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下

第574章 出兵大捷

第1109章 出兵大捷

公孙渊自从有心要收买廖立之后,确实也是在廖立的身上开始下本钱。

公孙渊经常召见廖立到他的府邸里面商议事情,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全力帮助廖立解决。让廖立这个辽东军队的军师的本职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很少再遇到刚开始的时候那么些难题。

而且,公孙渊的府内,也是经常开一些酒宴,不一定邀请张温,但是每次都要邀请廖立。

更加让廖立有些受宠若惊的是,每次都要把廖立的席位安排在公孙渊的身边,真的是给足了廖立面子,同时也展现出了公孙渊本人,对廖立这个人的敬重之情。

至于什么礼品礼物之类的,那更是经常给廖立送来。

所有这一切,让廖立对公孙渊在心里充满了感激,大有自己终于得到赏识的感慨。

张温不是个傻子,他的眼光一向颇为毒辣,加之跟廖立同住在一个驿馆里面,见到公孙渊对廖立实在是太过殷勤了点了,心里不免有些怀疑。

而且,张温也时常跟廖立聊天,从廖立的言谈之中,发现廖立现在对公孙渊是越来越欣赏。

现在的时代,虽然已经不太同于三国初期那样,君主可以选择臣属,臣属也可以选择君主,两边有一边感觉不满意,走人就是的时代。

但是,张温的心里隐隐的有种感觉,公孙渊只怕是在利诱廖立吧?当即决定暂时不要将情况报告给江陵城,而是应该先对廖立进行一番警告。

于是,这日,张温等到廖立从军营之中回到驿馆的时候,派人将廖立请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说是有事情要商议。

等到廖立赶到张温方面,看到张温正襟危坐在房间里面,神色之间显得颇为严肃。

廖立心中感觉有些奇怪,以为张温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问道:“惠恕,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张温看了看廖立,让廖立坐下之后再说。

然后,张温才对廖立说道:“公渊,你最近的行为有些古怪啊!”

廖立想不到张温会把事情,引到自己的身上,奇道:“我怎么反常了呢?”

张温郑重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跟公孙渊他们走得太近了?”

廖立感觉很奇怪,自己现在出任的是辽东军队的军师,跟公孙渊之间,在日常必然会产生非常多的交集。自己又不像是张温,有事情才会去找一下公孙渊。

而且,廖立觉得自己和张温两人虽然都是蜀汉官员,但是并非是真正的上下级关系,张温现在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廖立耐着性子,笑道:“惠恕,我跟公孙渊走得近不好吗?这说明我跟他之间合作愉快,对于完成陛下交付的任务,是很有好处的啊!”

张温并未为廖立的这番说辞所打动,劝道:“公渊,你跟公孙渊之间合作愉快,谁都不会说你什么。但是你身为大汉的臣子,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你不觉得公孙渊最近这段时间之中,一日一邀请,三日一送礼,四日一宴请,对你未免结交得太过殷勤了吗?”

廖立的脸色顿时一沉,不悦地问道:“惠恕,你这样说,难道是在怀疑我吗?”

“不是。”张温很郑重地说道,“我只是在劝告你,应该适当地跟公孙渊保持距离。”

廖立怒道:“这还不是在怀疑我还是什么?!”

张温想不到廖立居然会忽然跟他翻脸,至少自己的级别也比他高出不少吧?

张温解释道:“你先不要生气。这不是怀疑不怀疑的问题。而是,现在公孙渊明摆着,对你是心怀叵测,我是让你要多注意一点。”

廖立冷笑道:“我看你是因为公孙渊对我的礼遇,现在高过了对待你,所以你心里是在嫉妒吧?”

张温脸色一变,绝对想不到廖立居然会这样想,不悦的说道:“好吧,既然你不能够明白我的好心,那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你现在身怀重任,陛下那边不可能不关注你的一举一动。到时候,你若是因此被人告发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廖立脸色很难看,说道:“你要告发的话,就轻便。告辞!”

看到廖立从地上起身,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张温忍不住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样的人,被陛下派出公干,却不能够约束好自己的行为,真的是自找倒霉啊!”

这是张温出任特使,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经验总结,可惜廖立一点都不想接受。

张温其实想得没错,刘禅对于廖立本来就不放心。他派给廖立随行护卫的白耳禁卫,那是一群最为忠心耿耿的皇家侍卫,不是特别重要的人物,是不可能得到他们的保护的。

同时,他们这次跟随廖立出行,也同时负担着别的任务,那就是随时监视廖立的一举一动。

所以,廖立这些天进入辽东的每天举动,已经全部被送到了江陵城,叫给了刘禅那边,由徐详在负责处置。

刘禅得到徐详的报告之后,心里不由得有些生气,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

徐详问道:“陛下,廖立的情况似乎变得不是很稳定,大有可能会转投到公孙渊那边,我们应该怎么办?”

刘禅的心里当然也有这样的忧虑,但是一摆手,对徐详说道:“不要随便采取行动,也不要随便怀疑人。你是搞情报工作的,不要见到任何人都要产生怀疑。这件事情先这样放着,等到有了确切的证据再说。”

徐详当即领命退下。

这时候,雍州的军队方面,陆逊召集了诸将召开了一次新的军事会议,宣布雍州军队出兵的期限已经差不多要到了。所以,他决定再跟曹魏军队打一仗。

于是,陆逊那边又拨付了一万人交给了姜维那边,作为加入与冀州军作战的部队。

五天之后,陆逊统帅全军,在汾阳和上党境内,与所有并州的曹魏大军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

这场新的作战,一共持续了整整六天的时间。

陆逊那边的军队成功击破曹魏的三支联军的防线,成功拿下了汾阳城,获取了不少的战略物资。

但是,郭淮就是郭淮,很快就率领军队撤退到了太原郡的平陶城,依然舍弃了西河郡的全境,却能够彻底截住陆逊的军队,继续北进晋阳的道路。

这样一来,陆逊方面的军队,虽然是打了个胜仗,也有所缴获,但是因为时间的限制,最终只能够遗憾地决定停止继续北上。

而即使夺取了西河郡,但是根据后勤补给路线而言,蜀汉军是近乎不可能守得住西河郡的。

姜维方面也是成功击退了冀州的援军,再度将军队推进到了上党城下。但是战果最大,也只能够到这个地步了。

敌军死守上党的情况之下,攻克起来难度非常大,同时必然需要很长的时间。

与此同时,辽东方面的军队,这时候已经做好了全军出击幽州的准备了。

公孙渊带着廖立在昌黎举行了祭旗之后,任命卑衍作为先锋,以及几十员战将,下辖四万大军终于开始向辽西郡首先发动了进攻。

辽西郡的地域范围,其实并不是很大,人口也不是很多,总共只有:阳乐县、肥如县、海阳县、临渝县、令支县五个县而已。

临渝县是曹魏和辽东之间的边界地区,里面驻扎有一支人数达到四千人的重兵在守卫。本来,这里并没有这样多的军队,是毋丘俭从辽东撤军之后,临时派遣过去的。

其目的当然是担心,辽东的军队会忽然袭击这里。

辽东的军队的厉兵秣马,应该说,曹魏方面必然是已经有所察觉了,但是因为并州方面情况更加紧急,所以即使司马懿继续上书给曹睿,终究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而且,司马懿手里终究是没有兵权。毕竟,他又不是幽州刺史,可以调动幽州境内的军队到东北方向去驻防,以遏止辽东军队的军事行动。

但是,后来随着情报不断汇集到司马懿手里,他发现辽东军接下来绝对会幽州有大的动作了。

于是,司马懿断然采取了处置措施。他也不再等待洛阳城的最新命令,直接统帅自己手下直属的五千人马,就向着右北平和辽西郡两郡出发了。

但是,司马懿的动作其实还是太迟了。

因为这个时候,辽东的军队则是已经杀入了辽西郡境内。

在廖立的亲自策划之后,卑衍率领了一支辽东军队之中最为精锐的骑兵队,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如同旋风一般就冲过了边境,在辽西郡的曹魏驻军根本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之下,如同切菜一般,成功剿灭了毋丘俭的那支四千人的驻军。

于是,接下来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公孙渊统帅军队,在三天的时间里面,相继拿下了阳乐县、海阳县、临渝县、令支县四座县城,速度真的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其中只是在辽西郡的治所阳乐县遭遇了一些小麻烦,其余的三座县城几乎都是不战而下。

现在,在辽西郡的境内,也就只剩下了最西面的肥如县还没有拿下来。

而一天拿下超过一个县城这样的战果,顿时让公孙渊是眉开眼笑。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次的出兵居然会打的这样顺利,彻底让他的信心暴涨了起来,丢掉了原本一直存在的对曹魏大军的畏惧心理。

公孙渊的那种好大喜功的本性,随之也立刻显露了出来。他当即就想要阳乐县靠上诸将,并且要大摆筵席庆功。

好在廖立这时候的头脑还算比较冷静,连忙亲自去找公孙渊,并且劝告公孙渊,现在辽东的军队确实取得了很不错的战绩。但是问题就在于,现在只是战争的初期而已,辽东的军队出兵迅速,才打得曹魏的幽州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接下来,随着战争的逐步展开,不仅是幽州的曹魏军会开始整合,就是进入并州的幽州军也会回援幽州,西边草原的边防曹魏军也可能回调,冀州的驻军,只怕也会援助幽州。

同时,不能不考虑的是,并州方面的雍州蜀汉军,已经快到撤退的时间期限,那里的幽州、冀州和并州三州的军队,是否会直接进入幽州作战。这也是未知的巨大变数。

所以,廖立的意思是,现在还是应该乘着敌军没有反应过来,尽量多的抢占幽州地盘,庆功的事情可以稍后延迟。

由于战果辉煌——相对于辽东军队以往而言,所以公孙渊现在对廖立是赞赏有加,他的话自然也是听得进去,果真就终止了庆功,让廖立开始重新调派军队出击。

其实,廖立这时候早就已经右翼派出一支军队,西进去夺取肥如县城。而且,肥如县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是辽东军队攻入右北平郡的两个通道之一。

廖立当即领命,出了阳乐县府衙,上马直奔城外的大营。

廖立传令给卑衍,让他先率领军队开到辽西郡的南部边境,做好攻入右北平的准备。

同时,廖立自己统帅了一直一万人的军队,来到了肥如县城。

这座县城规模不是很大,跟廖立先前得到的情报差不多。

廖立命令副将鲜于皋部攻打西城门,牙门将华辉部攻打东城门,都尉文路部攻打南城门。北城门因为临河,廖立派出一支人马进行佯攻。

同时,廖立还派出鹰扬将军付武统帅一支三千人的人马,迅速向西方进军,占领边境的通道,同时切断曹魏军的退路。

付武看了一下地图,问道:“军师,我们还回来参加战斗吗?”

“不必,曹魏军从肥如县败逃的时候,够你们杀的,急什么?”廖立笑道,“你们那边要多带粮草武器,二天后不管有没有得到肥如大胜的消息,你都要率部西进攻打青龙镇。”

“你占据青龙镇切断了曹魏军的退路后,曹魏军就失去了右北平东北面的最重要的据点。他们的援军这时候也就很难继续北进,而选择往东南方向进军。”廖立叮嘱道。

付武立刻领命而去。

然后,廖立又说道:“鲜于高,你那边可以先带着铁骑连夜赶到肥如附近,见什么杀什么,先吓吓曹魏军,扰乱他们的军心。”

鲜于高担心地说道:“军师,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逼得曹魏军固守城池?我军要打下肥如,难度则会跟着增加。”

廖立摇摇头,说道:“曹魏军兵少,死守城池对他们而言是死路一条,只有撤回右北平以南地区,他们才有坚持下去的可能。敌军不会这么愚蠢,他们一定会保存实力尽早撤退。我们逼得越紧,他们就撤得越快。这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曹魏军,抢占更多的地盘,则辽东的将来就会越太平。”

鲜于高躬身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