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4章 青姨娘轻拍马屁

第十四章青姨娘轻拍马屁

徐平对于乔?云的脉搏情况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她刚刚还气血微弱,若是想要恢复到现在这种平缓的脉象,正常情况下怎的也要养上一段时间才有可能。

而刚刚的那番话,是因为他觉得最好装作不知道说话的是乔府遗留下的女眷才好,所以就没有称呼任何人,而是直接回答了乔?云的伤势。他没想到的是,这幅表现竟使得他在看惯了人的慧芳姑姑心中,落得了个傻愣的印象。倒是不知,这是不是好事了。

不过,他明白赶紧将乔?云的伤口处理一下,然后包扎起来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这么想着,徐平就低着头,对站在一旁表情莫测的慧芳姑姑道:“慧芳姑姑,微臣现在要为郡主清理伤口,还请您找些干净的棉布来,微臣等下好用棉布来为郡主包扎伤口。”

“哦、哦!我这就去。”慧芳应了,就对站在旁边又焦又急的乔梦妍和青姨娘使了个眼色,遣的她们重新走回屏风后,才独自一人出了屋子,转去库房取棉布.......

一刻半钟后,徐平已经处理好了乔?云的伤口。他从医箱中的隔层里取出纸笔,走到了厢房内的桌前,笔下簌簌作响很快就写好了两张药方。

徐平等到纸上的墨迹干得差不多了,才拿起了其中一张交给站在一旁的慧芳姑姑,道:“慧芳姑姑,这是药方,一式两份。等下微臣就回宫配药,您看是微臣亲自送来,还是让士兵带回来呢?”要是可以的话,他是真不想再进入这个阴森的乔府了。他总觉得背后发凉,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他一样。

殊不知,他一语中的,春儿可不就是正趴在他的背上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吗?

虽然乔?云的脉象恢复的这么快跟某些原因有关系,但是在陈嬷嬷这些鬼魂们看来,却是徐平实打实的救了他们的郡主。为此,徐平现在就被列为了乔府鬼魂们最欢迎的来客首位。

再说慧芳接过了药方,快速的打量了眼才道:“劳烦徐御医跑这一趟了。等下还是让士兵将抓好的药带回来吧,也就不再折腾您一趟了。”说完,就将药方叠成了方正的纸块,塞进了腰间的荷包里。

徐平闻言,心中的大石立刻落地,面上却严谨的道:“何来劳烦一说,这是微臣的本分。还有,这个药方熬成汤药后,要一日服上两例才能完全发挥作用。饮食上除了忌辛辣之外,没有其他的顾忌。”说完,他又觑了眼再次放下帷帐的床铺,小声道:“现在郡主已经没了危险,微臣就先回去了。等到明日,微臣再来给郡主请脉,您看?”

“那就请徐御医明日辰时再来吧,辛苦您了。”慧芳自掏腰包拿出了二两碎银,续道:“明日太后若是知道了您的功劳,肯定会再赏的。”

徐平推拒了一下,慧芳却态度坚定的将银子塞进了他的手里,意有所指道:“这时间太晚了,徐御医还是赶回去复命才是。若是太迟了,恐怕御医院就会有人不安了!”

“姑姑说笑了。”徐平接了一句,就告辞道:“那在下就告辞了,明日辰时再来。”说完拱手一礼,就向门外走去。

慧芳见了连忙道:“绿儿,你快去送一下徐御医。”

穿着绿色衣裳的丫鬟听了赶紧应了一声,就走在徐御医身侧为他引路,送他出了府。

慧芳站在门边目送徐御医出了府,这才走到床前查看乔?云的情形。

而青姨娘和乔梦妍也在丫鬟的引领下走了出来。俩人看着慧芳的背影心里十分紧张,最后还是青姨娘鼓起勇气、挂着笑脸上前一步道:“慧芳姑姑,刚刚大小姐和妾身实在是太过忧心于郡主的身体,这才贸然走了出来,还望您能见谅。”

正在为乔?云整理被角的慧芳听了,立刻阴阳怪气的回道:“瞧瞧您说的,有什么见谅不见谅的,您这话老奴可是当不起。若是传到了宫里,太后还得以为老奴做了什么事呢!若是太后怪罪下来责罚了老奴,没人照顾郡主,可就不知道这府里会不会有人趁机作威作福了!”

慧芳这话说的诛心,即便是颇有肚量的青姨娘听了,脸色都有些难看,但是却不得不依旧陪着笑脸道:“这是妾室做得不对,怎么就牵扯到慧芳姑姑身上了呢。再说了,谁不知道您是太后身前最得意的人儿。现在这府里碎糟事这么多,可不就仰仗着您帮衬着、管着嘛!”她边说着边紧紧的攥住乔梦妍的手,拦住她想要开口的冲动。

不得不说,青姨娘这几句话拍到了慧芳的马屁上——她平时最是在意在太后身前的地位。

要知道,慧芳虽然会说话还挺会看太后脸色的,但是办事却是有些毛躁,平时有些大事根本就不让她沾手。

而这次,她会被派出宫,一是因为乔府内只有几名女眷掀不起大风浪,二却是因为太后另有重要事需要办,最得力的慧文和慧心昨日就被太后派了出去,而剩下的只有她和憨厚嘴拙的慧萍了。两选其一之下,倒是只有她能用了。

而正因为她平时虽然挺得太后的眼,但是相比于慧文慧心却没有什么实权。因此,那些个善于捧人拍马的太监宫女们,平日里虽然对她也挺恭敬,但是相比于慧文慧心差的却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她又正是个喜欢听好话的,在宫中表面上虽然顺风顺水,但是心里却难免有些酸。

而刚刚青姨娘说的这番话,可谓是纾解了慧芳这么久以来的憋闷。

使得慧芳心中虽然还有些不悦,但是更多的却是被捧着唠的得意与喜悦。

其实说到底,慧芳之所以不如慧文慧心得宠,也跟她还做不到喜行不露于色有关。再说了,她又是一个有些拎不清事情轻重缓急的。所以,平时太后不让她参与到大事中,只将她当成捧趣逗笑的也是有缘由、能说得通的。

青姨娘显然察觉到慧芳身上的怒气消了不少,深知马屁拍准了的她立马再接再厉道:“妾室知道刚刚贸然出来让姑姑您难做了,您放心,以后妾室一定老实本分。郡主现在还年幼,这府内的事情,妾室身份低微也不懂,以后还得请您多多照拂妾室呢。”

这番话说得慧芳心中最后的不满也散去了。她心想徐御医看起来是个木讷的,应该不会也不敢出去乱嚼舌根。那么这次的事情,除了在场的几个人外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只要她以后端的严厉一些,管住这几张嘴、行事再小心些,也就不怕谁胡言乱语了。

想到这,慧芳才转过了身,挂着浅笑面色难掩得意道:“瞧您说的,简直是折煞老奴了。”

青姨娘见状也笑了,笑的比慧芳更开心——心道:“以后就等着你来照拂我呢!至于郡主和我的女儿,可就不用劳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