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55章 程家衰败的真相

第五十五章程家衰败的真相

慧萍看了看殿内,发现有几个小宫女正在打扫。便扯着慧芳回了自己的住处,想让福儿出去看门的时候,却听慧芳道:“福儿是我的人,有什么事儿你就直接说吧。”

慧萍看福儿一副憨厚的模样,心中一动却没有立刻问。她让慧芳坐下后才说道:“太后与辛柳娘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至于其中渊源则是有些复杂,我简略给你说一下。你知道陈家乃是皇都第一富商吧?”

慧芳点头道:“自然晓得,都说陈家富得流油,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想从中分一杯羹。但却找不到机会下手。”

慧萍忽然轻笑一声,说道:“哪是找不到机会下手,而是根本不敢下手,或者下手那人自己先丢了命才对!”看慧芳面露困惑,解释道:“你被分来伺候太后的时日不如我们久,却赶上了太后最是得意舒坦的时候,从那之后也没受过什么大的磨难。你肯定不晓得,当初太子之位并不算稳固,太后为了太子着想,自然要花费银钱上下打点。可在太子幼时,太后与霍家之间由于某种缘由,关系并不是太好。正因为与太后当初关系算不上亲密,霍家就不愿拿出财物,提早在当今皇上身上下注。家族不可靠,先皇的心又不在太后与皇上身上。这种情况下,太后自然需要找个同盟.....”

慧萍顿了顿,看慧芳在认真听,才继续道:“陈金宝财大气粗,跟太后的生母也有些远亲关系,为此给予太后许多的帮助。太后也知道恩惠不能积攒到无法偿还的时候再还,因此便问陈金宝有什么想要的。可这陈金宝一不要金钱,二不要官名,只要一个女人。太后当时还以为抓住他的把柄,能够用美人挟持他。但却没想到,陈金宝想要的竟是一个有夫有子的妇人!”

慧芳听了这段无人对她述说过的往事,震惊道:“妇人.......难不成那个妇人便是辛柳娘?”

慧萍重重的点头道:“不错,正是辛柳娘。当初太后本有些为难,毕竟拆散人家庭太过狠毒。可陈金宝能为太后及皇上带来的帮助实在是太大,容不得太后不答应,因此.......”

“等等!你说拆散人家庭?”慧芳仿佛捕捉到了什么重点,追问道:“莫不是当初辛柳娘的夫君还没有死?太后为了达成诺言,便将辛柳娘的夫君给.......”

“唉,你也别觉得太后狠毒。”慧萍看着慧芳不敢置信的表情,叹气道:“当初太后正是两相为难的境地,若是不如此做的话,那之前的苦心可就白白浪费了。罢了,你究竟是没有经历过那段日子,想必当初慧澄也没有对你多加交代,便去了。”

慧芳紧紧盯着慧萍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你要对我说这些?反正我在你们几个的心中,不过是慧澄师傅的徒弟,反正我没什么出息,是死是活都跟你们没有关系不是吗?”

慧萍看她情绪如此激动,只能宽慰道:“谁说你没有什么出息的,当初慧澄既然会收你为徒,那自然是看到你身上有什么优点,你何必妄自菲薄呢?至于慧文慧心本就是爱拔尖逞能的,怕是担忧你出头盖过她们俩才对你冷待的。而我之所以对你说这些,却是跟当初慧澄跟我亲近才提点你的。”

慧萍发觉慧芳眼神中透露出不相信,无奈道:“你别觉得宫中就没有真正的情谊。罢了,我说这些也不过是怕你因为不了解情况、而说错了话惹得太后生气。”

慧萍不等慧芳张嘴,就站起来拍了拍裙角,说道:“你也别害怕太后会因为此事迁怒于你,这事情确实不好拿捏,不过你也别害怕不敢上前。我这就去跟太后汇报一声,好在太后刚刚歇下应该还未熟睡。你等下子只要将辛柳娘的事情说出来就行,反正太后看那个贱蹄子也不顺眼,哪怕你往她身上泼些脏水也没关系。总而言之,这次的事情跟你无甚关系。”

慧芳点着头,将她对自己的劝告听进心里,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说道:“谢谢你。”

慧萍笑着摇头。说道:“跟我谈什么谢谢,若是按照十多年前的辈分算,你可还得管我叫一声姑姑呢。走吧,我带你们俩去见太后。”说着,打量着听闻这秘闻,却一直都没有改变憨厚神情的福儿,赞道:“这丫头倒是不错,若是以后也能这般不露喜怒,那必定会有大造化。”

福儿老实的行礼道:“谢姑姑夸赞,能被慧芳姑姑看上,是福儿的福气。”

“只盼着你以后也能保持着感恩之心吧。”慧萍感叹一句,看着若有所思的慧芳,意有所指道:“这人只要一入宫啊,那心想不变也难。”

福儿低下了头,紧握着手有些不知所措,害怕慧芳就因为这样两句话,而弃她不用。

慧萍对慧芳的性子还算比较清楚,知道她多少对于去服侍云宁郡主有些不满。

而且,刚刚她说福儿是自己人时,表情有些微妙。自古以来,宫中那些老嬷嬷调教漂亮宫女,然后送到皇上**的事儿并不少见。不过都是为了得些赏赐,甚至为了巩固宫中地位罢了。

依慧萍看来,慧芳会弄个这样看似老实的丫头,又归为自己人的行列,还只带她入宫,那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她也算看着慧芳成长为掌事姑姑的,只看福儿一眼,她就觉得这丫头憨厚的过份不正常。她不免的想要提点慧芳几句:不要养虎为患,妄图控制上了龙床的女人。

可却没想到,慧芳深思一番后,却笑言道:“倒是你想岔了,我与她不过是各有所图罢了。”这言语摆明了,并不是要控制住福儿,也是在安慧萍与福儿不安的心。

慧萍听了此话,倒是再

想不通她究竟要做什么。不过见慧芳心中自有分寸,也不再多管......

太后被慧萍在午休时叫醒,顿时有些不悦,不过听闻是慧芳有急事要禀告。便立即皱起眉头道:“不是说过让她尽量别进宫吗?到底是什么急事,连早晚两次去送食材的人都等不及,赶着哀家午休的时候进宫打扰啊?”

慧萍边为太后穿衣,边答道:“回禀太后娘娘,慧芳确实是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禀告。慧芳本是两刻钟前就入宫,届时太后娘娘刚刚躺下。她因为害怕扰到太后娘娘而不敢派人通告。可老奴看她神情十分焦急,便带她去了老奴的住处了解了一番。却得知她所来之事跟乔大小姐的婚事有关系,而且其中似乎还牵连到了当年的往事.......”

太后来了好奇,说道:“乔梦妍明年及笄,哀家本打算把她弄进宫。可慧芳此次前来,竟跟乔梦妍的婚事有关系?哀家倒是要看看,这乔梦妍的婚事还能跟当年的往事有甚么关系!”

慧萍嘴唇微动,终究还是觉得先给太后点缓冲比较好,放轻了声音道:“似乎跟辛柳娘有关。”

“怎么会跟那个贱蹄子有关系?”太后瞬间沉下脸色,等慧萍帮她规整好衣襟,便一挥袖子怒气冲冲的走出内室......

太后出了内室,到了正殿,看到慧芳正站在门口时,立即唤道:“慧芳,你给哀家过来!”

慧芳听太后口气不好,心里就是一颤,却不敢耽误的立刻走到太后身前,跪下行礼道:“给太后娘娘请安,老奴实在是有紧急事,才会扰了太后午休,还请太后责罚。”

太后不耐的挥挥手,接过慧文递来的茶水,放到几上追问道:“哀家问你,乔梦妍的亲事出了什么问题让你找进宫来,还有辛柳娘那个贱人有跟这事有什么关系!说,给哀家如实交代!”

慧芳跪伏在地,说道:“禀告太后娘娘,在今日午时初左右,有个婆子突然敲起了郡主府的门。老奴看她不说她家主子是谁,便没有开门,使了林婆子去报官。可其中一番纠缠之后,那马车里的女人突然递了个物件出来,说是清尘师太看了便知。老奴担心这物件有什么龌龊事,便抢先拿到手入了府。而那马车里的女人不知道为何,直接带人离去。等老奴拿了那东西给清尘师太看后,师太竟然说这是大小姐当初定下的娃娃亲找上了门。而那个马车里的女人,极有可能是一个叫辛柳娘的女人。”

“娃娃亲?”太后紧着眉头,喝道:“你说的那物件在哪里,呈上来让哀家瞧瞧。”

闻言,慧芳赶紧将揣在怀中抱着福纹彩锦的断剑呈了上去,解释道:“就是这截断剑,师太说将军当初似乎是将一柄短剑折成两半,交予辛柳娘的夫婿定下的亲事。而这截断剑应该就是那个将领手中的信物,可我听师太的话语,那个定下娃娃亲的将领似乎早已战亡。而辛柳娘早已改嫁,那个将领的儿子也被祖父带走,多年没有消息。”

慧芳的一番话,无不表明她不知晓当年的往事,也将她和慧萍摘得干干净净。

可即便如此,也没有消掉太后的怒气。只见太后狠狠地拍着紫檀小几,怒道:“当初清尘师太自请出家的时候,为何不将此事说清楚。还有,哀家要清楚的知道,这件事究竟有多少人知晓!除却郡主府内的,其余的都给哀家灭口!”

太后忽而冷冷一笑,寒声道:“既然辛柳娘胆子这么大,那哀家就拿她的胆子去喂狗,看看由她的胆子喂出的狗,是不是也那么胆大,连主子都敢咬上一口!”

耗子有话说:本书明日也就是11月13日将上架,感激这么久以来大家的支持!

因为要等开后台,所以明日中午的更新可能会晚一些。

希望大家耐心等待,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喜欢本书。

谢谢大家,耗子跪趴求票票、求订阅、求收藏~飞吻媚眼大派送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