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399章 三喜临门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三喜临门

“哦?敏夫人还会亲自过来吗?”乔琤云显得有些惊讶,一想起这半个月时间内霍思琪又被人捧得无比高傲的性子,以及话里话外对于得宠的孙良敏的不喜,不禁的开始有些担心。

韵德引着乔琤云进了千秋殿,一路进了内殿,就见到正坐在妆奁前发脾气的霍思琪,“这都是什么啊!这支凤钗明明就是去年的款式,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让本宫戴这个?让本宫丢脸吗!”

“回贤德贵妃的话,这些钗饰还有贵妃服可都是太后娘娘与皇上亲自赏赐给您的。”韵德上前细心劝慰道:“更何况这凤钗的样式再怎么变都几乎相同,这支钗并不是去年的款式,可是太后娘娘注重嘱咐下面给您用最上好的材料和最好的匠师帮您打造的啊。您千万别生气了,还是看看云宁郡主吧,她来探望您了。”

乔琤云适时上前浅笑道:“今日贵妃可比往日还要漂亮,看得本郡主都不想错开眼睛了。”她毫不遮掩的打量着霍思琪刚开始上妆的脸,也不得不称叹其容貌之娇俏,再加上近来太后调教出来的气度,果不其然是个真正的美人儿。

“云儿你可来了。”霍思琪也不再叫乔琤云姐姐,她拉着乔琤云的手嘟着嘴委屈道:“你瞧瞧这衣服,还是金黄色的呢,我还以为能给我做一套像你这样杏黄色的朝服。你看金黄色多难看啊,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喜欢的。下面的人也真是的,也不想想我的年纪,金黄色哪里能衬托出我的颜色啊!”

“你这可不是说傻话吗。”乔琤云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道:“金黄色可是贵妃才能穿的,显得多庄重多么有气度啊。再看我穿的杏黄色,你可别忘了这是公主或皇子才能穿的,跟你的身份才不相配呢。”说着,拿起妆奁上被霍思琪嫌弃的那支凤钗,鬓在了她的发髻上,示意她去看铜镜。

霍思琪心不甘情不愿的看了铜镜一眼。但在看到那凤凰展翅般时,还是免不得心情好转的笑了。虽然现在那凤钗还是鸾,但总有一天会完全展开翅膀成长为真正的凤凰。太后和乔琤云说的都没有错,贵妃又如何,不过是差了皇后半步之遥而已,只要她想办法拢资上的心再打压一下敏夫人的气焰,谁能有资本与她争抢皇后的宝座呢。

见霍思琪总算是平复了下来,不再鸡蛋里挑骨头,韵德就感激的看了乔琤云一眼。随即亲自走了过去继续为霍思琪上妆,现在天开始热了。妆容要画的既雍容且不会太厚免得被汗水弄花。这颗还真是一门不好学的功夫。

乔琤云让宫女给自己搬了张椅子。就坐在了妆奁旁边一错不错的看着,也是霍思琪享受惯了别人的注视,不然保定早就觉得不自在了。

“贤德贵妃容禀,敏夫人来了。不知道您见还是不见。”小太监低着头走了进来,说道‘敏夫人’三个字的时候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阖宫上下皆知,贤德贵妃最忌惮的就是得宠的敏夫人。

却不曾想霍思琪眼前一亮,嘴角含着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道:“还等着什么,千万别让敏夫人久等。今日敏夫人送来的贺礼我看了,一整套的红宝石头面,可真是气派呢。”

“谁能气派的过你啊,你可是贤德贵妃呢!”乔琤云看似调侃的说了一句,却让霍思琪再次笑开了花。

敏夫人正巧这时候走了进来。闻声笑道:“哟,给贤德贵妃请安,给云宁郡主请安。也不知道贤德贵妃与郡主在聊什么呢,怎么笑得这样开心啊。”

霍思琪一见到敏夫人就下意识的微微抬起头,示威般的说道:“今个儿是本宫封贵妃的日子。怎么会不高兴呢。对了,之前敏夫人送来的首饰我还挺喜欢的,还要多谢敏夫人亲自前来呢。”

“瞧瞧这话说得,您以后可就是嫔妾等人要仰仗的贵妃,嫔妾当然要亲自过来一趟啦。”孙良敏自然会说好听的话,光捡着捧得聊:“诶哟,贵妃的这套朝服可真漂亮,金黄色的与皇上的明黄色龙袍可是最为相配了的呢。对了,嫔妾是先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然后才过来的,正好与云宁郡主离开的时候错开了呢。郡主可真是早,与贵妃娘娘的感情也真是好呢。”

乔琤云噙着笑容但笑不语,霍思琪这半个月来也看出了乔琤云现在是跟太后站在一边的,太后捧着她乔琤云自然也会跟着做。将其当成了自己人,遂道:“敏夫人说的是,我与云宁郡主都是太后娘娘看着长大的,关系自然是差不了的。”说着忽然瞪了一旁的宫女们一眼,语带不悦道:“敏夫人来了怎么不看座呢,白教你们了是不是!”接着又有些愧疚的看着敏夫人道:“还望你别介意,宫女们刚分来这里,肯定是还不熟悉呢。”

敏夫人坐在宫女们慌忙搬来的椅子上,淡淡一笑道:“无碍,这段时日贤德贵妃肯定很忙吧。不过瞧着千秋殿的摆设,嫔妾可是不得不说您真是受到太后娘娘与皇上的宠爱呢。整套的紫檀木摆设,叫嫔妾看了可是好生羡慕呢。唉,嫔妾那里顶多也就有四五件皇上赏赐的,赏赐皇上说要重新为嫔妾打一张紫檀床,嫔妾却是怕逾矩而婉拒了呢。”

一听敏夫人这是在与自己炫耀,霍思琪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但在乔琤云安抚的眼神之下,很快就和缓了过来,貌似并不在意的说道:“既然皇上疼爱,敏夫人受着才对,谁敢多说呢。”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一聊就聊半天,贵妃还得梳妆打扮呢。”乔琤云出声打岔道:“你们瞧瞧,韵德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才是,就怕给你画成了楔脸。”

霍思琪回过头果然见到韵德拿着画眉笔不敢动作,轻轻笑了下说道:“好好好,那本宫就等会儿再与敏妹妹聊。韵德你快画吧,万万不要耽误了今日的大好时辰。”

闻言,乔琤云就忍不住的笑了笑,听才十三岁大的霍思琪自称是年近二十的孙良敏的姐姐,这一切简直都快要乱了套了。不过再想上辈子后宫中的莺莺燕燕,这辈子温儒明还真是没有过度风流。不过这也应该与他不吃药就不举有关系吧?不过,很快就能再度热闹起来了,因为今日的封贵妃大典上可是某些人久违了的舞台呢

午时即将过去,午时六刻太阳正是最灼烈的时候。霍思琪自贵妃辇上缓缓下来,原本并不算高挑的个子穿上了繁重的贵妃服,梳了飞天髻之后倒显得像是个及笄了的姑娘。

温儒明今日也看不出来任何的不满,反而面带笑容表现得很是期待。他本来是与太后并列站着带领大臣命妇们等待着的,但是一见到霍思琪却眼前发亮,竟是当着无数人的面亲自去搀扶,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的妃嫔。可太后见了霍思琪难掩喜意就觉得不安。她可不觉得皇上表现得如此好是因为真的喜欢霍思琪呢。毕竟。霍家就是横在两人身前的大山。根本不可能逾越过去,打破阻碍。太后现在怕就怕,温儒明是想要蚕食霍思琪的心,利用她来对将鼎力支持霍思琪成为皇后的霍家一网打尽。

但是。霍思琪那副娇羞的样子却让太后明白,不能光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了。连帝王的明谋都看不懂,她还真是觉得很失望。太后般若不经意的觑了黄梓儿一眼,想起下面人所说黄家夫人曾上前去格外寒暄了几句,就有了些猜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霍家有女霍思琪虽年未及笄,但品行端庄行事进退得度,特封为贤德贵妃。望其入宫之后能够与其他妃嫔大度相处,帮助处理后宫事务为太后免忧。钦赐。”钱江将只有几句的宣召之意读完之后。温儒明就难掩喜意的拿起了笔,大手一挥就将霍思琪的名字写在了皇谱上。

毛笔刚刚被温儒明递交回去的时候,忽然几声惊呼声传来,他定目一瞧才发现竟是冷贵嫔晕倒了。从即便是再不喜欢霍思琪,也要装出一副欢天喜地模样就能看出来。温儒明不想在这一天让皇家丢脸。但冷贵嫔似乎真的晕了,就站在她旁边的齐贵嫔帮她搭了下脉,眼皮就跳动了一下,郑重的看着太后道:“启禀太后娘娘,冷贵嫔真的昏了过去,可否将她送回文华殿请御医?”

太后觉出齐贵嫔的眼神不对劲儿,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点头道:“那好吧,齐贵嫔还有云宁你们两个跟着一起回去照看冷贵嫔,大家别慌乱,小心点儿别让冷贵嫔磕了碰了。至于蕴洁就留在这里让哀家看着吧。”

“母妃!”蕴洁公主一看到冷贵嫔昏倒,瞬间就哭了出来。场面上的气氛有些尴尬,大臣命妇们都低着头,而霍思琪却是没想到出来捣乱的不是敏夫人,而是趁着自己的名字登上皇谱正高兴的时候,忽然就装作晕厥的冷贵嫔。

但她好歹还没有忘记之前钱江宣读的圣旨上的内容,遂柔着声音道:“皇上不如也跟着去看看吧,冷贵嫔身子一直很是康健,说不定真的是哪里不适呢。”

“不必。”温儒明想了一下就拒绝了,握着霍思琪的手,在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之后,温声细语道:“朕在这里陪着你将大典进行完再说吧,来,朕扶着你一起出去祭拜天地。”

霍思琪回以一笑,但心中却并不安稳。毕竟温儒明现在温柔呵护的态度,与那日撕扯着自己衣服时的狰狞表现完全是相对的,她还是觉得害怕,尤其是在太后的心神也被冷贵嫔牵走的时候.

乔琤云与齐贵嫔跟着一起到了文华殿,趁着文华殿的奴才忙乱的时候,齐贵嫔拉着她走到了一旁,低声道:“我怎么摸出冷贵嫔的是喜脉呢。”

“真的?”乔琤云沉吟了一下,随即笑道:“冷贵嫔看来是真的有福气的,而贤德贵妃更是有福能够庇佑后宫子嗣繁盛的。你瞧,贤德贵妃刚刚被登上皇谱,不久先祖显灵让冷贵嫔传出了喜讯的吗。不过这话也就咱们俩说说,具体的还是等御医们过来确诊之后再说。若是真的话,那皇舅可该开心了,蕴洁公主也要再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了。”

听得话音,齐贵嫔明白乔琤云这话是什么意思,回去之后自然少不了帮霍思琪和按照太后旨意宣传。

不多时。无事的还未辞官回家的孙院首就带着两个御医匆匆赶来。不多话的他们直接就给仍旧未醒的冷贵嫔诊脉,半刻钟之后,孙院首与其他两位御医商量了几句,就走了过来拱手道:“可喜可贺,冷贵嫔是喜脉,已经有了将近两月的身孕,胎儿很是强健但还是需要用心照顾保养的。若是无事,臣等就先回去御医院将冷贵嫔的喜脉登记入册了。”

乔琤云一挑眉一脸的了然,微微颌首道:“麻烦孙院首与两位御医跑这一趟了。彩香,既然冷贵嫔还未醒就替她赏三位御医喜钱吧。也算是跟着一起沾沾喜气。”

齐贵嫔见了。也让自己身后的宫女给打赏。她也不差这几个钱,与后宫关系最为紧密的御医院打好关系,何乐为不为呢。

“多谢郡主。”孙院首几人虽然见惯了打赏,但诊出喜脉还是难掩开心的。等领完赏钱。又多叮咛了几句之后,孙院首就带着人离开了。

乔琤云另让人去给太后以及温儒明通报一下这个好消息,着重嘱咐了冷贵嫔因为怀孕而昏过去是在贤德贵妃的名字登上皇谱后发生的,至于到时候流言纷飞旁人会向哪一边想就不管她的事情了。她可是只想看着热闹,找到合适时机就打击太后与温儒明的。

齐贵嫔跟她一起走到了床前,看着眼皮下眼珠已经开始微微颤动的冷贵嫔,就轻声唤道:“姐姐可是已经醒了?恭喜姐姐,你可是有喜了。今个看来是要喜上加喜,太后和皇上也会开心地。”

过了三五息时间。冷贵嫔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吗?我又怀孕了吗?”

见冷贵嫔想要装作不知,齐贵嫔与乔琤云对视了一眼也不拆穿,只是含笑点头道:“自然是没有错的,刚刚孙院首与另两位御医才刚刚离开呢。妹妹看姐姐脸色有些不太好。还是好好的休息吧。你的贴身宫女刚才都听孙院首说过注意事项了。妹妹也先不离开,与云宁郡主留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多谢郡主、多谢齐贵嫔。”冷贵嫔扶着自己的小腹露出温柔的笑意,忽儿问道:“不知道蕴洁公主呢?公主可是还在那边观看封贵妃大典呢?”

“嗯,姐姐别担心,蕴洁公主可是有太后娘娘亲子照看呢。”齐贵嫔亲手帮她掖了掖薄被,解释道:“之前看姐姐忽然昏了过去,蕴洁公主可都是吓哭了呢,未免吓到她太后娘娘才没让她跟着回来的。”

冷贵嫔想着当时那么多人,太后肯定要对蕴洁多加关照,所以就满是信任的说道:“有太后娘娘看着,嫔妾自然是信得过的。不知道嫔妾的喜事可已经告知给了皇上和太后娘娘?”

“通报的人刚走。”乔琤云见冷贵嫔这时候还不能静下心来修养,就道:“冷贵嫔不必担心那么多,你的宫里这么多奴才呢,保准不会让事情出了差错的,你就好好歇着吧,别伤了神。”

“嗯。”冷贵嫔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心里却仍旧美滋滋的,暗自庆幸当初没有将怀了身孕的事情让黄家人知道,不然说不定他们为了捧着黄梓儿而对自己做出些什么呢

祭天地刚刚结束,霍思琪刚被温儒明亲手扶起来的时候,一路加快着速度赶到的文华殿太监就碰的一声跪了下去道:“恭喜皇上,恭喜太后,冷贵嫔沾了贤德贵妃的福气,刚刚被孙院首诊出怀有约两个月的身孕。”

“有喜了?”温儒明瞳孔一缩,随即狂喜不已。他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样一个闹心的日子得知如此喜事。当即手一挥道:“好!贤德贵妃与冷贵嫔果然都是有福气的。你跑过来通报也辛苦了,就赏你半年的月钱,回去之后记得好好伺候冷贵嫔,一定要让她和皇嗣都过得舒心。懂了吗?”

“多谢皇上!奴才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冷贵嫔的!”太监激动的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就轻快地退了下去。

霍思琪的脸色已经降到冰点,什么她有福气,有福气的话就应该让这些妃嫔都生不出孩子才对,又怎么可能会庇佑那个冷贵嫔怀孕呢!而且孩子都两个月了,难不成这两个月一直没有御医给她请脉,所以才在今天发现的吗?

她这才发觉。之前她只将敏夫人当成自己的敌人是疏忽了。也对,这后宫里的女人哪里有简单的,尤其是冷贵嫔既然能够生下一个公主,且还能笼络灼家为她办事,怎么可能是一个如表面上愚钝至极的女人呢——黄家不再辅助冷贵嫔的事情进行得很隐蔽,毕竟冷贵嫔并没有在贴近的身边留下黄家的人,所以霍家不了解也不足为奇。

而太后也认为自己是被迷惑了,总以为皇上是用药才能行人事的,就忽略了妃嫔们会怀孕的这一点。但悔之已晚,她只能硬撑着笑容道:“贤德贵妃果然是个福气滔天的。看来日后哀家抱着皇孙皇女连手都得软了。”

太后和皇上一开口。命妇和大臣们就立即开始附和。“是啊,贤德贵妃真是福泽深厚呢。”“就是就是,不然怎么一举行大典就传出来喜事了呢。”“臣妇下次入宫的时候可得带着儿媳一起来,也得让她好好跟着贤德贵妃沾一下福气才行呢。”

场面热闹极了。所有人不论心中如何想,都简直要比皇上还开心,不住的恭贺着。虽然嘴中一直都在恭维霍思琪,但听在她的耳中却无异于讥讽嘲讽。

在这么些人之中,唯独有一对夫妇脸色掩饰不住的难看。他们就是黄家夫妇,这次提心吊胆的入宫,就怕皇上会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将他们拿下。但是,皇上还没有对他们动手呢,他们就要被冷贵嫔怀孕的消息给打击的吐血了好嘛。他们半个月前刚刚跟冷贵嫔直说要好聚好散,结果半个月后她就暴露出了两个月的身孕?

黄家夫妇才不会想自己的事情做的是否地道,脑中只是不住的想着被骗了。怀孕这么大的事情,冷贵嫔那么小心的人在一个半月的时候肯定就知道了。在他们撤掉人手之前就隐瞒着,是不是就说明她对自己家不相信呢?虽然觉得不甘心。但他们也只能安慰自己冷贵嫔不知好歹,更何况她的家里也是没本事的。到时候没有人护着,她肚子里那个还有蕴洁公主,说不定连一个月都活不上呢

等大典结束,宴席开始的时候,乔琤云就与齐嫣儿一起离开了文华殿。当乍一见到太后的时候,虽然其笑容满面,但她还是看出了她小动作所透露出来的烦躁不安。

“皇祖母,冷贵嫔本来说要过来参加宴会为贤德贵妃祝贺的。”乔琤云附在太后耳边小声道:“可是我与齐贵嫔觉得不妥,就好言相劝让她安心在文华殿养胎,您觉得可好。”

闻言,太后的眉宇间就有信松。微微点了下头,冷贵嫔能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碍眼才好呢,谁管她的胎能不能坐稳。至于霍思琪的面子,呵,一个小小贵嫔而已,掀不起来大风浪的。

乔琤云见太后没什么吩咐,就退了下去。今个儿她不能坐在太后身边,因为霍思琪才是那个被太后准许与她跟皇上一起坐的,以此来表现对于她的格外看重,以及未来皇后地位的归属权。

“云儿,过来这里坐!”乔琤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叫自己的正是乔梦妍。这次乔梦妍的位置被安排的很靠前,她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过去坐下,对两边的人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笑问道:“瑾儿今天又没入宫吧?我好长时间没见到他想得不行,正好宫禁解了,等明日我就出宫去看他去。”

乔梦妍看了眼上面正笑着跟皇上说什么的太后,轻声道:“只要太后娘娘允许,姐姐什么时候都欢迎你过来。如果你能小住几日可是再好不过,你姐夫还说要感谢你让慧芳姑姑以及彩果来照顾我的事情呢。你可不知道,他现在每日回家就要跟瑾儿说好长时间的话,也根本不管瑾儿听不听得明白,简直就是个大孩子呢。”

“嘿嘿,姐姐笑得这么开心,也是喜欢姐夫那样的吧。”看乔梦妍露出那般甜蜜的笑容,乔琤云也觉得心中舒坦。不过,只要一想到太后给姐姐的十个暗卫她就不放心,说得好听是太后为了避免皇上拿姐姐威胁自己。但实际上最危险的却是太后。谁知道她哪天听了什么话觉得不舒服了,万一让那些暗卫对姐姐姐夫还有瑾儿动手可该怎么办。

就在乔琤云一边与乔梦妍交流着这些日子的情况的时候,坐在齐嫣儿身边的黄梓儿似乎出了点儿问题。她的桌子上摆了一碟鱼,经过清蒸之后腥味已经并不明显,但她却觉得腥味简直直冲鼻子,忍不住的用帕子捂住嘴,对上菜的宫女连连挥手道:“赶紧将这道清蒸鱼撤下去!”

“你没事吧?”齐贵嫔看到黄梓儿很是难受的样子就有些担心,而黄梓儿平复了一下反胃感刚想开口的时候,却没忍住的呕了一声,顿时让附近坐着的敏夫人几人都愣了一下。

坐在这一部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自然引起了太后的注意。黄梓儿见太后似乎有些不悦。连忙跪了下去道:“嫔妾失仪。还请太后娘娘责罚!”

齐嫣儿连忙打圆场道:“是之前有道清蒸鱼太腥了,黄容华闻着有写胃才会这样的。不若让嫔妾陪黄容华下去歇一会儿,等恢复了之后再回来吧。”

太后没多想,她是一贯知道黄梓儿不太喜欢吃鱼的。挥了挥手并不在意的说道:“那就赶紧去吧。可别扰了其他人的兴致。”

黄梓儿难堪的一屈膝,对着身边的几位妃嫔抱歉了几句之后,就跟齐嫣儿一起走了出去。

乔琤云微微眯了眯眼,与孙良敏对视一眼随即一笑,明白对方可能都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一向没什么宠爱的黄梓儿能够怀上,以她的记忆来看,似乎只有一个月零几天前,温儒明才在太后的示意下去过她的宫里呢。一次就能怀上,可真够厉害的

两刻钟之后。齐嫣儿果不其然一脸喜意的独自走了进来。她走到太后的身边耳语了几句,只见太后的神情先是有些复杂,但很快就释然般的欣慰笑了笑。她举起酒杯站了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说道:“贤德贵妃果然是个有福的,皇上果然没有选错。就在刚刚。齐贵嫔告诉哀家,黄容华觉得身子不适请了御医帮忙诊脉,发现已经怀孕月余了。可真是要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看来除了冷贵嫔之外,您很快就能再添一个皇儿或者皇女了!”

“母后说的是真的吗?”温儒明简直不敢置信,他无疑是欣喜的。毕竟能够在一天之内得知自己将再添两个孩子,很大的增添了他对于自己床事能力的自信。可是,上午冷贵嫔传出喜讯的时候,他就知道太后并不高兴。那么身为太后的人的黄梓儿,会不会是太后为了造势或者挽回局面所安排的呢?虽然,他记得一个月前左右的确宠幸过黄梓儿。

太后对于温儒明的怀疑感到有些不满,但还是笑意冉冉道:“皇上怕是高兴坏了吧,哀家也是刚刚听齐贵嫔说的。来,齐贵嫔你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齐嫣儿上前一步垂下头说道:“嫔妾陪着黄容华去了偏殿歇息,不多时黄容华就干呕了起来,就是平复不下来。嫔妾担心,就将值守于兴荣殿外的孙院首请了过去。后经过孙院首为黄容华认真诊脉,发现黄容华约莫有了一个月出头的身孕,胎儿还有些不稳,才会反应如此之大。”

霍思琪心中气急,但在太后警告的眼神之下,只能声音僵硬的说道:“可真是要贺喜皇上,皇上子嗣丰厚可真是福泽滔天啊。”

温儒明对齐嫣儿观感不错,想也知道太后不可能买通孙院首,遂开心道:“看来今日不光是喜上加喜,而是三喜临门啊!”他握住了霍思琪的手,眼中带着深意道:“能得贤德果然是朕的福气。”

“不敢。皇上谬赞了,是冷贵嫔与黄容华自己有福气才对。”霍思琪即便再如何自傲,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认了,不然那不就说明她太过轻狂了么。她总觉得温儒明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针扎一样,强耐着不适道:“既然有了此等喜事,不如皇上去偏殿看一看吧,也好让黄容华安安心。”

霍思琪能够说出来这话,不光是让温儒明诧异,就连太后与齐嫣儿也觉得不可思议。毕竟霍思琪平时傲气的不行,自从半个月前知道将被封为贤德贵妃之后。就更是看不起娘亲不过是太后身边姑姑的慧澄的女儿——黄梓儿。

温儒明很快收敛了吃惊神色,微微点头道:“也好,不过还是贤德与朕一起过去看看吧。你们平日在太后的身边应该没有少相处,她见到你一定会觉得开心的。”

霍思琪心里憋着一口气,笑容却更加灿烂,“那当然好。只是这边还要劳烦皇姑母了呢。”

“无碍,有哀家看着呢,你们过去看吧。让慧文跟着去看看,如果可以等会儿还是让黄容华回来继续宴会,毕竟今个儿是你们俩的好日子。”太后暗地里对着慧文使了个眼神。示意她去偏殿看着点儿。以免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动她护着的人。

等温儒明与霍思琪手牵着手去了偏殿。宴会上的气氛虽然一如之前那般的热闹,但众人心中都少不了思量。尤其是那些入宫三年却无宠无子的妃嫔们,无不在感慨黄梓儿的命好。明明不过是个宫女的女儿,竟是能够得到太后的这般关照。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能有一个孩子的话,那后半辈子可就妥了。那样的话,度日如年的感觉也会消失吧?

乔琤云本来将注意力都放在了与乔梦妍聊天上面,但是当她发现百灵站到了自己旁边的时候,顿时就警惕了起来。这段日子她了解到,最近温儒明对于百灵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似乎百灵能够催眠人的本领不好使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顾虑于当初那番得百灵者得天下的言论,温儒明一直不放心的让她待在养心殿里做事。

而百灵在最近待遇越来越差的情况下。也懂得了要讨好温儒明。她的颜色不算出众,但一手琵琶弹得却很是不错,且宫里几乎都是大家闺秀出身的妃嫔们都不会这玩意儿,自然是让她入了温儒明的眼。

不过即便太后得知此事,也根本没有做什么激进的事情。譬如将百灵要走之类的。霍思琪也根本看不起百灵,所以根本就没有将百灵身上所谓的预言当成一回事儿。

可能就是这样多方面的纵容,使得百灵胆子越来越大。这不,百灵今日竟然比宫里难过无宠的妃嫔打扮得更加出众。若非她穿的裙衫还是宫女样式,且一直站在温儒明身后不得坐下的话,保不定就有人以为这又是哪位新宠了。

百灵在乔琤云的身后站了一会儿,等周围的视线转移开之后,就忽然的弯下腰对乔琤云附耳道:“郡主,请随百灵出来一下。”

乔琤云唰的转过头,似乎才看到百灵似地,反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乔琤云这一动作顿时引起了几人的注意,百灵暗自懊恼,极小声的私语道:“请郡主随百灵出去一趟,有个熟人想要见见您。”

“熟人?”乔琤云也放低了声音的举动刚让百灵松了一口气,但却又听她说道:“什么熟人还让本郡主出去啊,要找本郡主的话就自己过来吧,本郡主又不是闲的没事干。还有”

乔琤云拉了百灵一下,贴着她的耳朵道:“你得切记你是皇舅身边的人,你不跟着皇舅去偏殿谁也不能说什么。但你现在帮着别人过来找我,如果被人知道了的话多不好啊!我觉得你挺不错的,可千万不能被些小小的讨好迷惑了。别忘了你身份不一般,兴许拉拢你的人就是要害你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