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286章 眼熟的尼姑

第二百八十六章眼熟的尼姑

照例留下八个侍卫看家,以曹奥为首的四个侍卫跟在马车的四周,个个紧绷着神经。

乔珺云将帘子掀开一条缝,在曹奥察觉到回头来看之前,就放下了帘子。对于曹奥他们较比之前更为谨慎的状态,她略有所不解,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太后暗地里吩咐过什么。

一路无惊无险,一直等到马车上了青禅寺之后,乔珺云才舒舒服服的不显眼的动了动脖子。她睡了一路算是补回了今日早起的疲乏,对着外面赶车的婆子嘱咐了两句后,收回视线看向对面,只见清尘师太正坐着假寐,似乎还未清醒。

而彩香则是用帕子捂嘴连连打哈欠,对上她的视线连忙傻笑了两声。

乔珺云勾起一抹浅笑,低声道:“之前看你听到能与本郡主一起来青禅寺,你不知道有多么高兴。现在花费了这么长时间上山,你觉得还有意思吗?”

彩香重重的点了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只要能陪着郡主一起出来,去哪里都是好的。”

“你倒是乖巧。”乔珺云伸手摸了摸彩香的小脸,看着她已经渐渐长成的面容,突兀的感慨道:“你又长大了。你最近长得太快,再继续下去我可是都要模糊你小时候的模样了。”

彩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总是觉得郡主似乎话中有话。皱着眉毛想了好一会儿,才吐舌道:“可能是最近几年吃的越来越多,而且干的活越来越少的原因吧.....额,呵呵。”

就连彩香也发现了自己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呵呵的笑了几声,看得乔珺云不住轻笑。

“已经到了山上吗?”清尘师太忽的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明没有一丝迷茫,看来之前根本就没有睡觉。而是在静坐想事情或者诵念佛经罢了。

乔珺云觑了眼清尘师太手上拿着的佛串,点点头道:“已经入了青禅寺的门,正往香客住的院子去呢。您若是累了就先小憩一下,等下了车云儿再叫您。”

清尘师太摇了摇头婉拒了乔珺云的好意。说道:“不必。等一会儿到了院子放下东西,贫尼就想去正殿参拜一下佛祖,若是能遇到清心住持那是最好的。对了,咱们要去的院子......”

“师太放心,青禅寺从不允许男香客过夜。之前云儿曾同皇祖母一起来过,当时住的那间禅房挺大挺清净的。到时候云儿多捐些香火钱,找间舒适的禅房居住,绝不会有人过去打扰你礼佛。”乔珺云大致的说着,心里却在想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有好的房间。

毕竟距离太后出宫至此刻也有了两个多时辰。说不准就有不少的大家夫人已经紧赶慢赶的先她们一步。兴许将太后居住范围外最近的禅房都给包下来了。而上次来时住的舒适禅房。也很有可能被空置住。

彩香知道已经进了青禅寺,心中便有了个撇,掀开帘子望了望马车外。突然的收回头问道:“郡主,那几个侍卫都到哪里去了?”

乔珺云语气平淡的说道:“外面给赶车婆子指路的小尼姑说不方便让他们进入后院。所以就被我留在了寺庙外面。反正这青禅寺清净的很。没有人敢在此撒野,你也不用担心。”

彩香听着就撇了撇嘴,小声道:“说得好听,上次郡主您与太后娘娘一起过来的时候,随行的侍卫可是有好几十个呢。哼,也不知道青禅寺什么时候改了规矩,莫不是看人下菜碟儿?”

乔珺云似乎也被彩香的话挑起了怒气,阴阳怪气道:“谁知道呢。说不准是见本郡主过了这许久才过来,认为本郡主没有与皇祖母一起走,就可以随意慢待呢。等会儿见了皇祖母,本郡主定要与皇祖母好好说说,不然还不以为本郡主是随意好拿捏的!”

乔珺云的声音有些大,跟在马车旁边走的小尼姑表情微微变幻了一下,隔着马车道:“阿弥托福。太后娘娘有好生之德,为了保护她老人家自然不得不准允那些侍卫们进来。听云宁郡主这话是要去找太后娘娘的,贫尼是按照规矩办事,还请郡主细细想一下便能明白。”

乔珺云似笑非笑的与彩香和清尘师太对视了一眼,语带不屑道:“本郡主为你着想?说白了你这就是跟红顶白,真当本郡主只带了一个婆子和丫鬟是寒酸吗?不过是没给你引路的赏钱罢了,还真是没见过你这种只爱俗物的尼姑。别以为有着清心住持坐镇,就能给你撑腰!上次住持还没给本郡主过一个交代,这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完!”

小尼姑眼神开始变得慌乱,她想起之前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嘴唇嚅动了下到底还是没再开口。

“哼!”即便是坐在马车里外人看不见,但乔珺云还是高昂起了脖颈,嘲讽道:“还算你懂点事儿。以后被跟诚心来的香客耍心眼儿,你既是出家之人就要有一颗波澜不动的心。为了那点子阴暗的小心思,就在贵人身上故意找错,到最后如果没人惦念着你是佛门中人的身份,你还说不定怎么地呢!”

小尼姑深深的低垂着头,别过了马车车帘缝隙中透出来的探究视线,紧闭着嘴不想言语。

乔珺云见她暂时老实了下来,前面又开始有了其他人的踪迹,便住了口不再挖苦她。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总算将有些眼熟的小尼姑与记忆中的一张娇媚脸孔对上了——竟是彩儿!

当初乔珺云要选丫鬟的时候,这自称琴棋书画略同的彩儿心挺大的,所以她跟姐姐都不太想留下。较比于其他未选上的丫鬟来说,还多给了彩儿一些赏钱,就怕她对给皇上做侍寝宫女的姐姐说什么坏话。虽然一个奴才不足为惧,但还是认为谨慎一些好。

可现在这梓儿竟是出了家,从头上的尼姑帽能看出来,她是真正的落了发。原本一头青丝已然不见,原本千娇百媚的小脸没有了脂粉打扮,也失了大半的颜色。也不知道彩儿到底犯了什么错,好好的宫女突然被弄到了青禅寺,还剃度入佛门,日后再也没有了攀高枝的机会。

如此想着,乔珺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当初那两个为温儒明启蒙的宫女,本说是要在他守孝结束后,纳入后宫封为妃嫔的。可是这好几年都过去了,除了当初那次正巧碰到二人打嘴仗之外,竟是再很少见过。

等温儒明所谓为乔珺云爹娘守孝完毕之后,更是连那两个侍寝宫女的一丁点消息都没有。

乔珺云对于温儒明无疑是厌恶鄙夷的。

且不说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家族恩怨,只说其大义凛然的说要为爹娘守孝三年一切从简。

但实际上根本没少过漂亮宫女的侍寝,如果不是太后懂得不能再次期间留下子嗣,也不允许温儒明随意的宠幸宫女的话。恐怕现在后宫中早就皇嗣兴旺的不得了,连宫女出身的地位妃嫔们也绝对不会少!

现如今乔珺云突然见到了出家的彩儿,心中便有了个猜想:莫不是太后灭了那两个宫女的口,而彩儿因为是其妹妹,所以被太后直接打发的这里,以免当初那点子丑事暴露?

看这彩儿之前知道马车里坐着的是云宁郡主,原本还算平和的表情瞬间变化,冷声冷气的阻止了四个侍卫的跟进还不算,在乔珺云因为不悦而故意忽视的情况下,情绪泄露的更是明显。怨恨、迁怒、悲伤等等几种情绪从彩儿身上散发出来,使得乔珺云不由自主的就注意到!

乔珺云既然发现了彩儿心中似乎有怨愤之意,在彩香恰到好处的两句话开头下,就提起了太后狐假虎威。在她一提起太后的时候,彩儿的身子甚至是踉跄了一下。

这一点使得乔珺云相信,彩儿更恨着的可能是太后。

如果这其中牵涉到了她姐姐的性命,那说不定还能拉拢一番充作一枚棋子——这青禅寺内严防死守,每年收下的小尼姑也是精心挑选、一心向佛的。最早在清心住持敢对她动手的时候,就一直在找机会探寻清心住持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等乔珺云踩着条凳下了马车的时候,彩儿已经匆匆离开,只留下一抹纤细的背影。她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对着赶车的婆子说道:“这次本郡主没有带别人出来,细致些的活儿你恐怕也做不来。反正这里有小尼姑们照料,你只要看好自己,别处去乱跑惹了贵人就好。”

“是,老奴省的。”身形有些虚胖的婆子应了,顿了顿又道:“老奴唤作梁婆子,郡主如果有事吩咐但管说,老奴这两条腿跑得还算是快。”

“哦?”乔珺云的眉头微微一挑,侧首看了眼一直不做声的清尘师太,忽而笑了一下,伸出手指着彩儿几乎快看不见的背影,说道:“那个尼姑胆子大,本郡主觉得很有意思,你就去打探一下她的身份吧!”

梁婆子没有丝毫犹豫的恭谨应道:“那老奴这就去,还请郡主先进屋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