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54章 密室内密谈

第三百五十四章 密室内密谈

乔珺云的声音在空旷封闭的密室内发出了些许回音,她掏出荷包里放着的一小颗夜明珠,借助着些许光亮走到了桌旁,点起了那一盏摞了很厚一层灰尘的油灯。

“呼!”吹灭了火折子,乔珺云的脸被昏黄的灯光照的影影绰绰,她回过神看着还未走进来的陈芝兰,笑道:“快进来吧,这里只有咱们两个,关上了门哪怕是把这里砸了个底朝天也不会有人听到的。这油灯时候有些久了,要点上一会儿才能更光亮。你怕黑?”

背着光的陈芝兰微微摇了摇头,缓步踏入了这间密室之后,主动问道:“这门要如何关上?”

“我来吧,你先坐。”乔珺云缓步走到门口的位置,扭动了一下壁灯之后,外面的书柜就再次滑动回来,将唯一的出口给挡住了。

当察觉到耳旁的呼吸后,她扯着嘴角点燃了火折子,将墙上的两盏壁灯也都点燃,平淡道:“这里面是没有茶水喝了,你稍微忍忍,谈完事情咱们再出去喝也不迟。对了,大皇舅怎么没有跟着你一起来,正好有些事情我想跟他谈呢。”

陈芝兰听乔珺云主动提起,就笑出了声道:“我来之前王爷曾嘱咐我一些话,既然云儿你主动提起来那我也就不客套了。现在宫里很乱你也知道,可惜这些年王爷在宫中培养的势力,却并不足以知道那些最私密的。王爷听说宫中出了乱党,正在想要如何为此效力呢。只可惜并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这不,昨夜都没有睡好,正在府上补眠呢。”

“确有其事,但谁知道那个乱党是真是假呢。”乔珺云的眼睛因为笑而弯弯的,看着脸色微变的陈芝兰说道:“让皇舅别多担心。那个乱党听说很是嚣张狂傲,最重要的却是愚蠢到了极点,我想她应该与皇舅没有任何关系。哦。对了,她叫如花是灵韵殿的宫女。可是据说前天突然变得疯疯癫癫。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碧瑶,还在黄小仪的殿内到处宣扬她是皇舅的真爱呢!呵呵,我可是听人说了,皇舅被她恶心的吐了她一身呢。”

“如花......”陈芝兰低声念叨了一遍,思及乔珺云提起如花是灵韵殿的人,这才真真的松了口气。之前恒王告诉她的钉子中不但没有叫做如花的,更是根本没来得及在黄小仪那里插人。

乔珺云在一旁又道:“说来。也多亏了皇舅这一吐,让慧萍姑姑带着如花去洗漱,结果却意外发现如花身上带着赤箭图样,据说就是如花所属反贼组织的标示。想来。这段时日宫里肯定要被掀出来大风来,恒王妃若是无事的话,还是尽量在府里呆着比较好,以免被牵连进去。”

陈芝兰呵呵笑了两声,拉着乔珺云的手往桌边走。问道:“不知道除此之外,是否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呢?王爷来之前曾与我分析过,咱们若是处置得当,说不定能趁着这个机会捞些好处。你以为外面那些人怎么敢上你云宁郡主的府上闹事呢,保不定就是后面有人指使的。”

“有人指使?”乔珺云故意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有人指使也不怕。那几家的名字已经被我递到了皇祖母的面前,只要顺藤摸瓜查上一查,知道是谁想要阻碍我们的大业很简单!”

“诶哟喂我的好郡主,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陈芝兰倒是没怀疑乔珺云是故意如此说的,毕竟无论谁遇到受伤后回府却得知被人闹上了门,肯定会气愤的讨个公道的。而乔珺云虽然与太后有仇,但说不定是想着清尘师太的不对劲儿,担心在府上会有危险才如此做的。

陈芝兰握着乔珺云的手,语重心长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你知道了动手的是哪些人,但可以暗地里将名单交给你大皇舅的啊。万一太后查的太仔细,查出了不利于我们的事情该如何是好!”

“我倒是想啊!”乔珺云一脸的恼火道:“我何曾不想小心些,可是身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说不定太后早就知道我府上发生的事情了。你说我现在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好不容易得到了太后的宠爱,若是不抓着这个机会求得太后的怜惜,树立一下威势的话,在外人看来肯定很奇怪。不过你也别担心,那几家人家我看都很陌生,而且如果是大皇舅的人自然也不会上门来找茬不是吗。”

“那倒是。”陈芝兰叹了口气,看着乔珺云一脸烦恼的样子,也只能问道:“把那几家的名字告诉我吧,回去之后也好让王爷查查看是谁的人。”

“好,等会儿出去的时候我给你写下来吧。”乔珺云点了点满是灰尘的桌子,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你不是问我宫里还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知道闵昶琛的夫人昨个在宫中小产了吧?而我也险些被人毒害,幸亏彩香谨慎机灵才没有中计。还有,刚才霍思琪身边的莲心过来了一趟,说是宫里发生了点儿关于霍思琪的诡异事儿,弄得霍思琪都被太后给禁足了。”

“闵夫人的事情我知道,而且也知道你险些被下毒,结果后续却不清不楚一事。你知不知道,那个据说是对你下手的二蓝,竟是被太后给收押了起来,此事很不简单说不定牵连了极大的阴谋。”说着,陈芝兰上下打量了乔珺云一眼,奇怪地问道:“你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能如此冷静的与我提起吗?你难道不知道,如果那碗毒药下了肚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乔珺云撇了撇嘴唇道:“当然知道,但是我们现在谈论的事情更重要不是吗?好了,我跟你说一下,霍思琪昨个在宫里刚上炉子的鸡汤,后来被人发现变成了一锅血水和骨架。而且我听慧芳跟我透露了几句,说是太后打算号召天下能人异士入宫,驱魔降妖还后宫一个清静。”

闻言,陈芝兰的眼睛瞬间发亮,追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慧芳说的肯定是真话吗?”

乔珺云轻蹙着眉头道:“反正是慧芳含糊跟我提过几句,她还说这事情现在除了太后身边的几个亲信之外,没有多余的人知晓。而慧芳之所以会跟我说,是因为她不想让我近来再入宫被牵连。反正怎么说呢,慧芳就是想着两边讨好还要得到信任吧。”对于说出此事的借口,只有在宫中养伤待了不少时日的慧芳才最为合适,即便恒王心有疑惑但也是最为合理的。

更何况,何必管消息是乔珺云从哪里得到的,只要是真的能派上用场的,也不必多问。

陈芝兰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心思反转道:“这事情我记下了,等回去后我会与王爷说的。既然慧芳如此说了,你近来也小心些,如果有处理不来的事情但可以给我与王爷传消息。”

“好,我会小心的。只是,我还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想起乔俊彦的存在,乔珺云的眼神暗了暗但还是压了下去,绝不能让恒王知晓哥哥还活着,别管哥哥身体里住着的是谁......

“哦?还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如果能够帮上忙我与王爷绝无二话。”陈芝兰打起了精神说道。

乔珺云抿了抿干涩的嘴角,仿佛有些后怕的说道:“其实,太后想要请得道高僧入宫做法可能是另有缘由的。当时我在太后跟前的时候,正好遇见慧萍回来禀告如花是反贼的情况。而慧萍拿出来的证据,就是从如花身上扒下来的......扒下来的一小块人皮。上面的标示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赤箭图样,那时候我也没有多想,但是太后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管赤箭叫无义草。而且,在看到那赤箭花的第一眼时,脸色就难看极了。”

说着,抬起头直视着陈芝兰说道:“太后的反应有些超乎寻常,毕竟她平日里都是极为冷静自持的。因此,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我还是认为那赤箭花的标示并不一般,兴许让大皇舅查上一查还能知道些隐秘事。”

陈芝兰听得此言,正言道:“等我回府后就立即与王爷说说此事,如果这个反贼组织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的话,咱们兴许可以利用一下。更何况能够让太后闻之变色的事情,绝对不会如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乔珺云捂着胸口轻笑道:“嗯,说出来就好受多了,昨个在宫里一夜都没睡好,总担心会不会突然再冒出来一个反贼。对了,如花也应该好好查上一下,也许可以顺着她查到幕后人。据说如花前天疯了的时候,说了很多众人听不懂的事情,你们也可以让人打探一下。”

陈芝兰见乔珺云对于她们动作的打算有所预料,也就不藏私的着重嘱咐了几点,也粗略说了一下目前皇都中暗地里涌动的势力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