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549章 乌合之众

第1084章 乌合之众

狐父也的计划很简单,这样的敌军拦截部队只需要二到三个冲击,应该就可以彻底将之击溃了。然后,他会继续率领军队携带着胜利的姿态和士气,一举冲击敌军的左边军队!

狐父也非常有自信地率领着军队,在双方距离还有三百步之远的时候,随即传令所有弓骑手准备放箭。

但是让狐父也想不到的是,那一群乌合之众的敌军之中,却似乎是在一团散乱之中,也不见他们之间是如何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之下传递出去主将的命令的,忽然就从他们之中飞起了一波箭雨!

狐父也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军队居然会被一群乌合之众给抢到了先机,射击的节奏一下子就被对方给打乱了!

箭雨落下,狐父也的军队之中顿时有一拨人中箭。使得蜀汉军骑兵队的队形出现了一些扰乱,但是问题并不是非常大。

蜀汉军没有管那些中箭的骑兵队,继续准备着冲击和射击。

狐父也并没有注意到,高车人那边的军队确实是呈现出一盘散沙的状态,但是其实他们之中是有人专门负责测试双方的距离的人。

他们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会让冲在军队最前面的几个人在觉得合适的距离的时候,忽然射出单支长箭测试距离。一旦距离足够了的话,他们的所有人马就会不必有任何人下达指令的情况之下自行对敌军展开射击。

而这个时候,蜀汉军这边的士卒,虽然有更加专业的军人,甚至可以测试出敌我双方之间的距离具体已经到达了多少步的距离之内,是否已经到达了本方的弓骑兵的射击距离之内了。

但是,这些人首先需要向狐父也报告,由狐父也做出是否可以对敌军展开射击的命令。然后,命令随即被传达下去,到达每个弓骑兵那里才会得到有效的执行。

这其中的步骤和过程是程式化的,是由一级一级传达过去的,才能够最终得到执行。这种命令传达的方式的好处是:规范,统一,程序控制。

天朝和****的长官们一向都很喜欢这个,所以能够将之发挥到极致,所谓官高一级压死人,这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这种做法也有其弱点,那就是命令在传递的过程当中,会相应地损耗损耗。而时间这个因素,是事关效率问题的最为重要的变量,基本可以说呈现正相关的关系,也就是,损耗了时间就损耗了效率。

所以可以说,高车人利用了自己的小聪明,成功地将军队出击的效率,提高到了超出蜀汉军的水平,所以导致了他们那边的弓骑兵的射箭时间较之蜀汉军这边要早,夺取了需要的先机。

同时,这也再度涉及到了一个关于体制的层级的问题,也是刘禅一直在规避的问题,那就是军队的数量的问题。

一支军队的数量如果太过庞大的话,其各种命令:无论是行政性的命令,还是出击作战的命令,在规范化从下往上传递,以及从上往下传递的过程当中,需要经过的级别就越多,这确实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耗费的时间必然也要更多,从而导致军队和战争的效率的下降。

同时,刘禅对军地一再强调的,命令在传递的过程当中,经过的层级数量越多的话,出错和损失的程度就会越大,从而也会导致军队运转的效率下降。

扩展开来对待的话,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二十一世纪的军队,以及所有社会的组织,特别是商业企业,一直都在强调信息化的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级一级地对人进行管理的方式,其实应该说是一个落后于二十一世纪需要的管理方式了。

话说回来,像蜀汉军这样规范化的管理方式,当然也并不一定是坏的,至少他维持了军队的整体行动力和指挥性。这点是不可否认的。

这两点之间的矛盾性,需要由最高层来做出取舍。但是结果是必然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制度,是不应该就此被改变的。何况,蜀汉军需要面对的只是一点点的高车人而已。只要检讨如何缩短命令传递过程之中耗费的时间应该就可以了。

所以,蜀汉军即使在出手方面落后于对手,但是只要用团体协作性来弥补的话,很快就可以将被动局面给扭动过来。

所以,在双方射出第二波长箭的时候,双方其实是同时发射的。

但是蜀汉军这时候团体协作性的威力,确实也体现了出来。即使在高速冲击的时候,蜀汉军这边的弓骑兵的射击,其实还是可以做到比较整齐划一的齐射。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射出去的箭雨的密度就会比高车人要高很多,一次覆盖面也会增大,气势上面也会比敌人高,鼓舞了军队的士气。虽然如果经过理性的思考的话,这样的齐射方式对敌军的一次杀伤力,应该不会比高车人的乱射要高出多少才对。

果然,经过双方的三次对射之后,蜀汉军之中因为自己的箭雨的高密度性,覆盖了前方的天空,而变得欢呼雀跃。原先因为被敌军抢了先手的郁闷,一下子都化为乌有了。

不过,这时候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了,不再适合进行大规模的弓箭对射。所有人都收起了弓箭,抽出了自己的战刀,开始准备突击作战。

对于这点,狐父也个人非常有信心依靠自己优越的阵势,粉碎掉对面那群不怕死的乌合之众。

很快地,双方已经接近到了七十步远。

然后,是六十步远。

双方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极其凝重了起来,很多人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厚重,手里握著战刀的力道也已经变得更大。

狐父也的右手的战刀已经高高地举了起来,所有的羌胡人的口中,发出了属于他们这些草原后代所特有的呼嗬声。

“呼嗬……呼嗬……呼嗬……”

“呼嗬……呼嗬……呼嗬……”

他们的呼嗬的声调逐渐变得统一而整齐。

这是他们与敌军发生冲击之前的最后一次协调动作。

而对面的高车人的军队之中却是一片散乱,甚至于可以说是一片喧闹。

狐父也的骑兵队继续全速向着高车人的骑兵队冲杀过去。

忽然,让狐父也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

高车人的军队忽然开始四散奔逃,完全不敢跟狐父也的军队进行正面的冲撞,直接导致了骑兵队先前所准备的高速冲刺接近完全荒废掉了。

狐父也忍不住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群龟孙子就这么怕死吗?这还怎么打仗?”

这时候骑兵队速度太高,狐父也想要立刻指挥骑兵队调转方向的话,其实是不可能做得到的。高车人呼啸着,忽然就有如同散乱的鸟群一样,就又跑到远处去重新简单地集合在了一起。

狐父也顿时大怒,立刻指挥着军队,以冲击的楔形阵势,向着高车人追杀了过去。

秃发白志在自己的军队里面,用着战刀的刀尖,指着狐父也这边的军队,高声笑道:“这些狗娘养的家伙,被我们给耍了两回,现在一定是非常生气了。大家跟我上!”

于是,高车人的骑兵队在秃发白志的指挥之下,又再度以极其散乱的军阵,向着狐父也的军队冲杀了过去。

这次他们确实也不再必然蜀汉军了。

蜀汉军的骑兵队依靠着紧密的楔形阵势,一下子就突入了高车人的军队内部,一时间冲撞得他们人仰马翻。

随着两次突击之后,狐父也感觉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那就是他们在冲击敌军的时候,高车人的军队其实也逐渐渗透入蜀汉军之中。

这就导致了蜀汉军的部分地方的军阵已经开始变得混乱起来,拖累了整体的军阵的运转。

到了最后,双方的人马就此陷入了混战之中,完全打乱了狐父也原先的出击策略,也致使他无法及时率领军队击溃高车人的军队,实现对秃发寿阗军队的左边军阵进行突袭的任务。

蜀汉军和河西鲜卑的几乎所有高层将官都在注视着,这场在如此广大的战场上面,所忽然爆发的一次小小冲突。

但是高车人的表现,确实是让蜀汉军这边开了眼界。

盖猛很惊讶地对马岱说道:“马将军,鲜卑人的军队是这样打仗的吗?在末将的印象之中,应该不是这样子的吧?”

马岱点头,说道:“这根本就不可能是鲜卑人的作战方式。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这是一支高车人的军队!狐父也的军队,在突袭的时候怎么就偏偏遇上了这些无赖!他们最擅长的东西,就是在双方混战的时候,突然抓住敌军的弱点,一次性击败敌人!看来,狐父也的作战只怕是难以完成了。”

盖猛奇道:“真的是会这样吗?毕竟,你所说的高车人根本就连军阵都不懂。”

马岱笑道:“他们确实不懂,而且也根本就不想懂。接下来,高车人就要开始跟狐父也他们捉迷藏了。告诉治元多,开始向狐父也发出及时撤退的命令。高车人的那点人马,最终是影响不了这场战争的最终走向的。”

盖猛虽然不太相信马岱的话,但是还是立刻让传令官去向治元多传达命令。

治元多的脸色这时候并不好看。他对于游弋在草原上面的高车人的事情,知道得并不多,所以这时候也就没有马岱所能够做出来的那种判断。他的心里只是很生气于狐父也再度辜负了所有人的期待。

这时候,战场上面的高车人果然一面跟蜀汉军在厮杀,一面却在不断的移动之中。蜀汉军的骑兵队在不知不觉当中,也就跟随着他们展开了移动,并且军队也跟着被拉长了。

秃发白志看着这样的情况,甚至于是已经懒得亲自下场厮杀,只是带着军队继续在移动着。因为只要蜀汉军的军阵继续被拉长到一定的程度的话,到时候他的军队其实反而会开始重新集结在一起。然后掉头忽然从中间将敌军从中间切割成为两半。

到时候惊吓之下的敌军必然因为惊慌失措而导致战斗力急剧下降。到时候,就是高车人痛宰蜀汉军的时候了。

秃发寿阗那边眯着眼,看着秃发白志那边的表现,到了后来,眯着眼的脸上已经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已经看到了高车人的典型性作战方式了。

看来,秃发白志的决心和野心比他期待的要大,秃发白志不止要阻截那支过来突袭的蜀汉军,而且还要彻底将之击败才甘心。

当然,秃发寿阗现在有的时间跟占据优势兵力的蜀汉军来消磨,当然就非常乐观秃发白志其成,能够多消灭一个敌人算一个。而且首战取胜的话,对于己方军队的士气也有相当地好处。

也就在这个时候,蜀汉军那边撤退的锣声忽然冲天响了起来。

狐父也听到之后,心里不由得感觉非常之懊丧。毕竟,从这撤退的命令之中,他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上级已经对他的此次出兵突袭行动,失去了成功的信心了。

狐父也不是伊健达,他算是一个很守规矩,也能够遵照命令执行任务的人,即使心里感觉不甚服气,但是还是决定率领军队撤退。

于是,狐父也随即让自己的军队后队变为前队,忽然从对高车人军队的冲杀当中就回头撤退。这下子顿时就弄得秃发白志有些发懵了。

他的战法一直都执行得非常到位。蜀汉军的这支骑兵队也在逐渐地落入他的圈套之中,但是怎么就忽然改为撤退,导致自己的战**亏一篑了呢?

秃发白志顿死变得暴跳如雷,猛地就亲自冲到了军队的前面,率领着自己的人马就从后面追赶起来蜀汉军,试图要追杀狐父也的骑兵队。

马岱眉头一皱,对方居然不能够见好就收,那么简直是自己找死!

马岱立刻传令,让自己的直属骑兵队分出一营二千人上前击溃高车人的军队。

于是,一支新的骑兵队就从中军位置出发,直接就向着高车人的军队冲杀了出去。

马岱的这次出击,给秃发寿阗提供了一个错误的讯号。因为中军是三军之中最为重要的地方,敌军的中军居然出动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双方之间的战斗已经彻底展开了。

于是,秃发寿阗随即传令给右翼的军队,让他们可以参战了。

双方之间的正式战斗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