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06章 霍府宴会

第一百零六章霍府宴会

乔珺云听清澄提起自己体虚一事,立即变了嘴脸,神情不满的问道:“你还好意思说,差点让你转移了话题。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你到底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的身子不但没有起复,还越来越虚弱,甚至还时常气虚、喘不过气来?”

清澄见乔珺云如此严肃,知道避不过去,只能避重就轻道:“你放心吧,我不过是吸了两口你的阴气,你的阴气虚弱,又呆在阴气如此之重的宅邸之中,自然会觉得不舒服,养养就能好了。”

“真的吗?”乔珺云不相信的看着她,还在犹疑道:“那我下个月初能不能去参加宴会?”

清澄见她已经开始相信,连连点头道:“当然可以,现在由我庇佑你,府里的怨气再也对你造不成影响。你就擎等着这些日子快速的长肉、养好身子,然后就开始咱们的计划吧!”

“什么咱们的计划啊,我都搞不清你到底想干嘛,又如何与你合作?”乔珺云不应下而是反问着。

清澄对于自己的目的十分避讳,并不回答,只是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反正不会伤害到你就行了。你先睡会儿,我要去墙边趴着看一看霍府的热闹,回来再跟你讲!”说着,鬼形一闪就不见了踪影。徒留乔珺云一个人躺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时间仓促溜走,转眼间就到了三月初一。这日早早的,乔珺云就起了身,连带着整个郡主府内的奴仆们都忙碌了起来。霍府的宴请帖子是在霍思琪见乔珺云身子恢复神速的情况下,于三天前送来的。没错,恢复神速!

正坐在妆奁前的凳子上等着慧芳为其梳妆的乔珺云,早已不见了半月前的瘦骨嶙峋,相比那时最少要胖了一圈半。不过即便如此,相比于正常人来说,她还是显得过于瘦削。

慧芳为乔珺云在头上簪了两支红宝石簪,衬得她苍白的脸色倒是好了许多。因着她还未完全康复。除此之外就再无其它沉重的饰物。虽然素净了些,但是配着浅粉色的衣衫还算齐整。

至于乔梦妍则是穿了一套天蓝色的裙衫,因为乔珺云打扮的素净,她便也只在头上簪了一支蓝宝石簪,以及一支太后在她定亲后赏赐的喜鹊登枝白玉簪。

乔珺云由着慧芳为她扑了些粉,遮盖住苍白的面色之后,就起身道:“今日的宴会参加的大家闺秀不算太多,我也不好多带人。姑姑,等下我带着绿儿和梓儿一起去,府里你多照看着点。”

慧芳放下梳子,恭敬道:“还请郡主放心,老奴定会看管好郡主府的。”

“唔。”乔珺云点点头。就走向正在桌前喝茶的乔梦妍道:“姐姐,时辰不早,咱们也该走了。”

乔梦妍应声而起,牵住乔珺云的手互相搀扶着。就向外走去。边走还不忘问绿儿道:“云儿准备送给霍小姐的礼物可备好了?还有那盒砂花茶,可也另外备出来了?”

“大小姐请放心,礼已备好。而砂花茶本就是贡品,装其的乃是檀木所制的精致木盒,因此奴婢并未更换。不知郡主觉得可否?”绿儿恭敬的回答,还不忘谨慎的问一下乔珺云的意见。

乔珺云听后。点头赞赏道:“姐姐不必凡事亲历,绿儿足够稳妥、她做事我向来放心。”

这句话夸得绿儿很是开心,最近她能明显察觉到郡主越来越器重她了.......

“云儿姐姐、梦妍姐姐,你们两个真给思琪面子。来得这般早。”霍思琪兴奋的迎向乔珺云主仆四人,喜悦之情难以抑制。尤其是当她看见绿儿手中捧着的、雕刻着砂花图案的檀木盒时,晓得愈加灿烂。她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直爽的问道:“真没想到姐姐这般看重妹妹,竟然将这砂花茶都给妹妹捧来了!来,两位姐姐先随我进屋,咱们慢慢聊。”

乔珺云好奇的打量着了几眼霍思琪所住的院子,似乎被院子中摆布的绰约多姿的各色桃花盆株吸引了注意力。因此。乔梦妍只得开口代为调侃道:“思琪。客气这些做什么,云儿她是觉得与你一见如故、性子又及其合得来,有了好东西可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你的呢。”

经乔梦妍这么一说,乔梦妍才回过神来,附和道:“姐姐说的对,我确实觉得与思琪你合得来。这次受邀来参加你与其他闺秀们的聚会。我可是期待已久。虽然准备了些漂亮首饰,但还是觉得轻了些。正巧,我那还剩下一盒砂花茶。你也知道我的身子不好不能饮茶,这么好的东西放着可是暴遣天物。因此,我就把这盒砂花茶拿了来,还望妹妹别嫌弃才是。”

霍思琪听出乔珺云话中的亲近之意,笑道:“瞧姐姐这话说的,砂花茶妹妹早就耳闻,但却因为稀少而只在皇姑母那里喝过两次,我谢谢姐姐还来不及呢。”

乔梦妍看气氛融洽,也不再让二人互相恭维,毕竟说多了就假了。她打量了一眼园子,称赞道:“妹妹的园子里的景色可真是独特。怪不得刚才云儿她都忘了回话,想来是光顾着数你院子里究竟有多少种颜色的桃花了!”

霍思琪听了高兴,略带些炫耀道:“爹娘最疼爱的就是我,我说想要园子里开满什么花。只要是应季的,不管多么稀奇的花、不出三日就会将我的园子装满!”

闻言,乔珺云就露出恍然的神色道:“原来如此,刚刚我还在想你以前说过园子里都是梅花,一个月前却与我说府上有一株洒金五色碧桃,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呢。说来,能使得这许多颜色的桃花聚在一起,又不过月余就能开的这般好,妹妹可真是有福气呢。”

“得姐姐们的夸奖,也就没有枉费今日我开宴会的这片心思了。”霍思琪小大人似的感叹了一句,又道:“云儿姐姐、梦妍姐姐,你们两个还是先随我进屋呆着吧。”

听霍思琪如此说,乔珺云姐妹也不好再在外面耽搁,在霍思琪的邀请下,由乔珺云打头进了屋子。之前站在院子中,被桃花吸引了注意力时还没发现,这一走进了正屋,立刻觉得宽广。而除却摆在正首的一张主椅之外。竟还有八张黑檀木椅分于两列,相对而放。而屋子左侧用浅黄色幕纱挡着,影影绰绰能看到里面摆了张圆形黑檀木桌,瞧那个面积坐上七八个人也不会嫌挤。除此之外,还放着几个角柜和珍奇等花瓶摆设,却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拥挤。

再说正屋的右侧则充作书房,除却一应的黑檀书桌等物之外,最为惹眼的就是那亮黄色珊瑚盆景,其形状奇特,约有三丈来高。也不知是否经过匠师雕琢,竟隐隐约约像株梅花的模样。

即便是前世在宫中见过了各式珍奇玩意的乔珺云,都不由得出声赞叹道:“这珊瑚雕的颜色真够鲜艳的,不但正好是妹妹喜爱的颜色,竟然连形意都与妹妹最喜爱的梅花相似至极呢。”

乔梦妍睨了眼霍思琪身上的亮黄色裙衫。又望了眼那珊瑚雕,也有所感触道:“妹妹可真是有福气,这等奇物想必也是霍大人与霍夫人费尽心思才得到的吧?”

闻言,霍思琪也笑了起来,引着二人往屋里走,说道:“其实啊。这摆件还是我六岁生辰的时候,爹爹送给我的。因为它的色泽与外形都极得我心,因此就一直这么摆着,从未搬出我的园子。而且这件珊瑚雕奇就奇在未经过任何雕琢。可以说是极为难得呢。”话音未落,三人就已经走到了椅边。眼看着乔珺云对着右首首位的木椅就要坐下去,她连忙道:“云儿姐姐,你身份尊贵还是做上首才好。”说着,就要搀扶着乔珺云坐到首位上去。

可霍思琪却没有想到,乔珺云竟然无所谓的说道:“我跟你投缘,又有皇祖母之前牵住的亲近关系。而且当初我与姐姐能逃出生天,还多亏了贵府相助。于情于理我怎能坐首位呢。”

霍思琪听了这话。浮现出感动的神色道:“云儿姐姐能将我当成姐妹,那又何必这样折煞我呢,若是你坐在了这里。妹妹坐在上首,那可真是不知好歹了。”

闻言,乔珺云也丝毫不改主意,瘦弱的手臂一用力,挣脱开霍思琪的搀扶后,缓缓的落座于右首的第一个位置上。待得坐稳之后,她才看着一脸为难的霍思琪,打趣道:“今日我就是以你的朋友身份来参加宴席的,等下来的都是你的姐妹,若是我坐在上首,那还有谁能玩的开心玩得高兴呢?我可不想当那个无趣扫兴的家伙!”

“这、这怎么好!”霍思琪为难不已,须知她今世并未如前世那般早早的进入太后的眼帘之中,霍府的人都宠她,在外面也人人恭维,自然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棘手的状况、虽然她颇为聪慧,但到底还是觉出不妥,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才好。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的僵住了。

乔珺云倒是明白现在霍思琪恐怕是受了霍振德的意思与她好好相处,因此才会在平日里的交往中有些矜持,担心一旦越礼或过度亲密,培养出的感情就会功亏于溃。

不过既然今天有时间和机会,那她就定要打破这层隔膜才行。

而这个时候,乔梦妍看气氛要僵持、又见乔珺云固执的模样,只得出声调解道:“思琪.....你看,咱们几个相处了这么久,你也知道了云儿的性子那是说一不二、极少更改决定的.......依我看啊,今个儿本来就是姐妹间的聚会,要上座干什么呢,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才有意思。而且我看幕纱后的地方足够宽敞,不如咱们坐那边,也好靠窗看看这满园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