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11章 挖地三尺

第一百一十一章 挖地三尺

孙良敏说让霍思琪将角柜埋下去,实际上是有缘由的——凡是往地下埋东西的,那么无论多么着急,也得等到三日后才能重新起出来。而这三天,也算是她为自己争取来的时间。她心想着:“既然筹划多年的事情会被人抢了先,那还不如趁着这三天的时间放出风声。虽然有些可惜,但日后也不是没有其他方式能够再运作一下此事的......”

再说霍思琪,虽然喝的有些迷糊,但还是敏锐的察觉出孙良敏的提议不妥。毕竟,她的爹爹说不定晚些就要回来,到时候还要等他做决断才好的啊。

清澄一直在旁观众人的反应,听到孙良敏建议把东西埋起来时心头一喜,但却在下一刻看到霍思琪犹豫的神情时,心中一抖,瞬间忘记刚刚对乔珺云说的话,以细微的力量控制住静静立在地上的缠枝木角柜,嗖的一下就飞了起来。其目的,似乎正是霍思琪!

“啊!”惊叫声此起彼伏,包括乔珺云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幅景象惊呆了!之前她们能大着胆子讨论角柜有可能生灵一事,一是因为她们喝了些小酒,二是因为她们并未相信此事是真实的,只是当做谈资在这乱侃。因此,当亲眼目睹这冲击心脏的一幕时,不由得都呆滞住。

孙良敏就坐在霍思琪的身边,她亲眼目睹角柜活了似得飞起来,目标还是自己这边时,怔住一瞬便猛然反映了过来、想要站起身来但却被略长的裙角一绊。顿时收不住力气的向后倒去。

但是好在紫灵与紫珠反应快,连忙伸手扶住她,这才没让她跌的难看。

见状,清澄淘气的突然改变了目标。控制着角柜飞到了孙良敏眼前不过一丈远处定住了两瞬,接着就在孙良敏面色发白的不敢出气的时候,将力量收回,任由角柜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众人被这一声巨响震住,愣愣的瞧着角柜与孙良敏瘫软的身体之间,还不到小臂远的距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乔珺云眨了眨眼后,率先反应过来的快速起身向孙良敏身边走去,心急道:“良敏姐姐你无事吧?紫灵紫珠还不快点把你们家小姐扶起来!”

紫灵紫珠一被提醒立即反应过来,一左一右将孙良敏扶起身来。连连退后了三步才停了下来。焦急的关切道:“小姐。你没事吧?摔没摔到哪,奴婢找个地方给您瞧一瞧吧?”

孙良敏还未答话,就先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她的灵魂像是重新附体一样。呆滞的眼神瞬间恢复灵活。她恐惧的眼神落在角柜上,颤声道:“快、快把这个鬼东西给埋到地下,或者把它、把它砸了,省的一会儿再想害、害我!”

若是说之前孙良敏还有心算计,但此时此刻却是真正的满心恐惧,只想着将那个要害她的角柜弄走才能安全。而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将本来半信半疑的霍思琪吓呆了。这会再次听见险些受伤的孙良敏的要求和喊叫声,再也不多顾虑,看着地上倾斜的角柜的目光满是惊恐,对还未有所动作的四个婆子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赶紧的埋起来。就听良敏姐姐的。埋在院子里!越深越好!快啊!”

“诶诶诶,老奴遵命!”四个婆子应得爽快,但是却也恐惧不已,缓缓的接近角柜,但却谁都不伸手。霍思琪看得恼火,上前就是一脚,踹的一个婆子直接栽倒在了角柜上,嘛呀一声吓得麻爪了!即便这样,霍思琪还是在一旁催促道:“还耽误什么呢!赶紧把东西抬走,迅速挖个深坑埋了。若是晚了、让这东西再出来吓人,定要你们四个好看!”

乔珺云早已经拽着乔梦妍站到了一旁,两姐妹手握着手依靠在一起,面上满是惊魂未定之色。乔珺云听霍思琪说话如此粗暴着急,不由得开口劝慰道:“姐姐也别太过催促,把东西埋了就好。我看这几个婆子也吓得厉害,让她们缓一缓吧。我看这里阴森森的,有些害怕......”

霍思琪听了劝,收敛了些暴脾气,对着那四个婆子道:“你们尽量快点儿,若是办不来就去找几个家丁,但切记别冲撞了我的姐妹们!”说着,她打量了一眼正值晌午满是照射进的阳光的凉亭,可不知为何心却觉得凉凉的。她匆匆招呼着孙良敏几人跟上之后,就赶紧的与乔梦妍携着乔珺云一起往屋里小跑而去.......

乔珺云临着进屋之前,勉强回头看了一眼,就正好对上清澄递过来的让她放心的眼神。她心里也说不好是紧张还是累,看清澄也再搞不出什么大事,就也勉强放心的收回视线,进了屋....

霍思琪为了给在座的姐妹们压惊,特意让莲蕊将刚刚没拿到的砂花茶找了出来。乔珺云也顾不上身子弱,虽然绿檀香一直都未停用,但还是喝了半杯多,这才总算压下了心口对于清澄的那一丝气愤与不满。

而那四个婆子胆子倒也大,不一会儿就整理好了情绪,就地将角柜埋下了将近一米深的地下,花了半个时辰总算将事情办好,进了屋复命。

霍思琪一改刚刚的暴戾语气,和声道:“倒是辛苦你们几个了,莲心,赏她们一人一个金裸子,也算为她们压压惊、去去霉气。”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四个婆子一改之前的苍白神色,脸色通红的激动磕头道谢着。

霍思琪听了几声,就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对还未定神的孙良敏和声细语道:“良敏姐姐,东西已经被埋了,你不必再害怕。今日让你受惊了,还请多多见谅。等明日,妹妹我会请娘亲备上一份薄礼,送到贵府上略表歉意。”

孙良敏还未平息惧意与恼恨,可听霍思琪如此说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依靠着丫鬟的搀扶,起身告辞道:“唉,这事与妹妹倒也没什么关系,妹妹们今日也都受惊了,姐姐觉得身子有些不适,就先告辞回府。至于什么歉礼也都不必了,妹妹们好好歇着,回府后都记着召大夫把脉,以免受了惊吓还不自知。姐姐就先走了,妹妹们自便吧。”

霍思琪听她如此说,也不好再挽留,只得亲自起身将孙良敏送到了门口。等乔珺云几个又与孙良敏话别几句,这才让莲心将她们主仆三人送出府去。

等孙良敏走了,陈小姐与齐小姐俱都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起身告辞。临走时,还不忘与乔珺云姐妹再套上几句近乎。看来,她们两个今日虽然受到惊吓,但也算是收获颇丰的。

霍思琪将她们也送走之后,看着面色犹豫的乔珺云姐妹,贴心道:“云儿姐姐和梦妍姐姐肯定也是受到了惊吓,别怪妹妹赶你们,你们也还是早些回府歇着吧。千万别忘了让楚御医为你们把脉,开些定神的汤药喝。”

闻言,乔珺云缓缓起身,微微点了头,看起来犹如惊魂未定一般。见此情况,乔梦妍只好撑着隐隐作痛的脑袋,点头宽慰道:“那我与云儿就也告辞了。今日的事我们还会为妹妹保密,这种事情传出去总是对你会有影响的。至于这还需要做的善后事宜,妹妹也别强撑着,还请霍大人与霍夫人帮忙处置吧......”

霍思琪露出浅笑点了点头,正欲开口感谢乔梦妍帮忙掩盖此事,却听乔珺云突然开口道:“妹妹,你可定要记得请清心师太帮忙,总要将事情弄得再无后顾之忧才好。不然的话,我与姐姐也是会为你担心的。”

“两位姐姐就放心吧,劳烦你们为妹妹如此周到考虑了呢!”霍思琪勾着嘴角,又与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亲自将二人送到院门口,看着莲蕊将二人送走、身形越行越远后,这才慢慢的踱回了屋子。

霍思琪坐在了上首的位子,押了口早已凉透的茶水,神情渐渐变得阴沉,重重的放下茶杯沉吟了半晌后,才沉声对刚刚回来的莲心吩咐道:“去找爹爹的婆子为何还未回来?这次的事情不像是有什么猫腻,难不成真的是有东西作祟?看来,清心住持是必须请一趟的了......对了,你赶紧派个丫鬟去府门口等着,一旦娘亲参加完宴会回来,就立即将娘亲带来......这事儿,还必须让爹娘帮忙才行。”

莲心紧张的应了下来,见霍思琪没有其他吩咐,这才上前将凉了的茶撤下,低声道:“奴婢这就去办,再为你换一杯热茶。”

“嗯。”霍思琪将莲心打发走之后,不自觉的自言自语道:“幸好今日并未请太多的人来,想来孙良敏她们不但不会散播此事,甚至是巴不得忘记的。至于乔家两位姐姐,倒是更无须多心的。呼,这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啊,真是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