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241章 透过你看着她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透过你看着她

太后的问话来得有些突兀,使得原本只关注于入了宫的慧芳,这才细细的打量起郡主的打扮。可是不管瞧上几次,她都没觉出郡主的打扮哪里不对。

在慧芳看来,长着桃花眼偏向娇媚气质的郡主,是最适合娇俏的桃粉一类的新鲜颜色。但是,穿上了淡雅的天蓝色,不但没有遮挡住郡主出众的容貌,反而让观者有一种清水出芙蓉之感。

那边慧芳在心里赞叹将郡主打扮得如此好看,有着她的一份功劳,暗自得意着。

而拿过呆怔着的慧文手里的梳子,有些颤抖的为太后梳发的慧萍,心中犹如被海浪拍打过。

乔珺云一听太后的语气不算好,就有些惊慌的抬起头,紧张道:“皇祖母不喜欢吗?云儿只是、只是觉得皇祖母可能会更喜欢看起来更舒服的蓝色一些。若是您不喜欢的话,云儿下次就不再穿蓝色,还穿回桃粉色的好了......”

太后略显浑浊的眼睛眨了两眨,原本要说的话在嘴里转了个弯,待得脱口而出的时候,已经与原意完全背道而驰。只听太后有些急促的说道:“不必!你穿这个颜色......确实比粉色之类的适合你。若是你喜欢,就随你喜欢什么穿什么吧。哀家还不至于连你的衣着都管!”

虽然太后的话还是有些冲,但乔珺云却是欣喜的笑了起来。带着期盼之意得桃花眼望着太后,小心道:“如果皇祖母愿意管云儿的所有,云儿才要高兴呢。”

“你倒是嘴甜。”太后半合着眼睛,饱含复杂的看了乔珺云一眼,就转过头去,让慧萍梳发。

乔珺云耐心的站在一边等着,微微勾起的嘴角说明着她这个时候的好心情。

等太后梳妆完毕。要起身的时候,她快步走到太后身边,代替了慧文搀扶住动作微缓的太后。

抬起头讨好的对太后笑了笑,见太后微微怔了一下,却并没有甩开她的手,乔珺云立即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嘴角并不深刻的一个酒窝也因此显露出来。

乔珺云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太后走到了外殿。服侍着太后坐在软榻上之后。又连忙接过红穗递来有些烫手的茶盏。她将茶盏放到软榻中央的小几上,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笑道:“皇祖母,这茶水有些烫。还是凉一凉再喝比较好。”

“唔。”太后点了点头,觑见乔珺云正在不安的摩挲着指尖,便道:“你也坐吧,一大早就入宫,想必你还什么都没有用吧?”

乔珺云道了谢,小心的坐在了软榻的另一边,乖顺的答道:“云儿在临出门之前,用了一碗燕窝。不过因为想着早些入宫来服侍您,所以只喝了两小口而已。”

太后觉得。如果不去看乔珺云的脸。只听她顺从的声音的话,还是能够让她十分愉悦的。

心情一好,太后便侧头对慧心说道:“正好哀家也有些饿了,为云儿也盛上一碗燕窝银耳粥,顺便再让小厨房里做几样好吃的点心来。唔。哀家记得云儿喜欢吃枣泥糕来的?”

乔珺云听太后记得她喜欢吃什么,就难掩喜色的连连点头道:“皇祖母说的对,云儿很喜欢。”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对着慧心道:“就多做些枣泥糕来吧,余下的另备着,等云儿回去的时候,也好一起带着。另外,再做些杏仁糕和桂花糕来。”

慧心点头后退下,太后也恢复了淡然神色。只是半合着双眼依靠在软榻上不说话,根本不理乔珺云。她眼底微微有些泛青,再看她一副疲惫的样子,就让人觉得她昨夜恐怕是没有睡好。

乔珺云老实的坐了会儿,慧心就端着两盅燕窝银耳粥走了回来。她接过一份放在小几上,得到太后的示意,才敢拿起瓷勺慢慢的用起来。

因为太后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所以乔珺云也不敢贸贸然开口。直等到一盅燕窝银耳粥见了底,腹中也传来七八分温饱感,这才放下了瓷勺。

等乔珺云在慧芳的服侍下漱了漱口,早就吃完的太后则是已经听起了慧萍的汇报,下达了几个没什么大碍的命令。

乔珺云一直等到太后忙完,才壮着胆子开口道:“皇祖母,这些时日云儿呆在府里没什么做的,就开始用左手练习写字。因为云儿知道皇祖母您崇尚佛法,所以云儿抄了一箱子的经文,不知道皇祖母想不想看一看?”

“哦?”太后下意识的看向乔珺云,却又是被她现如今的样子惊了一惊,有些生硬的将视线收回,语气不免的有些冷淡的说道:“你有心了,拿来看看也好,东西放在哪儿呢?”

这时候慧芳适时的上前两步,低头恭谨道:“启禀太后娘娘,郡主抄写好的佛经,都被老奴装在了一个黑檀木箱子里。那箱子被老奴留在了郡主来时坐着的马车里,与其一起的还有郡主为荣兰公主以及几位娘娘准备的礼物。”

闻言,太后不禁的又是看向了眼神希冀的乔珺云。有了心理准备,再次看到几乎与当年那人一模一样的乔珺云,虽然心神还是不受控制的有些恍惚,但到底还是没有让情绪太过外露。愣了半晌,太后才听到属于她苍老的声音响起,“那慧芳你就带人去取吧。”

话落,太后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她看着还显得有些稚嫩的乔珺云,穿着一身天蓝色衣衫,插着祥云纹蓝宝簪,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跟记忆里与那个人初见时一模一样!

乔珺云多大了来的?十三岁了是吧?

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黄茗馨的时候,是在选秀的时候。黄茗馨与她一样,都是十五岁这个虽然稍显稚嫩,但却已经背负起了家族重望的年纪。

其实最早的时候,霍家与黄家并不如现在这样暗地里针锋相对,可以说是有些来往的。在选秀大典上第一次见到黄茗馨的时候,她还感叹过黄家有如此出众的女儿,为什么要藏着掖着这么久,导致她在参加那些夫人们举办的宴会上,从来没有见过黄茗馨。

后来,还是她参加完选秀大典,回家后听娘亲说起黄茗馨身子弱,儿时的时候又曾经落过水,身子一直很是虚弱,几乎从不出门。若不是秀女大选乃是数一数二的大事,凡是到了年纪的闺中少女都要参加的话,黄茗馨不知道还要被爹娘保护多久,才能放出来。

听人说,她连几个交好闺中密友都没有。

在她娘亲说这话的时候,太后其实是不相信的。她总觉得在漪澜殿见到过的那个少女,气质容貌都是好得很,根本没有哪怕一点儿体弱的迹象。

不过在还不是太后的太后入宫,左右逢源的与其他秀女交好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与黄茗馨接触到。也是从那个时候,太后才知道黄茗馨的身子是真的虚弱。并不如想象中黄家为了让黄茗馨得到皇上怜爱,而做出来的假象。

从那之后,太后总是忍不住的想要与如出水芙蓉一般,气质淡然但容貌却十分娇媚的黄茗馨交往。等太后了解的越多,就越是觉得她好,感叹上天造物的神奇。

越想着黄茗馨当年初见时的样子,越看着乔珺云现在的样子,太后就觉得当年与黄茗馨相遇时,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的情景,就变得越来越清晰。而曾几何时让她只能记住一个身影的黄茗馨,也与此刻的乔珺云渐渐重叠。

“馨儿......”不自觉地,太后便轻轻唤出已经几十年没有触碰过的名字。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就仿佛黄茗馨没有死去,她也没有变得苍老。而头上极力想要掩盖的白发恢复了年轻时的黑亮柔顺,她重回了那让她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

可是,耳边听到的属于她的苍老声线,却在提醒她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幻想罢了。她还是已经登上太后之位,辅佐着唯一的亲子登上了龙椅的太后。

当年的年少轻狂皆已经是过去式了。

而面前这个与黄茗馨一模一样的少女,却是她现如今最为厌恶的黄茗馨的外孙女,多么可笑!

可即便是很可笑又如何呢?太后恍惚的看着她虽然遍布着皱纹,但却保养得十分白皙的双手,在心里回忆着这上面沾染着多少的鲜血与黑暗,深刻的明白它们并不如外表上这般干净。

“皇祖母?是云儿的脸上沾了东西吗?”乔珺云神情茫然的抬起手摸了摸脸,仿若对太后看着她发呆而感到很是奇怪。

也正是这一声属于少女的轻声呼唤,将太后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思绪拉扯了回来。

原本还似乎隔了一层轻纱的事实,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太后的眼前——一切终究是发生过了!她杀了当年曾能一起欢笑谈心的友人,只为了现在已经握在手中至高无上的权利......

徒留下的,只有这份仿佛没有尽头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