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460章 大喜临门随意打发

第四百六十章 大喜临门,随意打发

晴儿又等了一会儿,见郡主跟发了癔症似地咬住了要宴请宾客,就偷‘摸’‘摸’的溜走了。按照以往的法子将消息传了出去,云宁郡主要为一个丫鬟的喜事宴请贵宾的消息,想必很快就能传散开。

等晴儿离开,乔珺云就收敛了脸上的任‘性’,淡定道:“人走了。你们两个先下去吧,准备十张请柬,到时候就尽管看好戏吧。”

彩香‘揉’了‘揉’蓄了泪水红红的眼眶,带着鼻音道:“郡主您还真想送请帖啊?罢了罢了,您说送给哪些人家,奴婢这就去让舒‘春’姐写出来。这十张请柬,恐怕不会受欢迎啊,您得做好准备。”

“没关系,你先让舒‘春’将请柬写出来,等外面传遍了这个消息之后,再看情况决定给谁。”乔珺云笑得颇含深意:“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乏为了利益而争先恐后的人呢,千两白银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能入得本郡主的府邸在某些人看来可是有着巨大利益的。再说了,我本也没想着让霍家之流上‘门’,这次啊,本郡主不过是想为小红和刘‘侍’卫多筹备些喜钱罢了。”

如乔珺云所料,不出两个时辰,云宁郡主要为了一个丫鬟成亲而宴请宾客的消息就传遍了皇都。就连宫里的太后都接到了消息,但却碍于某种原因没有‘插’手,只想着顺其自然。

霍家夫人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正坐在正堂里端详着昨日贤德贵妃赏下来的‘玉’如意,只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没爹娘教养果真是不行,连点儿规矩都不懂的。不过是个看‘门’的下贱丫鬟罢了,竟然还想着给我们这种世家送请柬上‘门’捧场?哼,做梦去吧!告诉守‘门’的,一旦是郡主府的人上‘门’送请柬,只管拒绝不用给面子。这事儿,就是拿出去论也是咱们在理的。”

“夫人说的是。”霍夫人身边的嬷嬷只顾着附和,却没注意到身旁新进的几个丫鬟面‘色’各异——敢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非议云宁郡主。这霍家夫人才是不知死活的吧。人家郡主哪怕是没有爹娘照顾了,可也别忘了现在太后娘娘和皇上都是郡主身后的靠山。哪怕是霍家出了个贤德贵妃,那也不代表就准准了的是未来皇后可以如此倨傲。这话要传出去了,才是给贵妃打脸呢吧?

霍夫人吩咐了家里的下人还说了难听的话。另外其他底蕴雄厚的家族自然也是对于这个传言呲之以鼻。也是打定了主意,如果郡主派人上‘门’,免不得要得罪了。

外面议论纷纷,却不曾想也有一些人家起了心思。且不说那些家中根基不稳急求出头的,只说王家的王琇屛夫人,听到这个跟笑话似地谣言之后,却若有所思了起来。没有多耽搁,就派人将王玥芍和今日没出去玩闹的梁博尧都给喊了来。

梁博尧昨夜跟人出去吃酒,疲惫酣眠好不容易才被小厮从被窝里扒拉了出来。随便的洗洗脸漱漱口,听到是老姨找自己。就端正了态度匆匆赶来。不过他紧赶慢赶还是落了王玥芍一步。

王琇屛见梁博尧来了,就点点头示意她坐下。让无关人等退下去之后,才清了清嗓子道:“现在外面有传云宁郡主将为府上看‘门’丫鬟的亲事请一些宾客上‘门’,虽然说的确是不符合规矩,且一个小丫鬟委实不至于如此让云宁郡主看重。但是。既然郡主打定了主意,咱们这些商户也就无需顾虑太多捧捧场也是好的。不过,我也老了,想听听你们有什么看法。”

王玥芍的亲事临近,在王琇屛的手把手教导下自然懂得了不少人情世故。略一沉‘吟’,就道:“这消息是哪里传出来的,能确定是准的吗?如果是真的。依我看郡主虽说筹办了那丫鬟的亲事,但说不定只是想自己府上热闹一下。而之所以如此突兀,以这宴客的名头,说不定只是想要收些贺礼喜庆喜庆而已。郡主是聪敏的,自然知道这事情不会让各家的夫人亲自上‘门’恭贺。”

王琇屛轻轻的点了下头,眼中流‘露’出赞许之意。接着。又看向梁博尧道:“好外甥,你是怎么看的?你妹子说得有道理,这事情啊,看来只不过等同于送些贺礼而已。你觉得送什么好?”

若说别的梁博尧可能是我万分糊涂,但是送礼这种事情他却颇为拿手。他眼前一亮。一拍手道:“这云宁郡主见过的好东西数不胜数,咱们家要是挑自然也能挑出来让郡主心悦的东西。不过云宁郡主不像是拿丫鬟的亲事作伐子收礼的,咱们也不好越过了新人直接给郡主送东西。若是落在别人家眼里,恐怕还以为咱们想尽办法想要攀扯呢。”

“有道理,那你可说说到底送什么才好。”王琇屛见自家外甥总算是上了心,颇感满意的追问。

“唔,我想想。”梁博尧将脑子里听那些酒‘肉’朋友说过的消息整理了一下,‘胸’有成竹道:“听说那丫鬟是与郡主的‘侍’卫成亲的。郡主赐了宅院又给了厚赏,咱们如果送古董瓷器的话,哪怕再好恐怕他们小夫妻也是不懂行情的,字画之类的文雅之物就更别提了。送首饰呢不太合适,送绫罗绸缎又有些了于表面。因此,外甥想着还不如直接封个厚厚的红包,那对小夫妻貌似都没什么家人,手里有钱以后的日子才能越过越好,直接又实用,这就是最好的。”

王玥芍捂着嘴轻笑道:“哥哥说得好生有道理,只是我本以为个个阔绰惯了,会直接说送一间铺子才好看呢。看来嫂子的确有本事,让哥哥知道与人‘交’往的那个度了。”

被王玥芍笑了一番,梁博尧也不恼,跟王玥芍闹惯了的笑道:“我又不傻。这件事情可是老姨出头,这王家家大业大,旗下的铺子也是一个赛一个的赚钱。那可都是给老姨下金蛋的宝贝。我再傻再纨绔,也不会说出送铺子的那种傻话啊。再者说了,这又不是云宁郡主的亲事,意思意思就行了,没得还费尽心思的出头,恐怕还要被人笑话呢。”

“啧。”王琇屛直接给了梁博尧一下,看他夸张地喊痛一脸的无奈道:“说了两句怎么又下道了。云宁郡主是你能非议的吗。行了行了,哪怕我想上‘门’去给郡主贺喜,那也得看请柬发不发给咱王家呢。也不是我说你,昨晚上喝多了就跑这里赖了一夜。‘迷’‘迷’糊糊的躺下就睡,要不是我给你家里传了个消息,你媳‘妇’得多担心你!”

梁博尧挠了挠头,有些心虚道:“这不是酒楼离老姨你这里比较近吗,我也是喝糊涂了,下次不会这样了。要是老姨你没啥事儿了的话,那我就回家了哈,时间也不早了......”

“你个臭小子。”看梁博尧已经坐不住了,王琇屛也不多留,嫌弃似地摆了摆手道:“赶紧回家去吧。下次你再喝多了就甭想上‘门’。回去之后好好哄哄你媳‘妇’,哪有你这样当人家相公的。”

梁博尧最怕被说教,匆忙起身做了个揖就跑了。看着梁博尧落荒而逃的背影,王琇屛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看向王玥芍道:“他这段时间倒是长进了不少。这个媳‘妇’真没有娶错。”

“姑姑说的是,嫂子是个既孝顺又贤淑的‘女’人,表哥他可是见到大便宜了。”王玥芍说起嫂子也是赞叹满满,又聊了两句之后忽然话题一转:“姑姑,郡主要宴请宾客的消息您是从哪里听到的,还有其他具体的消息吗。譬如那些请帖什么时候送来?咱们都在这里商议了半天,若是根本就没有收到请柬的话......”

“不急不急。”王琇屛轻轻拍了拍王玥芍的手。示意丫鬟仆‘妇’都退了下去,才浅笑轻声道:“那丫鬟唤作小红,其未来夫婿叫做刘顺,是郡主‘侍’卫队中的一个‘侍’卫。这小两口都是老实本分的‘性’子,郡主之所以这么做想必也是让郡主府里的那些丫鬟看明白,老实的才能得到主子的厚赏。日子就在这个月二十七日。据说这次郡主只打算写十张请柬,还没有定好送给谁呢。你哥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那就是云宁郡主最是聪敏,绝对不会冒险,请柬送出去却没人来的情况郡主是一定会避免的。譬如霍家。自持身份尊贵,哪怕是郡主派了贴身丫鬟去送请柬也是不会去的。”

“那,郡主可能在连霍家之类权臣之家都没送请柬的情况下,派人给您送请柬吗?”王玥芍说完察觉到这话听来有些歧义,连忙又道:“姑姑的身份自然不必多说,从郡主常常戴着那套青灵‘玉’首饰出‘门’,就能看出来她愿意与您‘交’好。不过这婚事距今不过短短七日,天都黑下来了,再拖一天时间可就更紧迫了呢。”

王琇屛丝毫不见急切之意,温声安抚道:“郡主年纪小脑子灵活,这次事情绝对还有后续呢。咱们且等着......对了,姑姑就打算按照你哥说的那样封红包,你说封多少合适?”

见自家姑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王玥芍就明白她可能猜到或者知道了什么。不再纠结请柬还没上‘门’,顺着她的话想了想才道:“虽说是郡主府的丫鬟,可到底是丫鬟而已。百八十两应该就够了吧。姑姑你觉得呢?我认为郡主府上那么多丫鬟,要是以后每个成亲都宴客的话,还是不要把起点定的太高,免得天天去吃喜酒都吃不起了。”

王琇屛点了点王玥芍的鼻尖,亲昵的戏‘弄’道:“你这孩子,姑姑为主子做事了这么久,好处自然从没少被赏赐过。虽然那是郡主府看‘门’丫鬟的喜事,但别忘了主婚的却是云宁郡主。放到旁人家百八十两都是多说,可是在郡主那里啊,可就上不得台面了。要是郡主赏脸邀请,那就更得给郡主捧脸。这话对着姑姑说两句就罢了,出去了你可是王家的大小姐,拿出底气来咱有钱。”

王玥芍虽然嘟了嘟嘴但还是将姑姑的话听进了心里,知道哪怕在外不能太嚣张惹得圣上厌弃,但也不至于谨小慎微的做人凭白的被人看低了。她微微昂起了头,溢着笑容道:“侄‘女’明白!”

不过转瞬的,王玥芍就眼‘露’好奇的追问道:“姑姑,听你说话像是知道了什么似得,跟我说说呗。还有啊,要是真的收了请柬,总不需要您再亲自登‘门’送红包了吧?”

正当姑侄‘女’两人凑在一起探讨此事的时候。管家婆子低着头走了进来,径直走到王琇屛的身边俯下身子道:“夫人,刚才郡主府的大‘门’开了,婆子亲自跑了一趟。看到舒‘春’姑娘让人在郡主府的台阶下面摆了个小桌子,立了个牌子写着发放请柬。好多人都涌上去看热闹,还有想要讨一张请柬等二十七日上‘门’讨口喜酒喝得,结果却被舒‘春’姑娘的狮子大开口给吓到了呢。”

“狮子大开口是什么意思?还摆了桌子立了牌子,按理来说请柬直接送到客人家不就行了吗,难道还打算让人亲自去取?”王玥芍是真真的糊涂了,因为易天旭说过的乔珺云与乔俊彦明明是兄妹但却有着恩怨,她不免对乔珺云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关注。

在王琇屛姑侄俩的注视下,管家婆子忍不住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压着嗓子道:“舒‘春’姑娘对那要请柬的人说:‘我家郡主说了。请柬有限唯有十份,若是接了请柬就必须出席七日后的喜宴,还得备上千两白银或者银票,带着心意上‘门’。若是郡主觉得顺心了,自然会好好招待的......’就是这样。奴才觉得这事情有些麻烦,所以想要先回来问问您什么意思。”

“可已经有人领了请柬?”王琇屛看起来倒是‘挺’淡定的,管家婆子受到感染也沉着了不少,答道:“自老奴回来之前还没有人领,老奴在那里留了一个小子,让他帮忙看着呢。”

王玥芍还没有从那千两白银中回过神来,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上‘门’要准备白‘花’‘花’的银子或者货真价实的银票呢。虽然上‘门’参加喜宴送礼是必须的。但至于说得这么直白直接挑明了吗?

王琇屛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道:“去吧,领一张请柬来,再跟舒‘春’说些好话。反正只说是要喜钱,又没说是非让我上‘门’,到时候派你们夫‘妇’跑一趟就行。不过先别直接这么说。”

“哎。老奴省的。那老奴这就去了。”管家婆子暗自松了口气告退了,匆匆出了王家坐着马车‘花’了点儿时间才再次赶到了郡主府‘门’口。这才发现郡主府‘门’口前根本不复刚刚的热闹,诺大的一块地方除了舒‘春’并两个小丫鬟之外,竟是只有一个人在。而那个人还是她的儿子,特意留在这里看一下局面的。可瞧着他躲在石狮子后面偷‘摸’‘摸’的,还真有点儿觉得丢脸。

管家婆子的儿子第一时间听到了身后马车驶来的声音,喜不自禁的跑向了不远处刚刚停下来的马车。正要翻身上马车呢,管家婆子就猛地将车帘一掀,瞪着他道:“元宝,你刚才干嘛呢?”

被称作元宝的少年十二三岁,他是管家夫‘妇’的老来子,平日里被宠着哪里见过自己娘亲沉着脸的样子,连忙打哈哈道:“嘿嘿,娘,我一直在这里看着呢。之前那些人光顾着围观根本不敢上去要请柬,舒‘春’姐姐觉得烦人,就让那些‘侍’卫大哥将人给撵走了。那些‘侍’卫可威武了,每个人都挎着佩剑,雄赳赳气昂昂的往那里一站,所有的人都不敢找麻烦立即一窝蜂的散开了呢!”

“臭小子!”管家婆打了一下元宝的脑‘门’,看他可怜兮兮的‘揉’着额头又有些心疼,可一想到他刚才鬼祟的样子还是板住了脸:“好好站着!你这‘混’小子,平时都怎么学的规矩,躲在石狮子后面偷看做什么,让人见了还得以为你是哪里来的偷儿呢。夫人仁慈才给了你读书的机会,怎么还是沾染上那些小家子气了!你看住了没有,还有剩下的请柬吗?”

元宝‘胸’脯一‘挺’,随即苦着脸道:“娘,我是觉得不方便单独跟那几位姐姐站得太近,圣人云男‘女’授受不亲,这才躲到石狮子后面的。您就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您赶紧下来办正经事吧!我不都说了嘛,人家舒‘春’姐就是看一堆人围观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才将人给赶走的。您赶紧的,第一个多好听啊!”

管家婆子一听自家儿子那圣人云什么的张口就来,而且自己来回一趟还得了第一个,表情就松懈了下来,不再板着脸而是笑容满面道:“臭小子,没想到你还知道之避嫌呢。‘挺’懂事儿,晚上厨房做红烧‘肉’。准你多吃点儿!走,跟你娘我一起去要喜帖。”

元宝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听到红烧‘肉’口水都开始泛滥了,开心的‘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他亲自扶着自家娘亲下了马车。快步走到了正低声与小丫鬟说话的舒‘春’身前,未开口就是一阵笑声。

管家婆子杵了一下元宝的侧腰,立即就让他痛的倒‘抽’了口凉气,暗道娘亲真是越来越凶了。

面对树‘春’的时候,管家婆子的笑容简直可以柔的出水来,“舒‘春’姑娘好,婆子我是王家的管家婆子,刚才听闻了郡主要在七日后宴请宾客的消息后,就立即回去请示了我家夫人。我家夫人一听这等喜事,立即就差遣了婆子来讨张喜帖。还请姑娘给个面子。”

“您可真是客气了。”舒‘春’似乎只听了王家就知道婆子是从何而来,从那十张红‘色’喜帖中拿了最上面的一张,笑盈盈的递了过去道:“我家郡主早就猜到王夫人会给面子捧场的。这不,十张喜帖呢,除了这张写着王夫人名字的之外。可都得现填呢。你可拿好了,等七日之后还得过来凑凑热闹,不能迟了。”

管家婆子一听自家夫人这么了不起,独独的就让郡主给提前记下了一份,喜得笑出了八颗牙齿:“多谢姑娘,多谢姑娘!这份恩荣婆子会与我家夫人说的,多谢了您。一点小意思您拿着。”

舒‘春’瞄了一眼她递过来一瞅就知道沉甸甸的荷包,笑容深刻了些接了过来,客气道:“多谢王夫人,多谢大嫂子了。”

管家婆子被叫了一声大嫂子,腾地一下红了脸,拉着元宝不好意思道:“姑娘可真会说话。婆子都是快半百的人了,这儿子都这么大了呢......”

“大嫂子别谦虚了,瞧您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呢。”舒‘春’眼也不眨一下的恭维着眼前已能看出岁月痕迹的‘女’人,看她的笑容有些腼腆不好意思却发自内心,就知道这话夸对了。舒‘春’又看向旁边那个小子。知道刚才他一直躲在石狮子后面看,也不点破只是赞道:“瞧瞧这弟弟长得如此出众,斯斯文文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以后了不起呢。看来大嫂子还有的是福气要享呢。”

管家婆子最得意之处还在于这个长得白净又得以上学堂的儿子,笑逐颜开的越看舒‘春’越觉得这姑娘长得俊,还会说话真不愧是郡主身边的人。她不顾元宝偷偷拽着自己的衣服,热情的又跟舒‘春’寒暄了十好几句,注意到附近又有人过来这才反应过来,爽朗的笑道:“姑娘可真是出众,婆子与你聊了几句而已就觉得投缘。不过你们一会儿还要忙呢,婆子就先走了,麻烦姑娘了。”

“不麻烦,您慢走!”舒‘春’起了身目送着管家婆子带着自己的儿子离开,等他们上了马车之后才坐下收回视线。嘴角的笑意还在噙着,侧眼瞟了两个丫鬟,颠了颠桌子上的荷包道:“至少十两呢,王家夫人可真大方。”见两个小丫鬟‘露’出‘艳’羡的神情,扑哧一声笑道:“别流口水了,等会儿将喜帖都发出去,得了的赏钱等咱们仨回府了再平分。”

小丫鬟没想到舒‘春’这么大方,知道她不是说笑的,当即美滋滋的应了。再看向零星几个往这边瞅看不出身份的人,原本快消失的笑容再次灿烂了起来......

十月二十七日辰时,今日是小红和刘顺的大喜之日。郡主府上一大早就热闹了起来,哪怕是尽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吵得这几日没恢复多少,已经回了自己院子的乔珺云提前醒了。

乔珺云没什么‘精’神头的慢悠悠的梳妆打扮好,吃过了早点之后才刚刚到了辰时而已。她侧身躺在软榻上捂嘴打了个哈欠,眼眶泛泪,“唔,小红准备的怎么样了?今个的流程是怎么样的?”

彩果今天的心情格外高涨,小脸红扑扑的道:“回郡主的话,小红正在开脸呢,为她开脸的人是大小姐府上的婆子,年逾五旬儿‘女’双全一生顺遂,而且据说下个月桔儿成亲的时候也要让她帮忙开脸呢。我还没见过小红姐穿上嫁衣是什么样子呢,郡主你想不想看啊?”

乔珺云掀开眼皮睨了彩果一眼,轻忽的嗯了一声道:“想看不过也不想下地。你想看就过去看吧,回来跟我好好说说有多美。对了。再给那婆子封个红包,好好跟着喜庆一下。”

“嘿嘿,那奴婢去看一眼就回来哈!”彩果有些小‘激’动的跑了出去,跟彩香撞了个对脸就兴奋道:“我要去看新娘子。你先在这里陪郡主哈。等我回来你再去也不迟。”说完就跑没影了。

彩香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端了参茶进屋子看到乔珺云瘫软在榻上没力气起来,就连忙放下参茶担心道:“郡主不舒服的话还是去‘床’上躺着吧,小红那边有舒‘春’姐和绿儿姐看着呢。”

“没事儿,我在这里躺一会儿,等”吉时到了我还得去看小红和刘顺拜堂呢。”乔珺云显得虚弱的说着,示意彩香将参茶递给自己,抿了一口缓了会儿觉得恢复了些力气,才‘露’出一丝笑意道:“不用担心我,你跟我说说今个儿的流程是怎么安排的吧。刚才问了彩果。她一打岔要去看热闹就让我给忘了。”

“您就是太惯着她了。”这个她指的自然是彩果,不过彩香嘟囔了一句就将这事儿抛到了脑后,兴致勃勃道:“郡主不是赏了小红和刘大哥一栋宅子吗,虽然已经收拾好了但是距离郡主府却有些远,不方便来回跑。小红没有亲人了。郡主您允许了小红从咱们府里出嫁。可是咱们都在郡主府,没法子去那边的宅子用喜宴。因此,我们商量好了让他们今天拜完堂之后,先在后院里新收拾出来的小院里落脚。反正都是咱们府里的人,就让小红陪咱们一起用完喜宴之后,再送他们两个回家进行‘洞’房。嘿嘿,郡主您觉得这样可以吗?”

乔珺云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但随即就松开来点头道:“行,那些拿了请柬的人家也不可能主人家亲自来。到时候让他们凑一桌随便吃一口之后请走就行了。都是咱们自己人,随意一些没什么。不过,这事儿小红和刘顺是亲口答应下来的吗?入‘洞’房可是大事,万一耽误了小两口可就不好了。”

闻言,彩香连忙伸手去捂乔珺云的嘴。察觉到手心下的热度又惊惶的收回了手,整了整心神哭笑不得道:“我的好郡主,这话可不是您该说的。小红她们答应了,您就放心吧。”

乔珺云浑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自然没有注意到彩香神‘色’中的尴尬。她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下的靠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躺下了,“你去忙吧,等那些客人上‘门’了通知我一声就行。”

这一觉,乔珺云就眯了三个多时辰,申时才醒。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软榻上。转动脖子瞅了瞅,发现自己的身子上盖着一层薄被,鞋子不知道谁帮忙脱了,头发上的‘玉’簪也被卸下放在软枕旁。还得亏了她个子不高身子瘦削,不然恐怕还真没办法如此舒服的在软榻上挤了一觉。

乔珺云舒服的伸了伸懒腰,呜咽了一声就立即有小丫鬟进来查看。九儿见郡主醒了,连忙招呼着外面的准备东西洗漱,凑到软榻前小声道:“郡主,准备起身吗?彩香和彩果去前院忙了,那十份送出去的喜帖都被所属的人家带着来恭贺了。王夫人家的管事是第一个来的,抬了整整一千六百六十六两白银,说是祝小红姐和刘顺哥以后生活顺遂呢。您要看看吗?”

九儿的声音微微有丝颤抖,显然刚才亲眼见到一整箱的白银所带来的震撼还没有消退。见乔珺云还半眯着眼睛,就又难掩惊奇道:“另外的人家都是直接送来一千两银票,正被舒‘春’姐留在正堂喝茶呢。不过这个时间茶水应该喝得差不多了,他们应该很快就能走了。郡主,吉时快到了,您现在起来梳妆打扮一下正好能亲眼看到他们拜堂成亲呢。对了对了,大小姐让桔儿回来了!大小姐家里有事情要忙,不过说了会在喜宴开始之前赶过来的。”

“姐姐也过来?”乔珺云‘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觑见九儿用力的点头,倒是恢复了不少的力气。轻唔了一声,在九儿的搀扶下半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却仍旧觉得浑身乏力沉重得很。

乔珺云的脸‘色’不算是太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清醒了一下,叹了口气道:“服‘侍’我洗漱吧。简单打扮一下。把那套新做的湖蓝贡缎裙衫找出来,给我配一套蓝宝石的钗饰就行了。”

“哎!好嘞!”九儿刚应下,彩香彩果就回来了。九儿将郡主的吩咐转告给她们俩,就跟其他小丫鬟给郡主擦脸漱口。因为乔珺云浑身无力的很。所以忙完这一套洗漱就‘花’了不少的时间。

等乔珺云打扮好,整个人的气‘色’在一身湖蓝‘色’裙衫的映照之下好了不少。她仅是抿了一口端来的参汤,补充了些‘精’力之后,就将剩下的参汤赏了小丫鬟,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郡主!那些管家都离开了!大小姐脚前脚后的就到了,已经进来了!”今个儿也跟着在前院忙着的柳絮跑进了屋子,兴高采烈的喊道。

“姐姐回来了!”乔珺云‘露’出开心的笑容,让彩果搀扶着向外走去随口问道:“提前准备好的东西,都让那些管家带走了吗?那十个管家没有表达什么不满吧?”

“郡主放心,东西都已经让他们带回去了。”柳絮浅浅的抿着笑容。跟上去扶住了乔珺云乖巧道:“那十个管家来之前应该都是得过吩咐,大部分都表现得‘挺’自然地,走的时候也几乎没有任何的不满,没有出言不逊。”

“大部分?几乎?”乔珺云想到了什么,轻笑着问道:“是谁单独的出了风头?”

柳絮小心觑了乔珺云的表情。见她真的不像是生气,才小声道:“是霍家总管。他是最后一个来得,喝茶的时候还挑三拣四的说冲泡的法子不对。绿儿姐生气,直接将他的茶水端走了,说让他爱喝不喝。嘿嘿.......”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柳絮强忍着笑低下头道:“霍家总管生气起来脸就红了,红得可难看了。跟猴屁股似地。扑哧......霍总管离开的时候,绿儿姐还特意挑了最大却最不值钱的那个‘花’瓶给了霍总管,说霍总管太懂规矩了,所以郡主才赏了这么大的‘花’瓶......”

“这个绿儿......”乔珺云摇了摇头,接着也跟着笑了出来:“干得太好了!不愧是本郡主的人,霍家派来的怎么了。不过是个总管而已就敢在本郡主的府上找茬,没一巴掌把他扇出去就不错了!走,去前院看看,瞧这个时辰也快要拜堂了吧?我跟皇祖母讨得嬷嬷来了几个?”

彩香撵了上来道:“早就来了,一共八个嬷嬷呢。来的时候好大的阵仗。好多人都看到了,知道是太后娘娘派过来的都说小红有福气呢。”甚至福气也太大了,太后娘娘都愿意为了捧着郡主而给她小红面子,这云宁郡主的荣宠可真不能随意而论呢。

乔珺云开心的勾起了‘唇’角,微微颌首道:“嗯,那就让曹奥带着‘侍’卫入府吧,等会儿一起热闹热闹喜堂。等小红和刘顺礼成,咱们就一起用饭,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她跟太后暂借嬷嬷的时候,就说明了自己想要让‘侍’卫们入府一起用喜宴。本来也没什么需要顾及的,不过她府上没有教养嬷嬷,身边的又都是年纪相仿的丫鬟,为了避讳一点儿才请了嬷嬷。

当乔珺云到了前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乔梦妍在打赏那八个嬷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才踏入了正堂。到了地方不由得松了口气,“呼......姐,我躺了一天才起来,你过来真好。”

“给云宁郡主请安,云宁郡主安康。”一看云宁郡主休养了这么久还小脸煞白的,八个嬷嬷都默契的如太后所嘱咐的那样将‘万福’二字改成了‘安康’。

“嬷嬷们辛苦了,起吧。”乔珺云随手挥了挥示意下面给赏钱,松开了柳絮彩果的搀扶,任由乔梦妍握着自己的手领着自己坐到了椅子上——只是缓慢的走了这么一小会,她的呼吸就‘乱’了。

“瞧瞧你累的,满脑袋的都是汗水。”乔梦妍怜惜的为乔珺云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感受到乔珺云的呼吸有些急促,不免得心疼道:“早知道你不舒服,我就过去看你了,渴不渴?”

早有机灵的小丫鬟给乔珺云端了杯茶水来,她拿起来轻抿了一口,觉得温度适宜就又喝了两口,喉咙舒服了就瞧了两眼端来茶水行事沉稳的晴儿,随即收敛视线道:“知道姐姐在这里云儿自然得过来才行。再说今天可是小红的喜事。要是身子允许的话,我可是早早的就要跟着一起忙活呢。瞧着府上挂着红,热热闹闹的就觉得心里开心,府里好久没这么有人气了。唉,姐姐要是还陪着我一起住多好......”说着自己也像是觉得不可能,自嘲一笑转移话题道:“姐姐要是有空闲的话,就带着瑾儿过来住几日,不过得等我身子好了的,免得给瑾儿过了病气。”

还不待乔梦妍爱怜的安抚她几句,绿儿就脚步欢快地走了进来道:“郡主,吉时已到,小红姐与刘顺大哥要准备拜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