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417章 媒婆上门

第四百一十七章 媒婆上门

“这个”乔琤云一时兴奋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懊恼不已的低声说道:“那可该怎么办啊,我有好长时间都不在府上,她们肯定也是不安的。再者说了,虽然我的府上没有男仆,但她们也但可以嫁到个好人家啊,她们都挺好的。不过呢,也不能让她们嫁的太疏远,免得诶,我突然想到了!”她眼前一亮,寻求帮助似地问道:“你说,我的那一队侍卫怎么样?如果考察一下都是可以信任的人的话我不在家的这段日子,他们也是每日都有人去府上轮值守着,以免有人上门找茬的呢。兴许,她们也能有看对眼了的?”

乔梦妍有些惊讶于乔琤云的这个想法,不过见她已经心思活络,就挥退了一旁守着的奴才后,才婉转的说道:“你确定没事?别忘了你以后可是要回郡主府住的,跟侍卫相比一个丫鬟的身份还是比不上的。更何况,万一她们嫁人之后不一心办事,甚至说被人收买你可别忘了,你的目的啊,不能有失。”

乔琤云了然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丝毫不圆润的脸蛋,淡然道:“事情不远了,总不能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安排她们吧。更何况,真的需要我做的事情很少,我从打心里又不能完全信任她们,还不如给她们一个好出路,让她们日后也惦记着我的恩情,莫不要做些让我失望的事情。至于丫鬟的身份等我回去后。问问谁想要嫁人了,将卖身契给她,换成活契就好。”

“你这个决定太冒险了!”乔梦妍不太赞同的说着,忽而深想了乔琤云的话中含义,掩嘴附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事情真的成了,你又何必帮她们找下家?莫非你云儿,你告诉姐姐。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还是说那边的情况不妙,让你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跟姐姐姐夫说,别忘了,咱们的目的可都是一样的。”

乔琤云确定门外以及周围都没有人在偷听,这才叹了口气道:“倒也不是,只是我有些受够了皇都里的日子,如果事情真的能成,只要姐姐你和姐夫能带着瑾儿好好过日子。我也就再没旁的奢求了。至于我为什么会先安排好以后的事情还不就是为了求个安心吗,再者,我身边有着彩香彩果跟着就足够。根本用不了整个郡主府里四十多个丫鬟伺候。”

一直提心吊胆的彩香和彩果听到这话才放松下来。彼此对视了一眼觉得对方如此紧张都有些好笑。毕竟她们可是跟着郡主一起长大的,难不成还担心郡主不要她们了?

说着,见乔梦妍面露担忧,乔琤云就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可是不知道,那些丫鬟们看着一个比一个苗条,实际上一天三顿要吃掉好些粮食呢。继续供下去我可就养不起了。”

“唉,既然你意已决,姐姐也不好再说什么。”乔梦妍无奈的苦笑,摸了摸乔琤云一直没能鼓起来的脸颊,看她几年来一如既往的削瘦。怜惜道:“等事情结束了之后,你就来这里。咱们姐妹还继续一起过日子。这些年苦了你,太后身边又怎么是那么好待的呢。不说旁的,只说你上次被人给绑到了狼莞城外,险些就吓死了我。可太后却无论如何也不允许我去找你”

话至一半,乔梦妍的眼中就流露出深刻的恨意,当初她苦苦思念担忧乔琤云,三番五次入宫请求前去探望,可都被太后以为了孩子好的理由给打了回来。但如果真的是为了她好的话,又怎么会阻拦她们姐妹的见面。还有,若不是太后一时疏忽的话,当初她也就不会早产,也幸好瑾儿现在身子康健,不然她一定要让太后偿命才行!

“总有一天,我们的委屈与仇怨都能够报了的。”乔琤云拍了拍乔梦妍的手以示安慰,心中暗想着总有一天要将仇报了,亲自杀了太后才能以偿这些年来她们姐妹失去家人的痛苦

乔琤云在程家呆了一天,抱着瑾儿培养了好一会儿的感情,等程铭文回来之后,与她们一起用了一顿饭,就要起身告辞了。

“云儿,反正府里有的是房间,你现在也不急着回宫,不如就在这里住着吧。”程铭文劝道,她知道这两姐妹已经有月余未见,两姐妹又感情深厚,就想要挽留乔琤云留在程家住。

乔琤云有些意动,但想了想还是道:“我也想姐姐家住几日,可是自从昨日出宫我还没有回府呢。总得先回郡主府看看,若是无事一身轻我巴不得赖在这里住上一月半月的呢。到时候,还希望姐夫不要嫌弃我烦人才是。”

乔梦妍听乔琤云如此说,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哪怕是住在府上一辈子,你姐夫也不会嫌你烦人的。你都招人媳啊,咱们可是姐妹,不用多说那型套话。”

乔琤云耸了耸肩膀吐了下舌头,撒娇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姐姐和姐夫对我都好。等我回去看看丫鬟们都怎么样了,好久不见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变了模样。等明日若无事的话我再来。”

“那好吧,我们送你。”乔梦妍跟程铭文相携起身,瑾儿刚才就打哈欠睡觉被奶娘抱下去了,夫妻二人一路送着乔琤云出了门,挥了挥手后,颇为感慨的说道:“云儿也真是不容易。”

夫妻相拥、和睦的站在门口送前来做客的妹妹,再加上这对夫妻俱是十分出众的人物,夫俊妻美,可真是一副惹人注目流连的景象。

程铭文点点头,也是颇为感念。搂着乔梦妍往回走说道:“说来,当初云儿没有嫌弃我是个穷光蛋,还将你厚嫁给我可真是不容易。如果云儿咬着不松口的话,恐怕我就娶不到良妻了。”

“那时候你哪里是穷光蛋,明明是个状元郎了。”乔梦妍嘴角的笑容几乎抿不住,戏弄道:“你现在可是出息了,不嫌弃我年岁大了就好,我就怕英俊潇洒的程侍郎认为我是个黄脸婆。”

“黄脸婆?”程铭文也装模作样的挑起了乔梦妍的下颌。细细观察了一番才神情自然的说道:“哪里像是个黄脸婆了,夫君怎么瞧着娘子最近越来越美,瞧着比刚嫁给我的时候还年轻呢。”

“扑哧。”跟在后面的桔儿几个丫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没想到一向看起来那么严谨的大人,竟然也有如此趣味的时候。不过,也只能在大人面对夫人的时候看到了。

乔梦妍有些羞恼的轻轻捶打了一下程铭文的肩膀,对他没有正形的表现很是羞怯,一时间红晕上脸,倒现出了与往日不同的风情。看得满心只有妻子一人的程铭文都快直了眼睛

徐自从今日早上开始就紧绷着神经,即便是后来乔琤云让侍卫往府里传消息,说是要在大小姐那里用过晚饭之后再回来。也是没有丝毫的松懈。

到了酉时五刻。换着值班的丫鬟一看她绷着后背就站在门后,顺着门缝往外打量,不免觉得有些渗人,道:“徐姐,你用不着这样吧,难道不觉得累吗?赶紧去吃饭吧。我已经吃完了。”

徐动也不动一下,仿佛脚就被黏在了那个位置一样,头也不回的说道:“郡主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往回走了,我得在这儿等着才行。饭的话你帮我留一碗,等迎接完郡主我再去吃。”

“不至于吧!”来换班的小绿没想到徐如此执着。挠了挠头道:“你还是先去吃饭吧,你又不是没有见到过郡主。等郡主回来了我去喊你就行了啊。好了好了,快去吃饭吧。”

小绿一边说着就一边伸手去拉扯徐,但看起来娇小的徐却愣是把着门把不松手,嘴里还在哽叽道:“我不我不,我非得亲眼看到郡主回来才行。我还有事情要跟郡主说呢。”

小绿一听这话就松了手,转而好奇的凑了上去追问道:“徐姐,你要跟郡主说什么事情,那么重要非要让你等在这里不行吗?”

“其实、其实也不是很急”徐的耳根腾地红了,目不斜视不表现出任何娇羞,嘴中还在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他跟郡主说了没有,也不知道郡主会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小绿听出些猫腻来,兴致勃勃的问:“徐姐你是不是看上谁了?说出来听听,我也好帮你相看一下是什么样的人。”

“哪有!”徐没想到自己碎碎念都能被小绿给听到,反应激烈的往后跳了两步,慌乱无措道:“那个、那个我我去吃饭了,你看着点儿啊,郡主很快、就快回来了的。”

小绿见徐转身就要跑,正要再逗她几句,却忽然听到一阵马车轱辘声在自家门口停了下来。她忙趴着门缝瞧了瞧,发现果真是自家郡主的马车,就连忙喊道:“快来人啊,郡主回来了!”

听得此言,徐跑动的脚步就停止了下来。犹豫了一瞬,还是硬着头皮跑了回来,帮小绿一起将府门给打开,手脚利落的走出去高喊道:“恭迎郡主回府。”

屋内的舒春也带着绿儿等人迎接了出来,分为两排站着,一水的漂亮丫鬟,看起来还真是挺带劲的。

乔琤云一下马车看到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也顿时觉得心情舒爽,连四周窥探的视线都没法让她不悦,她没让任何人搀扶,走上台阶站在绿儿和舒春的面前,温声说道:“这段时日辛苦你们打点郡主府了。看你们出来的这么快,一定是丝毫没有懒散。打扮的干干净净的,让本郡主看着就顺眼。”

一众早就期盼着郡主早胸来的丫鬟们,听到乔琤云的赞赏就不由得挺起了胸脯,一副自豪的样子。见她们精神奕奕的。乔琤云也觉得高兴就道:“看在你们表现都这么好的份上,每人赏三个月的月钱,到时候直接去找绿儿还有舒春领就行。”

“多谢郡主!”齐声的娇俏声音很是响亮,吸引了不少目光投注过来,乔琤云笑了笑就往大门内走去,随意的问道:“最近过的可还舒坦,没有人敢上门来闹事吧?”

“有郡主的名号在这儿,谁敢上门闹事呢。”绿儿稳重的说着。她许久不见乔琤云,不免得起了一丝丝急切,担心舒春比自己表现得更稳重,会让郡主疏忽了自己。

乔琤云觑了眼带讨好的以及表情恭敬的舒春,面上带笑的说道:“就你会说,行了,既然没有大事,今个儿天已经晚了,等会收拾收拾就睡了吧。府里的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凉有彩香彩果。不过大部分时间彩香彩果都跟在我的身边,除了一些重要事情来找我,府里的这些小打小闹就随你们处理。不过一定要公平公正。不要让她们有所埋怨。”

绿儿四人一起点头应允,舒春更是稳重的说道:“还请郡主不必担心,府里的丫鬟们都老实得很,平日里也基本没有争斗。”

“那就好。”乔琤云随意的点了点头,带着所有的漂亮丫鬟们就进了云宁郡主府。等进了正堂之后,所有的丫鬟们丝毫不见外的一股脑涌了进去。就连徐和小绿也不例外,大门就交给了曹奥等侍卫帮忙看着。

虽然正堂挺宽敞的,但是乔琤云乍一看到四十好几个姑娘围绕在自己身边,虽然不至于说拥挤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但还是觉得有些头痛的。她无奈的笑问:“你们都挤在这里做什么。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今天的晚饭可丰盛了呢!”有胆子大的几个就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乔琤云看着这群顶多比自己打上三四岁的姑娘们围绕着自己仿若见到了主心骨,心中就是微微一动。

原本疲惫带来的不耐被她压了下来,认真地听着几个人天真的说如果以后天天都能有鱼虾和肉吃就好了,没多想的就道:“好啊,喜欢吃什么就跟绿儿她们说,只要不过分就管你们吃饱。”

绿儿一听连忙站出来道:“你们几个别得寸进尺啊,咱们郡主府的伙食可以说是整个皇都里最好的了。每天或鱼或肉的,你去问问哪家的丫鬟能够管够吃!你们倒是好,一天两素一荤不行,还要两素两荤啊知道现在鸡鸭都多少钱一只了吗?”

“诶呀,绿儿姐姐你可别念叨了,每天听你念叨我们耳朵都快长茧了。”佩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只是说说而已的吗,一天三个菜足够我们吃的连路都走不动了呢。”

提议的丫鬟也吐了吐舌头俏皮道:“跟郡主开个玩笑嘛,不过没想到郡主真大方,说给吃就给吃。不过还是换着吃比较好,若是天天都吃同一样的,咱们又要觉得腻味了呢。”

“你们一个比一个的油嘴滑舌。行了行了,郡主累了要歇息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回味一下今天的晚餐吧。”绿儿坏笑着道:“今日可是五菜一汤呢,这可是把明天的饭挪到了今天,明天你们就等着喝稀粥吧。还两荤两素呢。”

即便知道绿儿是在说玩笑话,但是丫鬟们还是惊叫连连惨呼不断,看得乔琤云在一旁捂嘴笑,没想到绿儿竟成了个小管家婆,而且还学会开玩笑了,看来她在宫里的这段时间,郡主府内的事务都或多或少的发生了变化。她不确定这种变化是否还在她的掌控中,或者对于这些及笄了的姑娘们是否有好处。

乔琤云并不打算将这些丫鬟们放出去,一是因为她们大部分都是可以确定对自己无害的,二是因为她对于府上的钱财看的不算重,装着以前爹娘还在时的物件的库房钥匙在她的手上,对于这些丫鬟就是花大价钱养着的。说句不夸张的,虽然称不上是锦衣玉食,但一般的小家碧玉都是比不上的。一季六套衣服,即便是普通的丝绸裙子,那也花费不少。再加上府里除了打扫些卫生,根本没有累人的活计。如果真的将她们送回宫女司或者是放出去,恐怕她们连该做什么维持生计都无法确定。难不成。被归还卖身契的她们还要再次将自己给卖了?

就在乔琤云想着该如何为这些‘大龄’丫鬟们的未来作安排的时候,空荡了的正堂除了彩香四人,就只剩下了缩在门口处没有离开的徐。

彩香见徐没离开有些奇怪,就上前问道:“怎么了?没事情的话你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徐猛的低下头,掩藏住通红的脸蛋,对着手指怯弱道:“我、我我想跟郡主说一件事儿,不知道刘顺大哥跟郡主说了没有”

“刘顺?”彩香的脑中忽然闪过回府路上,跟在马车旁边走的刘顺的确有两次出声。可犹豫了半天也只是说走到了哪里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有桔儿的事情打底,现在看徐如此娇羞的模样,彩香就有了些许猜测,试探道:“你想跟郡主说什么吗?那进来吧,刘侍卫有两次想要说话,可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啊。”

“他、他没说?”徐忽的抬起了头,脸上难掩失望的神情。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还是很羞人的,更何况一般主动提起亲事的,不都是男方吗?

彩香尴尬的住了嘴。就在这个让人无言以对的时候,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竟是刘顺表情紧张的大步走了过来。

刘顺紧张得不行。见到徐和彩香似乎在说些什么,更是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就跨步进了正堂,一见到上首的乔琤云,就单膝跪了下去,嘴巴张了又合却是没能说出话。徐见刘顺直接闯了进来。害怕他失礼连忙跟了进去跪下道:“还请郡主恕罪,刘大哥他只是一时着急才闯进来的!”

乔琤云一脸的莫名其妙,看了看一脸忐忑的徐又看了看紧绷着脸像是要说大事的刘顺,摸不着头脑的问:“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有事情就直接说啊。”

徐噎了一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之后,偏着头偷偷地看着刘顺。等着他来说。

刘顺顿感压力,粗喘了几口气做了心理建设之后,才一咬牙快速说道:“给郡主请安,属下有事情要禀报!属下与徐两情相悦,还望郡主能够成全,属下一定会对徐好的!”

乔琤云微微张开嘴,一时半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徐,见她羞红着脸点头,顿时笑了一声道:“没想到啊!如果你们两情相悦当然是好的。但是”她将笑意微微收敛,沉声道:“你们两个是怎么两情相悦的啊?本郡主不是有规定,侍卫不准出入郡主府的吗?若是你们开了例,那其他的丫鬟们见了该怎么想呢。”

“不,郡主您误会了!”徐见刘顺梗着通红的脖子说不出来话,害怕乔琤云误解,连忙解释道:“奴婢不是守门的吗。偶尔给侍卫们端茶送水什么的,就认识了。奴婢从没有与刘大哥有过任何的逾矩举动,而且奴婢从来没有将刘大哥放到郡主府里来的!”

“果真如此?”乔琤云又追问了一句,见他们二人都信誓旦旦保证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这才点头道:“既然如此,本郡主自然不会阻拦你们两个有情人结为夫妻。不过,本郡主还是要多问一句,刘顺你的家里都有什么人?还有徐,你确定你的家里人不会干涉你与刘顺的亲事吗?”

刘顺立即就回答道:“属下的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她也知道我与徐互相喜欢,她还很期待自己能有个嫂嫂呢。”

徐也红着小脸蛋道:“奴婢并没有近亲,所以亲事就要请郡主帮奴婢做主了。”

闻言,乔琤云沉吟片刻,才道:“既然如此,本郡主的府上就是徐你的娘家了。等明日刘顺你找个媒婆,上门来提亲商议婚事就好。对了,聘礼都准备好了吗?”

刘顺一看乔琤云答应了,忙不迭的点头道:“早就准备好了,原本还想着郡主未出宫该如何跟您说呢。嘿嘿、嘿嘿”

“傻笑什么呢。”徐轻轻的推了刘顺一下,可嘴角的笑容却同样灿烂无比。简直就是在炫耀两个人的好感情。看得绿儿和舒春都不自觉的露出了羡慕神情,而还未及笄的彩香和彩果,直觉的这一幕分外有趣,却不曾生出了想要嫁人的心思。

“行了,看来你们两个是早就有准备啊。”乔琤云温柔的笑着,看着一对有情人能够成眷属也是一件美事。而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下定了主意

翌日,乔琤云一早起来吃完饭。坐在正堂悠闲的听着绿儿与舒春汇报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事情。刚刚到了巳时,小绿就掩饰不住笑容的小跑了进来,兴奋不已的说道:“郡主,刘侍卫带着媒婆来提亲了!大家都围在门口看呢,您快去看一看吧。”

“啊?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啊!”乔琤云惊讶的站了起来,跟着小绿走了出去,才发现大部分的丫鬟们都聚在了门口,兴致盎然的指着外面议论着什么呢。

“都让一让,聚在这里像个什么样子。”舒春立刻疏散了堵在门口的丫鬟们。护着乔琤云走了出去之后,才发现一脸喜气的刘顺正站在门口等着,一见到她就激动道:“郡主!我带着媒婆来提亲了。您就将徐嫁给我吧”

乔琤云瞧了瞧刘顺手里捧着的三个长盒。点点头道:“先进来再说吧。”说着,又客气的对那个一脸献媚的媒婆道:“麻烦了,不知该如何称呼你。”

“给云宁郡主请安,郡主唤我才赵媒婆就行。”赵媒婆没想到竟能遇到如此送上门的好差事,虽然不过是为云宁郡主府的一个守门丫头提亲,但或多或少也是跟云宁郡主攀上关系了。说出去多有谈资啊!而且没看到云宁郡主都亲自迎出门了吗,看来人家对这件事情还是挺重视的呢。

“嗯,走吧。”乔琤云旁若无人的扫视过那些围观的人,带着刘顺和赵媒婆就进了郡主府。一路上并不回头的说道:“徐在后院歇着呢,今个儿就不方便让你们俩见面了。咱们好好看看。算算时辰没问题的话,本郡主就帮你和徐将日子定下来吧。”

“诶。郡主您看。”刘顺进了正堂之后,连忙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请赵媒婆道:“赵媒婆,你之前不是说帮我和徐合了八字吗,快拿来给郡主看看。”

“好嘞。”赵媒婆将装在荷包里面的一张纸拿了出来,乐颠颠的双手奉上递给了乔琤云,解说道:“徐是火命,刘侍卫是土命,火生土不说,两人的生辰八字也是特别的和。您看看。”

“哦?”乔琤云也不太懂这些五行什么的,看递来的纸上右下角还写着佛文,想来还是上庙里去求解得。她看了眼舒春,见对方不住点头,就有了底气点头道:“不错,既然如此的话,聘礼留下,咱们就将喜事定下来吧。徐没有旁的亲人,她伺候了本郡主这么久十分尽心,本郡主也应该有些表示。本郡主让人给你们收拾了一处二进的宅子,日后你们就住那里吧。”

刘顺根本没想到乔琤云竟会安排得如此周到,他家里的条件一般,或者可以说是很差,家里一共就两间半屋子,一间是给她妹妹住的,另一间是柴房加厨房,而他住的只有半间。他进入侍卫队的时间并不算久,这两年的俸禄除了常日里的花销之外,剩余攒下来的都没有多少。本来他妹子还提出换一换,将整间屋子给他们睡呢。而刘顺更是想过跟同僚们借些钱,买一处哪怕简陋但至少也要能住一家三口的房子。

可是,乔琤云如此为他着想,他想了想却拒绝了:“多谢郡主的好意,只是属下与徐已经受过您的诸多关照,我们攒的钱再借上一些就足够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属下还得到过好几次您的赏赐呢。”他想的也很简单,虽然这一处二进的宅子对于荣宠无限的云宁郡主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徐和自己还在其手下做事,更何况即便为了避免其他人奇怪地目光,还是拒绝好。

闻言,乔琤云却没有露出丝毫惊诧的神情,无他,在今早上还未用饭之前,她就找曹奥打听了刘顺的品行。知道他最为耿直老实。最不愿意的就是欠了别人的恩情。

但是即便如此,她却仍旧执着道:“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本郡主这只不过是为了表达一下心意而已。就算是其他的丫鬟们日后要成亲,这份嫁妆本郡主也是每个人都会给的。”

“诶哟喂,云宁郡主可真是大方,老身算是开了眼了。”赵媒婆惊呼着,在她看来,皇都里寸土寸金的。哪怕是个最普通最偏僻的二进宅子,那也是没有六七百两下不来的。更何况她还听说徐没有亲人,郡主房子都给找了,还能不给份丰厚的嫁妆?她眼露艳羡,若不是自家姑娘已经嫁人生子,恨不得将自己闺女也送过来当短时间丫鬟,到时候哪怕是再自己花钱赎出去也是合算的!

乔琤云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见刘顺仍旧是不住的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了徐还有你妹妹着想吧?难道你想让徐一嫁过去就背上债务?还有你的妹妹,如果等她到了年纪想要说亲事的那天,好人家一旦知道了你们家里还拖着债呢。怎么会上门求亲呢!”

在乔琤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提起徐的时候,刘顺的脸上就显现出了犹豫之色,等乔琤云一番话说完,他也发现是自己想得太过狭隘了。借了银子买房子的话,他吃苦不要紧,可是又怎么能舍得让在郡主府里好吃好住的徐和相依为伴的妹妹也受苦呢。

乔琤云见他神色松动。就知道劝动他了。不再纠结此事,看向赵媒婆道:“赵媒婆可请人算了合适的日子?”

赵媒婆忙不迭的点头道:“算好了,都算好了。下个月二十七号是个大喜的日子,也特别合她们两个的命格,您看看如何。会不会觉得有些急了?”

“下个月二十七号?”乔琤云在心里算了算,嘟囔道:“今个儿是十一号。也就是一个半多月,算起来也算是够用的。不过还得问问徐,看看她是否认为仓促。”

刘顺听了这话就道:“徐说过,她的亲事全都由您来做主。您认为好就好。”

乔琤云微楞了一下,随即嘴角的笑容渐渐扩大,道:“既然如此那就定了,说来桔儿的亲事比徐定的还要早,可徐却是要比她还造成亲呢。”

她没有顾绿儿等认识桔儿的人如何惊诧,从腰间解开了徐给她的荷包递给了赵媒婆:“这是徐亲自绣的荷包,里面装着的是房契,就算是定礼。等十月二十七号那日,本郡主希望能看到刘侍卫带领着喜轿来喜气盈盈的迎娶徐的景象。”

“郡主可就放心吧,老奴会帮着刘侍卫将一切都打点好的!”赵媒婆接过荷包瞅了两眼,就又啧啧赞叹道:“这姑娘的绣工可真好,一看就知道是会过日子的,刘侍卫能娶到她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对于赵媒婆献媚夸张的话语,刘顺没有任何不满,只是一想到与徐的亲事定了,就傻笑个不停根本就停不下来。

乔琤云见事情落定,就缓缓起身道:“行了。彩香送送吧,本郡主还要去后院跟徐说一下这件事情,就不亲自送你们两位了。”

“不敢当、不敢当。老身告辞。”赵媒婆半弓着腰目送乔琤云离开去了后院,就将手里的荷包给了刘顺,跟着彩香就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彩香又跟着客气了几句,递给了赵媒婆一个花样精致足足有二两的银裸子,笑道:“多谢了赵媒婆了,郡主可是说了,日后若是有不明白的还要找你呢。”

赵媒婆一开始还有些不解郡主有什么不明白的需要问自己,但是当目光掠及郡主府里面忙碌着的丫鬟们,立时就明白过来了。想着这一次的买卖竟然还带来了一大批的宝藏,乐不可支道:“客气客气,老奴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姑娘放心。不劳烦您送了,还请回去吧。”

彩香也不再客气,看了眼正在受到门口值守着同僚们贺喜的刘顺,噙着笑容就转身进了云宁郡主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