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72章 梓儿懂武

第七十二章梓儿懂武

梓儿十分紧张,她被挤在耳房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她觉得如果能留在郡主府,无论能否入得郡主眼帘受到赏识,在郡主府就是最好的避风港。想来,那些努力表现自己的宫女们,都是如此着想的吧?她们虽然都是杂役宫女,但还并未真正的入得宫廷,而只是在宫女司受了教导,对于复杂的深宫来说,冒然进宫可能连半条命都保不下来。

不是危言耸听,在宫女司受教导的时候,教导她们的姑姑就说过:每年入宫的宫女能活下去一半都是夸张的,除却因为做错事之外,更多的都是被当作踏脚石或替罪羊丢了出去。

现在郡主府的荣宠还算不得明显,除却太后与皇上赏赐频频之外,并无繁闹景象。但过了年......既不复杂又能获得体面的地方,现在也只有在云宁郡主的府上能享受了吧?

等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等在耳房的梓儿一群人就听见有脚步声越行越近,想来应该就是来送晚饭的。一想起等下要在郡主用饭时面见,几个善于厨艺的宫女心思就活络开来......

福儿掀开帘子进了耳房,扫视了一眼屋内的宫女们后,似乎是随意的点了几个,说道:“你、你、梓儿还有彩儿姐姐都跟着我走吧。”被点到的人包括彩儿在内,俱都是喜笑颜开。想来,第一个见郡主的只要出彩,那留下的把握想来要比其他人大上许多。

彩儿抢先一步紧跟在福儿的身后,进了温暖适宜的正屋后,立即半低垂着头眉目半敛,看起来十分乖顺。而让人能瞧见的嘴角则是挂起微微笑意,让人一打眼就觉得她是个小意温柔的。

至于跟在彩儿身后的梓儿几个,则是尽量的挺起腰板,按照宫女司姑姑教导的那样。将自己的规矩展现出来。

再说乔珺云等着慧芳为自己盛饭时,就见门口厚厚的棉帘子被人从外掀开。接着走进来的就是笑的憨厚的福儿,紧随其后的宫女面色温柔却懂得收敛,虽然半低着头但是从她显露出来的部分五官来看,十足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只是,瞧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与搭在身前的一双芊芊玉手来看,乔珺云就知道她定不是普通的宫女,应是有人故意栽培留等着......

慧芳将盛满米饭的瓷碗放在乔珺云面前,当她发现乔珺云的注意力似乎被谁吸引,当即心头一跳。连忙顺着视线瞧过去——映入她眼帘之中的正是让人瞧之自生亲近之意的彩儿,那个宫女之间的管事。

乔珺云对彩儿起了兴趣,开口便问:“最前面的那个宫女。你叫什么名字,又擅长些什么?”

彩儿听她点到自己,不缓不慢的下蹲行礼,回道:“禀云宁郡主,奴婢名唤彩儿。奴婢擅长弹琴下棋。略通一些舞蹈。郡主想看的话,奴婢可以为郡主献上一舞或弹上一曲,聊以解闷。”

乔珺云闻言略作一思量,才微微笑道:“那可是好的,只不过弹琴还是算了,毕竟清尘师太要礼佛。若是扰了清静可是不好。至于你说的舞蹈,本郡主在年幼随着母亲入宫赴宴的时候,早已经将那一套路看得差不多了。”

乔梦妍适时插嘴道:“我听她说她还会下棋。这个倒是不错,既安静又能打发时间。”

乔珺云听了此话便问:“姐姐,你若是喜欢彩儿就收用吧,我的棋艺实在是差劲,每次跟你过不上几个回合就落败。我猜彩儿既然说她擅长下棋。应该能与你多多玩上一会儿。”

“唔,她倒是不错的。”乔梦妍似乎也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说道:“先看下一个吧,我想想再做决定。”乔珺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拿起筷子吃起了饭。慧芳见状立即挥了挥手,让彩儿站到了一旁不碍眼的地方。而彩儿则是有些担忧,她确实没想过被闲置的这种情况......

彩儿之后的第一个宫女算不得出彩,而第二个宫女在慧芳代问有什么特长的时候,则是说熟知药性。乔珺云一听此话下筷的动作就顿了顿,慧芳心里抖了抖,看向那个宫女的脸色变冷,却故作不在意的说道:“我们郡主的身体,可是有太后娘娘钦赐的御医照看,你再熟知药理难不成还能越过御医为郡主调理身子吗?”

那宫女面色刷的变白,下跪叩头道:“是奴婢说错了话,还望郡主见谅。奴婢只不过是熟悉哪些食材与药材之间相冲罢了,并无那么大的本事敢藐视御医。”

那宫女本是想退而求其次,却没想到再次犯了慧芳的忌讳,直接开口斥责道:“姑姑我在深宫呆了将近二十多年,懂得难不成还不如你这么个小宫女多么?太过自大,下去吧!”

乔珺云耳边听着慧芳有些浮躁的将那个宫女遣了出去,心里暗暗好笑,觉得她也太沉不住气。不过她倒是觉得慧芳的此举帮了她。毕竟,在她羽翼未丰之时,还是不要留懂医理的丫鬟在身边比较好。毕竟,指不定她也会站在太后一边,在她可能无力招架的时候再来捅上一刀。

至于慧芳在把那个宫女赶出去后,看着唯一还站在原地的梓儿,心里柔软了不少。只是她还记着不能露出端倪,清了清嗓子沉声问道:“你叫梓儿是吧?说说你都擅长些什么。”

梓儿拳头紧了紧,有些局促的看了一眼埋头苦吃的乔珺云,想着她那个本事有些犹豫不定。慧芳见状便有些心急,追问道:“不必紧张,郡主最是大方宽和,我见你这两日做事很是麻利,手脚灵活,倒是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擅长的本事,能够将郡主伺候的舒心。”

乔珺云将嘴中的食物咽下,抬起头看向慧芳问道:“姑姑认识这个梓儿?”

慧芳笑笑,否认道:“老奴倒是不认识她,只是昨日她入府之后办事甚是麻利,老奴便多嘴问了一句她叫什么名字。老奴瞧她倒像是个老实的,现在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乔珺云点点头,心里有了个底,看向梓儿温和道:“不必紧张,你赶紧说你擅长些什么就行。”

梓儿观察到乔珺云似乎对她有些不耐烦,想着她是个急性子的,便狠下心一咬牙,吐出的话音却有些小,说道:“启禀郡主,奴婢入宫女司的时间较短,并未学到什么出众的本事。只有儿时学过的手脚功夫还算拿得出手,三五个大汉奴婢还是能撂倒的。”

梓儿的话一出口,就见乔珺云将碗筷重重放在桌子上,严肃的问道:“你可是真的会拳脚功夫?鞭子你会甩吗?话本里的那些功夫和飞檐走壁的轻功你能不能教给我?”

梓儿本来有些害怕,却听出乔珺云话中隐藏的涵义,惊讶道:“郡主,您想学吗?”

慧芳对梓儿的具体情况并不十分清楚,因此看到她误打误撞的对上乔珺云的喜好,心中顿时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她上前扶着乔珺云坐下,低声道:“郡主,您还是先吃饭,等吃完再说。”

乔珺云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梓儿,保持着用餐礼仪却速度极快的将半碗白饭都吃光。她轻轻放下碗筷,对看向她的乔梦妍说道:“姐姐你慢慢吃,剩下的宫女你慢慢挑。我要跟梓儿出去比试比试!”

乔梦妍拿着筷子,皱眉劝道:“你是主子,她怎么可能敢跟你比试。再说了,你每日拿着鞭子从没甩弄过,若是打到了自己可怎么是好?”

乔珺云撅着嘴,看乔梦妍不允许的眼神,僵持了一会儿才妥协道:“那我让梓儿帮我甩鞭子,我在一旁看着可以吗?就看看嘛!彩香,去把本郡主的鞭子取来!”

“是。”彩香傻乎乎的应了,没看见彩果使得眼色,一溜烟跑进内室将麻藤鞭子取了出来。

乔梦妍看着她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最后终于落败放下碗筷,叹气道:“我看你等下若是看得高兴,肯定会自己上手比试几下的。罢了,我跟你一起看,看看梓儿是不是真的精通武艺。”

梓儿听着乔珺云和乔梦妍将她的三脚猫功夫,说成了精通武艺,有些担忧的开口道:“启禀郡主,奴婢真的只是略通武艺,什么掌法轻功都是话本里才有的,奴婢真的不会啊。”

乔珺云听得皱起了鼻子,追问道:“那鞭子你会不会用?”

梓儿犹豫了一下,在慧芳的‘怒视’之下,缓缓点头道:“奴婢以前使过鞭子,只是并算不得太熟练。”

“无碍无碍!”乔珺云起了身,接过彩香手里的麻藤鞭子,掂了掂说道:“只要你能叫我入门就行。本郡主聪明得很,只要入了门,那些高深的本事自然能够无师自通啦!”

乔梦妍听得摇头,无奈在乔珺云的执着之下,还是让她穿好衣服后扯着梓儿出了屋子。她见慧芳还没走,便走过去小声道:“姑姑,虽然云儿开心是好的。可是耍鞭子是在太过危险,不是女儿家玩的东西呀。这个梓儿虽然看着老实,但若是真让云儿与她玩野了可怎么是好?”

慧芳嘴角轻轻一扯,避过话题恭维道:“有大小姐看顾着郡主的安全,定不会有危险的。既然郡主喜欢梓儿,就先留着。大小姐可还记着约莫后日,太后娘娘就会遣人来接你与郡主入宫?宫里的好玩物什多得很,想必郡主很快就会转移注意力的。梓儿还挺勤快的,留着做杂事为绿儿几个分担压力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