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0章 青姨娘的百转心肠

第十章青姨娘的百转心肠

“云儿?”正想用手帕为乔?云擦拭伤口的乔梦妍,觑到了刚刚睁开双眼的乔?云。

一时间,心里又惊又喜,连忙慌乱的上前帮青姨娘一起将她扶起,嘴里喊道:“姨娘,云儿醒了,你们快过来,帮忙将郡主扶去厢房休息!”

“别慌乱!你们两个婆子快点出去,告诉门口的士兵郡主受了伤,赶快请个大夫来。”慧芳姑姑思绪清明的下着命令,一边指挥着那两个婆子出去叫大夫,一边上前托着乔?云的身体,将她半搀半扶进了厢房。

而青姨娘因为心急于乔?云的身体,所以并未来得及阻止,刚刚害得乔?云受伤的婆子走了出去。

倒是慧芳姑姑会做人,挤到乔?云身边告罪道:“郡主恕罪,奴才刚刚慢了一步,让那跪得久了的婆子抢先的上来扶您,结果竟没站稳的将您给连累的摔倒了。等她一会儿将大夫叫来,郡主再惩罚她也不迟。”这话里话外对那个婆子毫不包庇,就仿佛是这屋子里没了人才必须让她那个婆子出去叫大夫的。实则,却是将自己身上的责任卸的一干二净——她是慢了一步才被那婆子抢先了的。

乔?云脑中正是混乱的时候,她想着刚刚见到的陈嬷嬷,不禁怀疑是不是她在给自己托梦。此时此刻,她听到慧芳叽叽喳喳的在耳边说了好些话,登时喝出了声:“都给本郡主闭嘴!”

乔?云这句话喊得气势十足,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前世当皇贵妃时的尊贵气度,一时间倒是将众人给镇住了。

就连慧芳姑姑也有些诧异,不过见到乔?云面色苍白的忍着痛,就以为她太过不舒服才喊出来的。心里转念一想就放下心来:她毕竟是郡主,从小培养到大,身上带些气度倒是正常。

而从小就熟知乔?云性格的乔梦妍心中有些微微诧异。毕竟,乔?云小时候性子活泼又很少和人置气,最是开朗随和的性子。而刚刚她那一吼,却让她觉得有些陌生,就好像她心中的云儿已经成了大人,那其中的威严让她这个姐姐都有些害怕。

青姨娘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小心的搀着她慢慢的躺到了**。

乔?云后脑上的伤口有些严重,鲜血还在流个不停,青姨娘见状只能抽了丝帕帮她压着伤口,急切的希望大夫能够快点来。

可是一想到‘大夫’儿二字,她的眼光就不自觉的落到了慧芳的身上。

她怎么记着,刚刚慧芳喊得是让两个婆子去叫‘大夫’的吧?

问题是,乔?云是郡主,平时若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是宫里派御医前来诊治。更何况乔府距离皇城十分近,若是那些士兵拿了令牌去求门,想必御医们来的比那些远处的大夫们还要快。青姨娘当年从宫中出来,心中的弯弯绕自然是一点不少。想着今夜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以及刚刚听乔?云念叨过,太后曾想要将她们接入宫中暂住的事情,心中不免对太后产生了一丝怀疑。

她们出了事情逃出府,在惯性思维下,自然是要去离得最近的霍家去求救的。她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猜想:难不成,太后是为了让霍家立功,而特意做出的这场戏?

虽然这个想法荒谬之极,但是她的心中却无法平静下来。毕竟,她和女儿险些就被恶人玷污,若不是乔?云带着彩香赶到的及时,恐怕、恐怕.......

不对!当时出事之时已是子时,太后又怎么可能一直未睡呢?

即便乔府出事的消息传进了宫中,那也不可能在那么快的速度下就拟好懿旨,还派太监前来颁读。除非......

除非,太后早就拟好了懿旨,交给了那个小太监,只等着乔府出事之后就立刻赶来颁旨。

让她想想,乔?云说那张懿旨上写了什么?懿旨上写了要接乔府女眷入宫暂避。

虽然,她是镇南大将军乔武的妾室,但是地位却没有高到能够和郡主一同被归为乔府女眷的地步。太后为何要在懿旨上这样写呢?

青姨娘在心中试着假设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太后策划的,那么,郡主在灵堂前突然晕倒被送回了房内。而她和女儿担忧郡主身体,出了灵堂去看郡主,半路上却遇到了想要玷污二人清白的恶人。

当时,身边除了三个意图不轨的恶人外,周围竟是没有任何仆人的守夜,她们身边的丫鬟们也因为各种事而不在。这么说来,极有可能是有人将所有仆人都调走了。

若是,当时郡主没有及时赶到,那么结果如何不用多说她心知肚明——她和女儿必死无疑。

郡主假如睡了一整夜,彩香彩果自然需要在身边侍候,不能四处走动。

当翌日郡主醒了,发现了府内的不对劲,自然会将事情闹大。

待得事情传开,宫内派来人彻查,到时候不光她和女儿死后要受人暗自唾弃,就连活着的郡主也难逃闲言碎语。毕竟,当日她们都应该在灵堂内守灵的。

如果郡主说出自己昏睡了一夜,那么自然要被扣上不孝的名头。如果郡主不说自己被送回了闺房昏睡,那么郡主的名节自然也会受损。

更甚至,可能还会有郡主贪生怕死被污了清白还要苟活的流言传出。到时候,不要提郡主将来的婚嫁问题,就连大门可能都没有脸踏出一步了。

青姨娘被自己心中的推论吓得直抽冷气,若太后真是幕后主使,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她平时也不是不知时事的,更何况公主偶尔也透露过现在乔家权势太过,树大招风更易招祸之类的话语。

当时,她还并未深思。但是现在,乔府正值白丧之期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敢问,除了当今太后和皇上又有谁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乔府余脉斩草除根呢?

毕竟,她的皇儿刚刚登基不满一年,皇位坐的并不算稳,下面更有一个更优秀的俞王虎视眈眈......等一下,这么想来,这竟是一箭双雕的法子。

除了将几乎掌握三分之二兵权的乔武一家斩草除根,更是将当初倚赖乔武和瑞宁长公主势力险些登基为帝的俞王打下了神坛。

一个无人支持的王爷,哪怕再聪颖天资也是无以畏惧的!不得不说,青姨娘猜测的几乎无误。

青姨娘嘴角泛着苦笑,心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后这乔府恐怕永无宁日了。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辅助郡主快速成长起来之外,她还有其他的方法能抱住自己和女儿吗?

因此,她暗暗下定了决心.......

若是因失血过多而几近昏迷的乔?云知道了,是否该庆幸青姨娘的聪颖和主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