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13章 临死终幡然悔悟

第三百一十三章临死终幡然悔悟

红穗抬手摸银钗的手有些颤抖,她在太后身边好几年虽然是凭本事爬上来的。但是因为太后的故意保护,那些暗地里处置奴才的手段却是很少在明面上看到,更别提亲自动手了。

若说红穗有多么害怕自然也是不可能的,张蝶语不可能安插了个心理这么弱的钉子在太后身边。可问题是,之前扇人巴掌还可以说是比较正常的处置手段,但用白花花的银钗往二蓝细皮嫩肉的身子上扎,可就实在有些让人不能立即适应,可以说是下意识的排斥。

但前有被怀疑的可能,后有太后迫切加试探的眼神,红穗心中苦笑不已。她装着有些害怕的样子,将银钗握在了手中,对着二蓝的肩膀便用力地刺了下去!

‘扑哧’一声入肉声,似乎吓得红穗抓不紧手中的银钗,手一松竟是连拔出来都忘记,吓得连连退后了两步。等停下脚步她才反应过来似地,有些后怕的回头看着太后,脸上还犹带着心虚与恐惧感。

唔,第一次用这种阴狠招式伤害一个往日里有些来往的宫女,表现得既害怕辜负了太后的期望又有着对于这从未有过的行为的恐惧感,对于几乎为接受过这般阴暗面的红穗来说,似乎是很正常的反应——毕竟,自从太后注意到红穗的存在后,就有心栽培很少让她接触同龄宫女之间的争斗。到了这个时候突然让红穗下如此重手,不光是有对于红穗的试探,实际上也有着让红穗正式面对后宫的黑暗的打算。

红穗心中已然完全明白,太后今日让她如此动手,已经是在代表真正的将她纳入了麾下。

至于太后,对于红穗有些胆小的表现还算是情理之中,也算是打消了之前一直保存着的一丝疑虑。太后看着紧咬着嘴唇想要去捂着肩膀却怕碰到还扎在肉里的银钗的二蓝,冷哼一声道:“还有几分骨气,看来是红穗的手劲儿太小。没有让你真正的尝一尝这痛苦。慧萍你来!”

慧萍有些惊讶,她并不太精通这些审讯的方法。不过看着殿内除了她之外没有更够格的姑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冷血的用力拔出了二蓝肩膀处的银钗,在一众宫女太监的注视之下,顶着往日里最受宫中下人们爱戴的慈和姑姑脸。近乎无情的重复着将银钗插入又拔出的动作。对于跪着的二蓝凄厉的痛呼声仿若未闻。

自然,那浅绿色宫女装上的点点红色血迹,也仿佛根本没有入了慧萍的眼。

早在慧萍动手。二蓝承受不住的要反射性的站起身反抗的时候,旁边就突然窜出了两个太监,一左一右的钳制住了二蓝的身子,让她痛苦的跪在地上,无论如何扭曲着身体也无法逃脱慧萍手中染血银钗下落的方向。

凄厉的哭嚎声加上银钗一下下戳进皮肉时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可以说是整个养性殿正殿内唯二响起的声音。包括太后在内的一众主子与奴才,都不敢在此时此刻发出任何声音。唯恐下一个被摁在那里用刑的就是自己,也更怕会有更血腥的刑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齐嫔冷眼看了一会儿这已经不算是陌生的场景,等太后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松快的时候。踏前一步屈膝道:“太后娘娘,这宫女看起来嘴硬得很,您还是先进去内殿休息,让慧萍姑姑来处理吧。正好嫔妾有些事情想要与您汇报,这里人多不太方便说。”

太后看了眼突然站出来的齐嫔,以及一旁呆站着仿佛被吓傻了的黄梓儿。眼神微闪了闪,微微颌首道:“你与黄小仪随着哀家一同入内殿吧。”想也知道齐嫔要回避众人说的事情有多么重要,对于那边惨叫连连却仍旧不求饶的二蓝,她也没有了什么兴趣。

反倒是楚原在太后说要入内殿的时候,连忙开口询问道:“微臣虽然可以确定这药中被人下了毒。但是现在下毒的人还没有被找出来。一刻不找出来,郡主就算不上安全啊。”

楚原几年前就被赏赐给了乔珺云,自然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眼看着太后似乎将乔珺云的事情忘在了脑后,他虽然碍于其威仪,但还是开口问了。

太后莫测的看了二蓝一眼,又看了看那碗还一口没动的毒药,眉头挑了挑道:“既然她不愿意说,留着也没什么用了。这碗毒药放着也是浪费,不若给她喂了下去罢。”

太后话还未落,就眼尖的觑见二蓝的眼中晃过惊恐之色。很显然的是二蓝虽然对于这种针扎刑法能够忍耐一时半刻,但是对于直接要了她的命的毒药却表现的并不平静。

这也就表明,二蓝的幕后主使人之前肯定对她许诺过什么。而能让二蓝硬咬着嘴不开口的凭仗,如果不是她被人拿捏住了什么把柄,那么就是许诺过她会保住她。

如此一想,太后就微微眯了眯眼。几乎可以称得上愉悦的开口道:“还等什么,红穗你帮忙把这碗药给二蓝灌下去吧。药已经凉了,若是再等些时候,恐怕是要更苦的!”

红穗不敢拖延,抽出淡青色的帕子垫在手上,几乎可以说是谨慎非常的端起了那碗药汤。一步步的往二蓝走过去有些慢,但对于在场知道那碗汤药有毒的众人来说,其实是很正常的。

眼看着红穗已经在二蓝的身前立定,慧萍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当看到二蓝神情已经呆滞,带了丝怜悯道:“你这孩子,将指使你的人早早说出来,又何必受这些苦呢。唉,太后娘娘仁慈,赏你一个痛快,为何还不快用下去呢。你们两个把她的嘴掰开,让红穗小心动作。”

刚开始两句的怜惜仿佛只是错觉,突然转变了话音的慧萍只是更加让曾受过她照顾的二蓝觉得冷漠。二蓝眼睁睁的看着那晶莹剔透的白玉碗,视线一动不动似乎已经飞走了魂儿。

但在红穗将白玉碗刚刚凑到了二蓝的嘴边的时候,二蓝却突然想要借着跪着的姿势往后仰去。可惜的是限制住她行动的两个太监却没有给她机会,二蓝不但没有躲过去反而被更加往前压去了一些。

汤药凉了,本就莹润的白玉碗更是透着一股凉气。二蓝感受着贴在嘴唇上的丝丝凉气,眼底映出来的不是任何人的脸,而是她亲自动过手脚的那碗深棕色的汤药,正散发着浓浓的苦味。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知怎的,二蓝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过这么一句话。

二蓝似乎也因此回神,在那倾斜着药碗中的药汤即将灌入她口中的时候,忽然觉得头脑清醒了不少。

二蓝几乎迸发出了全身的力气,趁着两个太监因为她不动作而微微有些放松的时候,猛的挣脱开钳制,脑袋向旁边一避,避免了药汤灌入口中的属于她的悲惨结局。

二蓝觉得自己往日里精心保养的脸上传来轻微的灼热感,想也知道是之前她往药里面加的东西太过强劲的原因。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躲避开险些使得自己丧命的毒药之后,她就地翻滚躲避开了太监以及慧萍要抓她的动作。

狼狈的站起身,二蓝却挺直了脊背。她看着一派尽在掌握之中神情的太后,忽而生出了悲凉之意。她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怎么会那么傻,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轻信了一切。若不是她觉悟的及时,恐怕她已经因为打死了也不松口而被直接灭了口吧?

二蓝怎能不明白这养性殿被太后看管的多么严密,即便她就这样扛过去带着秘密死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太后也能从她这段时间不对劲儿的行为中,分析出是谁与她秘密来往过吧。

“太后娘娘,咳咳,奴婢有话说!”二蓝任由着之前一不小心让她逃脱的太监将她踹倒在地,看向太后的视线却一直不偏不倚,眼神中透露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恨意。

二蓝表现得恨意中虽然有对于狠毒的太后的,但更多的却是对那个说能够保全她以及家人,实则却一直在欺骗她的男人的!

什么只要做好了此事就帮她出宫,什么会娶她为妻!一切都是狗屁!

二蓝的表情一瞬间有些狰狞,将好好一张妩媚娇艳的小脸弄得毫无美感。她哈哈一笑,神情中竟带着让人心惊的孤注一掷,一字一句道:“奴婢受奸人蒙蔽,以为得到了一片真心真意。却没曾想过,谋害云宁郡主是多么大的足以株连九族的罪责。好在奴婢幡然醒悟,还请太后娘娘给奴婢个机会。这样,您不但会知道是谁意图谋害云宁郡主,更是能够知道这后宫中还有着一个窥觑皇上女人的无耻之徒在!”

“你说什么?”太后对于二蓝的知情识趣本是很满意的,可是在能揪出意图害死乔珺云的真凶面前,想要给皇上与皇家戴绿帽子的人更让她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