站立在中堂的左右两边,身上却是都佩戴着武器的。

于禁和**权两人方才敢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落座了下去。

蜀汉军队之中诸将的行事作风,一直都是很有规矩的,这也让沙摩柯第一次见识到了刘禅的真正的威风。

沙摩柯对此,心里忽然对刘禅生出了一丝羡慕,暗叹怪不得自己的堂弟沙士寻会这样崇尚汉人的生活,却原来果然是极为威风的!

然后,刘禅随即就与沙摩柯**谈了起来。

沙摩柯倒是也收起来了对刘禅的轻视之心,对刘禅的问题是有问必答。沙摩柯这样的表现,让刘禅和**权都感觉有些诧异,似乎这个沙摩柯似乎换了个人似地啊!

其实,像沙摩柯这样的能够称霸整个五溪蛮的人,肯定是个枭雄人物。他在为人方面若是没有一丁点见风使舵的手段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沙摩柯深知自己进入了刘禅的地盘,当然不可能表现太过骄狂了。这其实也是个能够做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其心机倒也是不容忽略啊!

刘禅在**谈之后,便开始与沙摩柯商议了出兵的事情。因为刘禅想要让五溪蛮的军队,直接开赴张飞的前线,加入前线对孙晈大军的正面战场。

沙摩柯此时并不清楚刘禅麾下各部人马的情况,以为刘禅这边的军力,也就只有张飞一处,所以当然是不会推迟的了。于是,刘禅接下来就与之商议了五溪蛮过湘水后,往张飞处开拔的行军路线。而且,五溪蛮开拔的时间,被定在明天,看来刘禅确实对当前的战局,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了。

等到双方将所有事情都确定下来之后,时间却是已经不知不觉入夜了,刘禅便宣布今天的商议结束。

沙摩柯这时候,忽然才发现过来,在这个刘禅小不点进来之后,似乎所有的局势都从于禁的手里,全部转到了此人的身上了。于禁只有在刘禅需要征询意见的时候,才会开口,最终的决定也全部都是由这个刘禅下达的。

沙摩柯对于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居然能够在一群大人的将官面前,维持了这样的威势,真的是感觉不可思议了。

其实,就刘禅这样的年纪,在他们蛮族里面的话,不是整天调**捣蛋,就是整天的知道谈情说**的。看来,汉人的孩子跟他们五溪蛮的孩子之间的差距,真的是非常大的!

沙摩柯心里在惊讶之余,方才听到了刘禅邀请他进入后面去用膳。沙摩柯立刻从自己的座位上面,拱手应承了下来。

在去宴会的路上,刘禅的心里居然还是感到了一丁点的欣喜的,这个沙摩柯似乎还是比较给自己面子的,在自己的面前,并未表现的如何的张狂。

不过即使如此,刘禅向来是个冷静的人,不可能如同天朝的那些当权者一般,外国人给自己一点面子,就以为自己上天了,于是别人的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下来了!

刘禅对此总是嗤之以鼻的。所以,他在心里欣喜之余,却对沙摩柯这个人的心**更加警惕了起来。他随即发现,沙摩柯这个人还真的是个不简单的人啊!

刘禅想要在未来对付五溪蛮的心思,忽然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