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447章 威逼成功

第978章 威逼成功

陈式感受着来自金日剑上的冰冷温度,脖颈上面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脸色顿时也变得很是苍白。

而陈式的护卫们见到陈式忽然被金日制住,立刻纷纷拿出武器将两人包围了起来。

陈式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究竟是在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周围都是我的人马吗?你若是胆敢动到我的一根毫毛,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金日冷哼了一声,高声说道:“我金日既然连刺杀皇帝的刺客都敢参加进去,难道还会怕你的几个兵丁吗?”

说着,金日手上的力道忽然加大了一点,长剑的缝纫一下子在陈式的脖颈皮肤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但是即使如此,对陈式的威慑力也已经足够了。

陈式果然立刻惊叫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赶快说出你的条件来!”

金日看一眼地上的包着金正首级的包裹,冷冷的说道:“我的条件只有一个,让我见到魏延将军!”

陈式立刻高声说道:“你既然是叛变了那些刺客,你把关于他们藏身地点的重要消息都告诉我,让我带兵前去将他们都拿下,不也是一样的吗?”

金日这才明白陈式的用心,原来是想要跟魏延争抢头功啊!可惜,他的目标是魏延,而非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陈式!

金日冷笑一声,道:“怎么会是一样的!你的官阶有魏延大吗?你的势力有魏延大吗?我把情报告诉了魏延将军,他不仅可以保护我今后的安全,还可以提供给我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这些你能够办得到吗?而且,我若是把情报先告诉了你,让你立下了头功,也就相当于我就得罪了魏延将军,成为了魏延将军的敌人。我到时候凭什么去跟他斗?”

金日的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有道理完全让陈式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他总不可能厚着脸皮告诉金日说,他陈式是魏延的手下,所以他立下了大功,其实就等同于魏延立下了大功吧?

陈式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让你去见魏延将军就是了。你且先把我放开。”

金日冷笑道:“把你放开?这里都是你的人马,我把你放开,他们立刻就会上来把我乱刀分尸了。”

陈式心里其实真的就有这样的打算,想不到一下子被对方看穿了,只好问道:“那你究竟要怎么样?”

金日立刻说道:“你跟我一起去见魏延将军。”

陈式忍不住叫道:“你难道不知道军纪吗?一旦统兵的将军被敌人所挟持,就自动失去了对军队的指挥权了!也就是说,士卒们可以完全不顾我的生死,而向你我发动进攻的!”

金日听得一愣,然后才回想起来,曹魏的军队里面确实是有这样的规定。他在司马懿家中服务,自然也对此有些耳闻。

金日的心里不由得感觉有些无奈了。

但是为了能够见到魏延,金日决定连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押上。他便对陈式说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就跟你赌上一把。我可以放开你,但是希望你一定要言而有信,否则的话,不但你什么重要消息都得不到,就是魏延那边也得不到。到时候魏延为了向你们的皇帝交差,必定要把责任推卸给你,到时候吃亏受罪的只有你自己!”

陈式想不到这个一只手残废的混蛋,口才居然如此之了得!

但是他的心里也知道,金日的这个告诫加提醒,其实是正确的。金日今天来要见魏延的事情,是一定会被传到魏延的耳中的,毕竟这是魏延的直属部队。而到时候交不了差的时候,魏延说不到真的会借由此事把自己当做是挡箭牌。

于是,陈式立刻表示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够把我放开,我这边立刻派人带你去见魏延将军。我发誓,我绝对不会食言的!”

金日这才点点头,说道:“你最好不要食言!”

说着,金日才收回了长剑,但是却并未立刻就将之收入剑鞘之中,显然对陈式还处于戒备状态。

陈式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颈上面的伤口,上面传来的猎猎的疼痛,手上也沾上了一些血迹,但是血迹并不多。

陈式心里虽然对金日感觉不满,但是心里已经没有想要杀金日之心,就对金日说道:“你且稍等一下,我立刻就派人带你去见魏延将军。”

然后,陈式便让人上来给他处理一下伤口,一面叫来了一个校尉级别的军官,让他骑上马,带金日去见魏延将军。

那人当即领命。

金日见陈式确实无意对自己不利,这才收起长剑将之入鞘。

陈式说道:“魏延将军现在就在西面不到三十里之外的地方,我的人会带你以最快的速度见到金日。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将我们刚才的不愉快告诉别人。”

金日当然明白陈式这句话里面的意思。这里的所谓别人,当然指的就是魏延了。因为一旦被魏延知道陈式刻意阻拦金日去见他,魏延心里必然对陈式生出芥蒂。

陈式身为魏延的手下,而且还是被魏延所倚重的人,当然不愿意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他既然抢不到头功了,但是也更加不愿意今后为魏延所抛弃。

金日当即向陈式保证道:“只要能够见到魏延,我这边一切都好说话。那么我就告辞了!”

陈式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可就后会无期了。”

金日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拿起地上的那个包着金正首级的包裹。他本来还想要向陈式展示一下的,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金日随即用一只手很熟练地将之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翻身重新上马。

他这才对那个被陈式派去跟他通行的校尉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咱们还是立刻就启程,三十里其实也不是很远,相信很快就可以到达的。”

那个校尉点点头,跟着翻身上马,向着陈式一拱手后,便调转了码头,带着金日向着西面疾驰而去。

金日感受着背后包裹里面金正的首级,随着马匹的奔跑,而跳动着,然后轻轻地敲打着他的后背,心里不由得又是感觉一阵忧伤。

但是他的心里也有些兴奋,终于是要见到魏延了。只有杀掉了魏延那个仇人,他的兄长金正的自刎才是真正值得的!

金日拼命策动坐骑,紧紧地跟在那个带路的校尉身后赶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