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27章 孙良敏有孕

第一百二十七章孙良敏有孕

乔珺云喝着茶水,气定神闲的安抚着乔梦妍:姐姐你放心,皇祖母不会生气,反而会将你的婚事操办的更加隆重的。她见乔梦妍一脸的不解,轻笑道:姐姐别忘了现在库房的账册和钥匙在谁的手里。这三年来除了我时不时的去库房一趟,挑些以前用过觉得想念的玩意儿之外。就是这几个月来,姐姐你为了挑些礼品才会去。那么大的库房摆满了东西,多几件少几件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乔梦妍沉了脸色,叹气道:云儿你这又是何必呢?库房里的东西都是母亲留下的,把钥匙给了慧芳,不就是等于随意让她们糟践吗。再说,以我和程公子现在还未入朝的身份,无论日后他如何显贵,那也是用不起紫檀家具的。我看程公子他现在树大招风,如果有看他不顺眼的朝中老臣上奏,我倒是没什么,但是太后......如果因为这事影响到了太后娘娘的名声,那事情可就没有今日这么简单了。说轻会被迁怒,说重还不定会.......

乔珺云嘴角噙着的笑意仍旧没有消散的迹象,只是笃定道:姐姐,这个你无需担心,现在有点钱儿的望族,哪个不收集些紫檀家具呢?这东西虽然对外是皇家才有资格用的尊贵物件,但紫檀木生长地却不止一处,总有漏网的在民间流通的,而这份流通也算是皇家纵容的。那些人虽然不敢逾矩的使用,但收藏起来也是好炫耀的。

见乔梦妍欲言又止,她又道:姐姐的家具是皇祖母亲自送的,有什么好怕的?就算不能用也没关系,左不过供在库房里,好好的保存着。说不得啊,等日后我的小侄女出嫁了,还能当做陪嫁一起带过去呢。你不为自己讨这份殊荣,那也得为了未来的小侄子小侄女着想吧?皇祖母也不会不晓得这其中关窍的,为你长面子这紫檀家具是必须的。而且妹妹我还特意跟太后娘娘。讨了一套楠木家具,正好供你们平日使用。

乔梦妍泛着泪光的双眼不是因为担心,而是因为心里那份被关心的感动。

当然,乔珺云也没有忽略她耳根的那一抹羞红。乔珺云心中颇有些复杂,虽然坐在她面前的是她的姐姐,但她却有一种嫁女儿的错觉.......

嫁妆在紧张有序的准备着,慧芳虽然对于库房中瑞宁长公主留下的种种奇珍异宝心动。但碍于目前她掌握库房钥匙,不好监守自盗。且太后也差人给她传过话,让她手上安分点。因此,即便心中不甘不愿。倒还是没敢偷些什么不起眼的物件儿。

乔珺云自然将慧芳这段时间的憋闷收入眼中,她心中暗笑的同时。倒也不在乎在查看某盒珠宝的时候,随手赏给站在身边的丫鬟们一支两颗的,其中着重赏的除了彩香彩果之外,就只有最近再次开始教习她学些初浅功夫的梓儿。

若说在绿儿等人的眼中,彩香彩果从小陪郡主与大小姐长大,受宠受重用是应该的。但是梓儿一个野丫头。除了会耍鞭子,以及与慧芳姑姑交好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优点了。

可惜,只说慧芳姑姑总在郡主面前说梓儿的好话这一点,就让她们又嫉又妒。这些丫鬟们已经被乔珺云大手大脚赏出去的珠宝,迷了神智,只知道往前挤才能也瓜分到好处。

在乔珺云故意纵为的这种情况之下,那些粗使丫鬟以及桔儿等存在感一般的丫鬟们,已经开始隐隐分为两拨——一波是专注于讨好慧芳及梓儿。试图能让慧芳帮忙美言几句,亦或是更换个好一些的差事。

而另一波则是对彩香彩果献殷勤。她们虽然未发觉,但下意识认为自小服侍郡主的彩香彩果,与掌握府中不少大权的慧芳一方之间存在着某种界限。

乔珺云虽然可怜彩香彩果,总是被丫鬟们包围讨好,但却趁着这种情况做了不少事情.......

这波急着出头的丫鬟们,对于急着打探林晨娥近况乔珺云,是一个极好的掩护......

七月十五日,出府给乔珺云买新鲜玩意儿的彩果,才刚刚回府就见府内一片喜气洋洋。她心中暗觉奇怪,毕竟乔梦妍将要大婚这件事虽然大喜,但早已经乐过不说,且还要等到将近两个月后才能举行婚典呢。

彩果正想扯个丫鬟问问,却被路过的绿儿一眼看见。绿儿扫了眼彩果捧着的大包小包的点心,笑意浮上嘴角道:快跟我走,今个儿宫里传来了好消息。郡主和大小姐正开心着,我看福儿身子养好了,小嘴也更能说会道了。我听院里的扫地丫鬟说,福儿的荷包都要被银裸子金瓜子装满了呢。你再不去,可就没有你的份儿了!这话音里不难听出酸意,显然一向得重用的绿儿并没有赶上嘴里说的好事。

宫里的好事?彩果眼珠一转,就想到了昨个儿郡主入宫,正巧遇到给太后请安觉得身子不适提早告退的孙婕妤,也就是最近分去皇上大半宠爱的孙良敏。

彩果心中暗自一算,约莫着受了这么久宠爱的孙婕妤,也该是有孕的时候。

太后半个月前就对她霸占温儒明的宠爱,肚子却没有动静一事在郡主面前抱怨过。她思寻了一番今个儿打探到的消息,对着绿儿咧嘴笑,嘴甜道:绿儿姐姐想必也还没领到赏赐,不若帮妹妹拿些东西,一起去郡主那里去讨赏吧?

绿儿早就因为慧芳提前将她支走,才对郡主说这种好消息而心中不悦。此刻见到彩果主动给自己梯子爬,自然也乐意之极的接受道:那倒是好,这种好事我倒也是想沾沾福气的。

说着,她伸手接过彩果手里捆绑在一起的几个油纸包,边往无忧园走边说道:妹妹今个儿怎么又买了这么多外面的点心啊。郡主每次都只看不吃,摆弄一会儿就让那些粗使丫鬟吃 。虽然这是郡主大度,但那些丫鬟们本就有府内定例的点心,这样不是惯着她们吗。

彩果笑嘻嘻道:彩香也总对郡主说这样浪费银钱,可是每回都要被郡主糊弄过去。依我看啊,郡主就是想要接触外面的人气儿,每日左不过花上些碎银子,买郡主高兴不是比什么都高兴吗?而且我看,那些丫鬟们每日吃了郡主赏的点心,扫地擦灰可是更来劲儿呢。

绿儿耸了耸肩,似乎对于乔珺云大手大脚的行为已经习惯,只是仍旧不忘提醒道:郡主开心自然好,但你也要注意,千万不能买那些摊贩卖的点心。且不说材料如何,就说露天摆着都是灰,绝对干净不到哪里去,虽然郡主不吃,但也没弄出来什么是非让郡主烦心。

姐姐的话,彩果一定会铭记于心的。可是......彩香撇了撇嘴角,对着怀里的点心努嘴道:昨个儿买的点心可是王店的,贵的不行,那帮家伙们吃得狼吞虎咽只知道说好吃。我觉得浪费极了,今个儿就换成了在普通点心铺子买的。今天我可是少花了二两银子呢.....

扑哧!绿儿看着彩果说不在意银钱,但却偷偷计算着的模样,说道:没想到彩香整天和你黏在一起,竟然还把你这么个大手大脚的丫头,培养成了另一个小书房先生。

说完,她见彩果的神情变得局促,再次出声夸赞道:咱们都是郡主和大小姐的人,只有真心为郡主计算这所进所出才算是称职。你做的不错,王店家的点心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小姐吃的,既然郡主不吃只是好奇民间的东西,那去普通点心铺子买些民间点心更能让郡主开心不说,还能多给那些丫鬟们分几块点心。这样一来,她们不但会有怨言,反而还会感激你让她们吃得多呢!她们啊,一个个可都是馋嘴猫。

彩果听得耸了耸肩道:那就好......对了,前几日在大家族常光顾的点心店,我不是没查出来什么郡主感兴趣的皇都趣闻吗。本来今个儿我没报希望的,但是这家点心店的小二却主动跟我说了不少最近的趣事,想来,郡主一会听了能更加高兴的。

绿儿眉尾一挑,之前的不满消散,打趣道:看来跟你一起去见郡主可真是个好差事,说不得能拿上两份赏呢。

等彩果和绿儿见到乔珺云的时候,福儿正笑开了花的把手心里的银裸子往荷包里塞呢。

乔珺云一见到彩果和绿儿抱着一堆点心走进来,就出声问道:你回来了?今个儿怎么买了这么多的点心。对了,打听到什么有意思的秘闻了吗?成天呆在府里,我和姐姐可就依靠着这些传闻打发时间呢。

彩果心中了然,随手将怀里的点心递给福儿身后的粗使丫鬟,摸了摸额上的汗,笑道:给郡主请安,奴婢今个儿还真打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容奴婢先喝口茶水再说可好?

乔珺云将那些凑热闹的粗使丫鬟打发下去,性急的亲自倒了杯茶水,逼迫不敢的彩果喝下后,兴奋的追问道:这下子可以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