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467章 一口薄棺了了生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口薄棺了了生

朵儿简直要气疯了,原本哪怕是听到了家人并没有被抓走而是找了过来,她是难过,但难免还在想着:会不会她们真的没事,被人放了之后就立即来找自己的?毕竟舒‘春’不是说了吗,薇儿是为了找份差事过来的,要是需要她帮忙的话,那肯定是知道了情况来救自己的。甚至,她都想忽略了那所谓的三个月没有给家里贴补的话,奢望家人能拉自己一把!

不过,这到底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朵儿听着自己的妹妹,亲生的妹妹在言辞暧昧的请求云宁郡主让她进府来做丫鬟,可自薇儿走进来之后,竟是没有看她哪怕是一眼!

爹娘没有进来,朵儿也没有四处寻找。她只是噙着冷笑,原本几乎瘫软在地上的身体缓缓地直了起来。她可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家人根本都是白眼狼。早在妹妹出落得越来越出‘色’,而且能言善辩甚过于她的时候,爹娘不就已经偏心到了极点吗?早在当初被卖进宫‘女’司,不过是为了给染了病却没钱医治的妹妹换来几两银子救命钱的时候,她就应该看透了。

朵儿冷着脸沉默了下来,又听了薇儿娇嗲的祈求了几句,讽刺之意几乎都掩藏不住。

乔珺云跟薇儿周旋了几句之后就有些不耐烦,再看她丝毫不关心明显是犯了错跪着不敢起的姐姐朵儿,更是厌恶这‘女’孩的凉薄。她不悦的摆了摆手,绿儿就立即走上前两步弯下腰似笑非笑道:“薇儿姑娘,我们郡主府可容不下您这样善良的人。而且,你不需要关心一下你的姐姐吗?你看看朵儿,她犯了重罪,跟你与你们爹娘被人抓走有着很大的关系,难道你就不担心她被处罚?”

薇儿一看到绿儿嘴角的假笑,就知道她是在说反话。心中气恼于她敢当着郡主的面就如此贬斥自己,没什么脑子的开口就道:“你什么人。郡主还没有回复我呢,有你什么事儿啊!至于我姐怎么了?我们都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她连我上次生病了都不愿意回去看我一眼,更是连几两琐碎的银子都不愿意让我娘拿着给我治病。她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我为什么还要担心她关心她?我和爹娘什么时候被人抓走了,我怎么不知道?”

薇儿不屑的回头瞪了神情呆滞的朵儿一眼,鄙夷道:“该不会是你不想要照顾爹娘了,所以就编了这个谎话吧?说我们被人绑了,你是不是盼着我们丢了命不来求你才好呢?哼,再说了,既然卖身为奴就应该有自觉,她肯定是做了对不起云宁郡主的事情对不对?”

薇儿没有注意周围人乃至于朵儿几乎可以冒火的目光,直视着乔珺云又柔柔弱弱的道:“郡主。虽然朵儿是民‘女’的姐姐,但是她既然犯了错,民‘女’也不能为她求情。不过民‘女’知道您心善,还请您手下留些情。这样,等民‘女’进府之后。民‘女’也能够在服‘侍’您之余,有时间再照顾姐姐。唉,说到底民‘女’和她还是血脉至亲的亲姐妹,总不能看着她被活活打死吧.....”

乔珺云可以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薇儿一个人似乎完不了的独角戏,她怎么能如此的凉薄无情? 她也不是对府里情况一无所知的,有舒‘春’和绿儿几个人在,平日里有什么人上‘门’了她都是清清楚楚的。所以。她是了解朵儿每个月要往家里面搭多少钱,哪怕是偶尔有打赏也几乎剩不下来钱。

那时候,乔珺云无聊还曾随口问了一句绿儿,朵儿究竟往她家那个无底‘洞’添了多少钱。

后来绿儿是怎么说的?金首饰好像给她妹妹拿走了,其余的现银和银首饰兑现加起来至少也有四五十两银子了。让‘侍’卫去打探一下,知道 朵儿家里的情况不好。哪怕是吃几次‘肉’一个月也不一定能用上一两银子。更何况,她爹娘和妹妹又都是四肢健全的,找些活计做很正常。但问题是他们却偏偏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里面待着,用朵儿拿来的银子悠闲度日。甚至连家里的房子都做了修缮!

仔细瞧瞧现在薇儿身上的衣服,还能看出来至少是三个月内做的新衣服,虽然头上只戴了一根很粗糙看着就像是小摊上买来的木簪,但脸上却擦着一层香粉,还上了淡淡的胭脂。瞧那自然的模样,就知道她用的可是上好的东西。

而就是深受姐姐用金银照顾的薇儿,竟然敢当着她姐姐的面毫不留情的贬低她,甚至还在隐隐鼓动郡主处罚她。哪怕最后有一句求情,但转折的难免太过突兀,让人一听就能知道她是在做戏,不过是想要借着这句话彰显一下自己还‘挺’看重姐姐的,哪怕她犯了大错,而自己还没有进入郡主府做丫鬟呢,就敢拼着一条贱命求情。

不光是乔珺云嘲讽的笑了起来,就连其余的丫环们也再难掩对于薇儿的厌恶。甚至有心思真正善良的,看向朵儿的目光都有些可怜与怜悯了——摊上了这样的家人,真够惨的。

“呵呵,你倒是‘挺’有意思的,说的话直接听起来好像还有那么几分歪理。”乔珺云轻笑了两声,瞄了一眼自从薇儿进来后就低下头的翠玲,眼看着薇儿因为她的几句话而放松自在了不少,又轻慢的温柔开口问道:“薇儿,告诉本郡主,你见到秋歌了吗?”

薇儿的脑子真的不怎么聪明,跟她姑姑的‘胸’部完全成反比,一见郡主很满意自己,没多想就道:“秋歌?她不就在民‘女’的家里......”

话一出口,薇儿忽然被朵儿一把给推倒在地,破口大骂道:“贱人!秋歌怎么跑到咱们家里去的?你到底是被谁收买了,是不是翠玲将秋歌绑了藏到家里的?你为了点金银就能卖了我这个为家里付出了无数的姐姐,你竟然还敢对郡主府动手是不是?你这个贱人,今天要是不教训你的话,我苏朵儿就直接撞死在这里!”

朵儿真是急红了眼睛,眼看着不知好歹的妹妹非但要踩着自己上位,还真的将家里人都牵连进了这件事情里来,上去骑在薇儿的身上就扬起了双手,巴掌声在她的手掌落在薇儿脸上时十分清脆的响了起来。她又是恨又是伤心。扇了薇儿几个巴掌,发现自己手上沾上了一股略浓郁却好闻的熟悉香味之后,眼泪就落了下来。手指在薇儿的脸上身上,使劲的掐着:“你这个贱蹄子。亏你还是我的亲妹妹呢,就知道害我!叫你臭美,叫你用我的钱‘乱’‘花’!”

这味道明明就是翠玲曾在外面买来用的上好胭脂,一小盒就要一两银子,她羡慕极了却没有银子买。现在薇儿的脸上发现了,朵儿真是想要将薇儿的骨头都嚼碎了再咽下去!

“啊啊!别打我,郡主快救我,姐姐她疯了!”薇儿是被打了几个巴掌之后才反应过来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她求救了几声却没有人上前去拉架。冷眼看着这对姐妹的厮打。

薇儿求救无‘门’,眼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朵儿面目狰狞眼睛里都泛起了红血丝,被掐打的疼了,也开始忍不住的还手,根本就忘了自己打算装柔弱。展‘露’美好一面的打算——虽然,她一开始两面的表现就足以让众人看清,她不过是个伪善没本事还想获得美好形象的贱人!

若是论起来,朵儿虽然在郡主府里不需要做什么粗活,但 偶尔也要提些水搬些东西的。而薇儿虽然自称包了家里所有的活计,但实际上宠爱她快要将她捧上天的爹娘却很少让她做活,她顶多就是绣绣‘花’做做饭。要不是有朵儿的银钱供着。让她能够搽上上好的胭脂保养自己的话,她现在还起来顶多算得上一般的肌肤,恐怕还要更粗糙。

两厢一对比,每日在郡主府里四处窜哒的朵儿,自然是占了上风。只见她时而给薇儿一个嘴巴子,等薇儿想要还手的时候。她就又转移了目标拉扯薇儿的头发。要是发现薇儿想要打她,她立即就使出全部的力气死死的掐住薇儿腰间的软‘肉’,疼得薇儿表情扭曲痛苦喊叫。

“你才是贱蹄子呢!”薇儿打红了眼,也不知怎么就借着巧劲一翻身,将朵儿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你还真以为你在爹娘眼里有多么重要吗?要是爹娘喜欢你的话,当年也就不会把你卖了!你不知道吧?其实我那天已经退烧了,不过在爹娘偷偷商议要不要将你卖了的时候,担心让你继续留在家里跟我争抢,我就故意又吹了风着凉,等爹娘来的时候又暗示了几句。哈哈哈,爹娘还是喜欢我的!你打我?我扇死你,贱人去死吧!”

“你、你!”朵儿再如何强横,一听说当年自己本可能不被卖了,而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薇儿的时候,眼泪就模糊了双眼,手上反击的动作就有些慢了。

趁这个时候,薇儿得意反过来给朵儿那张狼狈的小脸一个重重的巴掌,看到朵儿左脸上面的红‘色’掌印,她一开心正要再来一下让它有个伴,却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

薇儿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手肘下意识的就往后一击,只听到一声闷哼,随即郡主的大怒呵斥就在耳边响起:“敢打本郡主的人?你这个不知道尊敬姐姐还敢‘插’手本郡主府上事情的贱人!来人,摁住薇儿使劲揍她!不行,把她拖出去‘抽’鞭子,另外舒‘春’你让‘侍’卫快速去她们家找秋歌的下落!将她们的爹娘控制住,看本郡主怎么用家法处置你们!”

薇儿还有些恍惚于自己都干了什么的时候,拳打脚踢就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丝毫不留情。别看郡主府的丫鬟们平日里堪称养尊处优,但发起狠来也不是薇儿一个‘娇娇‘女’’能承受的。哪怕是在舒‘春’等人看来,哪怕朵儿勾结外人做了对郡主府不利的事情,那也是她们郡主府的事情,哪里轮到薇儿这样一个心思狠毒的外人来动手。更何况,她竟然绑了秋歌!

被打了十来下之后,霏霏和苏苏就劝说了众人先住手,合力将薇儿给拖到了院子里。

九儿急忙去找了根藤鞭回来,喊道:“大家把她绑在柱子上,免得等会我伤到你们!”

乔珺云跟了出来,示意人将躺在地上气息缭‘乱’的朵儿带到一边绑起来之后,就对九儿说道:“把鞭子给我,本郡主要亲自处置她!敢在本郡主的府上妖言‘惑’众。绑走了本郡主的丫鬟不说,竟然还敢动手,必须要好好的惩治她才行!”

这边舒‘春’打开‘门’让‘侍’卫们快速行动起来,将‘门’房里坐着的薇儿爹娘绑起来之后。就害怕出事快速回来了。可一进院子,就看到薇儿被一群丫鬟七手八脚的架在了一根不知从哪搬来的木桩上,而九儿 正在将手里的藤鞭递给自家郡主。

这一幕了然的情况,舒‘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吓得大声制止道:“郡主,千万别动手啊!薇儿她根本不是咱们府上的人,万万不可随意用刑!您要是真的生气,奴婢这就让‘侍’卫们将她送到衙‘门’去,到了那自然有人收拾她啊!”

乔珺云的手腕一顿,但还是接过了九儿递来的藤鞭。她抖了抖手腕,呼的一甩鞭子。目标正是木桩上被捆缚住的薇儿,却未曾想到失了准头。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用左手拿着鞭子不顺手,换到了右手之后不太紧的握住了藤鞭把柄,手腕一动鞭子再次挥动了出去。

这一次,只听‘啪’的一声。随即薇儿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打中了。

乔珺云冷眼看着薇儿的衣服都没破却叫得跟杀猪似地,面目愈发‘阴’沉,手下挥舞鞭子的动作不停顿,冷冷的道:“不处置了她的话,她还以为本郡主是随便拿捏的呢!送官府去有个屁用,之前白芷她们被送去了。得到了什么结果吗?她们既然敢在本郡主的府上动手,肯定都是有靠山的。本郡主为什么要送她们去衙‘门’?送她们去了衙‘门’,不出两天肯定就被‘弄’死还什么都没坦白出来。既然如此,还不如本郡主自己来审问,她不是郡主府的丫鬟怎么地。来人!这就去写一张卖身契,让她摁了手印。反正她想尽了法子就是想进本郡主的府上做丫鬟不是吗?”

“呵呵。”乔珺云的目光与薇儿相对,不为她眼中的恐惧与恨意所动,皮笑如不笑道:“瞧瞧本郡主多善良,是不是比你还善良啊?”手起手落又是一鞭子狠狠地‘抽’打在了薇儿的身上,等到薇儿较比之前更加凄惨的叫声响起。她就收起了笑容道:“快说,究竟是谁指使你的?竟然可以让你们一家故意上‘门’让本郡主以为朵儿是在说谎,宁愿用朵儿一条命来换的好处,肯定不少吧!”

“呜啊,郡主饶命啊!啊!疼死了,别打了,我都说!”薇儿在被‘抽’了十好几鞭子之后,总算是明白了郡主不是心慈手软的,撕心裂肺的大喊着求饶。

“哼!”乔珺云不解恨的又‘抽’了她一下,才收手将鞭子递给了一脸凝重的舒‘春’,挑了挑眉道:“那就快说吧,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这鞭刑可是还没有完呢。”

薇儿连连倒‘抽’了凉气,有些后悔自己求饶了,要是说出来的话,自己岂不是真的没活路了?

见她犹豫,乔珺云冷哼了一声,‘阴’渗渗的说道:“本郡主的右手不太管用力气太小,但如果换成其他的人,指不定你下一刻就皮开‘肉’绽了。瞧瞧你的小脸蛋,这么漂亮平日里没少‘花’费功夫保养吧?如果被‘抽’得开‘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变得更漂亮呢......呵呵,你要是真想尝试一下,这么善良的本郡主自然会让你如愿的。”

“不不不!千万不要!”薇儿被吓惨了,刚才她喊得跟下一秒就要死了一样,但也知道‘抽’在身上的鞭痕并不多严重。瞧瞧纤瘦无力的云宁郡主,再瞧瞧每一个都比郡主高壮的丫鬟,她是真的怕这群能围殴她的‘女’人往死了的‘抽’自己。

她的脑子难得的转动了起来,飞快的想到了一个推脱的好法子,心中一定,就用忏悔的语气道:“民‘女’知错,民‘女’刚才的确是说谎了。可民‘女’也是不得已的,之前民‘女’与爹娘被人绑走了,几天来一直被困在一间小屋子里,今天早上却忽然被放了出来,吩咐了民‘女’一定要按照刚才那样做,不然这几日吃了被下毒的吃食的民‘女’和爹娘都‘性’命难保。”

“呸!”突兀的声音忽然从正堂屋内传来,朵儿扯着嗓子大叫道:“郡主,奴婢之前才是说谎了的!奴婢的家人并没有被人绑走,只是奴婢贪财不愿意接济家里。就如此谎称的!奴婢做的事情的确是翠玲吩咐的,不过奴婢并非为了家里人的安危,而是为了两百两银子和身上现在戴着的金首饰。奴婢该死,奴婢的妹妹也该死。求郡主处死了奴婢姐妹罢,只有这样奴婢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啊!”

“你疯了!”薇儿万万没想到朵儿竟然在这个时候蹦出来拆台,更没想到朵儿竟是疯的连命都不要了,只想要拉自己陪葬!

“你才疯了呢,好好的日子不知道好好过,非要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现在好了吧,自己脑子不好还上‘门’来找死,谁让你将秋歌给偷走的?你就作吧,别以为郡主是好欺负的!你知道当初的福儿什么下场吗?她虽然没有被凌迟处死,但每天都要饱受折磨。死了的时候身上连一块好皮都找不到了,一张脸都烂成了黑‘色’,眼珠子都掉了一个!哈哈,你就等着也变成那个样子再下地狱吧!”朵儿直接就跟薇儿杠了起来,恨不得能直接将她吓死才好!

“不、不要!”薇儿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皮相。听了朵儿的话再看云宁郡主没有任何反应,就信以为真,哇的一声嚎了出来,凄凄惨惨戚戚道:“民‘女’何其冤枉啊!被翠玲派人抓了起来,好不容易被放出来了,竟然还要做这种事情来保命!民‘女’心中有愧啊!求郡主扰了民‘女’吧,一切都是翠玲教唆的。她才是罪魁祸首啊!我不想死,不想浑身发烂的再死啊!”

朵儿看到舒‘春’拿着一张纸而来,走向了薇儿,幸灾乐祸道:“哭吧哭吧,你哭的再惨也不会有人同情你的,谁让咱们都是背弃主子的将死丫鬟呢!你不是想进郡主府吗。这下成了死鬼开心了吧!”

“不、我不要!”薇儿剧烈的挣扎着,但还是被舒‘春’蘸了朱砂摁了手印,哭声更加震天。因为太吵闹了,旁边的霍家都隐隐的听到了动静,郡主府的‘门’口也有几个人靠近了。

“哭什么哭。还没让你死呢!”乔珺云烦躁的让人将翠玲也绑了起来,看了这么一场闹剧头都要疼死了。 反正朵儿、薇儿乃至于翠玲都是一条线上的,也都是弃子,就不用再跟着她们演戏了。

乔珺云厌烦的看了一眼朵儿,对于她胡言‘乱’语说福儿死得那么惨,等于间接诋毁了自己和郡主府,心里很是不悦。不过这倒也值得运作一番,再加上今天她亲自动手‘抽’了一个丫环的消息传出去,看来她能真的拥有一个‘恶名’了。

相较于朵儿的疯狂,薇儿口不择言的叫骂,翠玲实在是冷静的过分了。被人捆绑起来,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静静的。等到乔珺云经过她身边往屋子里走的时候,她才忽而出声问道:“郡主,您怎么不问问奴婢是不是冤枉的呢?”

“冤枉?”乔珺云像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话,转过身来盯着翠玲不放,忽而笑了。乔珺云也不怕危险,俯下身子在翠玲耳边,用只有彼此能听清的声音‘私’语道:“知道吗,之前珠儿和兰‘花’,还有白芷和小丹那两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本郡主就怀疑你了。不过本郡主一直好奇你后面是什么人,又是在求什么,见你暂时于本郡主无害,就留着你看看。可惜啊,你肯定是经过了之前的两件乃至于更多的事情之后,以为自己毫无马脚所以动作就开始大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你幕后的人故意纵容你,所以在这次并没有替你扫干净尾巴,只是为了‘弄’掉一个不听话的棋子,再换上另一个听话的。本郡主猜对了吗?嗯?”

乔珺云的尾音微挑,听得翠玲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她的确是疏忽自大了,这次的计划明明有很多的漏‘洞’,但她却在幕后主子的催促下直接行动,信任了那神乎其神的主子真的会帮她处理好所有的后续事宜。是她大意了,现在郡主也不等求证薇儿的话就让人将她控制起来......

“郡主,您是打算送奴婢去官府?”翠玲忽然一句话,让想要起身的乔珺云忽然顿住,轻轻的嗯了一声。

翠玲扯着嘴角苦笑了一下,她可不想去衙‘门’,去了衙‘门’的话,不能进郡主府的主子就有得是法子要了她的命了。而且主子那些刑罚手段。哪怕是看到过许多次,她还是不想被作用在自己的身上。她,真不想在死之前,还要受到无尽的苦痛折磨啊。

趁着身后制住自己的霏霏两姐妹有些松懈的时候。翠玲被捆绑在身前的手腕忽然爆发出一股力气,硬是‘挺’着粗糙绳子将皮‘肉’割开的痛苦,将一直被攥在手中的东西塞到了嘴里。她使出仅剩的力气将坚硬的‘药’丸咬碎,一股甜得发腻的甜味儿在嘴中弥漫开来。

“天啊,翠玲你吃什么了?赶紧吐出来!”苏苏尖叫着就要去掰翠玲的嘴巴,可是‘药’效太快了,翠玲几乎是在咬碎了嘴中‘药’丸的同时,还没等细细品味一下那甜腻,喉咙就忽然涌上了一口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

翠玲的视线已然开始发黑。但她还是循着记忆的方向抬头看向了乔珺云,临闭眼之前只来得及看到郡主惊慌的表情,以及......犹如早已预料到她举动,了然但却含着可惜怅然之意的双眼。

翠玲的嘴角漾起一抹轻松的笑容,无力的任由身体向后倒去。临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只来得及吐出了两个模糊不清的字音:“明、夕......”

“砰!”翠玲尸体颓然倒地的声音之后,引来的是所有人尖利的叫喊声:“啊!翠玲死了!”

乔珺云的身形微微晃了晃, 将那两个含糊不清的字音与翠玲的口型深深地记在脑海中之后,就两眼一闭的昏了过去。身子倒下,却没有坠落在地而是落在一个柔软的怀抱之中。

乔珺云任由自己浸入黑暗之前,似乎有一瞬间想过。明知如此还放任,真的对吗......

当醒过来的时候,乔珺云发现自己已经被抬回了自己的院子里,自己正躺在舒适绵软的‘床’上。微微一抿嘴,嘴中的苦味愈发明显,是汤‘药’的苦涩味道。

等等。汤‘药’的苦涩味道? 她不是已经尝不出味道了吗?除了在吃楚御医拿出来百味丸时,那么一瞬间的辛辣和苦意还被她牢牢地记着。

不过也只是惊奇了那么一瞬间,乔珺云的思绪就被昏‘迷’之前的事情所牵动——朵儿跟薇儿对着干起来了,然后薇儿果不其然的扯出了本就 没有摆脱自身嫌疑的翠玲。然后?

然后,翠玲吞‘药’自杀了。乔珺云其实是知道的。因为在她鞭打薇儿的时候,竹苓在她耳边说翠玲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将地上沾满了灰尘污物险些被朵儿吞下去的‘药’丸捡起来了。

当翠玲咬碎了‘药’丸被毒死的那一瞬间,乔珺云不知怎的有些不在状态。有震惊、有了然、还有困‘惑’,尤其是在翠玲临死之前还说出了两个字的时候——“明、夕?”是在奢望能看到明日的夕阳,还是期盼着来世能投个好胎安然一声而随心而语,亦或者,是名字呢?

理智和直觉告诉乔珺云,不能确定有些模糊的‘明夕’二字,是指一个人的名字。在众丫鬟因翠玲服毒自杀而疯狂尖叫的时候,只有她听到了那两个微乎其微的字,多亏了她出众的耳力。不过,应该也有人看到了那个场面,看到了翠玲的口型。

就在乔珺云心情似悲非悲思考的时候,内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熟悉的属于彩香彩果的脚步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脚步虚浮的人。

彩香走到‘床’边,轻轻将帷帐拉开一条缝隙,想要看看乔珺云睡的是否安稳,结果却正好触及了她的目光 。两相对视了两三息时间,彩香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难掩惊喜道:“郡主,您醒了就好!奴婢有没有吵到您?您想不想喝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珺云暂时收敛了心思,轻启苍白的嘴‘唇’说:“水......”她的嘴‘唇’没有干裂,应该是有人在她昏过去的时候,给她为了水或者用水点过嘴‘唇’。不过,她还是觉得喉咙里火辣辣的,还带着苦味,让她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毛’。

站在‘床’边听到郡主醒了的彩果,猛的松了一口气,道:“郡主醒了吗?我给郡主倒水。彩香你把郡主扶起来一点儿!” 她走到桌边倒了杯温温的水,心中默默的感谢佛祖菩萨。

乔珺云被半扶起来喝了小半杯水,跟着彩香彩果进来的另一人终于开口了,“多谢郡主的大恩大德。多亏了郡主明察秋毫奴婢才能被救出来。奴婢给郡主磕头了!”

一听到那人扑通跪下去的声音,乔珺云立即就收了对于彩香彩果展‘露’的笑容,不喜道:“本郡主还在‘床’上躺着呢,磕什么头!是想要折了本郡主的寿数吗!”

彩果立即就将还没有磕下头去的秋歌架了起来, 瞪了她一眼小声道:“没听到郡主说的话吗,你吵到郡主了!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话,就回去给郡主祈福,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秋歌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当主子的不是都认为让人对磕头能增加寿数吗?怎么到了郡主这里就变成了减寿吗?她也不敢辩解自己是好意。被彩果撵了,只能讪讪的又说了两句吉祥话就走了出去。

临关‘门’的时候,秋歌听到了郡主轻忽的声音响起:“是秋歌?”

“嗯,是她。郡主您已经昏了两个时辰了,秋歌被关在薇儿她们家里。发现不对劲儿的时候就有两个打手带着秋歌想要出城,幸亏被曹‘侍’卫他们拦住了。秋歌刚去整理了一下仪表,就说要过来给您磕头谢恩。是奴婢疏忽了,下次不会让她进来吵到您了。”彩香愧疚道。

秋歌将‘门’关上,见外室无其他人,就趴在‘门’缝上继续偷听——

只听彩果迟疑的道:“郡主,奴婢现在一看到秋歌。就会想到翠玲姐还有朵儿和薇儿。翠玲姐直接就服毒自杀了,虽然她是别人安‘插’的钉子,但好几年的相处到底不是假的,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可她到底是险些害了福儿,还是害死了珠儿的人,真复杂。”

“我也不想看到秋歌。”乔珺云的话让秋歌的心脏猛然被攥紧。“翠玲在府里待了这么些年,我也‘挺’信任她的,怎么能想到她会在真面目被揭穿后,竟然在我的面前就吃毒‘药’死了呢。吓得我现在心脏还在砰砰‘乱’跳......至于秋歌,虽然大家都对她有了芥蒂。但她到底是这次的受害者,让人别排挤她。不过,她既然能如此疏忽的被人偷换了东西还没发现,实在是不能让她管着库房了。万一日后再出点儿什么事情......”

“不会的不会的,郡主您别多想了,当初的事情都是翠玲一个人‘弄’出来的。虽然这话凉薄残忍了一些,但她既然走了,咱们郡主府以后一定会平静下来的。至于秋歌,奴婢会想办法让她去合适的位置做事的。”

“对,郡主您安心歇着吧,别想这些了。”彩果规劝道。

听到这里,秋歌的心中就有了一个底,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就立即转身离开了。

等到秋歌离开了,乔珺云才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对着彩香彩果比了个手势,示意没人偷听了。她‘揉’了‘揉’‘抽’痛的额头,声音微微有些发颤的问:“翠玲......她的尸身呢?”

彩香有些紧张的道:“翠玲的尸身已经被抬了出去,您昏倒了,奴婢也不敢妄加处置。只是她虽然犯了错,但一个‘女’孩子的尸体总不好暴尸荒野,所以奴婢就让曹‘侍’卫他们给她买了口薄棺,抬到‘乱’葬岗挖个坑埋了。不知道您觉得行不行?”

乔珺云的视线垂下盯着天蓝‘色’的被褥,声音微乎其微:“就这样吧......人都死了,再跟一具尸体有什么好算账的。只可惜了翠玲,本来‘挺’看好她的,她要不是别人安‘插’在我这里的该有多好......”