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67章 郡主难欺

第六十七章郡主难欺

乔梦妍在慧芳带着霍管家走出去后的第一时间,就从屏风后绕了出来。她看到乔珺云面含讥笑,不由得凑近低声问道:“云儿,你这真的是在打霍家的脸,还是、另有什么深意?”

乔珺云看她这般性急,站起来凑到乔梦妍耳边私语道:“我就是要明晃晃的打霍府的脸,让他们觉得我是个脾气倔不好惹的,错在他们,让他们不但无法计较还得捧着我。”

乔梦妍眉头紧锁,担忧道:“可是你今日还未给霍家回年礼,就重赏了霍管家。如果赏的是金银别人只会晓得你大方,跟霍府关系好。但是你赏赐宫缎以及玉钗,那就不是一般的逾矩。恐怕、霍府反而会觉得下不来台,想办法让你也出个大丑呢!”

看她如此担忧,乔珺云隐秘一笑,低声道:“有何下不来台的,她霍夫人又不是需要整日在宫中服侍的,派遣的奴才竟然敢在午时才来,根本就是没把我当成一回事。哼,倒是不知这是她霍夫人的打算还是霍振德的。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最好闹大,闹到宫中让太后不得不知晓。若是霍府无任何表示的话,这年礼我也不给他回送!”

“这、这也太不符规矩了吧。”乔梦妍咬着嘴唇,试图劝动乔珺云。

却不曾想乔珺云顽劣一笑,提了嗓门喊道:“有什么不符合规矩的!我乔珺云虽然是郡主,但太后可是恩赏我享受公主份例的!即便霍夫人不用亲自登门,那也不至于故意派个奴才来打我的脸吧?哼,我就看皇祖母赏给我和姐姐的宫缎,霍管家拿回去敢不敢给他女儿裁衣裳穿!”

话音要落未落,慧芳就掀开帘子走进来,还不等她说话。乔珺云就叱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东西可都给霍管家拿上了?”

慧芳见乔珺云瞪着自己,是有苦说不出。乔梦妍见状便上前劝解道:“姑姑,云儿她心情不好,您还请多见谅.......”

慧芳连忙告罪行礼道:“诶哟喂,老奴是郡主的奴才,这话可是真的不敢当。”说着,走到乔珺云身前,俯下身道:“郡主,刚才老奴带着霍管家一出去,他就婉拒了郡主的赏赐。说是不敢当。依老奴看,此举确实也有些逾矩,若是太后娘娘知道了恐怕不妥。”

闻言。乔珺云桃花眼不雅观的一翻,不悦道:“皇祖母对我那般宠爱,更何况他霍家失了礼,难不成我还要委屈的尊礼回礼?今个儿本郡主还就逾矩了,霍管家肯定还没出府吧?你赶紧拿着宫缎随便拣一支玉钗。亲自送霍管家出府!”

慧芳急忙开口道:“老奴......”

“我不管你怎么跟他说,哪怕是争执一番也得让霍管家捧着宫缎和玉钗回府!”乔珺云的语气不容置疑。她睨见慧芳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刁蛮道:“如果这事情没办好,让霍管家两手空空的回了霍府,那等会儿你就自己一个人捧着宫缎和玉钗送上门去吧。随你便。”

慧芳想象了一番,两相抉择之下还是不想丢自己的脸。因此妥协的应道:“老奴就这就去。”

看慧芳应允下来。乔珺云立即露出开心的笑容,摸了摸头顶上的发髻,嘴角含笑道:“姑姑你放心。这次的事情哪怕传进了宫也与你无关,本郡主会护着你的。再说,霍夫人进宫无法亲自来送年礼,虽然我有些不高兴,但是我对于霍府的态度更是生气!明明是比邻而居。派管家来敷衍就算了,可他一个管家竟然还敢在日上三竿的时候才来。哼。这次要不让他们好好吃番苦,还以为我乔珺云是好欺负的!”

慧芳闻言一愣,一是没想到乔珺云竟是心思如此敏感,对霍夫人并未登门拜访以及霍管家迟来产生了意见。二是没想到往日里性格还算乖巧的乔珺云,遇见了让她不舒服的事儿,竟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慧芳的视线不自觉的往软榻小几上的麻藤鞭子上一扫,原本心中的暂存的疑惑立即得到了答案——她就说嘛,平时看起来那么乖巧的孩子,却喜欢舞弄鞭子,虽然每次都被乔梦妍拦住,但对于习武的那份狂热却是府内几个贴身人都知晓的。

慧芳觉着若是乔珺云真是这种遇事就鲁莽,只想让自己心里舒坦的性子,那之前她觉得乔珺云行为有时显得矛盾,也就有了解释。说不定因为她们是太后赏下来的,又小心伺候觉得还算舒心才一直没有显露真脾性。只是,乔珺云又不会不知晓霍府与太后之间的关系,怎么会拿霍府开刀泄气呢......

乔珺云睨见慧芳眼中闪过的不解,但是却没有解释的打算。毕竟事情都要循序渐进,‘真相’只有一点点的被披露出来,才会让人真正的信服......

慧芳几乎是被性急的乔珺云赶出屋子的。如乔珺云所料,霍管家就呆在正堂,还并未离开。当他看见慧芳将那匹宫缎和那个装着玉钗的红木盒递过来,顿时皱紧了眉头不悦道:“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郡主还是执意要将宫缎和玉钗赏给老奴?”

霍管家本来就是严肃面容的,此时一皱眉看起来难免有些凶,慧芳本来就在乔珺云那受了‘委屈’,看到霍管家对待她如此不客气,也拿捏起脾气,冷声道:“郡主的赏赐,霍管家为何不受?郡主说了,让老奴送您出府。走吧,东西老奴先拿着,省着霍管家一不小心的磕了碰了,东西还没出府就坏了的话,老奴可承担不起郡主的怒火。”

慧芳如此说倒也并不完全是生气,只是乔珺云刚刚会对她起火,让她知晓这个主是必须顺着来的。因此她对于霍家办事不周到也有些埋怨,只想着下午殿内省管事来的时候,让他帮忙往宫里传递下消息。她还记得上次入宫时,慧萍跟她讲解的那些秘辛:太后跟霍家之间是有着很大嫌隙的,只是现在双方需要互相扶持,才会维持表面的亲近。

慧芳本就是个只注重自己利益的,她知晓乔珺云刚刚出孝,太后十分重视,若是知道此事自然会给乔珺云一个交代,恐怕还会暗地里给霍家记上一笔。现在,她还是别撕破脸皮的好......

“你!”霍管家一双蛤蟆眼一瞪,想要发脾气但好歹还念着这是郡主府,并不敢撒野。他只得跟在早已走开的慧芳身后,本以为慧芳如此行为可能是有什么缘由。

果不其然,一走出郡主府大门,慧芳将东西往他怀里一塞,深深地行了个蹲礼说道:“霍管家此事做的实在是难看,不仅打了郡主的脸,还让郡主心里觉得不舒服。老奴在府内不好与您再僵持下去,还望您不要介意。”

听了慧芳的这番话,霍管家脸色稍霁,点头道:“老奴明白姑姑的难处。只是有一点还希望姑姑帮忙指点。”

“霍管家请问,只要是慧芳知晓的,自然不会隐瞒。”慧芳看场面圆的还不错,就随意道。

霍管家摸了摸上唇的短须,请着慧芳走到一旁后,才低声问道:“刚刚姑姑见了郡主之后,对待老奴的差别如此之大,想必是知道郡主此番作为的缘由。只是不知郡主意在何为,还望姑姑指点。”

听他问及此事,慧芳就面露出些许不满,看着他道:“虽然我也是个奴才,不敢逾矩的多说些甚么。只是在郡主看来,霍夫人入宫无法亲自登门拜访情有可原,但是霍管家你日上三竿才来送年礼,也过于疏忽我家郡主的感受了吧。虽然霍府可能有许多年礼要送,但也不至于将郡主府安排的如此靠后。更别提......”慧芳睨了眼不远处的奢华府宅,摇头道:“明明比邻而居,但却.......唉,也难怪郡主心里不舒坦。”

慧芳见霍管家面露慌张的样子,便道:“话已至此,还望霍府好好规整一下这为人处事的方式,这送年礼本来是一件好事情。但却让本来准备开心过年的郡主,反而失了兴致生起气来......霍府离的还算近,老奴就不再远送,霍管家慢走。”慧芳说完便不在府外多待,转身进了郡主府之后,就让杂役宫女将大门关上,将欲言又止的霍管家关在府外后,便不再多理。

慧芳急匆匆的回到厢房复命,一掀开帘子却看见乔珺云和乔梦妍正在软榻上相对而坐。鞭子和列游札记都被搁置到一旁,小几上正摆着棋盘,而棋盘边则摆着一些点心与两盏茶。

慧芳只是略微一闻砂花茶散发出的香气,便笑着上前行礼道:“禀郡主,事情已经办好,霍管家拿了郡主的赏赐才回府。”

乔珺云闻言笑出了声,只是并没抬头,挥了挥并未执子的手,说道:“姑姑这事儿办得好,彩香,给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