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25章 昭仪悲愤求公道

第三百二十五章昭仪悲愤求公道

接着,温儒明对着身边的钱江一招手,厉声道:“赶紧跟着朕走,朕出宫围剿乱党不过几个时辰,朕留你在宫中,竟是能发生这种大事!等事情了结,朕再与你算账不迟!”

钱江只觉得两腿发虚,跟在温儒明身后一步步的仿佛要下地狱,心中不是一般的惊惧。

他之前被温儒明留在宫中,只想着看好了养心殿,另时刻关注几位皇嗣的安全。

却没想到,竟有人敢在他没有精力注意的时候,将手伸到了敏昭仪姐姐的身上。

可现在借口再多也没用,钱江明白他难逃其咎。但若只是如此认命的话,又怎么对得起他皇上跟前第一红人的名号呢?他暗自想着,要尽量想办法将自己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才行.....

再说太后知晓了皇上被敏昭仪的人半道喊走,不但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冒了不少的冷汗。

虽说之前她是被更为重要的,乔珺云险些中毒一事绊住才没亲自过去的。但是,听来回皇上嘱咐的太监的描述,似乎孙良玉那边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更为严重。

太后这时候也想通了皇上为何这般着急,还不是怕与臣子离心吗!

想到这儿,太后也有些坐不住了。反正乔珺云那边有齐嫔和黄小仪帮忙看着,她让人去吩咐了几句后,就忘记了被慧萍带走的如花,慌慌张张的带着人就前往神仙殿去。

正因为在太后紧张情绪的渲染下,在身边随侍的奴才以及太后本人,都没有发现一个面容普通的宫女在出了正殿的时候,脱离了队伍转顺着廊下向着后殿走去。

也正是因为太后出宫浩浩荡荡的架势,才能够让那个宫女在略显拥挤的情况下,脱了身......

话分两边,这厢温儒明带着钱江一路匆匆的赶到了神仙殿。因为走得急竟是将至少两刻钟的路程给缩短了差点一半。这一进了神仙殿,温儒明就觑见了殿前那一堆略显暗色的血迹,看样子似乎刚刚形成不久。

一想着这里很有可能用过刑。温儒明就觉得晦气。伸手接过钱江递来的干净帕子,轻轻地掩着口。绕着地上的那滩血迹就走进了神仙殿正殿内。

除了整齐的请安声之外,整个神仙殿内跪的可以说是有些诡秘。再加上一个个的奴才都是死了人的表情,更是让温儒明觉得火气上涌。

心中的怒火,在他进了正殿却没发现孙良敏的踪影后,更是快速蹿升。他也不想想目前的情况,就是放声怒喝道:“这人都到哪去了!敏昭仪呢?”喊完,就看到了正呆坐着的孙院首。怒道:“听人说母后将你派过来,你就是这样为其诊治的吗?朕怎么听说情况更严重了!”

要知道妃子的寝殿不是随意能入的,孙院首一开始的时候,倒是进了内殿为孙良玉诊脉开药。但是当孙良玉用了他开的解毒药。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又疑似加剧倾向后,他就被孙良敏撵了出来。而孙院首也因认为成言娴相较于自己,更擅长医治针对孕妇的病症,才会如此轻易退却出来,没有坚持的。

可现在几乎掉根针也能听到巨响的神仙殿。却让孙院首渐渐觉得,也许这次事情并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他在后宫沉浸几十年,也懂得此次事件绝对不会是敏昭仪出手。再加上这次被下毒手的是前朝重臣的夫人,他不免开始怀疑这是否是那些不同势力设下的阴谋。

本来正焦心的思考目前处境的孙院首,乍一听到皇上的指责声音从耳边响起。就吓得跪了下去。一把老骨头似乎还发出了关节摩擦的声音,可即便是膝盖跪的很痛,孙院首也只是面色悲怆的说道:“是老臣无能,当时闵夫人中的毒素虽然不多,但蔓延的实在是太快。老臣无法,只能为其用了一颗孕妇能食用的解毒丹。可却没想到那未知的毒素太过强劲,即便老臣反应的还算及时,但闵夫人她......老臣罪该万死,还请皇上责罚!”

孙院首年逾六旬,这一番话喊出来已是颤抖不已,低垂着的头已经贴在了地上。

温儒明看了虽然还是极其愤怒,但尚存的理智还是在提醒他此事并非孙院首的错误。可这口气悬着不上不下的忒是难受,所以也没有让孙院首起身。气氛就这样僵持着。

就在温儒明隐忍者的怒气因为过于寂静的氛围而再次爆发出来的时候,内殿中听到动静的孙良敏被紫珠扶着虚弱的走了出来。她对着温儒明深深一拜,语中带着迷惘道:“皇上,姐姐她......成医婆说姐姐腹中的胎儿已经......已经是没救了。咳咳!娘亲她也被气得昏了过去,嫔妾不敢贸然做主,还请皇上帮忙拿个主意吧。若是再耽误下去的话,就连姐姐她恐怕也......”

看着孙良敏一副眼眶红肿几欲昏厥的样子,温儒明虽然仍旧冷皱着眉,但还是没有立即追究,只是道:“虽然成医婆医术不错,但还是让孙院首确诊一下再决定吧。”

说着,对着孙院首微微颌首道:“还请孙院首进去确诊一下,若是闵夫人真的......那就开药吧。”

孙院首不敢拒绝,躬身应了之后,在两个宫女的带领下,脚步发颤的往内殿走去。

“钱江,你这就找个可靠的太监出宫给闵昶琛递消息,将这宫中发生的事情如实禀告。最好让他的娘亲入宫一趟,毕竟儿媳妇出了大事......”温儒明的声音有些疲惫低哑。

钱江看着温儒明如此很是有些不忍,但还是听话的退了出去。

而等钱江一走,温儒明周身的气势就再次变得凌厉,扫视过几乎完全倚靠在紫珠身上的孙良敏,冷声道:“朕听说你姐姐是孙夫人带进宫来的,具体过程你派去的宫女也没有说清楚。现在,朕只想知道外面的那摊血迹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样子你是抓到了下毒的奴才,严刑拷打了一番。说,到底是谁对闵夫人下了手!”

孙良敏可以说自从入宫开始,也没有被温儒明如此横眉以对过。但她虽然心中悲凉,但还是不得不为自己的娘亲以及白受了冤枉的紫灵求情。

孙良敏轻轻推开了紫珠的搀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泪滑落很快就流了一脸,但她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哭声。只是面如死寂般的一字一句道:“嫔妾的娘亲被姐姐的事情刺激到,在嫔妾守在床边的时候,误以为给姐姐上茶的紫灵是下毒的人,对其严刑拷打一番后,嫔妾才知道。待得嫔妾派紫珠制止的时候,紫灵已然是昏死过去,至今未醒。而娘亲她哭诉了一番,也承受不了小外甥被害的消息,伤心的昏倒在地。更别提,嫔妾的姐姐乍然得知怀有身孕,还来不及欣喜就被人害得失去,此刻也是悲痛欲绝,无论嫔妾如何呼唤也是不愿意转醒。”

说着,孙良敏就狠狠地眨了眨眼,将眼眶中的泪水挤压出去后,猛的抬起头直视着温儒明,痛哭道:“皇上!嫔妾自认为在宫中与姐妹们和睦相处,更是从不陷害他人拈酸吃醋。嫔妾明明从未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现在却无辜牵连了入宫与我相见的家人!嫔妾不甘,还请皇上为姐姐做主,也为嫔妾做主!姐姐的孩子明明还在腹中,却因中了毒而活生生的感受着亲生骨肉如何一点点的在腹中失去了生命!这种痛楚,对于一个刚刚得知即将做母亲的女人来说,不吝于这天底下最痛苦的折磨啊!皇上!求求您还姐姐她一个公道吧!”

温儒明的脸色随着孙良敏的话语不停变化,在听说孙良玉也是刚刚得知怀有身孕的时候,颇有些分不清心中的是悲意多,亦或是愤怒更多。

他沉默的有些超乎寻常,平静的看了孙良敏半晌,才开口问道:“朕自然会给你们姐妹一个交代。胆敢在你的宫中对你的亲姐姐下手,这幕后之人还真以为这后宫之中任由他动作了!朕问你,之前你说被孙夫人用刑逼供的紫灵,是否真是那下毒手之人?”

孙良敏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抬起头坚定道:“虽然自紫灵被打的半死昏过去之前,嫔妾一直没有亲自与她问话。但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服侍嫔妾左右,当初更是亲自照顾大皇子摆脱了天花一劫。更何况,之前姐姐入宫的时候,是嫔妾为了表示看重,亲自支使紫灵去泡的茶。若说紫灵有嫌疑的话,那下命令的嫔妾不就成了那主使之人了吗!”

温儒明微微的点了下头,但却对孙良敏为紫灵的开脱保持着沉默。

孙良敏也明白温儒明不会相信她一言之词,但她更明白温儒明并没有在此事上怀疑她。

故此,她心念一转便开口道:“嫔妾与姐姐自幼一起成长,姐妹情深。紫灵自小的时候也对性子宽和的姐姐十分敬仰,定是不会做出背叛嫔妾,又谋害姐姐的这种事情。但这终究不过是嫔妾的片面之词,若是皇上还保持怀疑的话,但可以彻查此事。想来,这才是最好的处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