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414章 离宫赴宴带来的风波

第四百一十四章 离宫赴宴带来的风波

“贤德贵妃!”乔珺云的一声惊呼,顿时让愤怒中的太后母子二人冷静了下来,转而替之的是满心的慌‘乱’。即便是温儒明,有胆子在太后面前喊出来,却不敢让霍家知道他们已经被放弃。

毕竟温儒明虽然已经在削弱霍家势力上耗费了极大的心机,但是经过了几十年累计掌权的霍家,还是没有如他想象般的那样大伤元气。而他一心想要提拔的张家,虽然在人脉上还能有所扩展,但在政务上,对于一个书香‘门’第难免有些为难。要知道,霍家最厉害的也最让温儒明不安的地方,就是霍振德身为吏部尚书,却明里暗里掌握了将近一般的兵权。

原本兵部尚书孙成祥就犹如摆设一样,没有家世背景以及支持,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之前还信任宠信孙家的时候,温儒明帮忙转移了霍家手中两分的兵力到他的手中,可现在却是不行了。

温儒明因为知道了孙家夫‘妇’是什么样的人,虽然碍于情面没被挑开就不好处罚,但对孙成祥说到底还是产生了不满的。不过,就在这个被霍思琪发现霍家被戏‘弄’了的时刻,他的脑海里竟然还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何不让张家主文,而孙家主武呢?这样也能分薄他们的权利与发展势头,免得日后再亲自喂养出一个霍家那样的庞然大物出来。

温儒明有些出神,却不代表太后也能那般放松下来,别忘了温儒明刚才可是大喊是太后主动提出来放弃霍思琪的。没看到霍思琪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不顾尊卑的就要放肆了吗?

“咳,思琪你别听皇上胡说,他是被福小仪小产的事情刺‘激’到,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太后忍着心虚解释着,试图靠近霍思琪,反倒将霍思琪给‘逼’退了一步。

霍思琪粗喘着气双目通红,显然是没想到自己过来一趟能听到如此惊天秘密。不。她冷笑一声,或许不应该称作秘密,至少太后和皇上彼此之间是清楚的,不是吗?她昂起头不让眼泪滑落,咬牙切齿的问:“皇姑母。思琪不明白哪里惹您生气。或是霍家哪里惹您不痛快了。为什么,当初您明明说好是让臣妾.......当初您设计让我进入后宫,根本就不顾我还没有及笄。行。我认了,因为我不能将这份不满表达出来!可是现在呢?凭什么您将我‘弄’进后宫了,还跟皇上说不扶持我?你这不是要毁了我吗!”

温儒明沉默不语,太后心中恼恨却也只能尽量试着安抚:“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哀家最是喜欢你,怎么可能不帮着你。再者,这种话是能够随便说的吗?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贤德贵妃,一举一动可都是后宫的典范。”见霍思琪还是一副愤恨的模样,太后只能对温儒明道:“皇上。你快说你之前说的不过是一时生气胡言‘乱’语的啊!哀家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了!”

温儒明莫名的瞥了太后一眼,正‘欲’帮忙附和两声打个马虎眼,却不成想霍思琪似乎被戳到了痛楚,蹦高了喊道:“还贤德贵妃,当初赐了我这样一个封号就是为了嘲讽我的吧?贤德、我现在明明是宫中位份最高的的贵妃,凭什么掌管宫务大权却要落在旁人的手里?行。我明白有些事情我处理的不妥当,但是您不是将慧芳赏给我,让我跟着学了吗......我、臣妾自认为学的还不差,可是三番几次跟你提起想要重新收回掌宫大权,为什么您总是推拒?一个贵妃连宫务都处理不当会传出什么名声?您可真是想要让臣妾贤德啊!”

说着。霍思琪自嘲一笑道:“现在臣妾可是明白了,原来您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待臣妾,连一个体面也不想要给了。看您现在对芳妃还有敏夫人的热乎劲儿,该不会是想转为将赌注放在别人的身上了吧?”她也是怒到了极点,尤其是追问却得不到太后坦诚的答案,更是口不择言道:“您就看着吧,像是您这样帮着外人打压自己亲侄‘女’的,永远也得不了好!”

“贤德贵妃,您怎么能说这种话!”乔珺云出声怒斥道,上前为太后抚背,一字一句的指责道:“你只知道在这里跟皇祖母发脾气,你怎么不想想你做的那些不着调的事情?你的那些事情多的我也不想要说了,你应该自己好好想想。当初皇祖母捧着你宠着你的时候,如果你明白事理一些,皇祖母又怎会放弃‘插’手这件事!你有时间在这里叫喊还不如好好回去想一下自己的错!”太后紧紧地抓着乔珺云的胳膊,看着不过几步之遥的霍思琪就犹如陌生人一样。明明小时候看着长大的乖巧孩子,怎么就和自己成了这种生疏的程度呢?不过云儿说的也对,要不是她自己烂泥扶不上墙,当初帮着皇上一起气自己的话,又怎么会直接放弃了霍家,只想着依靠住皇上才是最正确的呢?再想这段日子以来皇上的孝顺,她还是觉得不后悔。

可霍思琪怎么能容许乔珺云故意站出来叫嚣,猛的上前就要打她,嘴里还愤恨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要不是有你每日在皇姑母身边挑拨的话,本贵妃又怎么会被折腾成这个样子!”

“你干什么!”乔珺云拉着太后往后退了两步,立马就有宫人拦上去,可却因为霍思琪是贵妃而不敢太用力,却不曾想霍思琪丝毫不顾忌她们,见打不到乔珺云,直接就伸手抓挠着那些宫‘女’的脸,‘激’烈的喊道:“你们这群狗奴才,赶紧给本贵妃让开!”

太后看霍思琪简直跟个泼‘妇’似地样子,连连惊呼道:“你做什么呢,快放手!”她不知道一个‘花’费了霍家和自己极大心力培养的姑娘,怎么会短短一段时间内就变得如此暴躁,就像个疯子。

温儒明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于自己口误说出了太后与自己‘私’下的诺言一事,也就得分外懊悔。不过看见霍思琪毫无仪态怒目圆睁似乎要杀人似地样子,更加肯定了不立她为皇后才是对的。不然,后宫里那么多的妃子如果全都效仿的话......他猛的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想那副可怕的场景,皱着眉头喊道:“赶紧拦住她!贤德贵妃今日既然身体不适。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皇上!”霍思琪见温儒明一副冷处理的模样,受不了的喊道:“为什么!我们霍家忠心耿耿、对您也是忠顺十分,为何您就不能让臣妾做皇后!无论是按照家世还是品‘性’来看,臣妾才是当皇后的材料啊!什么敏夫人、什么芳妃!她们都是一群想要当皇后却不敢直说的胆小鬼罢了,您为什么要宠爱她们。难道就是因为她们能够‘侍’寝。而且能够为您怀上皇嗣吗!”

“天啊!”乔珺云捂嘴惊呼,太后以为她是因为霍思琪如此不知廉耻的话而觉得震惊,连忙对彩香彩果说道:“赶紧扶你们郡主去偏殿歇息。哀家没派人过去请千万别出来!”

彩香彩果脸‘色’青红不定的硬拉着乔珺云离开,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大家之‘女’竟能够光天化日之下说出这种话,殿内虽然只有几个值得太后皇上信得过的奴才,但也不能如此不知廉耻啊。

难道是贤德贵妃抱怨年纪太小就入宫,无法‘侍’寝感到生活烦闷?天啊,这简直就是让他们这群奴才掉脑袋,彩香彩果能够被太后给亲口放出去,让他们简直羡慕死了。

乔珺云临出‘门’之前,还忍不住的回头担忧的看了太后一眼。但换来太后一个安抚的眼神的同时。却隐蔽的瞥了已经‘失去神智’的霍思琪以及伪装作刘砚在一旁看戏的乔俊彦。

“郡主,咱们快走吧。”彩香轻轻地拽了乔珺云一下,不让她再继续耽误,一行三人连忙就回了偏殿,挥退旁人后相对而视虽然一语不发,但眼中却带上了一丝嘲‘弄’之意。

太后和温儒明‘弄’巧成拙。乔珺云侧耳一听就听到她们母子二人实在是怕了霍思琪没脸没皮大喊大叫的行为,又担心她将事情跟霍家说,就联合起来劝说安抚霍思琪,甚至还连番保证不过是一时气愤才那般说的,竟然还许诺下皇后之位除了她不会‘交’给其他人。听到这儿。乔珺云就不由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她可真想看看,日后他们几个自作自受的后果呢。

不过,很快的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霍思琪半信半疑之后,提出了一个要求:“我看乔珺云不顺眼,她竟然敢在臣妾说话的时候‘插’嘴,真是个没教养的,一定要让她出宫才行!”

乔珺云瞬间‘阴’沉下脸来,看得彩香和彩果都是心里一惊,她们已经知道乔珺云的耳力惊人,很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难听的话或者不妙的情况。

彩香和彩果上前搭着乔珺云的肩膀,无声安慰着。乔珺云心中温暖的同时,听着那边霍思琪越来越过分的话语,忍不住冷笑一声,低声道:“既然你的嘴这么贱,我也不必顾忌了。”

事实上,霍思琪让乔珺云出宫这种话,即便让她听到了不过也是付之一笑,毕竟目前宫里的局势已经足够‘混’‘乱’,如果霍思琪能够帮她提出来出宫的话,反而正应了她的意思。

可问题是,霍思琪千不该万不该说乔珺云是个没教养的,更不应该在太后将奴才都挥退之后,跟太后和皇上说乔珺云爹娘的坏话,这简直就是在戳她的脊梁骨。

乔珺云凉薄的笑了,想必现在霍思琪还将之前的失态归于自己一时‘激’动而犯的错吧?既然如此,不如让你更疯狂一些怎么样?南海使者即将再度前来,不若就让你在宴会上丢丢脸吧......

虽然那日霍思琪说那一番不当言论并没有多余的人在场,但不知怎么的,贤德贵妃不知廉耻、对皇后之位志在必得的内在含义还是在后宫之中悄悄流传着。与此带来的,就是一些足够有身份有地位的妃嫔们明争暗斗的开始。那日,福小仪小产,最后被查出来的结果就是徐嫔仍旧不安分,因为曾痛失皇‘女’而‘精’神失常,嫉妒心重竟是收买了福小仪身边的宫‘女’害的其小产。

此个结果一出,众人心中皆是各有思量。毕竟徐嫔的家里根本没什么地位,她又无子无‘女’无宠,怎么就厉害的能无声无息的收买了福小仪的贴身宫‘女’呢?说到底,不过就是被人给退出来当替罪羔羊罢了。至于幕后黑手是谁。各人有各人的猜想,不过就连太后都查不出来后面的人是谁,她们之间除了真凶之外,恐怕即便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到正确的答案。

太后对于此事自然不能忍,跟温儒明说过之后。令其发现后宫里竟有如此行动诡秘掌握着一张大网的妃嫔。无论是他还是太后都无法安心。当即,就将寻找冷彦的人手分布出来一些查后宫,最主要的也是排除此事也是冷彦安排的。不然的话。难以心安。

而霍思琪也不知怎么想的,竟是被温儒明的几番起誓劝说住,真的以为他会立自己为皇后,要求就是她以后不能太过于霍家亲近,以后宫里发生什么事情也最好不要跟霍家说。

霍思琪答应了温儒明的要求,那么太后与他自然也是不得不同意下让乔珺云暂时出宫的决定。

可太后心中还有些舍不得,硬是留着乔珺云又住了三天。在九月九日这天,在乔珺云伺候她用早膳的时候仿若不经意的提了出来:“说来,哀家记得云儿已经许久没有出宫回府看看了吧?虽然哀家相信的眼光。府上的丫鬟会帮你打理好的,可是你若从来不回去的话,时间一长肯定会让她们生出坏心思的。嗯?你说是不是?”

乔珺云为其夹菜的动作顿了顿,有些迟疑地问道:“皇祖母的意思,是想让云儿回府看一眼?”

“不。”太后见吃的也差不多了,就撂下了筷子道:“哀家是想要让你回府住上一段时间。虽然哀家也不舍得让你出宫,可哀家总不能让你窝在哀家一辈子。”

“可是、可是云儿想一直待在您的身边啊。”乔珺云有些不安地说着,从表现来看似乎担心太后是嫌自己烦了,小声地说道:“如果是云儿哪里做的不好的话,您说出来我就能够改的。”

“傻孩子。哀家不过是让你回家住一段时间而已,你着急什么呢。”太后温和着表情道:“你现在已经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宫里现在很少举行宫宴,根本就没有让你培养‘交’际圈子的机会。你每日里总是和那些宫妃打‘交’道,说着是在宫里人缘好,但拿出去又有什么用呢。日后你若是成亲,那是一定要有几个至‘交’好友能相互扶持的才行。毕竟,哀家待在深宫之中,即便是再如何的保护你,有些时候也是有心无力的。”说着,表现出一丝试探道:“你都是大姑娘了,一直留在后宫里也不是那么回事,你说对不对?”

乔珺云没有任何奇怪反应,犹豫着点头道:“皇祖母既然说、云儿自然会做的。只是不知道云儿以后还可不可以每日入宫陪伴您呢?如果就呆在郡主府上,每日虽然有彩香彩果她们陪着我,肯定也会无趣极了的。”

“当然可以。”太后对于乔珺云并没有联想,就明白她并没有任何想要入后宫的想法,轻松了不少的笑道:“只是云儿你虽然可以入宫陪哀家,但也不必每日都入宫。”说着,抬手制止住乔珺云想要开口说话的冲动,颇为语重心长的道:“哀家明白你的孝心,可是你也得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了。慧芳已经给了思琪,她又敢被人收买害你,哀家以后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现在你身边没有真正能指导你的姑姑,哀家想着再赏给你一个嬷嬷,可慧萍与慧心却是不可能了,你也明白哀家现在的情况,就这样两个能完全信任的姑姑,让别人听了恐怕都要被笑话的。”

“谁敢,您可是太后娘娘,更何况这养‘性’殿不全都是专‘门’伺候您的吗。”乔珺云劝了一句之后,才表现得安心许多道:“既然皇祖母只是这个意思的话,云儿就明白了。不知道您觉得云儿什么时候出宫比较好?是再在宫中留宿一夜还是今日就出宫呢?”

“唔......若是可以的话,今日你就回府吧。”太后慈爱的‘摸’了‘摸’乔珺云的手道:“哀家听说了,今个儿恒王妃举办了一场宴会,就在郊外的庄子里,你若是喜欢热闹的话去了正好!”

“郊外的庄子里?”乔珺云眼睛一亮,嘴角的笑意也没有之前那样看起来勉强了。

太后见了会心一笑道:“没错,恒王是最会享受的,听说他在郊外的庄子占地很广,比起皇都内的恒王府更添闲情逸趣。这么些年来。除了当初在王家村的那段日子,你几乎也没有出去玩过吧?哀家记得,除此之外你唯二两次出去,一是找到福小仪,二是那次跟张太傅家的‘女’儿一起去她家的庄子上去玩吧?说来。你既然与她投缘的话。但可以与她结个手帕‘交’,张太傅是个稳重的人,教出来的‘女’儿自然不差。”说着。还自顾自的笑了笑道:“皇上可就是张太傅教导出来的呢,你说好不好?”

乔珺云眨了两下眼睛道:“当然好,皇舅可是天下之主呢。不过啊,即便有再好的老师,那也不如学生自己本身优秀来得重要。嘿嘿,您说云儿说的对不对?”

“这张小嘴儿,就是甜!”太后刮了下乔珺云的嘴‘唇’,随即笑开了道:“时辰还不算晚,哀家也用完早膳了。哀家还有些宫务要处理。你也回去用饭吧,等会儿简单收拾一下就出宫去应恒王妃的宴会吧。哀家昨个儿已经让人给恒王妃打过招呼了,至于你的那些东西,等哀家让宫人帮你收拾好,直接送到郡主府上去。”

“多谢皇祖母。”乔珺云‘露’出喜‘色’,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先上前拉住太后的胳膊撒娇道:“皇祖母对云儿真好。云儿都好久没有出去玩儿了。等下次云儿入宫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给您讲讲今日的宴会才行。嘿嘿......”

“好好好,哀家可帮你记下来了。”太后笑意满满的笑道,轻轻推开了乔珺云说:“赶紧去收拾东西吧,从宫里去郊外至少还要一个多时辰呢。小心晚了你去的时候宴会都结束了。”

闻言,乔珺云就吐了吐舌头,恋恋不舍般的松开太后的胳膊,又好是说了一番话,这才难掩好心情的离开。

等乔珺云让彩香彩果帮忙打扮一下,也不管是要出宫就换上了奢华的公主服,梳妆好之后,除了带些银两之外就带着二人准备出宫了,偏殿里面堆积着的宝物可是一件都没有带。

临走前,乔珺云还是去了趟偏殿,却不曾想正好遇见了许久未见的红穗,只见她略微消瘦了一些,眉眼之间也带着疲惫,让人不禁好奇这么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她去了哪里。

乔珺云在太后面前一直都是尽量保持着直来直往,见此就好奇的问道:“红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说来这段时间一直没看到你,你瞧瞧你怎么狼狈成这样子了?”

“给云宁郡主请安。”红穗的眼神亮了亮,但说旁的之前还是看了太后一眼,见太后点头表示允许,才轻声回答道:“这段时间奴婢去帮太后娘娘办了一些事情,真是好久没见到您了。”

一听说此事跟太后有关系,红穗又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样子。乔珺云心中立即装满了探寻之意,可嘴上却故作不在意的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先不跟你聊了,本郡主还急着出宫呢。”说着对太后一屈膝笑盈盈道:“皇祖母,云儿这就出宫啦,您赏赐给云儿的珠宝首饰绸缎都在偏殿放着呢,如果要整理好恐怕还需要‘花’些时间呢。您看......”

“放心,哀家会尽快让宫人收拾出来送到你府上的。”太后无奈一笑,换来乔珺云不好意思的低头道:“那些都是皇祖母赏赐的,云儿可都舍不得不放在身边呢。”

闻得此言,太后嘴角浮起一抹得意地笑,随即收敛了一些打包票道:“哀家会调用一些宫人来帮忙的,时辰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出宫吧。”

“那行,云儿告退,皇祖母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悦,等云儿入宫来看望您。”乔珺云又说了几句贴心话之后,好心情的对着红穗一笑,就转身走了出去。

等乔珺云一走,太后的笑容就渐渐收敛起来,低沉着嗓音道:“红穗,哀家还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办。这件事情很重要,不容有失,你能不能做到?”

红穗没想到自己刚刚回来就又有差事派下来,听太后如此严肃的说话。不免升起了好奇心,没有过多犹豫的就点头道:“太后娘娘尽管吩咐,奴婢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太后微微眯起了双眼,将红穗招到了身边,附耳不知与其说了什么。随即。就见到红穗脸‘色’惊变。就连脊背都绷得僵直,仿佛听到了什么足以让她失态的严重事情......

“哼哼哼......”乔珺云坐在马车里横着不成调的曲子,随手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见彩香彩果难掩兴奋,就笑道:“看你们两个简直要比我还高兴,等会儿参加宴会的时候肯定看热闹。”

“嘿嘿,奴婢知道什么才是正事,等不忙的时候奴婢才会看热闹的。”彩果笑嘻嘻的说道,这么长时间待在宫里、且一直都发生着‘乱’‘乱’糟糟的事情,能够出宫兼职等同于出了牢笼,又怎么会开心呢。

就连一向较为稳重的彩香也有些坐不住,一边猜想着一边问道:“郡主。您说恒王妃举行的宴会都会有谁去了啊?算来算去,当初与您‘交’好的大家小姐现在都成了宫里的主子娘娘呢。”

“这个我就也不知道了。”乔珺云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恢复元气道:“就算与那些人不熟悉也没有关系,能去宫里举办宴会的夫人和小姐肯定都认识本郡主,但可以再找几个好友。”

彩果在一旁点头附和道:“郡主说的很对,更何况还有恒王妃帮忙介绍呢。嘿嘿。不知道恒王的郊外庄子里怎么样,也不知道会不会同样有温泉呢。”

彩香‘露’出向往和羡慕的神‘色’,道:“上次奴婢没赶上,总是听彩果说张小姐家别庄里的温泉水有多么好,洗完之后皮肤都变得滑溜溜的。”说着又兀自叹了口气。“唉,不过想必奴婢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对了,不知道这次张小姐会不会赴宴,郡主也好久没有见到张小姐了吧?”

乔珺云愣了下随即点点头道:“没错,上次洗尘宴以及封贵妃大典的时候,我还特意问了张家夫人呢,结果听说张小姐身子不好,去了郊外的庄子养身体,也不知道今日能不能见到。”

彩香彩果见乔珺云有些出神,也就渐渐安静了下来,对于这突然出宫后要第一次参加的宴会,都感觉有些忐忑......

“郡主,您先等等。”曹奥驱使着马匹停了下来,回过头对马车内说了一声之后,就蹦了下去与迎上前来的恒王贴身‘侍’卫打招呼道:“这位兄弟,我们云宁郡主来参加宴会,可以进了吧?”

走过来的‘侍’卫倒是认识曹奥,打量了眼马车就退到一旁道:“还请云宁郡主这就进去吧,您是恒王妃提前‘交’代过的贵客,可以直接将马车赶进去。兄弟们,给云宁郡主开‘门’!”

“多谢通融!”曹奥上前将乔珺云之前‘交’给自己的荷包塞给了对方,客套了两句之后,就跳上马车继续亲自将马车赶进卸了‘门’槛的正‘门’。

早在曹奥自报家‘门’的时候,就有机灵的赶紧去通知给陈芝兰了。因此,等乔珺云坐着的马车停好,她被从马车上搀扶下来的时候,就发现陈芝兰带着一群大家夫人小姐的向着自己迎过来,看起来甚为热闹。她也不怯场,笑着打招呼道:“大皇舅母,今日过来叨扰,还望你别介意。”

“诶哟喂,你能过来可比什么都让人高兴。”陈芝兰亲密的揽住了乔珺云的手臂,跟在后面的一应夫人小姐们都齐齐屈膝下去道:“给云宁郡主请安,恭迎郡主。”

乔珺云微微笑道:“各位不必客气,赶紧起来吧。今日本郡主只是来参加宴会的,你们怎么高兴就怎么玩儿,本郡主就喜欢热热闹闹的。对了,大皇舅在哪呢?”

“找他做什么,今个儿是你舅母我举办的宴会。”陈芝兰拉着乔珺云往‘花’园的方向走,调侃道:“咱们‘女’人家的宴会,哪里有男人落脚的地方。来,今日你既然来了就一定要玩得高兴。你也不必多顾忌,这庄子里有得是舒适的厢房,若是云儿你玩儿累了,但管留在这里与我一起歇息一两个晚上。”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恒王妃的这个庄子里的温泉,据说温度更加适宜。泡了之后会让人神清气爽一夜安眠呢。”

“蝶语妹妹?”乔珺云惊喜的找到了被人群夹杂着的张蝶语,她本就年岁小个子小,被人夹在中间如果不是仔细找的话还真是分辨不出来。乔珺云兴高采烈的对她道:“好久没有见到蝶语妹妹了,听张夫人说你身子有些虚弱在郊外别庄养身体,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张蝶语顺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好不怕生的上前拉住乔珺云的手。娇俏道:“多谢郡主关心,这温泉的确有些神奇的功效,再加上郊外风景空气独好。臣‘女’的身子已经恢复七八了。”

“那就好、那就好!”乔珺云见到张蝶语显然是高兴极了,亲密的分别拉着她和陈芝兰就往前面走,难掩兴奋道:“皇祖母今早才与我说了宴会一事,今日过后我就要回郡主府了,等什么时候将郡主府收拾得妥当,本郡主就请你们去做客。还有各位夫人小姐们也要赏个脸,到时候如果给你们送了请柬,可不要推说不来啊。”

“怎么会,臣‘妇’是一定会去凑热闹的。”“就是就是。郡主还从未举行过大型的宴会呢。”“真是期待啊,臣‘女’是一定会赏脸的。”

乔珺云听着身后唧唧喳喳的应和声不由得笑了起来,只是却明白这些‘女’人的心里肯定要炸开了锅了。毕竟,她自从被人秘密绑到王家村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宫里根本没有回府过,而在外面人看来荣宠也是一天更多过一天的。现在。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离开皇宫,且以后都要居住在自己的府里,难免会让人多想是否是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的人都感到好奇,产生了窥探的想法,但却一个个的都不敢直说。气氛与言语就维持在没有任何营养的附和上面。

但陈芝兰与张蝶语却并没有顾忌的,陈芝兰明白乔珺云不会无缘无故在此时提起此事,遂自然而然的追问道:“云儿你在宫里住得好好的,怎么就忽然想出宫了?太后娘娘一直最是疼爱倚重你,究竟是怎么答应你的?”

张蝶语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眨巴着大眼睛装可爱的问道:“是啊,云儿姐姐为什么要出宫呢?虽然蝶语觉得很高兴,可是太后娘娘会不会不高兴啊?”

乔珺云扫视了一圈,将周围竖着耳朵的‘女’人们的表情都收入眼中,随即神情自然的说道:“皇祖母当然不会不高兴,因为就是皇祖母提出让我出宫回府的啊......皇祖母还特意叮嘱了我呢,说我明年就要及笄了,想让我在这次宴会上多‘交’几个手帕‘交’,将来长大了也能有经常能来往的闺中密友呢。顺便啊,也看看这些大家小姐们哪个是‘性’情稳重又通情达理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张蝶语忽而抿着嘴‘唇’笑问道:“那郡主看我怎么样?我能做您的手帕‘交’吗?会不会太小了一些?”

乔珺云心中暗笑,嘴上却毫无迟疑的道:“怎么会,你总有一天也能长大的啊,更何况咱们两个聊得特别来。”

有不少人听了这番话有了打算,推着自己家的‘女’儿或者妹妹的上前,希望能让她们也都跟乔珺云结份手帕‘交’或者善缘。

而有的人,却是开始琢磨了起来,太后让乔珺云自己带着丫鬟前来赴宴,是不是有着什么任务‘交’给了她呢?譬如说,今年的秀‘女’大选虽然没有举行,但即便是不提依靠家世还未‘侍’寝就成了贤德贵妃的霍思琪的话,还有一个忽然就莫名入了宫,得宠不说连带着整个张家都再度崛起,受到皇上重用的芳妃呢。

再者,云宁郡主还特意咬准了要找‘通情达理’的姑娘家。兴许,这不过是一次突如其来的考验,是太后想要为皇上选妃,不方便亲自出马就派了乔珺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