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83章 太后母子关系分裂忘尘诱使皇上临太监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后母子关系分裂,忘尘诱使皇上临太监

“哎呀,为什么哀家的脖子跟被针扎一样的疼?”太后惊慌的捂着后颈,站起了身远离了刚刚的座位。可是阴凉的感觉却并没有就此消散,一会儿肩膀痛一下,一会肚子痛一下,诡异的很。

忘尘等太后被折腾了一小会儿之后,才眼冒怒气的直视着清澄说道:“快快退散,不许再打太后娘娘!再不放松,贫僧可就要对你动手了!”

清澄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但还是不再用手里的簪子扎太后的身体。太后等了会儿见果然没了事情,就连忙站到了温儒明的身边,委屈的直掉眼泪地说道:“皇上您快看看,哀家无缘无故的,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跟清澄公主也是无冤无仇的,她凭什么这么对待哀家啊!可恨的是,现在根本就......”

说着,太后自己就住了嘴,看向忘尘带着恳求之意说道:“难道真的不能超度它们吗?如果每日都要活得这么心惊胆战的话,哀家可受不住。而且,这药难道就那么厉害,难道以后都在也不能吃了吗?”见忘尘轻飘飘的点头,太后瞬间就苦了脸。年轻二十岁的诱惑,即便是明知生命有危险太后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惦念着。

“呼。”温儒明沉沉的舒出了一口气,追问道:“皇弟,难道朕堂堂天子就要容许一群恶鬼留在宫中胡作非为吗?如果真的将宫中的鬼魂们都超度了,即便会有更多的鬼魂被招惹来,但是只要宫中有得道高人镇着,那么总有一天会将冤魂们全都超度驱散。那样的话,朕与母后不就在没有任何危险了吗?至于那个什么清澄公主,既然皇弟能制止她作恶,就一定能收拾了她!”

忘尘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说是如此说,也有几分的可行性。但是,这人世间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有人诞生消亡。虽然大部分人失去之后会转世投胎,但也有许多怨念极深的鬼魂停留在人间不肯离去。至于那位鬼王。她刚刚跟我说两百年来曾有过无数僧人超度她,但是却根本就奈她不合。就连贫僧,虽然曾得师傅传授点拨,但也拿她无能为力。”

“等等!你是说停留在人间的鬼魂都是有着未解的夙愿?”温儒明眼睛一亮,转动着大拇指上的扳指有些激动地说道:“清澄公主的名字在皇谱上根本找不到,而当年温徽帝也只是在族谱上添了皇六女三个字,但是出于当时皇后的嫡女身份却没有表明,生前的任何往事也都没有写。皇弟,你问问她,如果朕愿意为她正名的话。她是不是就能离开皇宫别再打扰朕与母后!”

忘尘随即看向原本太后坐着的位置。神情悲悯的说道:“你停留人间两百余年肯定就是因为此事吧?现在皇上愿意了你夙愿。你也可以了无牵挂的转世投胎去了。”

清澄不悦的说道:“别用那种表情看我,本鬼王不需要任何人的悲悯。哼......登上皇谱有什么难的,本鬼王如果想的话,随便的附身一下就能够得偿所愿。将我乃是中宫皇后所出的尊贵身份昭告天下,顺便将太子那个混蛋抹黑的遗臭万年,还不牵连我分毫!”

忘尘似乎不清楚这不过是清澄在嘴硬,直接就对温儒明说道:“她说这么点儿小事她自己就能搞定,看来是不好使了。毕竟如果她真的要附身某人的话,就连贫僧都要花费好些力气对付。”

清澄一看忘尘这是在拆自己的台子,连忙补救道:“不带你这样的,我的意思就是说可以让他们帮我登上皇谱,只是这个条件太简单了。又不是我心心念念那个最重要的啊!我要让你帮我找人,如果你能帮我找到投胎转世后的翡翠的话,让我看她一眼,我就可以离开!”

忘尘隐蔽的给了清澄一个不相信的眼神,随即道:“等等。看来事情还有转机。”

温儒明紧张的攥紧了拳头,问道:“什么转机?你跟她说,只要是朕力所能及又不会殃及百姓的条件,朕都可以答应他。”太后也是不住的点头,很是赞同温儒明的这个重于千钧的许诺。

眼看着太后母子这是决不允许世间再存在着任何鬼魂,丝毫不顾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会发生什么。忘尘暗自嗤笑了一声,自己嘲笑自己果然还是无法放下之后。一边听着清澄的讲述,一边淡然的说道:“她说她需要登上皇谱,而且还需要皇上帮忙找一个人。此人是当年清澄公主身边最亲近的贴身宫女翡翠。当年清澄公主枉死之后,这位翡翠姑娘因为太过痛心而哭瞎了眼睛,她要找她的转世。”

“翡翠?”温儒明有些头痛的说道:“只有一个名字而已,哭瞎了的宫女在后宫之中又能落得什么好下场啊。更别提,谁能知道她转世投胎成了哪个人呢?朕可不会传说中的搜魂之术!”

清澄可根本就没管温儒明在说些什么,她见到忘尘对于此个建议没有任何异议,就难掩兴奋地说道:“俞王,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不知道怎么的,即便活了两百多年也无法遍寻到翡翠的灵魂。你是佛门中人,一定是可以帮我找到的对不对?你帮我算一下,翡翠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

忘尘沉吟片刻,并不好回答只能传达着温儒明的话:“既然你一直从温太祖的朝代停留到现在,那么你一定清楚翡翠后来经历了些什么以及下场如何吧?如果你能准确的说出她的一些重要信息的话,贫僧说不定能帮你寻找一下,只是结果我却不敢确定。”

此言一出,不光是清澄,就连温儒明和太后都是一喜,紧紧地盯着忘尘,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让众人都满意的答案。

“我知道!翡翠是宣太年间五年出生的,生辰是九月八日戌时二刻。”清澄激动得不行,但口齿却异常清晰的说道:“她后来做了温徽帝的第一任皇后,结果......你应该也知道了。”

一听忘尘转述翡翠就是温徽帝的首位福薄的皇后,温儒明先是一愣,接着竟是觉得有些理解为何这么些年清澄都是停留在皇宫,时不时的出来害人以平怨念。

明明在主子死后哭瞎了眼睛已经足够可怜,一介宫女却被温徽帝给抬上了皇后的位置。这不就是明晃晃的靶子吗?也怪不得清澄怨念如此之深,两百年过去都没有任何放弃的想法。恐怕当年温徽帝捧翡翠做皇后的时候,还拿了清澄公主作过筏子吧?即便是温儒明,也觉得温徽帝此举太过冷情,虽然在首任皇后因为福薄在大臣们要求下连谥号都没有的情况下,温徽帝还硬是留下几首悼念的诗词。但是,如果真的那样愧对亲妹清澄公主,愧对翡翠的话,当初给翡翠一个平淡宁静的后半辈子不就行了吗!

忘尘是真的有些沉默,按照清澄说出的翡翠出生日期以及逝去日子掐指一算。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当结果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却猛然变了神色!

温儒明见了立即追问道:“怎么样?是不是算出来了?”

清澄也忐忑无比,不成想忘尘却低垂下了头,声音有些闷闷的说道:“算出来了。只是皇上和太后娘娘还是不要听得好,谁知道鬼王她知道了那人的转世是谁之后。会做出些什么事呢。”

“管她做什么事,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太后似乎有些误解,着重的看了温儒明一眼,严厉地说道:“如果能够让清澄公主的冤魂离去,即便她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那也是要说的。”

温儒明没有抬头,只是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忘尘听了这么个结果,眼中厉芒一闪而过,声音显得十分压抑道:“可能是贫僧法力不够算错了。似乎云宁郡主就是温徽帝第一位皇后的转世。”

闻言,太后瞬间沉默了下来,而清澄却狂喜的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感觉不会出错。当初跟着云儿回来果真是对了,没想到她真的是翡翠。”说着声音变低。有些难过的说道:“如果早知道云儿就是翡翠的话,当年我又怎么会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呢.......”

忘尘虽然很容易的就算了出来,但却并不安心的说道:“虽是算出来如此,但贫僧却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些问题。说实话,贫僧虽然入得佛道本应六根清净,但却无法放下瑞宁姐姐留在世上的唯一子嗣。而且,对于皇家的羁绊也不如我那般真的能够放下,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赶回来为皇上解忧。之前几年,贫僧不只一次为云儿掐算过,云儿的魂魄很是纯净,最多转世不过两次。因此,根本不可能是两百余年前的翡翠转世投胎的。可是这次贫僧一掐算翡翠的魂魄所在,却发现竟是投胎在了云儿的身上。但我再给云儿算命,却还是跟以前一样......”

“那,这是什么意思?”太后困惑的问道,如果可以她当然不希望乔珺云是清澄公主惦念着的人投胎的。

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清澄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莫名的留下一句“我知道翡翠在哪里了”之后,就转瞬消失在养性殿正殿之内,直奔着偏殿还在**躺着的乔珺云而去.......

“鬼王走了。”忘尘淡淡的瞥了清澄离开的方向一眼,觑见太后神情不安,就轻声劝慰道:“太后娘娘不必担心,鬼王看样子是绝对不会对云儿做什么的。如果她真的存了坏心思,我也不会放过她的。贫僧再叮嘱一句,太后娘娘万不要想着继续服药,如果您偏要继续吃那种鬼药的话,结果绝对是您乃至于皇上都不能接受的。”

说完,在忘尘不顾太后难堪脸色想要起身的时候,却忽的一顿,看向之前清澄悬空坐着的位置,皱着眉头道:“你说什么?你想跟皇上说话吗?你是什么身份?”

乔珺云所熟悉的长舌女鬼泪眼汪汪的走到了温儒明的身边,将长长的鲜红舌头卷啊卷啊卷成一卷之后,往嘴里一塞咽了下去后,才捂着肚子哽咽着说道:“我是皇上的侍寝宫女竹苓啊!皇上不是说过要立奴婢为妃的吗?您为什么不但不信守承诺,反而赐了奴婢毒药还不够,又赐了三尺白绫呢?奴婢死的好痛苦啊,小皇子也痛苦得很,他想见父皇啊!高僧,请您帮帮忙吧!”

忘尘的脸色微变,看得被突发状况弄得不知所措的太后母子二人心里一惊。

忘尘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在空中虚点了一下。接着,让太后与温儒明无比震骇的人出现在了面前——已死的竹苓!

温儒明之所以震骇是因为不敢相信竹苓的魂魄竟然没有转世投胎,一旦想到竹苓可能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他就胆寒不已的问道:“竹苓,为何你还没有离开?你染了急病而去,朕也觉得很心痛。可是逝者已矣,你为何不转世投胎,那样也好来世投个好人家啊!”

竹苓虽然面色惨白,一身宫女装却被她变得整整齐齐,除了浑身散发着寒气之外。倒是并没有什么让人见之害怕的。可是太后却因为心里有鬼。哆嗦着的手紧紧拉着温儒明说道:“皇上。她一定是没有当上皇妃心存怨恨,您可一定要小心她啊!俞王,你快些将她弄走,你怎么可以让她这等腌臜的鬼魂出现在皇上的面前呢!”

“阿弥陀佛。”忘尘看着竹苓叹息道:“此女本应该是儿女双全、福寿绵绵的皇妃命。可是却因为被人害死,而与腹中的尊贵皇子成为冤魂游荡人间。事实上并不是她不想转世投胎,而是她与皇家的渊源未了,即便是贫僧为其超度,恐怕她也要折转于轮回之道中,寻不到任何投胎转世的机会。而她腹中的小皇子......唉,不出两月的胎儿被困在腹中,母体不投胎他也无法!”

温儒明只觉得血液上涌瞬间涌上了后脑,他扶着自己的后颈。对着外面大喊道:“快将彩儿带来!”接着,又难过的看着竹苓说道:“朕也是听了彩儿说的话才知道你怀有身孕的。可恨不知是哪个蛇蝎妇人毒害于你,朕让下面的人查了这么久,却根本没有抓到真凶。是朕的错没有及时发现端倪,如果你知道害你的人是谁的话就说出来。朕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竹苓的一双美眸中含着泪水,凄苦的自嘲道:“明明是皇上赐死奴婢的,现在又何必做出这幅深情的样子呢!虽然奴婢身子卑贱哪怕是丢了小命,在后宫之中也不会掀开一丁点的风浪。但是,奴婢腹中的小皇子他却是无辜的啊!您摸摸看,小皇子正在挣扎着想要出来看您呢,您摸一摸看啊!”她一把抓住了温儒明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小腹处,冰冷的触感让温儒明浑身发冷,似乎还有什么东西隔着冰冷的皮肉在试图触碰他。

“朕,朕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温儒明好歹还记着不能帮别人背黑锅,咬着牙颤抖着说道:“刚开始朕只听到你得了急病,等几个时辰之后就没了。若不是有你的妹妹彩儿受尽一番苦难回宫之后,朕偶然见到了她的话,恐怕也是不知道您怀了孩子,而且还是被人给害死的啊!你既然留在后宫之中游荡,难道就没有发现究竟是谁对你下了毒手的吗?”

竹苓渐渐露出迷茫的神色,痛苦不堪的抱头喊道:“明明就是您!明明就是您派人赐死奴婢,喝了毒酒还不算,竟然还将奴婢死后的身体挂在悬梁的三尺白绫之上,让奴婢成了长舌鬼啊!”说着,嘴巴忽然张开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原本放在嘴里的长舌连着唾液与鲜血再次落了出来,啪嗒一声的掉在地上,惊得温儒明猛地向后倒退一步,险些昏倒。

太后早在竹苓让温儒明摸自己肚子的时候,就抽噎了一声两眼翻白的昏了过去。

只有忘尘还一副冷静的模样,伸手一挥让竹苓后退了一部分距离,询问道:“你只是听了赐死你的人的话而已,难道就如此轻信?皇上是个什么人贫僧还是清楚地,他绝对不会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血。说说吧,你还记着赐死你的人是谁吗?”

竹苓跌坐在地上,嘴巴都闭不上的嚎啕大哭着:“就是一个老嬷嬷带着毒酒和三尺白绫压住了我,让两个太监把毒药给我灌进去的啊!那个嬷嬷不是别人,正是皇上的奶娘钟嬷嬷啊!”

“......这、这不可能!”温儒明捂着心口瘫在椅子上,也想起竹苓死去的那一日,钟嬷嬷带着自家的孙女入宫让他相看。当时他只以为钟嬷嬷是想让自家攀上皇亲,虽然没看上那个姑娘,但还是赏赐了颇为丰厚的珠宝。当时还笑言是给那个丫头添得嫁妆呢。可是谁能想到,钟嬷嬷竟然在那一天害死了自己的女人和未出世的皇子呢?

就在众人沉寂下来,只有竹苓哭嚎个不停的时候,百灵和彩儿被一同带了进来。而被太后可以隔开的秀姑,竟是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跟着走了进来。而太后也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过来,乍一看到竹苓还跪在那里,就惨呼一声道:‘哎哟喂,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皇上您赶紧离远一些,别被竹苓这个心怀怨念的给害了啊!‘

温儒明听了这话。只是沉默的看了太后一眼。心底却渐生怀疑。不说别的。钟嬷嬷虽然是他的奶娘,但是却是太后身边的人,是太后的亲信!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没有让钟嬷嬷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么就只可能是太后下的命令——就算钟嬷嬷因为自家孙女没被看上而心存怨恨。即便她真的是想要对温儒明的女人动手,那也得看有没有那个本事躲开宫中的无数眼线!

百灵因为诡异的气氛而谨慎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但是彩儿却一眼看到了那个跌坐在地上痛苦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姐姐!

彩儿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多想明明死了的姐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踉踉跄跄的跑到了竹苓的身边,一把抱住了竹苓惊喜交集的问道:“姐,你没事?你没死是不是?呜呜,为什么这么久了你也不来找我,我好想你啊。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就劝你立刻跟皇上说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敢对姐姐下手了。都是彩儿的错,都是我的错......”怀中的身体冰冷,还有着一条血淋淋的长舌头,但彩儿却仿佛丝毫未觉,紧抱着不放。

“来人。传钟嬷嬷,将她三族内的血亲都管制起来。”温儒明冷冷的对带人回来的钱江吩咐了下去,很明显的是,无论此事是不是太后指使的,钟嬷嬷都将三族之内遭殃,留不下活口。

太后一听温儒明提起钟嬷嬷,这才察觉到事情可能已经暴露。恼恨于竹苓死了还不去投胎留在宫里占地方,又暗恨着俞王多事,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力竟是让竹苓能够现行,还跟个大活人似地能碰能哭。但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太后却是不能就任由钱江将钟嬷嬷带来。她眼神冷了冷,不解般的问道:“皇上为什么要找钟嬷嬷来啊?她年岁大了跑这一趟恐怕不容易啊。”

温儒明黑着脸没有回答太后,示意钱江赶紧离开去办事之后,就指着竹苓和彩儿说道:“皇弟,此事朕也是被人欺瞒,看来朕与竹苓是说不通的,还请你帮忙劝说几句,让她了却怨念转世投胎去吧......还有朕未出世的孩子,朕希望他下辈子能投个好胎,最好还能投到皇家来。还请皇弟为他们诵念往生经,送走他们吧。”

忘尘没有立刻应下,而是走到了竹苓的身边询问道:“你既然已经知道害死你的人不是皇上,那么也应该了了怨恨,让你腹中的孩子转世投胎了吧?就算你不想走,也应该为他着想一下。”

竹苓的脸埋在彩儿的颈间,声音沉闷阴冷的说道:“只要皇上答应能够处置了害死我的钟嬷嬷以及那两个太监,奴婢自然可以立刻就踏入轮回之中。希望皇上不要食言,虽然奴婢走了,但是彩儿却是会留下来为我见证的。彩儿,你一定要替姐姐好好看着,如果钟嬷嬷没有死的话,就在今晚给姐姐烧上一些纸钱,姐姐会想办法从地下回来自己报仇的。”

‘姐,你不要走好不好?‘彩儿紧紧地抱住竹苓不放手,痛哭流涕道:“除了姐姐之外就再没有人关心我,爹娘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姐姐你如果走了的话,妹妹都不知道要靠着什么支撑自己活下去了。”

“你放心,朕会代替你好好地照顾彩儿的。朕会替她免了奴籍,为她寻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的出嫁的。”温儒明不知道是不是被姐妹深情所感动,站起来说道:“朕会封你为良妃,不会让你走后也不留下丝毫痕迹的。至于孩子......只希望他下辈子还能投入皇家。朕到时候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竹苓哭噎着,再也没说其他的话,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见此,忘尘就双手合十的念起了经文,而竹苓的身形也慢慢变淡,直到完全消散仿佛再也不存在于世间——怎么可能!

在温儒明与太后的眼中,竹苓真的被超度投胎转世去了,因此而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但是,竹苓临消散身形之前,却在彩儿的耳边几近无声的说了一句:“姐姐不会离开的。我会陪着你。”

只有在忘尘的眼中。竹苓再次飘在了空中。双手合十的客气了一下之后,就大摇大摆的穿墙而过,离开了这散发着恐惧与悲怆的主殿。

太后见钟嬷嬷的事情自己是掩饰不下来,只能试着先挽回一句。虽然苍白着年轻的脸。但仍旧毫不客气的指着百灵说道:“俞王你来看看,这丫头不过是个歌女而已,之前那个信口开河的僧人却说她福泽深厚,这不是拿皇家的威严开玩笑嘛!”说完,眼见温儒明的脸色登时沉了下来,就自以为体贴的说道:“如果皇上喜欢,立个妃子但无不可。但国母之位,她却是当不得。”

百灵乍一看到一个面目俊雅的和尚,心中就是咯噔一响。担心真的会被对方看出来些什么。这手,就不自觉的伸向了腰侧,想要去拿藏在腰带里面刚刚捡起来的树叶。

忘尘的视线直接就落在百灵的脸上,带了些警告意味的说道:“施主好好站着让贫僧看看,千万别动弹......唔。那位僧人倒是没说错,这位施主果然有些福气。可是如果说当得起一国之母的位置,那简直等同于将温国社稷当成笑话。这位施主如果想要过得好,还是不要动些小手段,不然很有可能功亏一篑啊。”

百灵再不敢轻举妄动,好在之前给温儒明下过暗示,对方并没有因为这番话而怀疑自己。只是原本的热情却退散了不少,不似之前那样完全的将她当成了宝贝。可当着不知底细的忘尘的面子,她也只能按耐下了不安,顶着太后得意又警惕的视线,老老实实的低下头一声不吭。

忘尘状似无意的瞄了秀姑一眼,却突然‘咦’了一声。不等追问,就惊奇的说道:“这位施主怎么也像是用过鬼药的?可真是奇怪,为何您与皇上一样,身上的鬼气几乎淡的看不出来呢?”

温儒明瞬间恍然大悟般的想到了什么,隐蔽而暧昧的看了表情严谨也难掩娇艳容貌的秀姑,沉声道:“看来这其中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外力因素吧。皇弟,朕还有些话想要跟你请教一下,譬如该如何寻找那些真正的得道高人进入皇宫之类的。万一到时候有根本没本事的家伙,想要装成高人欺骗朕的话,还要请皇弟多多帮忙相看。”

忘尘看了看虽然得到竹苓嘱咐,但仍旧趴在地上几乎哭哑了嗓子的彩儿,又看了眼眉宇间透着不安的太后。他微微的点了下头说道:“既然如此,贫僧也有事情要与皇上商议。”

“那好,皇弟随我一同去养心殿吧。”温儒明站起了身,思及之前忘尘亲口说惦念着的乔珺云,就哂笑道:“倒是朕给忘了,不然皇弟先去看看云儿如何?正好也去看看清澄有没有伤害到云儿。”

忘尘倒不是担心清澄对乔珺云动手,而是担心着之前算出翡翠的魂魄附在云儿的身上会对她造成伤害。因此,就有些感激的浅笑道:“那就多谢皇上恩许了。皇上,请!”

温儒明与忘尘一同走了出去,乍然见到阳光不免得眯了眯眼睛。当看到身侧那个剃度出家的人影之后,心中感慨万千。虽然有些担心,又有些警惕于其为什么会在此时回来。但是当年的事情他自认为处理的干净利落,且当年派出去绑走俞王的人也都被灭了口。

除了不解于明明说是被敲晕后推下了卞宁河的俞王,怎么会如此命大,有些懊悔没让那些人直接亲手将俞王杀了之外。就只剩下如今自己身为帝王足以睥睨对方的傲然,想着对方明明是本有机会登上皇位的皇子,却成了一个光头和尚,又是有几分窃喜与得意。

可当忘尘确定清澄离开,乔珺云现在睡着并无大碍。跟着温儒明回到养心殿后。等门一关,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温儒明羞恼的红了脸:“皇上可是与那位服用了鬼药的姑姑行了**?”

温儒明视线游移根本就不看去看忘尘,只是尴尬的说道:“皇弟问这个做什么,朕是皇上,这后宫里的女人不都是朕的吗。就连普天之下的女人,也是任凭朕随意挑选的。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皇弟还是说说你要说什么事情吧。”

忘尘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说道:“贫僧要与您私下说的就是这件事啊。贫僧有个猜想,会不会是您与同样用了鬼药的女子行了**,身上的鬼气才会被中和的几乎看不出来的。”

闻得此言。温儒明先是一愣。随即难掩欣喜的问道:“也就是说。只要朕与秀姑......与她那样,就可以不用担心鬼药中带着的鬼气了是吗?那是不是也说明,朕以后可以继续用那种药?”

忘尘迟疑着神情不说话,半晌后才忐忑的说道:“这个贫僧并不敢确定。不过贫僧观皇上身上的龙阳之气虽然旺盛,但却显得略微偏阴。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与任何女子行**,虽然可以压制鬼气,但是恐怕会造成您的体质偏阴,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

温儒明很是惜命,一听此话就谨慎的追问道:“那朕该怎么办?不能不做,做了又对朕的身体有危险,难道就没有法子让鬼气都根除了吗?”

忘尘的嘴唇嚅动了两下,一咬牙才说道:“这是看在皇上的份上。贫僧才会说的。毕竟这个法子在常人看来有些阴损,可是贫僧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身体受到伤害。”

“不愧是朕的好皇弟,你快说。”温儒明说这话的同时,还认真的分辨了一下忘尘的表情,却确定了对方说这话时眼神没有任何的闪避。很是真诚,当即就相信了大半。

“皇上请放心,这个法子对您没有任何的伤害。”忘尘又觑了温儒明一眼,才尴尬的支吾道:“按理说为了补阳气就要采阳,可皇上您现在的身体情况很是特殊,那种鬼气嗜好且受制于阴性气息,所以并不能直接让你跟男人.......跟男人做那个。”

温儒明刚听到这脸色就一变,还以为忘尘这是让他养几个面首,让他培养起来龙阳之好呢。可万一泄露了出去,文武百官可都是会上奏折指责他的。毕竟后宫里的女人就仰仗着他这么一个男人,如果皇上再被男人吸引了注意力,难保会闹出多么大的风波。

忘尘觑见温儒明的黑沉脸色,心中也难免讥笑。但平时极少有波动的脸上仍旧带着一丝尴尬的神情,续道:“不过这又是要阴性气息,又是要阳性气息,在正常人身上自然是找不到的。但是皇上仔细想一想,就能知道宫中有一种人的存在,正好能满足您的需求。如果与他们**的话,既可以保住您的赫赫英名,又不会对后宫造成任何的影响。但是最重要的,却是能够让您体内的龙阳之气达到一个平衡,不会偏颇任何一方。”

温儒明默默无语,但心里却是快炸开了锅。不阴不阳或者说是有阴有阳的人,在宫里可不就是有着一大群吗——太监啊!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为了小命着想,温儒明那颗本就不算坚定的心,已经微微开始动摇了。他想着,反正自己也不吃亏,闭着眼睛不看身下人是谁不久成了吗?而且,晚上让太监值夜很是正常,只要小心着些,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被人发现。

不过,这件事情必须隐秘着做,若是想瞒过太后和那些总是小心打探自己消息的妃嫔们,那么养心殿恐怕要重新清理一遍,确保都是自己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