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4章 出家的奥妙

第三十四章出家的奥妙

因为乔梦妍经历过的事情太少,这才导致她思考事情的思路比较单一,使得她暂时被挑拨之言所蒙蔽。

不过虽这么说,乔?云却也是一样的——她也忘记换位思考,故作不关心是不是会引来误会。

人心难测,即便是最亲近的人,经过各种事、遇见各种人,心都有可能渐渐疏远。

乔?云,理该好好考虑如何处好身边众人的关系。

即便是对待彩香彩果,她也与前世在宫中对待彩香时差不多——不多说,一个眼神对方就会理解自己的心意,俩者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但问题是,现在彩香彩果不过才八岁,对于她时不时的眼神交流根本无法理解。而且她平日里睡多醒少,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交流,能增进主仆间感情的对话几乎被压制为零。这使得她们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变的生疏,只是她们却毫无所觉。因为在她们看来,她们依旧一如之前。

可她们却不知:她们所想的之前,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之前!

只盼着,乔?云能够早些发现吧。时光已然回转,看事情的角度,也该变了.......

慧芳只将乔梦妍送到乔?云的厢房门口,就被找来的林婆子问事,不曾想,却正合了她的意。

若是她跟进去,不免要调和乔梦妍与乔?云二者间的关系。依她所想,本就是要挑拨二人间的关系,何故还要多费一番劲帮二人调理好关系,然后再暗自挑拨呢?更何况,那样的事情做多,难免会被人有所察觉。

因此,她歉道:“大小姐,刚才太后驾临,又给郡主赏赐好些东西,若是那么堆着实在是不尊重太后娘娘。您看,老奴这就去将那些御赐之物好好规整一下,登记入库如何?”

“你去吧。”乔梦妍有些言之无力,懒得看慧芳那副小人嘴脸,心绪复杂的独自一人走进屋子。绕过屏风,就见福儿正扶着乔?云喂着温水。那副小心翼翼的神情,莫名叫她烦乱不已。只觉得,姨娘因着要等明日青禅寺的静心住持来为其剃度,太后说是怕凡尘俗事再乱了她的心,特允她在明日之前在自己的园子里静心养神。

但说白了,就是不允许姨娘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的意思。

想着姨娘即将剃度出家,她身为姨娘所生的孩子,却无法前去见姨娘一面,乔?云却在这头歇着,被丫鬟小心的喂水。心中,难免的就激起一丝不甘和怨意.....

“咳咳咳。”突然乔?云猛咳了几声,将乔梦妍从负面情绪中惊醒。她听着乔?云微带着嘶哑的声音,看待事情的眼光突然变了——云儿喝水都要有人扶着,由人亲手喂,明明是病入膏肓的孩子,她怎么就因为几句挑拨而埋怨上了呢?

但是,心中的那丝怨意却不停的跳出来,提醒着就是因为她和乔?云,姨娘才会出家的。

此刻,乔梦妍觉得自己好像长了两颗心,一颗心在述说着与另一颗不同的想法、说出完全背向而驰的缘由。只觉得煎熬不已......

乔梦妍眼眶中渐渐蓄满了泪珠,她走到床前,却一眼瞧见乔?云依旧透着苍白的脸色——

瞬时间,正面情绪被放大,怨意被紧紧压在心底,对乔?云产生身为姐姐所应有的爱怜。

她本要出口的重话在脱口而出时,也变成:“云儿,你刚刚去为太后请安,怎生没有等我和姨娘一会儿,我们倒是好一起恭送太后娘娘。”她紧紧掐着手心,却是在害怕听到乔?云无所谓的回答。

“姐姐?”听到乔梦妍的声音,乔?云立刻惊喜的睁开眼。春儿刚刚去找春茗,所以她并不知晓乔梦妍来了。此刻突然听见她的声音,自然十分喜悦。

可当她抬起头,却瞧见乔梦妍正紧抿着嘴唇,微红的眼眶中含着泪珠,她顿时一愣。

觑了眼她的身后,因着没见到青姨娘的身影,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颤抖着嘴唇问道:“姨娘呢?”

听她开口就问姨娘的下落,神情并不似作伪,显然是真心关切。她再次想起自己只因为慧芳的几句挑拨,就起了怨恨之心,心中不免有些懊悔。可是见乔?云紧盯着她,也不得不艰涩的回答道:“姨娘自请出家,明日......明日青禅寺的清心住持会亲自前来为姨娘剃度。”

“你说什么?自请出家?”乔?云只觉得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胡乱想一番,却觉得青姨娘不会如此莽撞的自请出家,追问道:“姨娘怎么会自请出家?是太......”睨见福儿,连忙改口道:“是太过于伤心,才会做出这种决定的吗?”

乔梦妍闻言,勉强牵动下嘴角道:“姨娘说是觉得自己无用,不若出家当了尼姑,享佛家香火。也能一心一意为乔府祈福,为郡主与我祈福。愿我二人能一生安稳,无忧无虑......”说着说着,她就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

乔?云明白乔梦妍可能也清楚,青姨娘这算是以退为进。自请出家不再掌管乔府的那些子事务,使得太后能够将乔府掌握在手中。言下之意是想要换的太后允诺,能够保得她和姐姐一生平安、无需烦恼,更往深一层追究,其实就是求太后将来为她与姐姐赐一门好亲事。

只是,青姨娘的这番举动与所念所想却是相斥相驳的。

须知温国佛教盛行,寺庙修建无数,每年更有无数信男善女自请出家,抛家弃子也不顾,所求所愿只是将身心完全投入,一心钻研佛法。

也就导致,这类家庭中的未婚娶的男女都极难拥有一门好亲事。当然跟因果报应无关,只是因为,众人都认为:既然这男子或女子的双亲之一会出家,那说不得这孩子从小就受渲染,未来免不得有一天就也想学长辈一样,会自请出家,将自己的家庭置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