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181章 斩手除妖

第一百八十一章 斩手除妖

“这也不奇怪。我那位往年相识的道友,是个极为节俭的。再加上并无固定居所,总是云游四方以天地为家,为了化缘帮过不少人的忙。这孩子是他的徒弟,想来也是随了他的本性,在酒楼里帮工作为回报罢了。”清心住持一如往常淡淡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此言一出,在场听到的众人俱都是将视线落在了那个施法的少年道士身上,各自若有所思。

小道士一个人在供桌前面手舞足蹈着,时不时的举起桃木剑挥舞两下,紧接着就会再点燃一打符咒丢到铜盆里染成灰烬,嘴中嘟囔着但凡正常人都听不懂的晦涩咒语。

在供台上点燃的熏香缭绕下,过了将近两刻钟,香柱开始燃到底部,而小道士忙碌着的身影也渐渐的缓慢下来,似乎已经到了最后收尾的阶段。

察觉到法事快完成,站在太后身后的妃嫔们都在心中暗松了一口气,想着幸好没有再耽误两刻钟,不然等下子脚麻了,太后突然往后移动,她们可都得出个大丑。

可是佛法与道法的玄奥果真是让人猜不透,且不说在小道士施法途中,天空中没有出现任何异象或者天兆。就说小道士手舞足蹈乱舞着桃木剑的动作,就让人觉得十分奇怪。

要说大温国虽然极其崇尚佛法,但是也有一部分人钻研并不算太吃香的道法。

可是从之前清心住持说着小道士师徒甚至需要打帮工和化缘,才能维持生活上这一点就能看出来。道士在大温国并不受人尊崇。道法的没落很严重,到了乃至于年长的道士想要找个弟子传承,都会被人嫌弃的那种。

当然了,今天最奇怪的就是身为青禅寺传颂佛法的清心住持。竟然会允许一个上不得台的道士,在香火旺盛的青禅寺正殿的门前平台上,为整个大温国祈福。而且,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不妥,乃至于质疑为什么这个道士会出现,而又纵容着一个小小道士在这兴风作浪。

乔珺云本来也是没有丝毫怀疑的,就跟太后她们一样,她心里似乎也下意识将佛法与道法联系拴在了一起,静静等待着当过店小二的道士赶紧将法事做完,她才好回去躺下休息。

因此。就在这个众人俱都没有丝毫防备。甚至在心中还隐隐懈怠不耐的时刻。小道士突然举着桃木剑和符咒冲向乔珺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也是极其正常的。

当然,小道士快速冲过来的瞬间,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冲着太后来的。想要戒备却来不及。然而就在小道士冲到乔珺云面前的千钧一发之际,他就立即停住了脚步,将燃了一半的符咒用力的抛到了乔珺云的身上,右手将桃木剑挽了个花,凛然正气的大声喝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孽!快从云宁郡主的身上给贫道滚出来!”

乔珺云似乎被比自己高了一点点的小道士吓住,僵直的站在原地,就连那符咒点燃了她的裙角都没有丝毫的反应。而在乔珺云身边的所有人,除却不知道何时闭上眼睛的清心住持之外,似乎都被眼前一幕吓呆,傻傻的微微张着嘴。一脸的不知所措。

但这些人之中也是有特例的,比如说就站在乔珺云身后侧的彩香。她刚开始也被小道士抛符咒的动作吓住,可是很快的就反应过来——彩香闻到乔珺云身上传来了布料被点燃的味道!

彩香顾不上规矩不规矩的,跨前一步一低头,果不其然的见到乔珺云腰间的绸带以及飘逸的裙角,都被飘飘扬扬的符咒点燃,已经烧出了两个小洞!

“......要命了!”彩香心慌了的喊了一句,抽出衣襟上别着的丝帕,对着乔珺云腰间还在燃烧的绸带扑了过去,一边拍打一遍喊道:“郡主的衣服烧着了,赶紧帮忙灭火啊!呼呼呼!”

彩香几下子将绸带上的火苗扑灭后,就又快速蹲下,用丝帕扑着乔珺云裙角上已经扩散开足有手掌大小的火苗,急的眼睛里都流出了泪水,头也不抬的大喊道:“彩果你快来帮忙啊,火苗太大我一个人扑不掉!”

这个时候,太后等人总算是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着几乎扑到乔珺云身上灭火的彩香,又看了一眼还在乔珺云身前转着圈说咒语的小道士,不约而同的退后了一步,沉了口气就厉声喊道:“人都哪里去了?赶紧把郡主身上的火扑灭!”

太后刚刚喊完,就见本来还在转圈圈的小道士忽然停了下来,举起手中泛起一层莹润光泽的桃木剑,对着乔珺云的身体就重重的劈了下去。

一瞬间,脑子里猛然升起一个念头——这是刺杀吗?

但好在太后虽然神魂分离,但嘴上还是及时的喊道:“道长住手!勿伤云儿!”

可问题是,太后觉得她喊的及时,但是对于一出手就停不下来、而且根本就没有想过停下手的小道士来讲,不过是有个沧桑的女声在耳边吵吵闹闹的打扰他罢了。

眼看着乔珺云就将被那看着好不锋利的桃木剑斩到脑袋的时候,被彩香及时唤回神的彩果,义无反顾的挡在了乔珺云的面前,一双水灵的眼睛就那样狠狠地瞪视着沉浸在降妖除魔中的小道士。当桃木剑在眼前一晃而过的时候,彩果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过了大概两息的时间,彩果预想中桃木剑落在脑袋上所引发的的痛楚并没有出现。她还以为小道士是及时住了手,难掩激动的睁开了眼,正欲开口唤人的时候。就见到刚才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侍卫们冲了出来,三下两下的就将小道士控制了起来。

而乔珺云就是在小道士被制服住的同一时间。凄厉的哭喊出声:“我的手!”

彩果的心一抖,扭动着僵硬的脖颈回过头,只见到郡主左手捂着右手腕,伴随着凄惨的痛叫声。刺眼的鲜血从指缝中滑落出来,滴落在被符咒烧的破破烂烂的腰间绸带上,恐怖极了。

乔珺云本来在看到彩果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有个道士要‘杀’了自己。

可是,正当她刚刚伸出手想要将彩果拉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眼角余光却敏锐的捕捉到一抹刺眼的白光袭来,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见站在彩果身前的道士已经将桃木剑放下。

乔珺云正欲泄出一口气缓解紧张,却突然觉得一阵剧痛从手腕上传来。她举起右手就见到一抹狰狞的伤口横在她惨白的能看出骨头形状的腕上,浓红色的鲜血正从中潺潺流出。

几乎是人类在危机之下下意识的反应,驱使着乔珺云抬起左手紧紧地摁住右手的伤口。这才没有让正不解发生何事的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可即便乔珺云反应得快。只不过一息之间就压住了流血的伤口。但是别忘了她本就是有些贫血的时候,底子也还未恢复完全。再加上那小道士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竟是隔着站在乔珺云身前的彩果。就一下子斩到了乔珺云手腕上最重要的血脉之上!

乔珺云用出浑身所有的力量掐着伤口,也无法完全制止伤口中继续流出温热的血液。鲜血直流,顺着乔珺云高举着的手腕流动着,在影影绰绰的衣衫笼罩下,毫不停留的经过瘦弱的成人一只手就能握住的小臂,流动到手肘部位后,就分为了两股。

其中一股血流继续顺着手臂流淌着,而另外一股则是浸染在手肘处的衣衫上,不多时就浸透了浅粉色的薄薄衣衫,浓厚的鲜血点点滴滴的滴落在乔珺云的裙摆上、以及整齐的砾石地上。

整个场面可怖极了!应声以最快速度赶来的御医看到乔珺云的模样。心都险些停止跳动。若不是为医者下意识的反应,催促着他们动作迅速的给乔珺云包扎止血的话。这个身娇体弱的云宁郡主,说不定在血洒佛门殿前后,就因为他们的救治不及时而失血过多而死......

当慌乱无措的众人在太后的呵斥声中平静下来的时候,乔珺云的手腕上也扎着几根银针,竟是险险的控制住了鲜血流淌不停的伤口。可即便止住了血,所有的御医们仍旧丝毫不敢轻松——无他。乔珺云的伤口太大,又伤到了主血脉,不过四五息的时间,就受不住的昏倒了。如果不是蹲在乔珺云身后的彩香,及时的抵住了她的后背,那说不得后脑勺也要摔得不轻。

太后急忙的让几个婆子小心的将乔珺云搬进了最近的禅房,轻轻的放下那几乎没有什么重量的身体,跟去的御医就连忙为乔珺云清理伤口,仔细的包扎着那足足有半寸长的伤口。

还呆在青禅寺正殿外平台上善后的太后,看着那个自从被侍卫控制住后,就安静下来的小道士,冰冷的视线犹如实质一般的扫视向清心住持,无法抑制的怒道:“这就是清心住持说的高能道士?这明明是在为我大温国祈福的法事,怎么半途中却斩伤了云宁的手腕,还胡言乱语的喊些妖魔之语。来历不明的人,若不是有住持提议,哀家又怎么会答应?他莫非是妖魔邪道培养出来的弟子,竟是要云儿的鲜血来祭奠祈福吗!荒唐!荒谬!”

清心住持还跟之前一样挂着和善的笑容,没有丝毫胆怯的看着太后说道:“虽然贫尼也不清楚这旧友的徒弟为何会对云宁郡主出手,但想来也是有道理的。”

说着,清心住持就引着太后的视线,放在了之前乔珺云受伤位置的地面上。

一条被斩断细绳的佛珠串,零零散散的坠落在地上,而上面还沾染着的鲜血,足以说明这是从乔珺云的身上掉下来的。散落在地摆成混乱形状的佛珠与细绳,竟是莫名让人从心底升起一丝冷意。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